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90

  第五百九十章
    重甲騎兵在長孫淵宏面前根本不堪一擊。不過他們卻象飛蛾撲
    火似的,一批接著一批沖向長孫淵宏,阻擋他的去路。
    可以說唐寅等人之所以能順利沖出寧軍大營。是重甲騎兵們以
    血肉之軀硬鋪出來的一條血路。
    眼睜睜看著煮熟的鴨子飛走了。長孫淵宏氣的暴跳如雷。不過
    看到唐寅一眾是向北方逃竄。他馬上又冷靜下來,暗道一聲唐寅還真是慌不擇路啊!北方可是死條,穿過河東的平原地帶,再向
    前就是荒山野嶺,無路可走。他只沉思了片刻。隨即派人給魏征傳信。要他不要再和風軍主
    力打了,率領全軍退守大營。同時他又派人給越國騎兵傳去命令。讓越軍立刻回營,隨他去追殺唐寅。
    長孫淵宏的軍令傳到魏征那里的同時,也傳到越軍主將哈墨爾
    的手里,越軍自然以長孫淵宏馬是瞻,接到他的命令后,哈墨爾
    連理都未理魏征,馬上傳令,讓正與風軍交戰的越騎兵全部撤退。
    在魏征這邊。對風軍作戰的主力就是越軍。越軍這突然一撤,
    剩下的十萬寧軍頓時大亂。魏征見狀。恨的牙根都癢癢。要撤退也
    可以。但你得先知會自己一聲,掩護著己方的大軍先撤退啊。越軍
    皆為騎兵。說跑就跑了,風軍想追也追不上。但己方的十萬將士可
    皆為步兵。盔甲又沉重,如何能跑得過風軍?
    越軍不管不顧的先行撤退,可苦了仍留在戰場上的寧軍。見敵
    人的騎兵突然跑了,風軍再無顧慮,而且士氣大振,士卒們大吼著
    向寧軍沖殺過去。寧軍的撤退,是撤。死。僅僅是寧軍的
    自相踐踏所導致的死傷就已不計其數。
    直至寧軍主力退回到大營內,風軍才停止追殺,這時候再看戰
    場上,地面銀花花的一片。鋪滿寧軍的尸體。魏征是率十萬將士出
    戰的,一場戰斗打下來,死傷者不下兩三萬人,可以說這又是一場慘敗。當然,這次慘敗的責任并不在他的身上。
    風軍雖然停止了追殺。沒有強行進攻寧營。但也沒有就此返回
    風營,而是繞過寧軍的大營,直向北而去。退回到營中的魏征看罷
    風軍的動向,忍不住倒吸口涼氣,據說偷營的唐寅是向北跑的。但
    風營明明是在南部。唐寅為何要向北逃?難道其中有詐不成?
    想到這里。再營外向北而去的風軍。他激靈靈打個冷戰,揮手叫來一名部下,急聲道:“你騎快馬,追上淵宏將軍。提
    醒他務必要多加小心,提防風軍有埋伏!”
    “是!”那名部下答應一聲。快步而去。現在長孫淵宏是下了狠心。無論如何也要追上唐寅,將其拿下。他率領十萬的越國騎兵以及十萬的寧國步兵,向北追殺。可是跑
    出不遠他就現步兵的度實在太慢了,已經抱累到全軍的行進度,他當機立斷,棄下步兵,只率十萬越國騎兵追殺。
    這一下可是子纓當初沒有料想到的,他只考慮了寧軍,而忽視
    了越軍。帕布馬度是緩慢,可總比寧軍的度快,但是和越國騎兵比起來,度完全不處于一個檔次。
    當唐寅率領一干部下向北面的己方埋伏地點狂奔時,就聽后面
    隱隱約約傳來沉悶的轟鳴聲,眾人下意識的回頭一瞧,只見后面塵
    土飛揚,土霧都飄起數十米高,如同一面颶風襲來似的。
    眾人久經沙場,經驗豐富。便知那是大隊的騎兵在瘋狂沖鋒時所產生的效應。
    “糟糕!”上官元武激靈靈打個冷戰,大聲對唐寅叫道:“大
    王。敵軍派騎兵追殺我們了!”
    唐宣當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越國騎兵不是正在與平原軍和三
    水軍交戰嗎?怎么突然撤回來了?他略微尋思的一下,對左右說道
    :“元武、元彪以及未受傷的兄弟隨我留下阻敵。掩護受傷的兄弟
    們先撤!”
    “大王退。暗箭留下!”這時,程錦從人群中策馬沖了出來。說道:“暗箭雖然抵擋不住這許多的敵人,但至少能阻止一下敵軍
    的追擊。而且我們都是暗系修靈者。即使打不過。撤也好撤!”危急時刻。唐寅只能選擇能將損失降到最低的方案。他凝視程錦片刻。點點頭,說道:“你們是阻敵,而不是殺敵,只要能抱緩
    寧軍即可,萬萬不可戀戰!”
    “屬下明白!”程錦拱手應了一聲。緊接著。他放慢馬。同
    時大喊道:“凡暗箭兄弟。隨我留下迎敵!”
