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88

  長孫淵宏這次是真的使出了撒手锏,要以分化出三十六種兵器的兵之靈變來至唐寅于死地,唐寅這時也打起十二分的小心,準備全力應對,可就在這時,在長孫淵宏的側方突然奔來一騎,這人手中握有一把大型號的靈刀,橫著向前揮了出去。【】
    嗡!
    靈刀劃過,出沉悶的呼嘯聲,就連周圍的空氣都在劇烈的波動著,聲勢異常駭人。長孫淵宏心頭一震,顧不上再攻唐寅,身軀直直竄了起來,彈跳到半空中。其實來人距離長孫淵宏還有好遠,這揮出去的一刀也根本不可能觸及到長孫淵宏,只是刀的實體是碰不到他,但在刀鋒的前端突然延伸出一段由光影組成的虛刀,這截虛刀又寬又長,甚至都延伸出十余米開外,長孫淵宏彈跳起來閃躲開了,但在他側方的許多觀戰的寧兵還未搞清楚怎么回事,虛刀掃過人群,耳輪中就聽一陣咔嚓的脆響聲,數十名還處于茫然中的寧兵被攔腰斬成兩截。
    “長孫淵宏休要猖狂,上官元讓來也!”
    隨著一聲斷喝,來人飛馬沖到落地后的長孫淵宏近前,巨刀輪起,在馬上連斬三刀。嗡、嗡、嗡!這三刀一刀比一刀勢大力沉,就連修為那么深厚的長孫淵宏都不敢抵其鋒芒,被的左躲右閃,連連退讓。
    三刀過后,長孫淵宏已退到數丈開外,再看地面,多出三道狹長的鴻溝。
    好厲害的靈刀!趁對方收刀之機,長孫淵宏也長噓了口氣,他舉目看向來人,這人是一身白色的靈鎧,手中所持的巨型靈刀寒光閃爍,殺氣人,坐于馬上,威風凜凜,雄武異常。啊!原來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上官元讓!
    沒錯,突然殺來的這位確是上官元讓,他是從亂軍之中突殺出來的,正好看到唐寅被對方的兵之靈變所傷,上官元讓嚇出一身的冷汗,急匆匆趕了過來,人還未到,就施展出了兵之靈變,掃出一記重刀。
    “大王,此賊交給我了!”上官元讓一勒戰馬的韁繩,立馬橫刀,擋于唐寅的身前。呼!上官元讓的及時趕到,也著實讓唐寅暗松口氣,不過他的神經可沒有松緩下來,現在元讓可不比從前,他有傷在身,恐怕難以是長孫淵宏的對手。
    他上前一步,低聲說道:“元讓,你趕快帶兄弟們先突圍出去,我來纏住長孫淵宏!”
    “呵呵!”上官元讓笑了,說道:“大王,斷后的事情還是讓元讓來做吧,你率兄弟們先行突圍,無須管我!”說完話,也不等唐寅是不是答應,他大喝一聲,催馬掄刀,又向前方的長孫淵宏沖殺過去。
    唐寅是不放心上官元讓,但現在可不是糾纏的時候,看著上官元讓沖殺而去的背影,唐寅只遲疑了兩秒鐘便做出決定,他身影如箭,沖到如影近前,翻身上馬,提刀沖入亂軍之中。
    此時戰場上的爭斗已打到白熱化的程度,寧軍方面但凡是能戰斗的都已經參與到圍攻當中,雖然有無數的寧軍士卒慘死于重甲騎兵的槍下、馬蹄下,但也有許多騎兵被寧軍硬生生的撲倒或拉下戰馬,躺在地上,動不能動,戰不能戰,最終被寧兵強行扯掉盔甲,分刃刺死。
    上官兄弟、舞英等將這時候也正與寧將展開惡戰。自入唐寅麾下,舞英還一直沒有過于出色的表現,這次她一馬當先,沖殺在最前面,當然,她所受到的攻擊也是最多的。
    舞英的靈武雖然不強,但也絕對不弱,厲害的高不過,但對付普通的寧軍士卒是綽綽有余,她手持兩把靈劍,在馬上連砍帶刺,被她殺死殺傷的敵兵已不在少數。很快,舞英的沖殺便引來寧將的注意。同一時間,三名寧將喊喝著一齊沖殺過來。
    三個人,兩把靈刀,一桿靈槍,上來就下了殺手,雙刀分取舞英的脖頸和腰身,長槍則猛刺她的心口。舞英心中一顫,急忙向后仰身,使出個鐵板橋,整個人幾乎是平躺在馬背上。
    呼!
    靈刀掛著勁風,從她的鼻尖上方呼嘯而過,未等舞英起身,一名寧將已收回靈刀,又是一記立劈,砍向舞英的腦袋。這回她再閃躲不開,無奈之下,只能橫雙劍招架。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脆響,寧將的重刀把舞英從戰馬上直接震落下來。
    撲通!舞英摔落在地,三名寧將見狀大喜,紛紛催馬上前,三件靈兵同時向舞英的嬌軀落去。舞英想躲,可是她所有的退路都已被封死,無路可退,沒有辦法,她只能咬緊牙關,以雙劍彈開刺來的雙槍,但對背后劈來的靈刀是再也防不住了。
    眼看著舞英就要傷在對方刀下之時,突然之間,她的身邊騰出一團黑霧,舞英還未弄清楚怎么回事,唐寅已在她身旁現身,只見他一手攬住舞英的腰身,向回一帶,如此同時,另只手里的鐮刀舉起,將劈來的靈刀硬生生地擋住。
    “啊——”
    想不到敵將的身邊會憑空多出一人,三名寧將毫無準備,同是一驚,本能的叫出聲來,舞英亦是沒有想到唐寅會在這個關鍵時刻突然出現,也下意識地出驚叫。唐寅收回手臂,語氣平淡地說道:“小英,你先讓開,這三人我來應付!”
