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85

  第五百八十五章
    寧軍在長孫淵宏的指揮下,兵分兩路,由魏征統帥,出營列陣,與風軍主力展開硬碰硬的正面交鋒,另則由長孫淵宏親自率領,埋伏于營內,只能唐寅來偷襲。【】
    魏征與風軍打過軍團戰,也深知風軍的厲害,這次他統帥二十萬聯軍對陣十多萬的風軍,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全軍布好戰陣,嚴陣以待,只等風軍主動攻上來。
    風軍這邊,平原軍和三水軍并沒有并到一起,而是分成兩部分,從一左一右,如同一把鐵鉗似的向寧軍陣營近。
    雙方的激戰也由此展開。
    寧軍先以箭陣壓制風軍,風軍這邊早有準備,全體支盾,遠遠望去,兩座向前推進的陣營,上面皆被銀花花的盾牌所覆蓋,寧軍的箭射十之被盾牌擋下。趁著對方箭陣停歇的瞬間,風軍進行回射。
    雙方你來我往,箭射不斷,不過風軍的推進未受到任何阻撓。見風軍的陣營距離己方不足百步,魏征揮舞令旗,將兩翼的越國騎兵派上戰場。
    這兩支越國騎兵,度飛快,簡直如洪水一般由風軍的兩側包夾過去。敵人派出騎兵,風軍立刻做出應變,撤下盾牌,全軍箭射。不過還沒等風軍的箭陣射出來,越國騎兵的箭陣倒是先到了,只是一瞬間,風軍兩側中箭撲倒的士卒連成一片。
    騎兵在沖鋒的過程中還能射出箭陣,這令蕭慕青和梁啟大感意外,不過兩人都是經過大風大浪的統帥,應變能力極強,立刻令士卒們重新布好盾陣,并以破軍弩回擊對方。
    破軍弩對騎兵的殺傷力也不容小覷,弩箭射出,往往能貫穿馬體,上面的騎兵撲倒在地,沒等起身,便被后面跟上來的越國騎兵踩成肉泥。利用破軍弩打亂對方騎兵的陣形,接著,風軍再齊齊展開箭射。
    雙方箭射不斷,死傷皆不在少數。
    大戰開始,即便是二十里開外的唐寅一眾都能隱約聽到陣陣的喊殺聲。這時候,士卒們的神經都緊張起來,紛紛把視線集中在唐寅身上。唐寅倒是安穩,坐在一塊石頭上,嘴中還叼著一根草棍,悠閑地望著空中。
    “大王!”舞英第一個坐不住了,來到唐寅身側,插手施禮,輕聲說道:“聽起來我軍已與寧軍交戰,大王,我們……是不是也該出了?”
    “不急。”唐寅頭也不偏地回來一句,慢悠悠地說道:“今天的天氣不錯,看起來不會下雨。”
    沒想到唐寅會冒出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舞英愣了愣,無言以對。唐寅看似說了一句無關痛癢的話,而實際上對他們而言下不下雨至關重要。他們一眾皆為重裝騎兵,一旦下雨,戰馬將陷于淤泥,這樣一來,別說引敵上鉤,自己想跑都跑不了,計劃不等展開,就會失敗。
    就在眾人強耐著性子默默等候的時候,原本坐于石頭上的唐寅突然站了起來,眾人精神一振,相互攙扶著也都齊齊起身,唐寅見狀,咧嘴笑了,沖著眾人擺擺手,說道:“大家都坐,我只是要伸展一下筋骨。”
    眾人剛剛提升起來的士氣隨著他一句話又泄的干干凈凈。就在唐寅慢慢走動,舒展筋骨的時候,一匹快馬從前方狂奔過來。沒等對方到近前,唐寅周圍的數名侍衛已迎上前去,大喝道:“來者什么人?”
    “天眼!”來人放慢馬,快地從懷中取出軍牌,交給侍衛們查看。確認無誤,侍衛們這才向兩旁退開,讓出一條通道。那名天眼探子策馬來到唐寅近前,翻身下馬,跪地施禮,插手道:“大王,我軍已與寧軍主力交鋒,蕭將軍說寧軍出戰二十萬左右,至少還有十萬之眾藏于營內,請大王務必多加小心!”
    唐寅聽后,點了點頭,說道:“本王知道了,你回去吧!”
    “大王,屬下告退!”說完話,那名探子又急匆匆的上馬,趕回前方戰場。
    等探子走后,唐寅深吸口氣,走到自己的戰馬前,飛身跨坐,緊接著,他向周圍的眾人揮揮,含笑說道:“兄弟們,現在該輪到我們上陣了!”
