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70

  第五百七十章
    五十架破軍弩同時射出又粗又長的弩箭。箭支飛行時沒有任何
    的弧度,直直飛向寧軍陣營,同時還伴隨的刺耳的尖嘯聲。
    咔嚓撲寧軍的盾牌能擋得住箭矢。但卻擋御不住破軍
    弩彈射出來的弩箭。隨著一陣脆響聲。寧軍陣營前方支起的盾牌被射穿數十只。弩箭穿過盾牌后威力不減,隨之又釘在盾牌后面的寧兵身上,寧兵身上的鋼盔鋼甲也同樣招架不住,被輕而易舉的釘穿
    ,弩箭掛著寧兵士卒的身體又根根刺在后面的寧兵身上,強大的慣性同時將后面的寧兵撞倒一地。一支弩箭的威力就如此強悍,五十
    支弩箭卞射,威力可想而知,只是一瞬間,寧軍陣營前方的盾陣就被擊散一大塊,后邊的士卒們翻倒一片,有些人是被弩箭直接穿死
    的,更多的人則是被中箭的己方同袍撞倒的,只見寧軍陣前人喊馬嘶,哀號聲、尖叫聲不斷,亂成了一團。
    五十支弩箭僅僅是開始,而后風軍士卒開始快地給破軍弩重新裝上箭支,每架弩機的弓弦都是由三、四名身材魁梧雅壯的彪形
    大漢使盡全力才勉強拉開,緊接著,繼續向寧軍陣營射。
    破軍弩連續不斷的射出弩箭,將全無防備的寧兵士卒射到一排
    又一排,就算寧軍的軍紀再嚴明,士卒們也不可能都站在原地眼睜
    睜看著自己被風軍射殺,何況士卒中還有許多人是新點隨著前方
    的同伴越倒越多。尸體遍地,先怯陣的就是新拜
    新兵們好象見到鬼似的。被風軍突然使出的他們從未見過的新
    式武器嚇的目瞪口呆。看著前方兄弟一個接一個的慘死,耳輪中盡是己方人員的嘶嚎和慘叫,初上戰場的新兵們再沒有勇氣繼續留在
    戰場上,先是一、兩個人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而后則演變到成片
    成片的寧國新兵向后潰敗。兩軍對陣,陣型講究的是完整。一旦出現大范圍的空缺。整個陣營就變成了一盤散沙。形同虛設。
    見己方的士卒有大范圍的私逃跡象出現。負責指揮前軍的寧將
    立刻帶上親兵衛隊迎了過來。阻止新兵敗逃。可是他們能攔住幾人
    、幾十人,但卻阻擋不住全部。很快,新兵的潰敗也影響到陣中的老兵,老兵們的士氣立刻低落下來,新兵是人,老兵也是人,同樣怕死。只不過是軍紀在他們的觀念里更深刻罷了。此時看到己方大批的士卒在跑,許多老兵也不愿再留下來,跟著新兵們一起跑。哀罩節由鮑書吧巾昭加咖書友上傳
    這就是在戰場上大規模投入新兵的風險。一條臭魚能腥掉一鍋粥,一群怯戰的新兵也能毀掉整支軍隊。
    新兵在跑。老兵又跟著跑。寧軍的整個前軍奶匕的不象樣子,到處都有人在嘶喊,到處都有人在狂奔、逃命。
    見狀,風軍陣營里的青慕青原本冰冷如霜的臉上漸漸露出笑容。他揮動手中的令旗。不遠處擂鼓的風軍將渾身的力氣都使了出來。擊鼓如爆豆。如此急促的鼓聲。是預示著全軍將起猛攻的信號。
    風軍將士們即使不用回頭看舞慕青的令旗,只聽鼓聲就能明白他的命令。人們齊衣放下手中的弓箭。拿起輕便的弩機,紛紛大喊一聲,拔腿向寧軍陣營飛奔過去。一時間,風軍的前軍如潮水一般向寧軍陣營涌去。
    寧軍的前軍雖然亂了,但兩翼和后軍依然穩固,看到風軍已動沖鋒,寧軍另外三軍的士卒紛紛抬起弓箭,對沖鋒的風軍展開齊躲
    包書吧加陽據垃珊不一樣的體臉
    由于寧軍正面的陣營大亂,這讓平原軍將士的士氣都提升到了頂點。面對著敵人的箭陣。將士們不管不顧。如了瘋似的迎著箭雨繼續沖刺。前方的人員被亂箭射倒。后面馬上填補上來更多的人。
    奔跑之中,不少平原軍士卒為了減輕身上的負擔,將盔甲全部甩掉,軍衣也被拉到腰間,赤膊上陣。渾身都是汗水,身體火熱起冒出騰騰的蒸汽。
    面對著風軍這種如同自殺式的沖鋒,寧軍箭陣也阻擋不住,很
    快,平原軍的前方人員便沖到寧軍前軍的陣營前。此時寧將剛剛才把前軍的局勢勉強控制住,連戰陣都未來得及擺完,平原軍就到了
    眼前。
    最前面的士卒瞪著眼睛向寧軍陣前的長矛長戟猛撞過去,以自
    己的血肉之軀來沖開敵軍的防御。平原軍士卒被刺的干創百孔。不
    過他們手中的弩機和長刀也射中、砍中盾后的寧兵。與其拼了個同
    歸于盡。
    不過還沒等寧兵把長矛、長戟從風軍士卒的尸體上抽出來。后
    面的風軍又上來了。人們踩著同伴的尸體,蹬著寧軍的盾牌,象紅
    眼的野獸一般強行翻越過去。轱轆到寧軍的頭頂上。輪起手中刀向
    下又砍又刺。寧軍被一各個的砍倒。而翻到寧軍頭上的平原軍士卒也被刺成了血蔭蘆。
