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69

  第五百六十九章
    長孫淵虎戰死的當天,魏征就令人將此消息趕快傳回良咐。【】告之嚴初,并寫了一封密信,說長孫淵宏是家中獨子,長孫淵虎也是獨子,兩人雖非一奶同胞的親兄弟,但關系更勝親兄弟,他讓嚴初不要再出面請長孫淵宏回都,而要讓長孫淵宏的父親長孫策和長孫。
    淵虎的父親長孫戰這兩個老哥倆去請。只要他倆前去。長孫淵宏必
    定會回都。
    嚴初多聰明,這時候他已然理解魏征當初為什么建議帶長孫淵虎出征,不過他也不點破此事。按照魏征的意見,他派人找來長孫。
    策和長孫戰二人,滿面悲憤的將長孫淵虎戰死沙場的事說出。
    長孫戰就長孫淵虎這么一個兒子。聽鬧兒子死于兩軍陣前。老頭子險些當場悲暈過去,長孫策也在旁一個勁的擦眼淚,跺足捶胸
    ,搖頭哀嘆。嚴初不無動容地說道:“風賊來勢洶洶,軍中猛將如
    云,我軍實在難以應對!如果淵宏將軍還不肯出山。我大寧的兒郎不知還要有多少人將死于風賊的手上!”
    不用嚴初講明,長孫策已先顫聲說道:“大王,微臣即刻前往
    西部,就是抱,也要把犬子抱回來,讓他為國盡忠、為弟報仇!”
    聽了這話。嚴初興奮的快要蹦起來,有長孫策出面,那事情就好辦了,就算長孫淵宏再頑固。也不能不聽自己父親的話吧?!這
    時,長孫戰接著說道:“大哥,弟與你同去。如果侄兒不肯回都。我就一頭撞死在他面前!”
    事情正是按照魏征預想的那樣展。得知長孫淵虎戰死。長孫,
    策和長孫戰這兩個老哥倆都坐不住了,雙雙前去寧國西部,下了根心要帶長孫淵宏回都。
    另一邊,魏征所統帥的五十萬寧軍還在與風軍對峙。
    吳廣出戰的第二天,唐寅升帳。下達了全軍進攻的命令。淚書曬加姍不一樣的體騎
    他令平原軍做為前軍。打頭陣,令三水軍和天鷹軍為左軍和右
    軍,策應兩翼,直屬軍即為中軍也為后軍。做壓陣和增援之用。另
    外。他又令葉全和高義二將各率五千人馬,分別埋伏在己方陣營左
    右十里外的地方,一旦見到有南海和建興的城軍前來增援,可阻殺之。唐寅連珠炮似的傳完了命令,而后,風軍全體出戰。在寧軍的
    大營前剩好戰陣。
    以魏征為的寧軍也隨之全體出戰,不過看其兵力。似乎并沒
    有五十萬之眾。差不多在四十萬人左右。不過就當時那個年代而言
    。出征的兵力沒有實打實的。為了震懾對手。都會多吹噓一些。十
    萬人宣揚成二十萬。三十萬人宣揚成五十萬。六十萬人號稱百萬。
    這都是經常的事。
    寧軍依仗己方人多,在大營的前方布起鶴翼陣。鶴翼陣的重點在兩翼,講究的是兩翼包抄。合攏圍攻。
    在兩軍交戰之前。魏征先催馬走出寧軍陣營,指名點姓的叫
    唐寅出來說話。
    聽說魏征喊自己出去,坐鎮中軍的唐寅冷笑一聲。嘟囔道:”
    要打就打。哪來的那些廢話?!”雖然是這么說。不過唐寅還是騎
    馬走了出去。上官兄弟、程錦等人則在后面緊緊跟隨。
    到了兩軍陣前。唐寅向對面望望。只見寧軍陣營的前方站有一
    群馬隊,為斑白的老者。雖說上了年歲。但精
    氣神卻十足,一身的戎裝。背披大紅的帥氅。腰板挺的溜直。沒有
    一丁點的老態龍鐘之相。
    唐寅暗暗點頭。看來此人就是寧國有名的大將魏征了!他仰起頭來,傲然說道:“魏征。你找本王有何話要說?難道你要投降我
    軍不成?”
    他在打量魏征的同時,魏征也同樣在打量他。看清楚唐寅的模樣,魏征心中暗嘆一聲好一個年少有為的君主!單從外表上看。唐
    寅絕對稱得上是俊美。他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鼻梁高挺,唇紅齒
    白,五官深刻,臉上棱角分明,天生笑面,使他剛毅英俊的相貌又透出和善無傷的自信。就算他不是一國之君,只是個普通人,任誰
    見了也會忍不住多瞅幾眼。
    深吸口氣,魏征不為唐寅的話所動,他含笑說道:“風王,本
    帥是來勸你罷兵回國的。你風國的國力沒有我大寧強,你風軍的兵
    力沒有大寧多,你麾下的大將沒有我大寧眾,短期你可以通過偷襲
    的手段占得一些先機,但戰爭一持久,你風國必不是我大寧的對手
    ,風王,如果你是個聰明人,就早該收兵回國,不然的話,你和你
    手下的數十萬將士們恐怕就誰都回不去了。不久前的二十萬風軍在
    河東全軍覆沒可是前車之鑒啊!”
