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67

  第五百六十七章
    其實眾人還是沒有真正的理解唐寅。【】出征河東,唐寅的壓力確實很大,不過他的興奮之情要遠勝于壓力。不管蕭慕青等人是主戰派還是主和派,來河東作戰是為了國家而戰,為了自己的君主唐寅而戰,拿不下河東,風國的國力就不能變強,打不垮寧國,風國的西境就不得安靜,所以無論他們愿意不愿意,此戰都必須得打。而唐寅則不然,他是打心眼里喜歡戰斗,奪下河東是為以后的戰斗做準備,他是為了戰斗而戰斗,這也是他和麾下部眾們本質上的區別。
    唐寅的觀念一直都是如果不想做任人宰割的羊,就得做能吃人的狼!
    按照唐寅的命令,風軍在青遠休整一日,然后留下兩萬將士鎮守青遠,主力西進,迎戰以魏征為的五十萬寧軍。此戰稱得上是風寧兩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交戰,雙方參戰的總兵力加到一切已接近九十萬之眾。
    俗話說人過一萬,無邊無沿,人過十萬,扯天連地。五十萬的寧軍其規模之盛,浩蕩空前,驚天動地。風軍在距離寧軍大營十里外的地方安營扎寨,唐寅帶著左右的一甘眾將特意出了大營,來到一處相對接近寧軍大營的高地,眺望寧軍營地的布局。
    寧軍大營太寬闊了,一眼都望不到邊際,整體來說是由五部分組成,分前營、后營、左營、右營以及中營,各營緊密相鄰,一營有難,另外四營可第一時間派兵增援,同時前后左右四營又把最重要的中營保護的嚴嚴實實,滴水不漏。
    觀察過寧軍的營寨,眾人都暗暗點頭,看來魏征這個人不容小覷,只見其扎營,便可判斷出此人深識用兵之道。子纓皺起眉頭,催馬來到唐寅的身邊,顧慮十足地說道:“寧軍不善近戰,這一點寧人應該比我軍更清楚,而看其扎營,魏征又絕不是酒囊飯袋之輩,他卻偏偏擺出要與我軍做正面交鋒的架勢,恐怕其中有詐啊!”
    蕭慕青疑問道:“子纓將軍認為其中何詐之有?”
    子纓搖了搖頭,說道:“現在我還看不出來,不過,我總覺得其中似有蹊蹺。”
    蕭慕青沒有再搭言,他和子纓一樣,看到寧軍的大營之后,他也覺得寧軍的統帥應該不是個會與己方做正面交戰的鹵莽之人,不過此地是一馬平川的平原,無兵可藏,而對己方可能會構成威脅的南海和建興二城兵力又都不多,其中會有什么問題呢?
    子纓和蕭慕青等人都沉默無語,唐寅見狀,毫不在意地呵呵一笑,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囤!寧國的五十萬大軍就擺在這里,我們也不怕它能玩出什么花招,明日一早,我軍出戰!”說完話,唐寅撥轉馬頭,向己方大營走去。
    眾人互相,帶著一肚子的狐疑紛紛跟隨唐寅回往營地。
    當天無話,翌日,風軍開過早飯后,由吳廣率領一支五千人的精兵,沖出轅門,前往寧軍大營討敵罵陣。寧軍那邊也不甘示弱,吳廣剛到營前,寧軍大營里也殺出一隊人馬,為的一員大將金盔金甲,手持一條鏈子流星錘,迎著吳廣沖了上來。
    “風賊通名報姓,大爺錘下,不死無名之輩!”那名寧將傲氣凌人,收韁繩在吳廣的面前站定,腦袋高高揚起,正眼都不給吳廣,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睨著他。
    吳廣聞言,差點氣笑了,他深吸口氣,慢條斯理地說道:“我乃風國上將軍,吳廣!”
    寧將稍微愣了一下,隨后仰面哈哈大笑起來,他邊輪著手中的流星錘邊興奮地說道:“原來你就是吳廣!好、好、好,你來的太好了,大爺正愁無人祭錘,今天就用你的血祭大爺的神錘!”
    吳廣此時有些哭笑不得,寧軍難道沒人了不成?怎么派出這么一個東西出來迎戰?還沒等他說話,對面的寧將突然出招,一錘直取吳廣的前胸。流星錘在飛行的過程中已然開始靈化,由鎖鏈到錘頭,瞬間變成金黃色,流星錘在飛行中隱隱出轟鳴之聲。
    呦?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吳廣暗吃一驚,看來這名寧將倒也有些張狂的本錢。他不敢大意,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成,隨后抬起偃月刀,以刀桿硬搪對方的靈錘。
    當啷啷!
    靈錘結結實實地砸在吳廣的刀桿上,金鳴聲刺耳,火星子竄起好高,吳廣覺得手臂有些酸麻,跨下的戰馬也不由自主地倒退三步。此人好大的力氣啊!還沒等吳廣還招,那寧將一抖靈化后的鐵鏈,原本彈到半空中的錘頭又向下直落,猛擊吳廣的頭頂。
    這回吳廣可收起了輕視之意,運足力氣,橫刀向上一揮,喝道:“開!”