    雙方皆是在以一命換一命的方式血戰著。“前方的兄弟都讓開”。風軍陣營里突然傳出一聲如同炸雷般
    的暴喝,距離喊聲近的平原軍將士們就感覺耳朵嗡了一聲,接著什
    么都聽不見了。平原軍士卒下意識地向左右躲閃,就聽身后轟、轟
    、轟傳來沉重的腳步聲,戰虎那龐大的身軀如同一座移動的小山似
    的從平原軍陣營直沖出來,迎著寧軍的盾陣猛撞過去。
    耳輪中就聽咚的一聲巨響,擋在他前面的兩面長盾連同后面的
    十數名寧兵被齊齊翻倒在地。順著這個缺口。戰虎一馬當先沖入寧
    軍陣營之內。巨錘掄開,只是信手一揮。周圍密集的寧軍就被掃倒
    一大片。
    戰虎打開缺口,后面的風軍順勢蜂擁而入,不過平原軍將士近
    來之后。沒人跟在戰虎的后面,都是向兩側沖殺。戰虎打起仗來六
    親不認。不管不顧,即便是風軍將士離他近了也會受其巨錘波及。粘上就死。碰上就亡。所以平原軍將士們都很有默契,根本沒人愿在戰虎的周圍作戰。
    論貼身的近戰。風軍在昊天帝國的九大諸侯國內絕對是屬一屬
    二的,而平原軍又是風軍中作戰最為兇狠勇猛的,讓平原軍近了身
    ,無論對哪國的軍隊而言,這都是一場令人絕望的噩夢。
    隨著戰斗打成膠著狀態。雙方的士卒們已全面接觸,這時候,
    寧軍的前軍是真的頂不住了。看著前面無數光著膀子、渾身是血、
    兩眼通紅、形同野人的大漢們高舉著武器、連聲嚎叫著向你撲殺過
    來時,任誰都會心生膽怯。
    寧軍前軍在平原軍貼身猛攻下,節節敗退,大批的士卒撲倒在地,血灑沙場。更多的士卒則是調轉回頭,拼命的向后跑。此時是
    雙方戰斗最關鍵的時刻,如果前軍潰敗,將直接影響到整場戰役的
    勝負。負責統帥前軍的寧將也殺紅了眼。帶上一干親兵衛隊,大聲叫喊道:“不許退!誰都不許退!臨陣脫逃者。殺無赦”。說話之間
    ,他舉起手中的大刀。對兩名正向他這邊跑來的寧軍士卒橫掃過去。
    撲!
    可憐那兩名寧兵沒有死在風軍的手上,雙雙亡于自己主將的刀
    下。寧將的強硬令潰敗下來的寧兵們臉色頓變,人們無奈,只能硬
    著頭皮再跑回戰場上,繼續與風軍交戰。雙方近戰實力上的差距,
    并非靠寧將揮刀砍殺幾名士卒就能彌補的,寧軍跑回來的快,被風
    軍必的更快。交戰時間并不長。大批的寧軍士卒又再次敗下陣來。
    這回在后面督戰的寧將依舊使用殘酷的殺戮手段。想把潰敗下
    來的士卒們再嚇回去。他對左右的親兵衛隊們大聲喝道:“殺!凡
    是膽敢臨陣脫逃、亂我軍心的,給我統統殺掉”。
    周圍的親兵們聽閏他的命令,紛紛答應一聲。抽出肋下的佩創
    。迎著己方的逃兵而去。他們是一點沒客氣,對這些寧軍士卒們又砍又刺,眨眼工夫。傷于眾親兵手里的逃兵就有數十人。
    寧兵懼怕的是寧將,但并不怕他手下的親兵,平時人們就受夠
    了這些親兵的氣,此時見他們對自己人下了毒手,人們相互吆喝一
    聲。擁上眾親兵,與其扭打成一團。
    那寧將見狀,又急又氣。催馬沖到近前。手中的大刀連劈數人
    ,同時大聲喊道:“反了!你們還想造反不成?”。
    就在他對寧軍逃兵們大下殺手的時候,側方突然閃來一道金光
    。直奔寧將飛射而去。此時寧將的注意力都放在己方的眾逃兵身上
    。做夢也沒想到側方會有人突然偷襲他,當他意識到不好的時候,
    那道金光已射到他的近前。
    寧將連靈鎧都未來得及罩起。被這道金光正中脖頸,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寧將的脖子被直接射穿。一根金光閃閃的金箭釘在他
    的脖子上。箭頭已從他脖頸的另外一側探出。
    咣當!
    寧將手中粘滿逃兵鮮血的大刀落地,他在馬上,左右搖晃幾下
    ,接著,一頭從馬背上栽落下來。
    嘩寧將被人一箭射殺。引得周圍的親兵和逃兵們一片嘩然
    ,眾人下意識地左右張望,想尋找敵人的影子,可是目光所及之初
    皆是一片混亂不堪的戰場,哪里還能找到是誰放的冷箭。
    不知道是誰先驚呼一聲:,“江心是風國上將軍江凡殺來了
    。”讀好書盡田包書吧四
    聽引這話,眾人回過神來,沒錯。箭術這么高明的又使用金箭
    的。只有江凡!這回不僅是逃兵們繼續跑,剛剛還在攔阻他們的親
    兵們也跟著跑了下去,畢竟沒人想碰到象江凡這樣神出鬼沒殺人于形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