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76

  第五百七十六章
    通過風軍大營遺留下來的藥渣,明嘯天認定風軍內已爆大規模的瘧疾,隨即決定引軍進攻。【】這時候,其他的寧將們也認為是主動出擊的好機會,紛紛向明嘯天請戰,即刻出兵,追殺撤退的風軍。
    明嘯天笑呵呵地擺擺手,說道:“如果風軍內真的爆瘧疾,他們的撤退肯定走不了多遠,我軍可在晚間偷襲風營!”
    可是風軍要是撤回青遠城,那己方不就錯失這個良機了嗎?寧將們心里默默嘀咕著,不過眾人也都知道,明嘯天剛愎自用,聽不進別人的意見,寧將們相互,誰都沒有再說話。
    明嘯天心情愉悅地帶領眾將返回寧軍大營,仿佛他算準了風軍撤不遠似的,回營之后,傳令全軍停止練,回營房休息,養足精神,等到晚間與風軍決一死戰。
    令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的是,風軍的撤退還真如明嘯天料想的那個,并沒有撤遠,僅僅是退出二十里罷了。當探子把情報帶回來的時候,滿營寧將皆大吃一驚,只有明嘯天仰面而笑,幽幽說道:“果然如此!”
    眾將們不解,不過還是紛紛夸贊道:“將軍真是神人啊!不知將軍怎會知道風軍退不遠?”
    明嘯天笑吟吟地說道:“據我估計,風軍已有過半的將士患上瘧疾,如果強行向青遠撤退,將士們根本堅持不住,這時候我軍若來追殺,風軍不戰自敗,以風軍的狡猾怎么會想不到這一點呢?所以他們要退也不敢退的太遠,故意裝出一副小心翼翼、步步為營的模樣,其目的就是嚇唬我軍不要來攻,實際上,風軍早已成為了強弩之末,我軍一旦殺到,可輕松取勝!”
    “原來如此!”寧將們這才恍然大悟,不約而同地拱手說道:“將軍神機妙算,這次我軍定能大敗風軍!”
    “哈哈——”明嘯天胸有成竹的大笑起來,慢悠悠的傲然道:“任憑風軍狡猾萬千,但也瞞不過本帥的法眼!”
    當天入夜,寧軍傾巢出動,四十多萬的寧國大軍悄然無聲的直奔風軍大營而去。明嘯天能成為寧國的上將軍,也是有些真才實學的,在行軍的過程中,他令馬隊一律摘掉銅鈴,并給戰馬的四蹄包裹棉布,另外全軍將士一律口中銜草,嚴禁在行軍中講話。
    人銜枚,馬摘鈴,這正是趁夜偷襲的必備。
    等寧軍快要接近風軍大營的時候,剛好是五更天,此時正是天色最為黑暗的時候,明嘯天快傳令,把寧軍分成兩部分,他親率三十萬的大軍直接沖殺風軍大營,另外留下十多萬的寧軍在營外做接應。
    明嘯天從軍這么久,自然也明白偷營必須得有所保留的道理,不然全軍一股腦的都殺進去,萬一中了敵人的埋伏怎么辦?需要在外面留下一部分軍力做策應。可以說明嘯天的統兵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失誤之處,但他忽視了一個最致命的問題,如果風軍內真的爆大規模的瘧疾,以唐寅、蕭慕青、梁啟、子纓這些人的頭腦又豈能給你留下證據?
    在明嘯天的指揮下,三十萬的寧軍將士跟隨他向風軍大營悄悄行去。三十萬人的移動,即便再小心,聲響也是有的,甲胄的摩擦聲以及凌亂的腳步聲不絕于耳,連成一片,不過此時天色太黑了,放眼望去,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聽到轟隆轟隆的悶響。
    等以明嘯天為的寧軍接近風軍大營的時候,人們舉目觀望,看真切之后皆忍不住倒吸口涼氣。
    別看這座風軍大營是臨時搭建的,但營寨十分完善,內部是寨墻,高高聳立,任憑夜風呼嘯,紋絲不顫,向外看,則是長長連成一圈的拒馬,將偌大的軍營團團包了起來,再向外看,是一圈并不算高但壘的非常敦實的土墻,這應該是風軍大營的第一道防線,交戰之時,士卒們可以借土墻做掩護,或箭射或堅守,如果外圍堅持不住了,還可以退回到營寨里,以拒馬擋騎兵,以寨墻擋步兵。
    很難想象,只是在半天的時間內風軍就搭建起一座如此完善的大營,簡直和一座軍事要塞沒什么區別。
    明嘯天看罷后也暗暗點頭,如果是正面交戰,以風軍這般的防御,己方根本沒有攻破的可能,好在己方是趁夜而來,而風軍又毫無防范。明嘯天冷笑一聲,向身后一揮手,令先頭部隊直沖轅門。
