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86

  第五百八十六章
    隨著說笑之聲,原本安靜異常的寧軍大營突然喊殺聲四起,與此同時,無數的寧軍士卒從各個角落、營帳里蜂擁鉆出,只是一瞬間,唐寅一眾的四周便布滿了密密麻麻、無邊無沿的寧兵寧將。【】
    這些寧兵,無不是弓上弦,劍出鞘,一各個叱牙裂嘴,滿臉的殺氣,舉目望去,人頭涌涌,少說也有數萬之眾。為的一員寧將,身材高大魁梧,跨下騎有一匹棗紅色的高頭駿馬,向身上看,罩有鮮紅色的靈鎧,真可謂是連人帶馬一身紅,在陽光的映射下顯得格外刺眼。他臉上未覆靈鎧,露出剛毅的面龐,看年歲有三十開外,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鼻直口方,面白如玉,相貌堂堂,五官俊逸,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威嚴的氣勢,即便身處萬軍之中,也能讓人一眼看到他的存在。
    他手中并無武器,只是隨意的牽著戰馬的韁繩,在戰馬兩側的得勝鉤上,分別掛有一只三尺有余的金戟,此雙戟名為九幽鬼戟,正是長孫淵宏成名的武器。
    唐寅在打量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同樣看到了他,上一眼下一眼的把唐寅掃視了好幾遍。這名寧將是一身紅,唐寅則截然相反,是一身黑,馬是黑的,靈鎧的黑的,就連手中的鐮刀也是黑紫色的,無須說話,也無須有任何的動作,他只是立于那里,就能讓人感覺到強烈的陰冷氣息,令人不寒而栗。
    心中已把對方的身份猜出個大概,不過唐寅還是催馬上前幾步,幽幽問道:“我是風王唐寅,閣下是誰?”
    “長孫淵宏!”那寧將一字一頓、鏗鏘有力地說道。
    “哦!”唐寅聽后,撲哧一聲哈哈大笑起來,慢悠悠地傲然說道:“我道是誰有這么大的派頭,原來寧國的候補之將!”
    長孫淵宏聞言一皺眉頭,疑問道:“你此話何意?”
    唐寅笑呵呵地說道:“你原本已被配到寧國西部,遠離朝廷,如果不是貴國的中央軍悉數折于我軍之手,嚴初實在無兵可用,不得不依仗你手里的那點兵權,你怎么能重回朝廷,怎么能得到上將軍、征東大元帥的封號。說起來,你這個候補之將還得多多感謝我,如果沒有我,你現在還呆在邊荒之地受苦呢!”
    放屁!長孫淵宏聽后,氣的差點破口大罵,不知道唐寅是被己方的伏兵嚇傻了還是腦子有問題,只他所帶的這點騎兵深陷己方重圍,自身難保,還敢大言不慚?
    他先是呵呵輕笑,而后哈哈大笑起來,抬起馬鞭,指了指周圍,喝道:“唐寅,你可要看清楚了,你已中我軍之計,現在在你周圍有我軍十萬將士,你插翅難飛,若是識趣,乖乖下馬投降,如若不然……”
    未等他把話說完,唐寅已搖頭晃腦地打斷道:“四十萬進入大風的寧軍被我打的全軍覆沒,五十萬增援河東的寧軍被我殺的僅存萬余人,損于我手上的寧軍接近百萬,別說你區區十萬人,即使有百萬,在我眼中,也僅僅是草芥而已。”
    嗡!這句話是刺到了長孫淵宏的痛楚,氣的腦袋嗡了一聲,兩眼射出駭人的精光,直視前方的唐寅。唐寅毫不懼色,對上長孫淵宏的目光,冷笑著抬起手中長鐮,幽幽說道:“長孫淵宏,你有廢話的時間,為何不過來與我一戰!”
    “殺雞焉用牛刀!唐寅,我來戰你!”隨著一聲斷喝,在長孫淵宏的身旁竄出一騎,此人身罩白色的靈鎧,手持一把白色的靈槍,如離弦之箭般直向唐寅沖殺過去,只眨眼工夫,他便到了唐寅近前,二話不說,分心便刺,直取唐寅的胸口。
    “呵!螢蟲之火!”唐寅輕笑一聲,撥馬向旁一側,輕松避開那寧將的靈槍,未等對方收槍再攻,唐寅單手提刀,另只手如閃電般探了出去,只聽嘭的一聲,覆蓋著靈鎧的手掌如鐵鉗一般將寧將的靈槍死死扣住,后者大驚,急忙用力回抽,想把靈槍拽回來,這時,唐寅突然喝道:“松手!”隨著話音,就見他扣住靈槍的手掌突然燃燒起黑色的火焰,那黑火好似火蛇,順著靈槍的槍身直向對方握槍的雙手飛蔓延過去。
    嘶!
    那寧將還未反應過來,黑暗之火已燒到他的手掌上,只聽嘶的一聲,青煙裊裊生起,后者嚇的再不敢握槍,急忙松手,低頭再看,他雙手上的靈鎧已全部被燒化。
    “啊——”寧將驚叫出聲,暗道一聲好厲害的黑暗之火,此時手中已無武器,他哪敢再戰,撥轉馬頭,作勢要撤回本陣,可是唐寅又豈能放他這么輕易的離開。唐寅抓著靈槍的手臂用力向外一揮,冷聲道:“還給你!”
