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87

  第五百八十七章
    暗影漂移!見面前的唐寅突然消失,長孫淵宏連想都未想。【】雙
    戟霞光閃爍,齊向后掃,靈亂,風呼嘯而出。唐寅確實以暗影漂移
    閃到長孫淵宏的背后,他的雙刀固然可以傷到對方,但他自己也得被靈亂,風擊個正著。
    換成普通的寧將。唐寅必然會不閃不避,即便被對方的靈亂,
    風打個正著也沒什么,但長孫淵宏的修為太高了,若被他釋放出來
    的靈亂,風擊中,唐寅也性命難保。他不敢抵其鋒芒。急忙以暗影漂移閃躲出去。見唐寅退開,長孫淵宏得勢不饒人。飛身跳下戰馬,手持雙戟
    。急追過去。到了唐寅近前。他雙戟舉起。對準唐寅的頭頂,全力
    猛劈下去。雙戟在下落的過程中,隨著呼的一聲悶響,雙戟的戟身
    同時燃燒起熊熊的烈火。
    那是火屬性修靈者獨有的技能,靈燃烈!
    暗道一聲來的好!唐寅也將黑暗之火散布于雙刀之上,橫刀招架。
    當榔榔!這一聲震耳欲聾的劇響,直把方圓十多米內的風、寧
    兩軍士卒震得雙耳流血,人們扔掉武器,雙手捂耳,痛的連連怪叫。
    再看唐寅和長孫淵宏。兩人腳下的土地被震出個兩米見長的大坑,塵土卷起好高。場內飛沙走石,好象憑空生出一道龍卷風似的。
    這就是長孫淵宏一擊的威力。等塵土漸漸散去,唐寅和長孫淵
    宏依舊站在土坑內。兩人的雙刀和雙戟死死抵在一起,不過唐寅的
    雙手已滲出鮮血,不斷的滴落在地。
    雙刀燃燒著詭異的黑火,雙戟燃燒著紅彤形的烈火。兵與兵在旺日。姍澗書哄訓忙齊傘碰撞。火與火也在較量,相互接觸、抵消,并出嘶嘶的怪叫聲。就二人的修為而言,唐寅不如長孫淵宏,不過就招式的詭異和變化
    而言,唐寅自信能勝對方一籌。
    就在他的雙刀被的離自己越來越近之時,唐寅突然撤刀,身軀順勢提溜一轉,繞到長孫淵宏的身側,緊接著雙刀猛刺后者的軟
    肋。長孫淵宏冷笑一聲,雙腳一蹬地面,身形倒滑出三步,讓過唐
    寅的雙刀,沒有任何的停頓。立刻又向前近身。反撲回來,雙戟分
    掃唐寅的上、中兩路。
    長孫淵宏快,唐寅也不慢,雙刀揮起,與長孫淵宏戰到一處。他二人以快打快,場內刀戟翻飛,讓人目不暇接,往往只見刀光戟影,卻不見真身。身為暗系修靈者,唐寅無法使用靈武技能,而長孫淵宏則是不
    愿意使用靈武技能,他明白,即便自己使用了也沒有用,對暗系修
    靈者使用技能,就是在浪費自己的靈是
    雖然場內二人在不釋放靈武技能的情況下做著一刀一槍的肉搏
    戰,但聲勢卻異常駭人,兩人周圍的空間勁氣橫飛,靈波散射,地
    面早已被劃出無數道的裂痕,若是有人無意中接近,立刻就得被二
    人散出來的勁氣絞個稀碎。
    這不僅是兩名頂級修靈者之間的對決,更是暗系靈武學與光明
    系靈武學之間的對抗。
    只眨眼工夫,唐寅已與長孫淵宏惡戰了五十多個回合,就場上
    的形勢上看,長孫淵宏占有上風,不過他想傷到唐寅,那也不是一
    件容易的事。暗影漂移使唐寅即便在陷入絕境的情況下也能輕易脫
    身,而他犀利的反擊也常常將長孫淵宏的搶攻瞬間化解于無形,若是這樣打下去,兩人即便戰上幾個時辰都有可能,只看誰的靈氣先被耗光,但戰場上的形勢卻容不得二人做這么長時間的較量。
    風軍的重甲騎兵在團團的重圍下爆出強悍的攻擊力,騎兵們
    手持長槍,只管向前沖鋒便是,往往一槍下去能刺倒數名寧軍,而
    戰馬的鐵蹄則更具殺傷性,讓那些受傷倒地的寧軍士卒再也爬不起
    來只走寧年數量實在太多了,殺到一批,填補上來兩批,踏死一
    片,又涌上來兩片,周圍的寧軍不是越殺越少,而是越死越多,重
    甲騎兵的體力在急地消耗著。
    拼殺中的唐宣偷眼觀察戰場,暗暗皺眉,敵人的數量太多了,
    再這樣下去,麾下的將士們累也得累死。他暗自著急,長孫淵宏比他更急,己方十萬之眾,圍殺區區數干的風軍,結果己方損兵折將
    無數,側是風軍在一點點的突圍出去。
    唐寅和長孫淵宏幾乎同時大喝一聲。各自虛晃一招,跳出困外。唐寅冷冷注視著長孫淵宏,呼哧呼哧喘著粗氣,長孫淵宏亦同樣
    死死瞪著唐寅。鼻尖也見了汗珠。
    停頓片刻,唐寅緩緩抬起雙刀,并為一處,化為鐮刀,長孫淵
    宏瞇了瞇眼睛,把雙戟并攏,突然之間,雙戟迸出刺人眼目的光
    彩,兩把短戟,化二為一,合并成一把。就在唐寅一愣之機,長孫。
    淵宏突然把短戟向前拋出。
    嗡!