    嘩啦啦——隨著唐寅的話音,眾人紛紛起身,一時間甲片的摩擦聲連成一片。重裝騎兵由唐寅的侍衛以及暗箭人員輔佐著紛紛跨上戰馬,并列好騎兵方陣。唐寅一眾兵力不多,除了五千重裝騎兵外,還有數百名侍衛。
    重裝騎兵在前,侍衛們在后,擺出沖鋒進攻的架勢。唐寅看罷,點了點頭,他雙臂抖動,抽出一對紫汪汪的彎刀。
    這對彎刀是由戰無敵的紫電幽光刀煉化而成,即使不是在兵之靈化的情況下也是一對寶刀,若再經過靈化,更是鋒利無比。唐寅看了看手中的雙刀,嘴角挑起,用寧人的刀來殺寧人,這倒是一件有意思的事。他揮了揮手中的雙刀,隨著雙刀揮動,刀身上被一層黑色的迷霧所籠罩,只在頃刻之間,雙刀完成靈化,變是黑紫色的彎刀,唐寅將雙刀并到一處,再次靈化,合為狹長的鐮刀。完成兵之靈化的同時,他身上也罩起一層黑漆漆布滿鱗皺的靈鎧,他單手提刀,雙目幽光閃爍,大聲喝道:“養兵千日,用在一時!諸位兄弟皆為我軍之精銳,今日隨我沖殺敵營,定要蕩平寧賊,壯我風威!殺——”
    “殺啊——”
    下面的重裝騎兵以及侍衛們齊聲吶喊,喊聲直沖云霄。唐寅跨下的如影早已是久經沙場的老馬,經驗豐富,一聽眾人的喊聲就知道是要出戰了,受其鼓舞,稀溜溜長嘶一聲,前蹄高高抬起,似要站立起來。
    唐寅一手拉著韁繩,一手提刀,雙腳一磕馬腹,如影體會主人之意,如離弦之箭般射了出去。唐寅一出,后面的重裝騎兵們紛紛催促戰馬,跟著沖了出去。如影的度太快了,唐寅不得不把馬放慢六成,才不至于把后面的重裝騎兵們甩掉。
    這一支數千人組成的騎兵方陣,直奔寧軍大營而去。
    帕布馬的度是慢,但卻異常的穩健,即便是馱著接近三百斤重的重裝騎兵,奔跑起來,度和平時也沒什么兩樣,而且絲毫沒有不堪重負的樣子,強壯的體魄和長久的耐力就是帕布馬最突出的特點。
    唐寅率軍入河東作戰以來,一直沒有動用過重裝騎兵,寧軍自然也不了解重裝騎兵的特點,此時埋伏在營中的寧軍遠遠的望到風軍馬隊不緊不慢的向己方大營趕來,人們皆有又好氣又好笑的感覺,風軍也太過于托大了,既然是偷營,就應該全力沖刺,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而他們現在的度,不象是來打仗的,更象是來逛花園的。
    就連長孫淵宏都有這樣的感覺,以前一直聽說唐寅為人狂妄,目中無人,今日得見,果然不假,若是這樣領兵都能讓他偷營成功的話,那統兵的將領就該殺頭了。
    當風軍已進入寧軍的射程時,長孫淵宏傳令下去,全軍不得放箭,等把風軍都讓入到己方大營之內,然后再圍而殲之,尤其是不能放跑風國的君主唐寅。
    這個時候,就連久經大風大浪那么沉穩老成的長孫淵宏都忍不住激動起來,氣血沸騰,若是能成功活捉唐寅,那么風國的朝廷就會瞬間垮臺,寧國不僅能收復河東失地,還能一鼓作氣吞并風國,到時寧國將雄霸整個北方,成為名副其實的北方霸主。
    帕布馬的度再慢畢竟也是馬,比人的度要快的多,時間不長,以唐寅為的重裝騎兵已接近寧營的西營門。長孫淵宏在這里沒有安置守衛,舉目看去,營門大敞四開,里面連個人影都看不見。
    唐寅明白,這就是長孫淵宏為自己設計的大口子,只要自己一進去,埋伏在營中的寧軍就會把口子封死,心里明鏡似的,唐寅在表面上故意裝做不知的樣子,他興奮地大喝道:“敵營已空,我軍將士,隨本王殺進去!”
    他喊話時故意加重本王二字,就是要讓營中的寧國伏兵都聽清楚,他唐寅是真的來偷營了。
    由于已接到長孫淵宏的命令,埋伏于暗中的寧軍文絲不動,眼睜睜地看著風騎兵大搖大擺地沖入己方大營。
    寧軍大營整體是呈環型,唐寅不管其它,率領麾下部眾,一個勁的向前沖。可是他們突入寧營好一會,仍未看到一個伏兵出現,這時候唐寅忍不住暗皺眉頭,如果寧軍再不殺出來,自己就要穿營而過,直奔青遠城了。
    想到這里,他心頭一震,寧軍該不會是故意放自己進入青遠城,然后再把自己困入其中吧?若是那樣,己方的計劃就徹底失敗了!他心里正七上八下的琢磨著,突然之間,就聽側方有人一陣大笑,說道:“唐寅小兒,你中計了!既然你已經進了我軍大營,就不要再想出去了,本帥順手帶你回良州,去見我家大王!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