    “哈哈”唐寅用言,仰面大笑起來,做然說道:“閣下為
    何不算算你們在河東已損失掉多少兵力了?現在我大風的將士早已今非昔比,該退兵、該乖乖讓出河東地區的是你們才對,如若不然
    ,你寧國的國力再強也會被耗光,你兵力再多也會被殺光,你大將
    再眾也只會成為我軍將士建功立業的墊腳石罷了!”
    “風、風、風”
    唐寅話音剛落,后面的風軍將士已卞參振臂高呼。喊喝之聲驚
    天動地,震耳欲聾。唐寅面帶微笑。微微抬起手臂,制止住下面將
    士們的吶喊,看向魏征,笑問道:“閣下認為如何啊?”
    魏征搖搖頭,說道:“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既然你們要送死
    ,本帥也只能成全你們了。風王,我可以和你打個賭,此戰我軍必
    勝!”
    “哼!”唐寅聳肩哼笑一聲,懶著再和魏征多說廢話,他邊撥
    轉馬頭回往本陣,邊頭也不回地擺手說道:“本王拭目以待!”
    雙方主將的談判破梨,接下來就是兩軍的全面交戰。
    不等風軍的戰陣前壓。寧軍倒是毫無畏懼地主動向前推進。四
    十萬的寧軍。各個都身著鋼盔鋼甲,在太陽的映射下閃閃放光,移
    動起來好象一座鋼鐵堡壘似的,齊刷刷的步伐向前邁進。將地面震
    的一顫一顫。
    退回到中軍的唐寅見到寧車戰陣主動,近己方,他冷笑出聲,搖頭說道:“寧軍就這么急于來送死嗎?!”說著話,他側頭對傳令官說道:“通知前軍的舞慕青,讓他有多大力給我使多大力。務
    必先擊垮寧軍的前軍!”
    “是!大王!”傳令官答應一聲。催馬飛奔出去。
    而后唐寅也下達了全軍進攻前壓的命令。
    轟、轟、轟風軍在前進時卞衣敲打盾牌,以擊盾聲為進軍
    的節奏,平原軍、三水軍、天鷹軍、直屬軍四塊大方陣開始卞卞向
    前推進。
    風、寧兩軍迎面推進,雙方很快就進入到對方的射程,兩軍的
    箭陣也幾乎是同時放出去的。
    呼!
    一瞬間,兩軍前軍的上方皆騰起一片烏云。漫天的箭支遮天閉
    日。一齊飛射到半空中。兩團烏云在空中相遇。劈劈啪啪的碰撞聲不絕于耳,無數的殘羽斷箭從半空中散落下來,不過還是有更多的
    箭支穿過對方的箭幕。在空中畫出一道道弧線,向敵軍的頭頂飛落
    下去。
    撲、撲、撲一兩年的陣營里。箭支的擊盾聲、破甲聲,中箭聲、慘叫聲同時響起,雙方皆有大批的士卒中箭倒地。訪問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功。四…
    位于中軍觀戰的魏征嚇了一跳,坐在馬上的身子都不由自主地
    向上竄了竄。他沒有想到,風軍的箭陣竟然也變的如此之強,不僅射的和己方一樣遠,就連威力都不次于己方。風軍本就善于近身搏殺,現在他們又把箭術練的如此厲害。無疑是如虎添翼,難怪己方
    將士抵擋不住,在河東連丟三城,目前的風軍戰力之強,確實稱得
    上是虎狼之師。
    魏征深吸口氣。側身揮動手中的小令旗。見狀。一旁正在馬車
    上的使足力氣拼命擂鼓的寧兵士卒們立刻停止手上的動作,頃刻之
    間。寧軍內鼓聲停止。擂鼓進軍,鳴金收兵,這是戰場上最簡單的
    術語。鼓聲停止,也就意味著不要再前進了。
    魏征麾下的寧軍刮練有,鼓聲剛一停歇。全軍仿佛來了個急剎車似的。馬上停止前進。下面的將士們如同釘子似的站在原地。與此同時。前方士卒立起長盾。后方士卒則將盾牌高舉過頭頂。眨
    眼工夫。寧軍這輛向前移動的鋼鐵戰車就變成了穩如泰山的鋼鐵堡
    壘。
    叮叮當當風軍的箭矢射在寧軍陣營的盾牌上。劈啪作響,
    火星四濺,不過殺傷力卻已大減。等風軍的箭陣剛一過去,寧軍立
    刻放下盾牌,以最短的時間將箭陣回射出去。正向前進軍的風軍陣
    營不可能象原地不動的寧軍那樣擺出鐵板一塊、無懈可擊的盾陣,
    當寧軍的箭雨飛到近前,風軍陣營里又是一片慘叫聲響起,數之不盡的士卒被射翻在地。
    前軍統帥蕭慕青舔了舔干的嘴唇,傳令給部下。動用破軍弩
    。擊碎寧軍的盾陣。
    破軍弩威力強大。但又不象拋石機和破城弩那么體積龐大。非
    常便于在軍中隱藏和攜帶。
    聽到蕭慕青的命令。下面的兵團長和千夫長們立刻指揮手下士卒。做出相應的變陣。
    只見風軍的前方士卒紛紛向左右兩側分散,后面的士卒飛快地將五十臺破軍弩急推出來,對準寧軍的盾陣,衣齊射出去。包書吧加,陽昭垃迅姍不一樣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