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78

  第五百七十八章
    “你們說什么?”聽到降字,明嘯天象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抓起佩劍,從地上蹦了起來,怒視周圍的侍衛,咬牙道:“我乃堂堂的寧國上將軍,豈能降于風賊?”
    “上將軍,如果……如果不降,上將軍和兄弟們都得被燒死啊!”侍衛們顫聲說道。【】
    明嘯天剛剛生出來的怒火轉瞬之間又消失的一干二凈,他向四周張望,目光所及之處,皆是紅彤彤的烈火,無數的寧兵身上粘滿火焰,翻地打滾,慘叫聲已分辨不出個數,這哪里還是軍營,就是一座慘無人道的煉獄。
    唉!難道我今日真要殞于此地不成?明嘯天抬起來的佩劍緩緩放下,仰天哀嘆。
    “上將軍……”見他到了這個時候還在猶豫不決,舉棋不定,周圍的侍衛們都急了,異口同聲地呼喊。
    罷了、罷了!明嘯天深吸口氣,嗓音沙啞地哀聲道:“傳令我軍將士,向……向風軍投降!”
    明嘯天話音剛落,周圍的侍衛們興奮的快要蹦起來,了瘋似的向四面八方狂奔,邊跑還邊大聲叫喊道:“兄弟們不要再打了,上將軍已下令全軍投降,兄弟們不要再打了……”
    如果說剛才寧軍將士還存有一絲的斗志,現在聽聞明嘯天已下令全軍投降,這所剩不多的斗志也隨之消失,人們紛紛扔掉武器,卸掉盔甲,從中衣上撕下白布,高高舉起,邊向外跑邊連聲喊道:“投降!我們投降!”
    看到無數身上無甲,手中無兵,高舉著白布的寧兵從轅門內跑出來,外面的風軍士卒都有些不知所措,人們舉著弓箭,不知要不要繼續射殺這些投降的寧軍。
    有風軍將領第一時間把消息稟報給唐寅。現在唐寅就在距離風營側方不遠之地,此時他倒是十分悠閑,坐在椅子上,正與蕭慕青、梁啟、子纓等人邊飲酒邊觀望火光沖天的大營,在其四周,還有上官兄弟、程錦、樂天、艾嘉以及眾多的侍衛保護。
    在唐寅看來,當明嘯天率領寧軍主力趁夜來偷襲己方大營的那一刻起,雙方的戰斗就已分出高下。
    望著如火盆一般的軍營,聽著里面寧軍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唐寅和身邊眾將談笑風聲,看他們這邊的氣氛,非但沒有兩軍決戰時的緊張,反而更象是在觀賞一出已知結果的好戲。
    對唐寅以全軍詐病來引寧軍上鉤之計,眾人都是打心眼里感到佩服,不過人們也都很奇怪,唐寅明明不懂得領軍打仗,更不知曉兵書戰策,但他所想出的謀略卻常常能高人一籌,神鬼末測。
    其實他們哪里知道,唐寅身為現代人,所了解到的古代成功戰例太多了,可以說任何一個現代人都凝聚著千百年來前人智慧的精華。如何能把自己所掌握的種種知識運用到戰場上,并能起到出敵意料、克敵制勝的效果,這才是唐寅真正高明的地方。
    “大王神機妙算,英武蓋世,這一把大火,足可以把四十萬的寧軍化為灰燼,大滅寧力,大壯我風國國威,此戰足可名垂千古,萬世傳誦!”蕭慕青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吹捧拍馬屁的機會,他坐在唐寅身邊,搖頭晃腦的連聲贊嘆。
    唐寅仰面而笑,嚴肅的話題聽多了,有時間聽聽順耳的恭維之詞也是件讓人心情舒暢的事。這時,一名風將走匆匆跑了過來,在唐寅面前單膝跪地,插手施禮,說道:“大王,寧軍已放下武器,高舉白旗向我軍投降,請大王定奪!”
    “哦?”唐寅笑了,對左右眾人說道:“寧軍竟然這么快就投降了。”
    子纓欠了欠身,說道:“大王,困于我軍大營里的寧軍至少有三十萬之眾,即便除去死傷,至少也得有二十多萬人,我軍接降之后,應將其分散開來,分別押送到青遠、小夏、豐城三地。”
    沒等唐寅接話,蕭慕青收起滿臉的獻媚,冷笑道:“這么多的寧軍,每日得消耗我軍多少糧食?我國境內兩郡受災,糧食本就不足,國人都沒飯吃,難道還去養寧國的降兵?何況,看押這么多的寧兵,得需要分出多少人力,而且一個疏忽,寧軍就可能暴動生亂,成為我軍后方的隱患,所以,大王,以末將之見我軍絕不能接降,受困之寧軍必須得統統殺光!”
    子纓眉頭大皺,幽幽說道:“蕭將軍,那可是二十多萬的人命啊!”
    “不過也是我大風二十多萬的敵人!”蕭慕青冷笑著說道:“子纓將軍不會又想把這二十萬人也統統放掉吧?!”