    在風軍大營的轅門這里,連個守衛都看不見,只有在上面的塔樓上能看到風軍的身影,不過看起來負責了望的風軍士卒也睡著了,站在上面斜靠著木柱,一動不動。
    寧軍中最不確少的就是神箭頭陣的寧兵士卒中有數人抬起弓箭,對準塔樓上的風軍,一齊射出雕翎。
    撲、撲、撲——箭矢破甲之聲幾乎是同時響起,塔樓上毫無防范的風兵連叫聲都未出來,紛紛隨箭而倒。寧軍將士看后大喜,一股腦的翻過土墻,跳過拒馬,直接沖到轅門前,見左右無人,寧軍士卒合力將轅門打開。
    見風軍大營的轅門已開,明嘯天再不耽擱,猛的站起身形,同時抽出佩劍,用盡全力的向前一揮,大喝道:“兄弟們,隨本帥殺進敵營,斬滅敵軍!殺——”
    “殺啊——”
    明嘯天一呼百應,周圍的傳令官在同一時間射出火箭。十多支火箭劃破夜空,顯得格外的醒目,三十萬的寧軍將士看到火箭升空,知道主帥已下達全軍突襲的命令,人們紛紛從地上竄起,各持武器,一股腦的向風軍大營狂奔過去。
    三十萬大軍的沖鋒,其規模如潮水一般,其聲勢可謂是驚天撼地。寧軍士卒們終于找到反擊風軍的機會了,一各個象了瘋似的向前狂跑,人群中只要哪個士卒的度稍微慢點,就得被后面的人撞到土墻或者拒馬上,此時寧軍的士氣之盛,猶如洪水猛獸。
    明嘯天不落人后,跟隨著打頭陣的寧軍殺入風軍大營,看得出來,風軍中的病患十分嚴重,偌大的軍營里都看不到人影子,只有向大營的正中央觀望才能隱約看到火光和人影,那里也是風軍大營的核心,中軍帳。
    面對著這樣一副外強中干的風軍大營,明嘯天興奮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他向左右大聲喊道:“給我沖!殺進風軍的中軍帳,無論是誰擒拿下唐寅,官、爵皆升三級,賞金千兩!”
    重賞之下向來都不乏勇夫,寧軍士卒們聽聞這話,更是運足力氣沖鋒,喊殺聲震人耳膜。三十萬的寧軍,由大營的轅門而入,一股腦地向風軍的中軍帳飛奔,跑的最先面先頭寧軍率先抵達中軍帳,可是到了這里之后眾人都傻眼了,透過挑起來的帳簾能看到中軍帳內空空擋擋,一個人都沒有,站在外面的那些風軍侍衛動也不動,皆是外面套著風裝的草人。
    寧軍士卒們搞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下意識地向四處張望,若大的風軍大營寂靜的可怕,除了寧軍自己的喊殺聲外,竟然聽不到風軍一丁點的動靜。
    正當人們滿腦子莫名其妙的時候,明嘯天率眾也到了,他騎馬沖到中軍帳前問道第一句話就是:“唐寅在哪?”
    “上……上將軍,唐寅……唐寅好象不在這里……”負責前軍的將領結結巴巴地回答道。
    “怎么可能?!”唐寅是君主,也是風軍的統帥,他不在中軍帳還能在哪?明嘯天翻身下馬,一把將擋于面前的寧將推開,不過這時候他也正好看到大帳門口穿著風裝的草人,明嘯天心中一震,下意識地叫道:“這是什么?”
    他急步走到草人近前,上下看了兩眼,猛的倒吸口涼氣,暗叫一聲糟糕,難道其中有詐?想著,他晃動身形,大步流星的走進中軍帳內,正如寧將所說,唐寅不在這里,甚至風國的一兵一卒都不在這里。
    看到這,明嘯天臉色已變的蒼白無血,他身子連連搖晃,向前踉蹌幾步,如果不是左右的寧將手疾眼快把他攙扶住,他這時得搶到地上。被下手眾人扶著,明嘯天目光呆滯地喃喃說道:“上當了!我們中了風軍的圈套……”
    他話還未說完,一名走到帥案前的寧將大聲叫道:“將軍,這里有書信!”
    “什么?”明嘯天回過神來,急聲叫道:“快快拿來我看!”
    寧將把書信遞到明嘯天的近前,后者急忙接過,只見信封上洋洋灑灑寫有四個大字——明公親啟。
    明嘯天手掌哆嗦著將信封撕開,取出里面的信紙,信紙上的內容并不多,只有幾個字:寧國上將軍明嘯天折損于此!
    “啊!”明嘯天看罷,下意識地驚叫一聲,愣了幾秒鐘,氣急敗壞的揮手將書信摔到地上,狠狠踩了一腳,接著大聲喝道:“撤退!全軍退出風營!”
    不過,他此時下令撤退為時已晚,三十萬眾的寧軍已全部擁入到風營之內,四處翻查風軍的身影,但在風營的大小營房里根本沒有風軍的影子,有的只是堆積如山的枯草和干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