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68

  第五百六十八章吳廣全力的擊出的十字交叉斬威力太大了。【】仿
    佛憑空生出一道龍卷風。地面的塵土都被卷起好高。勁氣橫飛四射
    的靈波還未飛到近前。那名寧將跨下的戰馬就嚇的前蹄抬起,仰天嘶鳴。寧將幾乎是貼在馬身上。以流星錘錘釋放出獨門絕技,萬獸奔騰,極。
    只見他手中的鏈子流星錘光芒閃耀,飛射出無數圓形的靈錘。真仿佛萬獸出籠一般。向吳廣的十字交叉斬迎去。
    他二人釋放的都是頂級的靈武技能,沒有誰高誰低的概念。比拼的就是看誰的靈氣修為更加深厚。當二人的技能碰撞到一起時,
    場內爆出一連串嘭嘭的悶響聲。靈波與靈錘相互撞擊,或是互相抵消。或是改變了方向,只是一瞬間。地面便被靈波劃的到處都是橫七豎八的裂痕,隨后又被靈錘砸的滿地窟窿。
    兩人拼盡全力的對決,高低立見分曉,那寧將釋放出來的靈錘被靈波化解,而有不少的靈波去勢不見,繼續向前飛射,全部
    擊在寧將和跨下戰馬身上。撲通!
    那名寧將連人帶馬仰面翻倒在地,此時再看他,身上的靈盔靈
    甲被劃的千瘡百孔,滿頭滿臉都是血。這還多虧他靈氣深厚,靈鎧
    堅韌。不然他得被十字交叉斬,極活生生的切成肉塊。他所騎的那
    匹戰馬比他要慘得多。四蹄盡斷。馬頭都被削飛出好遠。五臟六腑流淌滿地。
    寧將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息著,他艱難地抬起頭來,沖著
    吳廣叱牙咧嘴地叫道:“吳廣,老子不服你!”
    等空中飄散的灰塵散去。吳廣業已提刀走到寧將的近前。他低頭還在垂死掙扎的寧將。冷笑著說道:“我不需要你服我,我現在只想要你的腦袋!”說話之間。吳廣單手將偃月刀提起。對準
    寧將的脖子,一刀猛劈下去。
    “吳廣”
    撲哧!
    那寧將只來得及叫出吳廣的名字,緊接著,喊聲戛然而止,吳廣的偃月刀已將他斗大的腦袋硬生生的削掉。看都未看斷頭的尸體,吳廣一腳將寧將的頭顱踢向寧軍陣營,以刀尖指著前面寧軍士卒,大喝道:“讓魏征再派出個象樣點的大將出來與我一戰!”
    嘩眼睜睜看著己方的大將被吳廣削掉腦袋,寧軍陣營大亂,人們下意識地連連后退。有兩名膽大的士卒一溜小跑沖到兩軍陣前,一人捧起寧將的腦袋。一人背起斷頭的尸體。連看都沒敢看吳廣。好象喪家之大似的拔腿就往己方大營逃去。章節由鮑書吧伊昭加咖書友上傳
    看到出來的寧軍潰敗,吳廣仰天而笑,他也不下令追擊,回身重新騎上自己的戰馬。繼續在陣前討敵罵陣。不過折損了一員大將后,寧軍大營的轅門就未再打開過,五十萬寧軍將士閉門不戰,全做了縮頭烏龜。
    吳廣刀劈寧將,這在他看來并沒有什么。只是讓自己的偃月刀多添一條敵人的冤魂罷了,不過這名寧將的身份可不簡單,并非是他在寧國有多大的官職,而是他的堂兄非同尋常。這員寧將名叫長孫淵虎,父親是寧國的名將,中將軍長孫戰,而他的堂兄就是寧國的第一猛將,長孫淵宏。
    長孫淵宏的武力。連身為寧國君主的嚴初都忌憚三分,每次見到他都會感覺自己背后涼,更重要的一點。長孫淵宏并非嚴初的嫡系。而是和嚴初的弟弟嚴良關系要好親密。這是最讓后者感到顧慮的。自嚴初繼承寧國王位之后,對長孫淵宏處處提防,對他的職務也是一調再調,反正不管把他放到哪。后者都不放心。長孫淵宏也不是傻子,自然能休會到君主對自己的猜忌和防范,這時正趕上寧國西部的越蠻人作亂,長孫淵宏隨即主動向嚴初提交奏疏,請嚴初把自己派到西部,鎮壓越蠻人之亂。
    對于長孫淵宏的奏疏,嚴初幾乎連想都未想,立刻批準。封長孫淵宏為平西大元帥,統領寧國西部軍馬。他這道旨意看似很豪爽
    。可是他沒有分給長孫淵宏一兵一卒的中央軍,而寧國又是東強西
    弱。西部地區的地方軍總兵力也未過五萬人,而且裝備落后,軍紀松散,士氣低落。長孫淵宏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走馬上任的。
    長孫淵宏并非有勇無謀的武將。自上任以來。重整寧國西部兵
    馬。在他的帶領下。寧國西部軍將越蠻人的叛亂一舉鎮壓下去。最
    后長孫淵宏和那些不甘心連從寧國統治的越蠻人達成協議。既然他
    們不想呆在寧國,那么可以離開,長孫淵宏無條件地為他們提供所
    需的一切武器、物資和糧餉。讓他們去寧國西境以外的地方去打。
