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89

  第五百八十九章見到唐寅要回去,舞英立刻上前,急道:“我隨大王一同回去!”
    唐寅眉頭大皺,亂軍之中且是兒戲,就連他都得小心翼翼,一個不慎就有性命之憂。【】他沉聲道:“不用,我一個前去就行了!”
    可是舞英這時候又上來倔強脾氣,正色道:“我一定要去!”
    現在唐寅哪有時間和她羅嗦,他冷聲說道:“你去能做什么?幫不上忙不說,還得拖累我去保護你!我是去做接應,不是去自殺!”
    舞英被唐寅的話說愣住了,就在她一晃神的瞬間,唐寅的身影已然消失,再現身時,已到了敵軍的人群里。從寧軍大營里突圍出去很困難,現在唐寅想返回了則更難,面對的寧軍也更多。
    由于不用再為麾下的將士們開道,唐寅也不戀戰,連續施展暗影漂移,時隱時現的身形在寧軍之中如入無人之境,時間不長,他又沖殺回來。
    這時候,上官元讓還在與長孫淵宏做著你死我活的拼殺。
    如果在全盛狀態下,上官元讓雖然未必能穩勝長孫淵宏,但至少不會落敗,但現在他身上有傷,靈氣也未全部恢復,與長孫淵宏交手,顯得有些力不從心,更要命的是,在激烈的拼殺中,他身上原本已愈合的差不多的傷口又重新迸裂開,表面上看沒什么,他的靈鎧上面,連點傷痕都沒有,而實際上靈鎧內的衣服和盔甲已差不多被血水濕透,他每動一下,傷口處都如針扎一般的疼痛。
    如此情況下,上官元讓哪里還能是長孫淵宏的對手?隨著他剛來時的銳氣散盡,長孫淵宏漸漸展開反擊,出手一招快過一招,當唐寅趕到之時,上官元讓已被長孫淵宏的節節敗退,形勢岌岌可危,隨時都有傷于對方戟下的可能。
    唐寅見狀,二話沒說,以暗影漂移直接閃到長孫淵宏的背后,鐮刀斜劈出去。長孫淵宏想都未想,單戟向回一掃,將砍來的鐮刀彈開,未等他再出招,位于他背后的唐寅已閃到上官元讓的身邊。
    看到唐寅回來了,上官元讓和長孫淵宏的心情是截然相反,前者是又驚又氣,自己拼上性命,就是要保大王順利脫困,可現在他又返回來了,這不是羊入虎口嗎?長孫淵宏倒是異常興奮,他正著急去追殺唐寅,只可惜上官元讓就象塊膠皮糖,死死纏住他不放,讓他難以脫身,現在好了,唐寅不知死活的又回來了,該著他自己找死,自己立下蓋世奇功。
    長孫淵宏深吸口氣,手中的九幽鬼戟閃爍出霞光萬道,那是兵之靈變的起手式。
    唐寅可是領教過長孫淵宏兵之靈變的厲害,未等對方把九幽鬼戟拋出,唐寅單手夾起上官元讓,轉身就跑。別看上官元讓身材魁梧高大,分量沉重,但由唐寅提起,仿佛輕若無物,他奔跑的度也快的驚人。
    哎呀!沒想到唐寅連打都不打,帶上上官元讓就跑,長孫淵宏只能收回將要釋放的兵之靈變,隨后追殺,邊跑邊大聲喊喝道:“攔下唐寅!今日務必要將他擒住!”
    唐寅的度雖快,但迎上前來攔阻他的寧兵太多了,后面的長孫淵宏越追距離越近。就在這時,唐寅猛然長吹一聲口哨,哨音尖銳,傳出好遠,他口哨聲剛落,就聽寧軍中傳來一聲稀溜溜的戰馬嘶叫聲,緊接著,在唐寅不遠處的數名寧軍向前撲到,如影踩著倒地寧軍的身軀從人群里飛奔出來,直向唐寅而來。
    如影快如閃電,只眨眼工夫就到了唐寅的身側,后者腳步不停,與如影并排跑了一會,然后提氣上縱,夾著上官元讓飛身跨上戰馬,雙腳一磕馬腹,向營門方向急沖過去。
    眼睜睜看著唐寅騎馬如飛,迎面撞來,寧軍陣營最前面的士卒紛紛舉起手中的長槍,想把如影刺倒,可是未等如影撞上槍尖,唐寅手中的鐮刀已先一步橫掃出去,半月形的靈波射入人群中,慘叫聲連成一片,手持長槍的數名寧兵被靈波削掉頭顱,死于非命。不等后面的寧軍反應過來,如影已奔跑到人群近前,四蹄用力一蹬地面,馱著唐寅和上官元讓兩個人高高跳起,飛躍過數名寧兵的頭頂,然后重重落于人群中。
    “啊——”
    兩名寧兵躲閃不及,被如影踩了個正著,當場便骨斷筋折,一命嗚呼,與此同時,唐寅手中鐮刀連續揮砍,擋于他前方的寧軍士卒紛紛慘叫哀號著撲倒在地。這時候,上官元讓已由唐寅的肋下坐到馬背上,不過唐寅是正著騎馬,他則是倒坐于馬上,揮舞三尖兩刃刀,對后面追殺的寧軍連施殺招。