    舞英呆呆地點下頭,可猛然間現唐寅身上的靈鎧有數道裂口,猩紅的鮮血正從里面不斷的流淌出來。她驚道:“你受傷了?!”
    “小傷而已,沒什么大礙!”唐寅滿不在乎地回了一句,然后說道:“你去率眾突圍,務必帶著兄弟們沖殺出去!”
    見唐寅已有傷在身,舞英哪里還能放心離開,她正要說話,唐寅已身形如箭般竄了出去。
    只兩個箭步,唐寅就到了使靈刀的那名寧將近前,手中鐮刀橫掃而出。那寧將心有畏懼,急忙收刀招架,哪知唐寅這一刀只是虛招,突然間變砍未刺,以鐮刀的刀背直擊寧將的面門。這一變招太突然了,寧將促不及防,被這一刀背撞了個正著。
    就聽啪的一聲脆響,寧將面部的靈鎧應聲而碎,依附在鐮刀上的黑暗之火順勢燒到寧將的臉上,后者怪叫一聲,棄刀捂面,斜身栽下戰馬,落到地上,滿地翻滾,透過他十指的縫隙,隱約能看到黑火正在他臉上燃燒、擴散。
    只眨眼工夫,寧將就沒了動靜,絲絲的靈霧從寧將的周身散出來。唐寅片刻都不停頓,殺掉一名寧將后,拖刀又向另外兩名寧將沖去,那二人目睹同伴慘死在黑暗之火下,哪里還敢再戰,調轉馬頭就想向后敗退,只是他二人的度又哪能快得過唐寅的暗影漂移。
    本來雙方的距離還有數米之遠,唐寅只一個晃身,就閃到一名寧將的背后,未等對方反應過來,他手中的鐮刀已劃開對方的喉嚨,寧將還未斷氣,已先被竄入體內的黑暗之火活活燒死。最后那名寧將已嚇的魂飛魄散,一個勁的催促戰馬狂奔,眼看著他要逃回的寧軍的人群中,寧將的臉上已露出僥幸逃生的笑容,可是笑容僅僅出現一秒鐘就僵硬住了,因為他看到唐寅突然在己方士卒的前方現出身形。
    寧將急拉戰馬的韁繩,受其拉力,戰馬稀溜溜怪叫,兩只前蹄高高抬起,寧將險些從戰馬上翻下來,就在他想把馬匹穩住時候,唐寅已從寧軍陣營的前方走到他的近前,鐮刀輪出,在空中閃過一道半月形的寒光。
    撲!
    這一刀,正中寧將的脖頸,后者連聲都未吭一下,腦袋已被削飛出好遠,無頭的尸體坐在馬背上,并沒有鮮血噴出,從其斷頸處升出來濃濃的霧氣。
    連斬三名寧將,空中靈霧繚繞,凝而不散,唐寅仿佛嗷嗷待哺的嬰兒,仰起頭來,如饑似渴地吸食著空氣中的靈氣。三名寧將所化為的靈氣仍不夠他恢復身上傷口的,當他吸食掉最后一絲靈氣后,他垂下頭來,綠幽幽的眼睛投向寧軍陣營。
    現在在唐寅眼中,面前這些人山人海的寧軍不是敵人,而是能供他恢復靈氣、治愈傷口的食物和良藥。他嘴角慢慢挑起,臉上布起嗜血的獰笑,拖著燃燒黑色火焰的鐮刀,一步步向寧軍陣營走去。
    此時的唐寅,不僅令寧軍感到恐懼,即便是后面觀望的舞英都被驚呆嚇傻了,久久回不過神來。
    “殺——”
    隨著唐寅出的一聲喊喝,他一頭沖入寧軍當中,手中的鐮刀揮舞開來,見人就砍,逢人便殺,寧軍身上的鋼盔鋼甲在鐮刀的鋒芒之下脆弱的如紙片一般,輕而易舉的被劃開、撕裂,一時間,寧軍陣營中慘叫聲連成一片,騰騰的白霧不時由人群頭頂升起,最后又被吸食到唐寅的體內。
    唐寅只一人,殺的寧軍陣營大亂,這仿佛給后面的眾將士打下一針強心劑,人們紛紛吶喊著,催馬跟上,隨著唐寅向外沖殺。
    由于寧軍的數量實在太多,沖到最后,唐寅都已殺的麻木,他率領眾人是踩著寧軍的尸體向前推進。
    十萬寧軍的包圍圈,被以唐寅為的重甲騎兵硬生生沖開一條血路,眼看著前面的敵軍已越來越少,營門清晰可見,唐寅突然停下腳步,對身后的上官兄弟和舞英等人說道:“你們繼續向外沖殺,我去接應元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