    能打下多大的地方。你們就建立多大的國家。但是有一點。越蠻人
    所建立的國家必須得尊寧國為主。自己為屬。寧國不干預越蠻人的
    內政。但越蠻人必須得年年朝拜上貢。上貢的多少由寧國定奪。
    越蠻人欣然接受了長孫淵宏的條件,真的拿起了寧國的武器。
    穿上寧國的盔甲,帶上寧國的糧草、軍餉,出了寧國西境,短短數
    年內便在昊天帝國以外的地方打下一片廣闊的疆域。而后建立了自
    己的國家越國。
    越國是個即不屬于寧國更不屬于昊天帝國的獨立國家。可以說越國的成立,長孫淵宏功不可沒,越人對他感恩截德。對其也甚是
    佩服和敬仰,按照當初的約定,越國每年都會給寧國上貢,但每次
    上貢的時候越國使節都會先到長孫淵宏這里。送上越王親自準備的禮品。然后再去往寧國國都良州。年年如此。每當越國遇到大事。越王舉棋不定的時候。也會派人向長孫淵宏請教,而長孫淵宏的意
    見也十有會被越王所采納。
    有長孫淵宏在,越國和寧國的關系非常交好,差不多是親如一
    來
    按理說當年長孫淵宏平定了越蠻人的叛亂。他就應該被嚴初再調回都城。可是寧王嚴初一直未頒布這個調令,而長孫淵宏也一直
    未提交過想回良咐的申請。這一點兩人都是不謀而合。長孫淵宏就
    后來隨著嚴初年歲的增長,由青年漸漸長成了壯年,他的寧國
    王位也坐的足夠穩固了,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想把長孫淵宏這員大
    將調回都城,供自己所用,不過這時候他想讓長孫淵宏回來,后者
    反而還不想回來了。每次寧王的調令傳到長孫淵宏這里的時候。他
    總以這樣或者那樣的借口婉言推托掉了。
    對于寧國有這么一員文武雙全的大將卻不能為自己所用,嚴初也常常撫腕嘆息,覺得當初自己做的確實太過分了,長孫淵宏寧愿
    留在落后的西部也不回都輔佐自己,并不能完全怪他。
    如果換成其他的君主。恐怕早就下令把膽敢違撫王命的長孫淵
    宏處死了,而嚴初卻沒有這么做,反而還放手讓長孫淵宏在西部整頓寧國的地方軍。就君王的能力而言。嚴初稱得上是寧國少有的杰
    出君王。若是他在其他的時代,必定能大有作為。可惜的是,他生不逢時。碰上了突然來到了這個時代的唐宣。更要命的是,唐宣還
    成為了風軍的君主。而風軍的軍力在這個時期又是最強悍的一代。
    這次北方的杜基城邦入侵寧國北部,風國入侵河東地區,寧國在元氣尚未恢復的情況下兩面受敵,情況危急。這時候嚴初又想到
    了長孫淵宏,給他寫了封私人書信,語氣懇切,希望他能回都,幫
    寧國度過難關。可是長孫淵宏再次婉言回絕了。并在書信上稱,北方的杜基城
    邦并不為懼,只需派少數兵力牽制即可。寧國主力應當對付入像河
    東的風軍。以寧國的國力。在這場寧風之戰中絕不會輸。
    看到長孫淵宏的這封回書,嚴初大失所望。不過魏征向嚴初提議,既然長孫淵宏不肯出山。那么就調派他的堂弟長孫淵虎出戰。他兩人是堂兄弟,長孫淵虎的武力就算不如長孫淵宏,至少也差不
    到哪去。
    嚴初覺得魄征所言有道理。便指令長孫淵虎隨魏征一同出征。
    去往河東,反擊風軍。長孫淵虎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自他來到河東之后就一直主張主動出擊。不過魏征不為所動,當吳廣前來挑戰的
    時候。寧國滿營眾將皆不敢出戰,長孫淵虎甚是氣惱,向魄征請纓
    ,派他出營迎敵。
    見是長孫淵虎要出戰,魏征連勸都未勸。立刻就點頭同意了,
    只是裝模做樣地提醒他要多加小心。吳廣是風國名將等等的話。他
    越這么說,長孫淵虎越想會會吳廣,隨即帶上五千兵馬。出去迎戰
    吳廣。
    結果這一去。他就再未能活著回來。
    聽聞長孫淵虎被吳廣斬殺的消息。寧國眾將無不變色。只有魏
    征面無表情,一哥泰山壓頂不動容的樣子。其實他早就料到長孫淵虎遠非吳廣之敵,他能死在吳廣的手上,這是最好的結果了。大王請長孫淵宏出山,他不肯,這回他的親堂弟死在吳廣的手上,長孫。
    淵宏還能坐視不理嗎?他肯,他的伯父長孫戰也不肯啊!
    當初魏征要帶上長孫淵虎出征本就是未安什么好心。
    防:這幾天比較忙,更新可能會不急時,我會慢慢補上,請
    書友們多多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