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75

  在魏征看來,明嘯天太過于自負,而現在的風軍早已今非昔比,與其對陣,一絲一毫的馬虎都不能存在,讓明嘯天統軍,怕是要吃大虧。【】可是明嘯天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魏征也無法再多說什么,他向明嘯天拱拱手,說道:“明公好自為之,做事務以大局為重,以我軍將士的性命為重!”
    明嘯天太討厭聽到魏征這種教導口吻的說詞,以前他是統帥,他只能強忍著,現在魏征被撤職,明嘯天成為全軍統帥,他還哪愿意聽魏征的羅嗦。這回明嘯天連話都懶著回,背著走,坐到帥案后,大咧咧的一屁股坐下,腦袋扭向別處,看都未看魏征。
    魏征受嚴初的調令返回寧都,消息很快也傳到風軍這邊。聽聞此事,唐寅大喜,這個老謀深算的魏征終于被調走了,讓明嘯天統軍?這太可笑了。當初三水軍偷襲潼門的時候,寧國方面就是派明嘯天來攻的,結果此人只會強打猛攻,連點計謀都不會用,導致寧軍攻城不利,損兵折將無數。現在由他來統帥四十萬寧軍,這在唐寅看來,簡直就是天助自己成就大業。
    唐寅興奮之情溢于言表,下面的眾將們也十分高興,梁啟笑道:“明嘯天這人是依仗權貴的家族背景才升為上將軍,實際上并無真才實學,寧軍由他統領,我軍必勝!”
    戰虎挺身站起,對唐寅拱手說道:“大王,我軍現在就給寧軍下戰書吧!”
    唐寅擺擺手,笑道:“不急!魏征是走了,不過想必他在臨走之前也肯定交代過明嘯天不可輕易出戰,我們必須得想個辦法引明嘯天出來一戰!”
    “大王的意思是……”
    唐寅眼珠轉了轉,說道:“明日,先減少我方營寨的守衛,過兩天后,我軍起營拔寨,退后二十里。”
    “什么?”一聽這話,眾人都有些傻眼,最令己方頭痛的魏征終于被調回都城了,但大王怎么還下令退兵了呢?見諸將都是滿臉茫然,唐寅信心十足地笑呵呵道:“若不這么做,寧軍又豈能上鉤?”
    明嘯天的能力是遠不如魏征,但風寧兩軍決戰的時候他也在場,對戰局看的很清楚,雖然最終己方是勝了,風軍是撤退了,但己方在以多打少的情況下損失比風軍還要大,可見風軍戰斗力之強悍遠非己方能比。
    他接替主帥的位置后,也是效仿魏征,嚴令全軍將士不得私自出戰。不過在魏征調走的第二天,寧軍探子回報,風軍大營的守衛突然減少,營中軍馬的練聲也比往日小了許多,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
    明嘯天聽后暗皺眉頭,令探子再探再報。第二天,探子回報,風軍大營的守衛再次減少,營中的練聲更弱。等到第三天的時候,風軍大營幾乎都看不到幾名守衛了,營中的練聲徹底消失,只剩下整理營地的混亂聲。
    看其架勢,風軍完全是一副要起營拔寨的樣子。探子第一時間將情況告之明嘯天,后者聽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風軍要起營了?前面有己方大軍擋著,他們不可能西進,那么就只剩下一個可能,就是風軍要撤退了?!
    魏征與風軍對峙那么久,風軍都未撤退,魏征剛走沒幾天,風軍就要撤退,上天也太眷顧自己了吧,竟然把退風軍的這個奇功掉到自己的腦袋上。明嘯天高興,營中的寧將們更是興奮,這場戰爭終于是要結束了,入侵的風軍終于是要走了。
    這時候,有頭腦沖動的寧將立刻起身,拱手說道:“上將軍,風軍撤退,正是我軍主動進攻的好時機,上將軍萬萬不可錯失良機啊!”
    對啊!明嘯天眼睛先是一亮,但轉念一想,他又搖了搖頭,喃喃說道:“風軍狡猾,我們不能不防啊!我軍先靜觀其變,看風軍是真退還是假退!”
    “是!上將軍!”
    翌日一大早,明嘯天還在熟睡,就聽外面有人連聲大喊道:“風軍撤了!風軍撤退了!”聽聞喊聲,明嘯天象是過了電似的,一轱轆從床塌上爬起,連鞋子都未顧得上穿,他大步流星走到營帳門口,問外面的侍衛道:“大家都在喊什么?”
    “回將軍,喜事,大喜事啊!風軍撤退了!風軍的大營已經撤光了!”
    “啊?”明嘯天倒吸口氣,呆立原地愣了半晌才回過神來,急聲追問道:“這……這是什么時候的事?風軍是什么時候撤退的?”
    侍衛們七嘴八舌地說道:“就是剛剛才得到的消息!”
