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74

  第五百七十四章
    南海和建興二城遭受到風軍的洗劫和屠殺,僅僅一個時辰的時
    間,二城就變成了活生生的人間地獄。【】
    當初進入河東的四十萬風軍。現在已出現接近十萬人的傷亡。
    基本每個士牟都有相識的同袍兄弟戰死或戰傷。人們都想為死傷的
    兄弟們報仇血恨,可是寧軍已不肯再出戰,風軍士卒滿腔的復仇怒
    火找不到泄的對象。現在統統泄到寧國百姓身上。戰爭打到現在,百姓們成為兩國爭斗中最無辜的犧牲品和被泄的對象。
    風軍破城之后。先遭殃的就是城中的大戶人家。因為大戶人
    多、錢多。自然也就可以殺的多、搶的多。這些都是要記錄于風軍
    士卒的功績表內的,做日后的提升之用。風軍把大戶殺完、搶完。
    然后便開始在全城挨家挨戶的捏索,逢人便殺。見財就搶,這時候
    ,河東地區遺漏的風人反而成為了香餑餑。
    在河東的風人平日里倍受寧人的欺凌,現在他們風人的身份以
    及風國的家譜反而成為了他們的免死金牌,有許多生活在最低層的
    風人終于找到翻身報復的機會,主動出來給入城的風軍引路、提供
    線索,將風軍引入與他們結緣的寧人家中。
    有城中風人的協助下,風軍的屠城變的更加順暢。最后風軍把
    搶來的財物統統裝上馬車。再帶上城內的風人。返回風軍大營。等
    風軍走后。城內已是一片狼籍,到處都是尸體。到處都有被扒光衣
    服的女人。城中血流成河。堆尸如山。
    風軍大營里當然不可能容納這許多的風籍百姓,但是風軍所占領的青遠、小夏、豐城這三城可以,等回到大營之后。唐寅下令,
    分出人手,把風人分批分隊的護送到己方所占領的三城,并無償的
    分給他們土地、房子。
    在這個紛爭不斷的亂世。人就是根本。有人才有實力。有人才
    能擁有一切,唐寅可以對寧人冷酷無情,但對河東的風人,他是能
    爭取就爭取,盡量拉攏到自己這邊。
    以前。河東地區的風人都以自己的風籍身份為恥。而現在。形
    勢完全調了個,寧人皆恨不得自己也成為風人,擁有風籍的家譜,
    以此來逃脫風軍的殺戮。
    風軍血洗建興和南海二城僅僅是開始,遠沒有結束,風軍以陣
    為單位。四處進攻那些歸寧國所屬的城鎮,距離近的用步兵,距離遠的用騎兵。只過了三天的時間,南海和建興附近的村鎮幾乎都遭
    受過風軍的襲擊和洗劫,而且風軍來的還非常頻繁。有時候是上午
    一波、下午一波,有時候一天要來上好幾次。嚇的寧國百姓紛紛躲
    藏到荒郊野嶺不敢露頭。
    等風軍把河東地區都騙擾的差不多。便又開始利用騎兵的機動性向西滲透。進攻河東以西的寧國城鎮。這部分的騷擾主要是由平原軍來完成。平原軍是最早跟隨唐寅的軍隊。曾經與貝薩人交戰的
    時候就已經習慣了驕擾戰術,現在運用起來得心應手。平原軍的騎
    兵頻繁進入風軍大營。在寧國境內四處亂竄。抓住機會就來個突然偷襲,將河東附近的寧國城鎮鬧的民不聊生。人人自危。
    在這種情況之下,寧國各地的急報如雪片一般送回到寧都良州
    ,看到這些急報,嚴初是一籌莫展。
    右相張志弘素來與魏征不合,現在哪能錯過這個彈劾他的機會。在朝堂之上。張志弘正色說道:“據前方戰報。魏征將軍統帥
    我大寧五十萬的精銳將士只與風軍交戰過一次。而這一戰的優勢完全在我軍這邊。風軍最終是敗退回大營的。這說明在戰場上。我軍
    實力絲毫不弱于風軍。可是。自那一戰之后。魏征將軍就再未出戰
    。導致風軍可以不受制約肆無忌憚的屠殺我寧國百姓、掠奪我國錢財,大王,諸位大人、將軍。魏征如此怯戰。即害了我國百姓。又
    自滅我軍軍威和士氣。實屬禍國殃民之罪魁禍,請大王撤消魏征
    的一切職務,掉回都城查辦!”
    等他說完,滿朝的大臣紛紛點頭,覺得張志弘說的道理。澗書吧細據口敵姍不一樣的體騎
    “這”
    聽完張志弘的話。產初非常為難,他信任魏征,刨日信魏征的
    實力。既然魏征沒有出戰,那他一定有不出戰的理由。不過這么多
    的地方受襲,這么多百姓死于風軍之手。魏征與風軍交戰不利也是
    事實。嚴初現在有些猶豫不決。如果把魏征調回來。那么誰能接替他的職務?換成旁人。恐怕還不如魏征呢,但若繼續留任魄征。別說滿朝的大臣們不服,恐怕全寧國的百姓也會指責自己用人不擋,導致寧人受難。
    就在嚴初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張志弘眼珠轉了轉。計上心頭。說道:“大王。現在淵宏將軍正在回都的路上。淵宏將軍不僅
    是我大寧的第一猛將。也是我大寧的第一智將。大王何不派人騎快
    馬送信。問問淵宏將軍的意見呢?”