    當——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鐵器碰撞聲響起,流星錘被吳廣磕飛出好遠,趁著對方未來得及收錘的空擋,吳廣手中的偃月刀突然霞光閃爍,靈亂·風揮刀釋放出來。
    寧將大喝一聲:“來的好!”他運起渾身的靈氣,注入到靈錘內,只是瞬間,靈錘閃爍出耀眼的光芒,飛在半空中的錘頭射下來無數的靈刺,將吳廣的靈亂·風化解于無形。
    吳廣并未看出來對方用的是什么靈武技能,可是也不覺得驚訝,畢竟靈武學博大精深,門派也分出很多,獨門絕技數不勝數,何況對方用的流星錘本身就屬于偏門的武器,會些偏門的靈武技能也不是什么希奇的事。
    吳廣打起十二分的小心與寧將站在一起,二人你來我往,戰馬交錯,在兩軍陣前拼了個不分高下。見己方的將領把風國堂堂的上將軍吳廣給擋住了,寧軍士氣大振,后方的擂鼓聲和喊殺聲此起彼伏。
    風軍也不甘落后,把戰鼓敲的如暴豆一般,“風、風、風”的呼喊不絕于耳。
    剛開始吳廣確實有些不適應寧將的武器,應對起來也十分別扭,感覺束手束腳,施展不開,可隨著二人爭斗的回合增加,吳廣漸漸摸清了對方的門路,感覺對方的招式雖然怪異,但其中的破綻也甚多,遠為達到無懈可擊的程度。
    熟悉了流星錘的特性,吳廣開始加強進攻,偃月刀揮舞的虎虎生風,一刀接一刀,盡是向對方的要害劈砍,直把那名寧將的手忙腳亂,額頭、鬢角也滲出冷汗。
    那寧將暗暗點頭,吳廣不愧是風國的四大猛將之一,確有過人之處,自己若想勝他,用正常的手段是不行了。想到這里,他突然虛晃一招,緊接著,撥馬退出數步,邊喘息著邊說道:“今天你的腦袋先寄存在你的頭上,大爺改日再來取!”說完話,他雙腳一磕馬鐙子,直向寧軍大營退去。
    眼看著自己要把對方戰敗,而他卻跑了,吳廣哪肯善罷甘休,他哈哈一笑,說道:“我的腦袋在這里,你今天就來取好了!”說著,他催馬便追。
    吳廣騎的是莫馬,度飛快,寧將雖然是先跑的,但吳廣追出時間不長就已接近到對方的背后,他將手中的偃月刀高高舉起,對準寧將的后心,作勢要劈砍下去,可就在這時,那名寧將突然身子一偏,側過身形,回手猛然一錘甩出,直取吳廣的面門。
    沒想到對方在敗逃之際竟然會使出回手錘這樣的怪招,吳廣心頭一震,舉起來的刀急忙落了下來,身子順勢向旁一閃,堪堪將寧將的回手錘躲開。當他剛把身形坐正,前面的那名寧將不知何時手中已多出一把靈弓,弓上搭有三支靈箭,隨著嘭的一聲弓弦彈動,三支靈箭快如閃電一般飛向吳廣。
    他二人的距離太近了,近到那寧將剛一放開弓弦,三支靈箭就已飛射到吳廣的近前。
    這三支靈箭,箭箭要命,分射向吳廣的面門、喉嚨和胸口,無論哪一箭命中,吳廣都無生還的可能。千鈞一之際,吳廣來不及細想,身子向旁一倒,直接上戰馬上翻了下去。
    嗖、嗖!啪——射向吳廣喉嚨和胸口的兩支靈箭被他讓了過去,但射向他面門的那箭他的閃避還是稍慢半分,這一箭沒有射正,可也是將他半張臉的靈鎧擊碎,靈箭劃過,在他的面頰上留下一條長長的血口子,只是頃刻之間,吳廣失去靈鎧的那邊張臉就被鮮血染的通紅。
    吳廣自出道以來還未吃過這樣的大虧,他趴在地上,牙關咬的咯咯作響,面部和頸部都已漲紅。
    詐敗的寧將轉回頭,見吳廣跌落戰馬,趴伏在地,身子劇烈地哆嗦著,鮮血順著臉部滴落下來,他以為自己已命中了吳廣,立刻掉轉馬頭,反沖回來,同時狂笑道:“吳廣,你的腦袋是我的了!”
    可是他還沒沖到吳廣近前,趴伏在地的吳廣突然象彈簧似的從地上跳起,手中的靈刀射出刺人眼目的霞光異彩,他站在地上,對準迎面而來的寧將,以渾身的靈氣施放出頂級靈武技能——十字交叉斬·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