    閃爍著霞光萬道的短戟在空中打著旋,飛到唐寅的頭頂上方,
    唐寅還未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猛然間,亮如光掛的短戟分裂開來,化成十八件形態各異的武器,其中有刀有創、有槍有棍、有斧有錢
    、有鉤有叉…這是”兵之靈變!唐寅憂然意識到長孫淵宏使出了報手殉。他猜的沒錯,長孫淵宏確實是用上了兵之靈變,不過這還不是長孫,
    淵宏的報手餉。長孫淵宏的九幽鬼戟在完成兵之靈變后最多能化為
    三十六件兵器,一人可同時使用。
    上官元讓走的是剛猛一系。所以他的兵之靈變是化成一把巨刀
    。剛猛異常,無堅不催,追魂創走的是陰柔一系,兵之靈變后靈創化為靈鞭。可長可短,可堅可柔,神出鬼沒。詭異異常,而長孫淵
    宏是以快為主,他的兵之靈變是將短戟分化出多種形態的武器。同
    時使用。令人防不勝防。
    以前他與人對戰。最多分化出九種武器。現在分化出十八種,也算是開了長孫淵宏與人對戰的先河。
    就在唐寅意識到不好。想要后退的瞬間。長孫淵宏已如閃電般射到他的近前。手臂一探。凌空抓住一把長槍。順勢直刺唐寅的喉嚨。后者急忙揮舞鐮刀,將長槍的鋒芒彈開。這時長孫淵宏的另
    手又抓到一柄長刀。由下而上,斜挑唐寅的小腹。唐寅心頭一震,
    連退兩步,剛把這一擊讓開。長孫淵宏的長槍和長刀已同時脫手。在空中又抓到一創一鉤。創刺唐寅的眉心。鉤挑唐寅的喉嚨。唐寅
    這時都來不及格擋,無奈之下只得再退。
    他退,長孫淵宏則進,手中的武器不停的變換著。或挑或刺。
    或劈又砍,兩條手臂。舞動如飛,將十八件兵器悉數使用一遍。
    說來慢,實際上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每件武器長孫淵宏只使用
    一次,當他從頭到尾使用過一遍后,第一件脫手的武器還未落地,
    甚至連讓唐寅施展暗影漂移的間隙都沒有。可見他的攻之快,已
    到了駭人聽閏的程度。
    如此瘋狂的搶攻。以長孫淵宏的體力和修為也僅僅能支持他完
    成一輪。等他這一輪疾風驟雨般的攻擊過后。十八件武器全部消失
    。在他手里又只剩下一柄九幽鬼戟。
    他總共攻了十八招,唐寅也整整退出了十八步,此時長孫淵宏
    的攻擊停止,再看唐寅。在他的胸口、雙肩以及肋下多出七、八條
    長短不一的口子。鮮血順著裂來的靈鎧緩緩滲了出來。
    好厲害的兵之靈變。好恐怖的長孫淵宏!這是唐寅在此時生出
    來的唯一感觸。
    唐寅在驚嘆、佩服。長孫淵宏又何嘗不是如此,以前他只分化
    出九種武器。就已無人能逃生,而現在自己分化出十八種武器。唐
    寅竟然還活著,還能站立。這一身靈武,實屬罕見,也沒有哪國的君主能象他這么強。
    “唐寅。你已經敗了。…還是投降吧!”或許心生佩服的
    關系。長孫淵宏的語氣平緩了許多。他直視著唐寅,當然也沒有忽視他那一身的血口子。
    唐寅司言笑了。反問道:“若是你今日敗于我手,會不會臣服
    于我?”
    “當然不會。”
    “己所不欲,又豈能施加于人?你區區一寧國候補之領,戰敗
    尚且不降,我身為一國之主。豈能臣服于你?”唐寅含笑著說道,在他說話的同時,他探出手來,輕輕撫摩胸口最重的兩處傷口。他
    的手掌防御有魔力似的,被其撫過后,傷口迅的愈合,裂開的靈鎧也開始合攏,未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
    兩處傷口的治愈,并非是沒有代價的,那是唐寅拼上耗費靈氣
    ,強行將其愈合的。他的靈氣也僅僅能恢復這兩處傷口,若是再恢
    復其他的傷口。他體內的靈氣將會全部耗光。
    長孫淵宏暗暗點頭。人人都說唐寅奸詐狡猾又兇殘好殺。可是很少有人會去宣揚他剛強不屈的那一面。縱觀古今的君主。危難之
    時貪生怕死者多如牛毛,而寧死不屈者鳳毛麟角。他慢慢抬起手中的九幽鬼戟,說道:“這次我依舊會使用兵之
    靈變,只是這次我會使出全力,九幽鬼戟會分化出三十六種武器。
    此技一出。你必死無疑!”
    唐寅撲哧一聲笑了,悠悠說道:“有什么絕招,你就盡管使出
    來好了,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日姍澗書曬齊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