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73

  第五百七十三章得到天眼和地網的消息后,唐寅立刻召集麾下
    眾將。現在對面就有寧國的四十多萬大軍,如果長孫淵宏這支三十
    萬的大軍再到,那寧軍就有七十多萬。己方還不到三十萬將士就算
    再能戰、再能打,也不可能與這么多的敵人抗衡。
    這時候。樂天又說道:“大王。諸個將軍。長孫淵宏可不是無
    能之輩。他素有寧國第一猛將之稱。早在十年前他的武力在寧國內
    便已無人能敵。只是與寧國的現任君主嚴初不合,才被調派到寧國
    西部樂天將他所了解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向眾人講述了一遍。聽月長孫淵宏平定越人的叛亂。又為越人提供一切戰爭所需的物資幫其建
    國這件事。以蕭慕青為的眾將們皆倒吸口涼氣。先打人。后助人
    。然后借越人之下一片廣闊的疆土,使寧國頓
    無西患之憂,長孫淵宏這個人可不僅是猛將、智將那么簡單,甚至
    還有定國安邦之才。
    有這么一個人率領著三十萬的寧越混編大軍前來河東,己方還
    有再打下去的必要嗎?此時,眾人的心里不約而同的都冒出一個念頭,這仗已經打不了了,硬打下去,己方就得重蹈覆轍,要全軍覆
    沒在河東,唯今之計,只有能帶走什么就帶什么,能搶什么就搶什
    么。然后趕快退回到遺門以內。
    只看眾人的神色。唐寅便猜出了眾人的心思。有那么一瞬間。他也覺得這仗無法打下去。可是。如果這次進攻河東失敗。那么未
    來數十年內風國將再無機會奪取河東了。沒有河東這塊產糧寶地做
    支持。靠以戰養戰為生的風國想強盛起來,那是天方夜談。
    唐寅垂下頭,眼珠連轉,考慮著破敵之計。他不相信,眼前這
    個魏征真的就那么難以對付。寧軍的死守戰術真的就那么難以攻破
    。自己這個現代人。了解著那么多的古代的成功戰例。掌握著那么
    多古人的智慧,難道就對付不了眼前區區的魏征?
    沉吟良久,唐寅干脆閉上眼睛。身子向后一仰,其狀象是睡著
    了。見狀,眾人皆露出驚訝,面面相覷。誰都沒敢說話。現在可是
    己方大軍生死存亡的關頭,眾人都在等唐寅下決定。而唐寅倒好,
    竟然在議事的時候睡過去了,這可如何是好?
    又等了好一會,眾人都失去了耐性,級別低的將領開始向級別
    高的將領使眼色,和唐寅關系沒那么親近的將領開始向和唐寅關系
    親密的將領弩嘴示意。最后,眾人的目光一致落到舞英的身上。
    不管怎么說,舞英的姐姐是風國夫人,她是唐寅的小姨子。她
    和唐寅的關系自然非旁人能比。舞英明白眾人的意思,她深吸了兩
    口氣。緩緩走到唐寅近前。彎下腰身。輕聲喚道:“大王?大王?
    連叫了兩聲,見合目的唐寅毫無反應。舞英有些緊張起來。加
    大聲音。再次呼喚道:“大王”
    這回她剛一開口。原本象是睡著了的唐寅猛然睜開眼睛,兩道
    綠幽幽的精光從他雙眼中直射出來。
    舞英嚇了一跳。在她印象中還很少見到唐寅的眼神有這么犀利
    的時候,她幾乎是出于本能地連連后退。
    唐寅拔身站起,眼中的綠芒消失,但精光并未散去,他環視在
    場的眾將,語氣緩慢地問道:“長孫淵宏所統帥的三十萬大軍要什
    么時候趕到河東?明天?后天?”
    眾人皆未明白他此話的用意。相互看了看,最終還是樂天壯著膽子回答道:“哦一大王,長孫淵宏要由寧國西部先回都,然后
    再趕往河東,最快也得需要個把月時間。”
    “個把月的時間。在這么長的時間里,難道我軍還不能戰勝對
    面的四十來萬寧軍嗎?”
    對于唐寅的質問,眾人皆無言以對。寧軍硬是堅守不出,己方如何能打贏?別說個把月,就是拖上個一年半載,己方也拿死守的
    寧軍沒轍啊!
    “哼”。唐寅冷冷哼笑一聲,說道:“剩位將軍都覺得我軍在
    一個月內難以打贏這場仗吧?我倒是覺得我軍必勝”。說著話。他
    振聲喝道:“江凡、戰虎二將聽令”。
    江凡和戰虎身軀一震,急忙從隊列中走出。向唐寅插手
    道:“大王,末將在”。
    唐寅說道:“我各給你二人五萬將士,你二人即刻統兵,分別
    進攻南海、建興二城。現在魏征已把援軍全部龜縮在大營內,二城
    的守軍皆不多。你二人務必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破城,誰先破城。領大功一件。后破城者。記大過一次”。
    江兒和戰虎先是一愣。隨后雙雙應道:“末將遵命”。
    他倆是把唐寅的軍令接下了,不過其他的眾將們傻眼了,大王不是知道攻占南海和建興二城是分散己方兵力之舉,要被敵人各個
    擊破的嗎?現在怎么還下這樣的命令?