    隨著他的話音,人群中有數十騎慢了下來。把己方人員全部讓
    過去后。以程錦為的數十名暗箭成員列成一字長排,眼睛眨也不
    眨地注視著后方的追兵,與此同時,人們紛紛罩起靈鎧,亮出長刀
    ,揮臂將其靈化。
    很快,越國騎兵距離程錦等人就只剩百步之遙,此時再看越軍
    的陣營,讓人不由自主地生出戰栗。十萬騎兵的沖鋒。聲勢之浩大
    。仿佛排山倒海一般。地面都未之陣陣顫動。那沉悶又劇烈的馬蹄
    聲。能震得人心跳都不規律。站于十萬騎兵的正前方。膽子小的人
    嚇也能被嚇死。
    程錦深吸口氣。將快要蹦出嗓子眼的心臟向下壓了壓。他看了
    看左右,大聲喝道:“大王乃我風國之支柱。大王絕不能有失。我
    等卻無足輕重。今日縱然戰死沙場,也勢保大王平安!殺”說
    完話,程錦一催戰馬。迎著越軍竄了出去。
    數十名暗箭人員早已報著一死之決心。見程錦已殺出去。人們不落其后。紛紛喊殺。卞卞催馬,也沖了出去。
    區區數十人,在十萬騎兵面前,簡直就是滄海一粟。雙方剛剛
    一接觸,數十人就不見了身影,被茫茫多的越軍所淹沒。在人群中
    ,暗箭人員皆使出吃奶的力氣。揮舞著靈刀,砍殺周圍無邊無沿的越軍。
    在戰場上。真正能做到萬人不敵之勇、左右雙方勝負局面的永遠都是光明系修靈者,而暗系修靈者并不適合在亂軍中作戰,沒有
    大范圍殺傷性技能的暗系修靈者更適合單打獨斗或者刺殺、刺探。
    就算暗箭人員的修為再高,靈武再強,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
    渾身是鐵又能攆碎幾根釘?隨著雙方戰斗的加劇,在連續不斷的使
    用暗影漂移中,暗箭人員的靈氣見見被耗光,或是被越軍砍的渾身血口子,或者是被打翻在地。讓亂馬活活踩死。
    見己方兄弟一個接著一個倒下。程錦只能使出報手餉。他大吼
    道:“用暗影魔咒!”
    聽聞他的話,暗箭人員全部回縮,退成一團,外圍的人員負責
    阻敵,里面的人員開始運用靈氣,施展暗影魔咒。暗影魔咒對人群
    密集又不了解其特性的步兵十分有效,殺傷力巨大,可對行動敏捷
    的騎兵而言,收效甚微。
    才開始,暗箭人員的暗影魔咒確實殺傷不少的越軍,但是很快越軍就反應過來,一旦有人中了暗影魔咒,周圍人員立刻催馬后退
    ,失去媒介的暗影魔咒只能變成消耗靈氣巨大卻又只能殺死一敵的雞肋技能。見連暗影魔咒都失去作用。程錦暗暗搖頭。這仗沒法再打了。
    繼續下去,自己和麾下的兄弟們就得活活累死在亂軍之中。無奈之
    下,他只能下達撤退的命令。與敵軍拼殺不是暗箭的長項,但逃命
    的本事沒人能比得上暗系修靈者。
    在程錦的命令下。人們紛紛以暗影漂移閃到越軍包圍困的外圍
    。奪過越軍士卒的戰馬,催馬便跑。
    越軍哪肯善罷甘體,隨后便追。跑出一會。看越軍追的甚急,
    恐怕用不了多久又會追上前面的唐寅。程錦只能帶再次領麾下的暗
    箭兄弟繼續打阻擊,這次雙方交戰的時間更斷,暗箭人員又被迫撤
    退。
    雙方打打追追了數次。并未拖慢越軍多少度,反倒是暗箭人
    員已折損十多人,最后連程錦的靈氣都快被耗光。在無力再戰的情
    況下,程錦只能帶著手下人員狂奔下去。
    這時候,重甲騎兵度太慢的缺點徹底暴露出來,即便暗箭人
    員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拖緩越國騎兵,可是唐寅一眾仍未跑出多遠
    ,程錦等人狂奔下來不久,就看到己方部隊的影子。
    程錦咬緊牙關,用靈刀一鏗戰馬的后臀,戰馬吃痛。瘋的向
    前奔跑,很快他就追上己方的部隊,一直沖到唐寅的身邊,他這才
    急拉韁繩,讓戰馬減,然后氣喘吁吁地大聲叫道:“大王,敵軍數量太多了,恐怕十萬越國騎兵已傾巢出動。大王,”大王還是先
    行退走吧!”
    唐寅看向程錦,現在后者渾身上下都是血。靈鎧有十數處裂開
    的口子,身上的血也分不清楚是他自己的還是敵人的,程錦能打的如此之慘,這可是甚少見的。唐寅皺了皺眉頭,回頭觀望,越國騎
    兵已越來越近,看來想把對方引到己方的包圍圈是不太可能了,以
    己方的度,被敵軍追上是早晚的事。
    現在他當然可以扔下部眾,借著如影的度,遠遠甩掉敵軍,但是把隨他出生入死的兄弟統統拋棄,只為自己活命,那不是唐寅
    的個性。他沒有理會程錦,向四周望了望,見官道右側遠方有山林
    的影子,他連想都未想,掉轉方向,率先下了官道,回頭叫道:”
    兄弟們隨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