    唐寅和上官元讓的聯手,對于普通的寧軍士卒而言簡直就是一場可怕的噩夢,不過對方的數量實在太多了,如影想跑都跑不起來,只能是殺倒一批敵兵就向前推進一點,而這時長孫淵宏業已追到,九幽鬼戟對準上官元讓的要害,連刺數招。
    背后就是唐寅,上官元讓不敢躲閃,硬著頭皮揮刀招架,勉強把長孫淵宏的殺招擋下。坐于馬前的唐寅也覺察到長孫淵宏追殺上來,他來不及細想,彎腰舒臂,只聽嘭的一聲,一名寧兵的喉嚨被唐寅的手掌扣住。
    唐寅的掌心里生出黑色的霧氣,霧氣好象被賦予生命似的,全部鉆進那名寧兵士卒的體內,與此同時,士卒的身體仿佛是只正被沖氣的氣球,越漲越大,就連身上穿著的鋼盔鋼甲都被撐裂。當士卒的身體已瀕臨破碎的時候,唐寅猛然一揮手臂,將其向身后甩了出去。
    長孫淵宏稱得上是見多識廣,那名膨脹如球的士卒,立刻就明白過來,那是暗系靈武的絕學,暗影魔咒。不過他知道還不如不知道,此時他面臨著艱難的選擇,要么放棄追擊,以靈壓住受到暗影魔咒侵襲的士卒,使其無法擴散,要么完全無視,任憑其爆炸開來,給己方造成難以估計的損失。
    在擒王與救人的選擇下,長孫淵宏選擇了前者,他前沖的身形只是略微頓了頓,然后大叫道:“讓開!我軍將士統統讓開!”
    他話音還未落,那名寧軍士卒的身軀已凌空爆裂,從空中散落下來的黑色血水和肉沫如黑雨一般傾灑到寧軍當中。
    只是一瞬間,至少有百于名寧軍受其波及,身軀開始變黑,并迅地膨脹起來。長孫淵宏靈武深厚,根本不懼暗影魔咒,黑血濺在他的靈鎧上,只是化出一股青煙,靈鎧絲毫未損。
    一擊不成,唐寅再次釋放暗影魔咒,抓住寧兵,將暗影魔咒侵入其體內,接著后拋,阻擋長孫淵宏的追擊。
    這一個接著一個的寧兵被迎面拋過來,長孫淵宏雖然不懼,但前沖的身形也確實連連受阻,他與唐寅近在咫尺,可就是觸及不到對方。這時候,那么足智多謀、沉穩老成的長孫淵宏都氣的哇哇怪叫,那唐寅毫無辦法。
    他不管不顧的追殺唐寅,可苦了下面的寧軍士卒,隨著唐寅不斷釋放暗影魔咒,受其侵襲者已不計其數,那些幸免于難的士卒們被嚇的連連后退,四散奔逃,寧軍原本緊密的陣形也漸漸變的松散。
    如此一來,等于是給唐寅的突圍創造出有利條件,如影四蹄舞動如風,奔跑如飛,在人群里橫沖直撞。就在這時,擋于唐寅前方的寧軍陣營深處又是一陣大亂,以上官兄弟、舞英為的重甲騎兵們竟又反殺回來,接應唐寅和上官元讓。
    萬軍之中,好不容易突圍出去卻又反沖回來,這出乎唐寅的預料,更出乎寧軍的意料,人們只顧著前方的唐寅,完全沒有防備身后,無數的寧兵連什么狀況都未弄清楚,糊里糊涂的被戰馬硬生生踩死。
    “保護大王!保護大王!”風軍將士紛紛大吼著,在寧軍中殺出一條血路,與唐寅匯合到一處。上官元武先是接過唐寅馬上的上官元讓,然后對唐寅急聲道:“大王快走!”
    唐寅由上官兄弟、舞英等人保護著向外突圍,而大批的重甲騎兵則紛紛去封堵長孫淵宏的追殺。寧兵士卒拿他們一身的重甲無可奈何,但是可擋不住長孫淵宏的九幽鬼戟。
    兩名重甲騎兵度最快,迎著長孫淵宏而去,到了他面前后,二人手中的長槍齊齊刺向長孫淵宏的胸口,后者此時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唐寅身上,哪會和這些普通的風軍多做糾纏,他手中戟乍現出光芒,緊接著,追魂刺施放而出。
    那密集又鋒利的靈刺根本沒有給兩名重甲騎兵閃躲的空間,幾乎悉數打在二人的身上,兩人身上的三層厚甲被靈刺輕而易舉的刺穿,可憐兩名重甲騎兵,瞬間就被追魂刺釘成馬蜂窩,渾身上下都是血窟窿,就連二人跨下的帕布馬都未能幸免。
    不過為了保護大王能安全離開,風軍騎士都豁出了性命,長孫淵宏剛剛刺死兩人,又有更多的重甲騎兵迎面而來,擋在他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