    江凡和戰虎不管那些,他二人只遵唐寅的命令行事。兩人接下
    唐寅的令箭后。轉身就向外走,這時候,沒等旁人說話,唐寅先開
    口叫道:“站住。我的話還沒說完呢”。
    兩人立刻停下腳步。轉回身。拱手問道:“大王還有何吩咐?
    唐寅瞇縫著眼睛。看著二人,幽幽說道:,“破城之后,你二人
    率各自部眾不僅要殺光城內的守軍,連城中的百姓也要一并屠掉,
    一個時辰之內能殺多少是多少,同時將城中的金銀財寶、糧草物資
    等等。但凡是我軍能微運走的,統統給我掠回到大營里,而后。你
    二人再率軍返回”。江凡和戰虎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躬身應了一聲,唐寅揮揮手,
    說道:“你二人去吧,記住,要戰絕,打完、殺完、搶完就撤
    回大營
    還沒等江凡和戰虎二人出去,子纓忍不住站起身形,拱手說道
    :“大王不可,破城之后屠殺城中百姓,會讓寧人同仇敵愾他未說完。唐寅揮手道:“我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不僅南海
    和建興的寧人要屠殺。周圍的村鎮以及河東以西的寧國城鎮,我軍都要去偷襲、去騷擾、去殺戮掠奪,要攪的寧國不得安寧!嚴初派數征來河東不是讓他做烏龜死守的,而是要他來反擊、來對付我軍
    、來奪回失地的,只要我軍能殺的河東以及河東以西地區的寧人尸橫遍野。魏征的死守策略必然會引起嚴初以及寧國朝廷的不滿。最
    后只有兩個結果,要么強制令魏征出戰。要么調魏征回都。如此一
    來。我軍的機會也就來了”。
    原來如此!聽完唐寅的解釋,眾人終于是明白唐寅的意圖了,這個計謀即可稱為離間之計,也可稱為敵之計,匙迫嚴初”迫魏征必須出來一戰,不然河東以及河東附近的寧人都將統統遭殃。
    唐宣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越人能在寧國以西的地方打下
    一片廣闊的疆土,說明越人的戰斗力很強,越國的騎兵更不能小覷
    ,不過,這同時也說明一點,越國和周遍國家的關系必然極為惡劣。我們可用劊艮珠寶去賄略、去收買越國周遍的國家,讓他們對越
    出兵。這樣一來。越國的十萬騎兵就必須的回國救援,長孫淵宏麾
    下的三十萬眾也就變成了二十萬。不過我風國沒有這么多錢。金銀珠寶只能從寧國身上出。所以”。唐寅兩眼放光地看著眾人,獰笑
    著說道:“你們要給我去搶,去掠奪。讓我們手上的金銀珠寶多到
    足夠能打動人心的時候為止”。
    唐寅的屠殺和掠奪都不是毫無目的性的。都是為針對寧國而設
    ,眾人在大點其頭的同時也都在自內心的佩服,很難想象。大王在這么段的時間內竟然想出這么完善的應對之策。見眾人的表情漸漸舒緩。唐寅輕輕嘆了口氣,幽幽說道:“我
    們這么做,寧人會恨我們,不過被寧人怕恨總比受寧人嘲笑要好的
    多,所以諸位將軍,我希望你們在攻城拔察的時候絕不要再手下留情了,以后。我也不希望再看到有釋放敵軍俘虜的事生。”
    他這番話,主要是針對子纓說的,后者又不是傻子。唐寅話音
    剛落,子纓激靈靈打個冷戰,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叩道:“末將謹遵大王之令!”
    唐寅并未指名點姓的說子纓,不過他已經跪倒了,其他人也不好再站著,眾人紛紛跪地,衣聲道:“末將遵命!”河東之戰的前期,風軍的行徑只能用懷柔來形容,不殺民、不
    傷民、不擾民、不亂民的政策也執行的很徹底,而魏征統帥五十萬
    寧軍的到來成為了風軍行徑的轉折點。
    在唐寅的授意下。先是江凡和戰虎各率領五萬風軍前去進攻南
    海和建興,目前南海和建興的城兵都只有一萬來人,哪里能抵御得
    住江凡、戰虎二將的猛攻,兩人差不多是同時破城,一馬當先的直接殺進城主府,先斬下二城城主的人頭,隨即下令,全軍屠城,凡
    是值錢的凡是便于攜帶的東西,統統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