    沒等明嘯天繼續問,寧軍探子騎馬飛奔而來,到了明嘯天的營帳前,從戰馬上直接轱轆下來,連滾帶爬地沖到明嘯天近前,尖聲叫道:“上將軍,風軍已經起營拔寨撤退了,現已退出數里!”
    “你可看清楚了?”
    “小人親眼所見,千真萬確!”
    “哈哈!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明嘯天終于相信這是真的了,興奮的一蹦多高,沖左右的侍衛連連揮手,說道:“快!快去召集眾將,隨本帥去風軍的大營!”說完話,他率先向中軍帳走去。
    “將軍、將軍,你還沒穿鞋子和衣服呢!”侍衛們急忙上前,將激動到極點的明嘯天攔住。明嘯天低頭看了看,用力拍拍自己的腦袋,轉身又走回帳內,由侍衛們協助,穿戴好盔甲,然后方向中軍帳快步而去。
    風軍確實是撤了,原本的風軍大營此時也只剩下一地的狼籍,許多不方便攜帶的雜物都遺留下來,顯示風軍的撤退很倉促。事實證明,風軍并非假意退軍,而是真退了,許多風將又開始向明嘯天建議,追殺撤退的風軍。
    但是明嘯天依舊沒有應允,他想不明白,風軍好端端的為什么要撤退?如果不是軍中出現大的變故,風軍不可能這么輕易的放棄,但是風軍內到底生了什么事呢?
    在風軍大營中,明嘯天由眾將們伴隨,邊慢步逛著,邊向左右查看,希望能找到些風軍撤退的線索。
    走了一會,明嘯天突然皺起眉頭,轉身問身后的眾將道:“風營里怎么有股怪味?”
    這時候眾寧將們也都嗅到了,人們點點頭,應道:“是有怪味,好象……是藥味?!”
    明嘯天不再多問,繼續前行,走出不遠,他看到地上有只煎藥用的壇子,明嘯天急忙走上前去,蹲下身子,將壇子提起,不用放到鼻邊,濃重嗆鼻的藥味已仰面撲來。他側著頭,以袖口掩住鼻子,問道:“誰知道風軍熬的是什么藥?”
    寧軍們只知道領兵打仗,哪里懂得醫藥知識?見眾將皆搖頭表示不知,明嘯天喝道:“叫軍醫過來!”
    時間不長,寧軍中的軍醫被侍衛們帶過來好幾位,明嘯天把藥壇遞給軍醫,說道:“你們來辨認一下,這里面熬的是什么藥,干什么用的。”
    幾名軍醫急忙接過藥壇,將里面殘留的藥渣滓取去一些,仔細的查看和嗅聞,過了好半晌,一名軍醫抬起頭來,說道:“上將軍,風軍煎的這些藥里有川芎、黃苓、黨參、甘草等藥。”
    “哦?”明嘯天精神一振,跨步上前,追問道:“這些藥是治什么的?”
    那名軍醫看了看另外幾名同僚,然后語氣肯定地說道:“是治瘧疾的。”
    治瘧疾?!明嘯天雙眉緊鎖,陷入沉思。
    這時候負責寧軍探子的將領突然想起什么,向明嘯天急聲說道:“將軍,這幾天末將接到不少消息,風軍偷襲我國村鎮的次數減少很多,但每次偷襲,都會瘋搶村鎮中的藥物,尤其是剛才軍醫所提到的這些。”
    他話音剛落,前面有幾名寧軍士卒快步跑過來,到了明嘯天近前,氣喘吁吁地說道:“將軍,前方現許多風軍留下的藥壇和藥渣!”
    “哦?快帶我去看!”明嘯天眼睛大亮,讓寧軍士卒在前引路,他快跟了過去。
    向前走出一段,果然,在一塊堆滿雜物的空地上擺有數十只藥壇,而且滿地都是黑黢黢的藥渣子。明嘯天眼珠轉了轉,突然恍然大悟,難怪風軍會突然撤退,原來是風軍中瘧疾蔓延,殘留的藥壇子就有這么多,帶走的藥壇子還止不定有多少呢,看來風軍中患有瘧疾的士卒不在少數。
    這時候軍醫們也走了過來,查看了一番地上的藥渣,紛紛點了點頭,剛才說話的那名軍醫正色說道:“上將軍,河東潮濕,而風國干燥,河東酷熱,而風國天寒,定是風人初來河東,不適應這邊的天氣,又沒有重視防御蚊蟲的措施,才導致瘧疾橫行,看起來風軍的撤退也和此有關系!”
    “哈哈——”明嘯天仰天大笑。瘧疾這種病,就當時的醫術而言說嚴重不嚴重,說輕也不輕,有辦法醫治,不過痊愈過程很慢長,患上瘧疾,別說打仗,人恐怕連站都站不穩,現在風軍里出現大規模的瘧疾,這不正是己方追擊的好機會嗎?
    此時不戰,還等待何時?明嘯天這下子可是徹底來了精神,兩眼放光,他甚至都開始幻想自己大破風軍,率眾返回良州時百姓們夾道歡迎的轟動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