    嗚!
    靈槍在空中刮起一道勁風,直奔寧將的太陽穴掃去,寧將躲避不及,被這一槍桿砸了個正著,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寧將頭部靈鎧頓碎,腦袋如同被摔爛的西瓜,頭骨迸裂,腦漿飛濺,尸體在馬上橫著飛了出去,一頭跌到地上,當場就沒氣了。
    只用一招,唐寅就把一名寧將活生生的砸死,周圍的寧軍看得真切,人們無不臉色頓變,下意識地倒吸口涼氣。唐寅一槍砸死寧將后,片刻不停,將手中槍全力向后拋出,嗖,靈槍在空中畫出一道寒光,直直射進寧軍的人群里,只聽啊啊連續響起兩聲慘叫,兩名寧兵被這一槍同時貫穿身軀。唐寅大喝道:“我軍將士,后隊變前隊,原路撤退,突殺出去!”
    唐寅一聲令下,麾下的眾騎聞風而動,后隊變成前隊,紛紛催馬向寧軍的人群沖殺過去。
    見狀,長孫淵宏鼻子差點氣歪了,唐寅殺了己方一員大將就想逃跑,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他真當自己的大營想進就進,想出就出了嗎?長孫淵宏深吸口氣,大喊道:“殺光所有的風賊,擒拿唐寅,為我軍被殘殺的兄弟們報仇血恨!”
    “殺——”
    長孫淵宏的喊話拉開了寧軍圍攻的序幕,無數的寧軍士卒將手中早已拉滿弦的箭矢紛紛向風軍射去,就聽場內叮叮當當的鐵器碰撞聲響起一片。在寧軍看來,對方只這么點騎兵,距離又這么近,己方一輪箭射,就能將其殺傷個七七八八,可是哪里想到,他們的箭陣根本沒有傷到幾個風兵,箭支全部被風軍身上厚重的盔甲擋下,人們坐在馬上,文絲未動,毛未傷。
    “呀!”
    這下可大出寧軍的意料,人們還從未見過不怕箭射的騎兵,就在寧軍將士們滿面驚訝愣愣呆的時候,重裝騎兵已殺進寧軍的陣營里。重甲騎兵的推進,真好象移動的絞肉機似的,一走一過之間,擋于前方的寧軍士卒紛紛被撞翻在地,不等倒地的寧兵起身,數百斤重的戰馬已從其身上硬生生的踩踏過去,就算寧軍身上的盔甲再堅固,也承受不住這么重的分量,鋼盔鋼甲被踩扁,里面的寧軍被壓成肉餅,血水肉沫從盔甲的縫隙中嗤嗤噴射出來。
    嘩——只是一瞬間,封堵風軍退路的寧軍陣營就大亂起來,瀕死的慘叫聲、盔甲的擠壓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長孫淵宏也未見過重甲騎兵,同時被打了個促不及防,不知所措,一時間讓他找到破解之法那也不現實,不過他明白,唐寅是風軍的核心,只要能把唐寅拿下,眼前這支銅皮鐵骨一般的風軍不攻自破。
    想到這里,長孫淵宏雙腳一踩馬鐙,催馬沖了出去,直奔唐寅,與此同時,他將得勝鉤上的雙戟也握在掌中,甩手將其靈化。此時唐寅是在向外撤,不過前方都是人山人海的寧軍,他得邊殺邊突圍,度自然快不過長孫淵宏。
    時間不長,長孫淵宏就追殺上前,到了唐寅的身后,雙戟齊出,一戟橫掃唐寅的脖頸,一戟猛刺唐寅的后心。別看他沒有使用靈武技能,但他所攻出的這兩招太快了,快的讓人目不暇接,想看都看不清楚。
    唐寅反應極快,好象背后長了眼睛似的,身子向下一低,先把上面橫掃過來的一戟避開,接著,手中鐮刀向外一輪,就聽當啷啷一聲,刺向他后心的那戟也被鐮刀磕了出去。長孫淵宏的殺招雖然被擋開了,不過唐寅也在暗暗咋舌,寧國的第一猛將的稱號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先是長孫淵宏的出招太快,就連以快見長的唐寅都有些不太適應,其次是長孫淵宏的修為太深厚,出招的力道之大,僅僅是把他刺來的一戟擋偏,唐寅的手腕都被震的陣陣麻。這樣強勁的對手,是唐寅從未見到過的。
    若換成旁人,這時候定然是想著趕快突圍出去,甩掉強敵,而唐寅卻截然相反,非但未加緊突圍,反而還把馬頭轉了過來,正面面對長孫淵宏,在他的雙眼中找不到一丁點的畏懼,有的只是碰到高手時的興奮。
    “閣下的戟很快!”
    “你的刀也不慢。”長孫淵宏冷幽幽地回道。
    “還有更快的呢!”唐寅說話之間,將手中的鐮刀散掉靈化,使其又變成兩把彎彎的靈刀,緊接著,他坐于馬上的身影突然憑空消失,同一時間,長孫淵宏的背后閃出兩道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