    “哦?”嚴初眼睛頓是一亮,對啊,自己怎么把長孫淵宏給忘
    了,此人可是極善用兵,以河東目前的局勢,己方該不該與風軍一
    戰。他心里應該最清楚了。想完,嚴初點點頭。應道:“就依愛卿
    所奏!”嚴初派人,騎快馬日夜兼程,前去西部軍大營找長孫淵宏,詢
    問他的意見。不過這時候嚴初忽略了一點。他以此事詢問長孫淵宏就等于是白問。
    當長孫戰和長孫策去寧國西部找長孫淵宏。說明長孫淵虎被風
    軍所殺的事后。長孫淵宏也哭了,他沒有兄弟。從小到大和他最親
    近的就是這個堂弟長孫淵虎,現在聽司長孫淵虎戰死,而且還被人砍下腦袋,他心中哪能不悲憤?不過他先問的不是哪個風將殺的
    長孫淵虎,而是問派長孫淵虎上戰場的那個人是誰。
    長孫淵虎一直閑賦在家。不可能被無緣無故的調到河東戰場上
    。長孫策和長孫戰老哥倆沒明白長孫淵宏此問的意思。下意識地回答道:“自然是大王!”
    長孫淵宏搖頭。說道:“大王不會突然想到淵虎。定是有人向大王推薦!”
    經他這么。長孫策和長孫戰都想起來了,異口同聲道:”是魏征推薦的淵虎!”
    長孫淵宏聽后。仰天長嘆一聲,含淚道:“是魏征害死吾弟啊
    !”
    長孫淵宏是什么人,眼中不換沙子。即便是情緒悲憤的情況下頭腦依舊保持清醒。他一聽就明白了。魏征是故意派淵虎上河東戰場,又故意讓淵虎損于兩軍陣前。以此來迫自己必須得出戰迎擊風軍。
    魏征的目的是達到了,有父親和叔父雙雙來請。加上堂弟慘死
    ,長孫淵宏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出山,不過。在長孫淵宏的心里也默默把這筆帳記下來,恨魏征更勝于恨風軍。
    現在嚴初派人來問他魏征在河東戰場有沒有失誤之處,長孫淵
    宏哪能給出理性的回答。看過嚴初的親筆書信后,他連想都未想,對嚴初派來的使臣說道:“大人回都,稟明大王,魏征不適合擔任阻擊風軍之任,我軍任何一位上將軍皆可大敗風軍,惟魏征貪
    生怕死之輩者不能!”
    使臣聽完長孫淵宏的話。嚇出一身的冷汗。哪里還敢在西部軍
    中多耽擱。立刻趕回良州。將長孫淵宏的原話一五一十的轉告給嚴初。
    朝中的大臣們說魏征指揮不利,就連遠離朝廷又極善謀略的長孫淵宏也說魏征不適合,這讓嚴初想保魏征都保不住了。最終。嚴初在倍受朝堂內外的壓力下無奈地下旨,急召魏征回良州,全軍統
    帥一職暫由原副統帥明嘯天擔任。
    當嚴初的調令傳到寧軍大營。魏征看罷之后。腦袋也隨之嗡了一聲。在這么關鍵的時候,調自己回都,說明大王已不信任自己了
    。自己回去倒也沒什么。但眼下這四十余萬的大軍怎么辦?都交給
    明嘯天?明嘯天是世襲權貴出身,他哪里懂什么軍事啊?!
    “我軍必敗…大王誤信讒言,錯調我回都。要導致我寧國數
    十萬將士慘死沙場亦,當著送調令使官的面。魏征忍不住哀嘆起來。這不僅把滿朝的文武百官罵了。連嚴初也一并罵了。
    使官當場變色。不過魏征是上將軍。位高權重。他也不敢多說
    什么。只是在旁冷言冷語地說道:“大王令上將軍即刻回都,不得
    有誤。上將軍。我們走吧!”
    魏征早已把河東之戰謀劃好了。自己堅守不戰。有四十多萬的
    寧軍駐扎于此。風軍只敢四處騷擾。卻不敢對一城一鎮進行攻占。
    等到長孫淵宏率領西部軍趕到,兩軍合為一處。可一舉反擊回去。不僅能奪回河東失地。而且還能蕩平入侵的風軍。現在他的計劃才
    剛剛展開,西部軍距離河東甚遠,這時候他哪里甘心回都?
    但嚴初的旨意他不能不聽,最終,他只好把明嘯天拉到身邊,
    一再叮囑,己方只可堅守,坐等西部軍到來,斷不能出戰迎敵。
    聽著魏征的叮囑。明嘯天頗感不耐煩。他撲哧一聲笑了。斜眼
    睨著魏征。反問道:“魏公可認為嘯天不知戰?”讀好書盡田包書吧臼曲丑
    說白了,他是在反問魏征,你認為我不懂軍事不懂戰術嗎?
    魏征一聽這話,臉色頓變,心涼半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