    這話令唐寅身軀為之一震,二十萬眾的寧軍可不是小數目,如果讓寧軍少掉這二十萬人,則軍力大衰,若是讓其多出這二十萬人,寧國則元氣尚在。想到這里,唐寅的心中已做出決定,不過他還有顧慮。
    唐寅緩聲說道:“屠殺二十萬降軍,有損我大風的名聲,也會讓寧人對我恨之入骨,會認為我施行的是暴政,日后河東地區的寧人又如何肯心甘情愿的歸我大風管制呢?”
    蕭慕青、梁啟、子纓這些人多聰明,一點就透,聽完這話,馬上明白了唐寅的意思,不管寧軍投不投降,都是要殺的,但這個命令不能由風國的君主來下達,得由別人來執行,說白了,唐寅是要找個能代替他背上罵名的人。
    “這……”蕭慕青和梁啟皆欲言又止,二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子纓。子纓攻陷青遠城的時候就是以五萬的寧國百姓做為代價,寧人稱其為‘子屠’,他的罵名早已經背下了,現在也不差多背這二十萬人。
    子纓一瞧蕭慕青和梁啟的眼神就懂得二人的用意,本來他是強烈反對屠殺降軍的,現在倒好,蕭慕青和梁啟還想把這個大帽子扣到自己的頭上。他正要說話,唐寅已先開口說道:“子纓,其實我并怕背上罵名,如果天下人都來罵我就能讓大風變的國力強盛、雄霸北方,我會很高興的接受。身為一國之君,我只能以大局為重,如果我在寧人眼中成為暴君,那么河東地區的寧人將永不會安穩,他們永不會真心實意的歸順我大風,后患無窮,子纓,你理解我的苦衷嗎?”
    唐寅親自開口,而且把話說到這份上了,子纓想推脫都推脫不掉。他臉色變換不定地沉吟半晌,而后深吸口氣,挺身站起,對唐寅躬身拱手道:“今日屠殺寧國降軍之事,皆為我子纓一人之舉,與大王和列位將軍沒有任何關系。”
    蕭慕青和梁啟先是一愣,隨后急忙站起身形,沖著子纓深施一禮。唐寅輕嘆一聲,也站了起來,伸手將子纓扶起,說道:“你要清楚,你這么做,我非但不能獎賞你,還只能重罰于你。”
    子纓當然明白,唐寅身為君主,必須得顧及名聲,得作戲給外人看,他點點頭,應道:“末將明白。”
    唐寅用力拍拍子纓的肩膀,正色說道:“子纓,這次要讓你受委屈了!”
    三十萬闖入風軍大營進行偷襲的寧軍,除掉被燒死和射殺的人外,還有二十二萬之眾,在明嘯天的授意下,寧軍全體放棄抵抗,向風軍投降,不過令寧軍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風軍竟然拒絕了寧軍的投降,對從轅門出來的那些手無寸鐵的寧軍繼續展開無情的射殺,這時候,許多寧兵已把身上的盔甲卸掉,如此近距離的箭射,箭支輕而易舉地射透寧兵的身軀,不計其數的寧兵慘死于箭陣之下,涌出來投降是寧兵又被射回到火海中。
    寧軍是出來一波,被射回去一波,大營門口處的寧兵尸體已堆積的快把那么寬敞的轅門堵死,寧兵想出來,只能爬過尸山,如此一來,度更慢,遭受到風軍的箭射也更加猛烈。
    戰斗打到這種程度,寧軍已不知被射殺多少,被燒死多少,整個戰場傳遍了寧軍的慘叫和哀號,就連被稱為虎狼之師對敵人向來心狠手辣的風軍此時都射的手軟,看著前方堆積起好高的尸體,再嗅著肉焦味,許多士卒都忍不住一陣陣的干嘔。
    風軍不接受投降,這讓明嘯天最后一絲希望也宣告破滅,他象瘋子似的沖到轅門口,爬到寧軍將士的尸體堆上,沖著前方的風軍大聲吼道:“我乃寧國上將軍明嘯天,你等為何不接受我軍的投降?”
    呦!聽聞明嘯天的名字,風軍將士皆為之一怔,人們沒有再繼續放箭,默默注視著這位在尸山上不斷咆哮的寧國上將軍。
    這時候,風軍中的江凡轉頭對身邊的戰虎笑道:“戰虎將軍,你可敢去擒下明嘯天?”
    在戰虎的腦海中,沒有他敢不敢做的事,只有他能不能做到的事,聽了江凡的話,戰虎咧嘴而笑,傲然道:“區區明嘯天,我手到擒來!”說著話,他飛身越過土墻,直奔大營的轅門走去。向前沒走出多遠,地上就已經沒有能落腳的地方了,低頭看,地上橫七豎八都是寧兵尸體,戰虎只能踩著尸體前進。
    等他快要接近轅門口的時候,他沖尸體堆上的明嘯天大聲喊道:“明嘯天,你下來說話!”
    見風軍停止了箭陣,而且連戰虎都出來了,明嘯天以為風軍改變了注意,要接受己方的投降。他從尸山上直接蹦了下來,搶步來到戰虎近前,將手中的佩劍狠狠向地上一挫,嘆道:“此戰我軍已敗,希望貴軍能高抬貴手,放我軍將士一條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