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93

  第五百九十三章
    寧軍的第二波進攻比第一波要兇狠的多,士卒們的沖鋒也更加拼命。幾乎是不顧生死的向前沖殺。這時候。唐寅只能再次上陣,揮舞著鐮刀劈砍周圍無窮無盡的寧軍,以減輕己方士卒們的負擔。
    他的鐮刀上附著著黑暗之火,不時的將寧兵的生命化為一僂僂
    的靈霧,吸入體內。使他的靈氣能得到不斷的補充,維持他長時間
    又不間斷的靈鎧化和兵之靈化,不過他的體力無法用靈氣恢復。惡
    戰了這么久。就算是鐵人都會感到疲憊,何況是唐寅?
    他記不清楚自己已殺掉多少寧兵。周圍的尸體一層疊著一層,
    羅起好高。到最后,唐寅的神智和身體都已經殺的麻木,只是機械性的揮動鐮刀。
    戰場上的戰斗打到白熱化的程度。雙方將士皆拼死作戰,這時
    候,風軍的重甲騎兵們再次揮出強大的戰斗力。
    重甲騎兵站于石墻之上。如同一面鋼鐵墻壁,無論寧兵怎么沖
    殺,硬是無法沖開一丁點的缺口,而且寧兵是樸上來一批被刺倒一批,不過明知道上前是死,寧軍仍仿佛飛蛾撲火一般,毫無畏懼的
    瘋狂沖殺,石墻前的地面上橫七豎八都是寧軍的尸體,殘肢斷臂以及武器和盔甲散落滿地,鮮血在地面上匯聚成小河,徊灑流倘著,
    整條峽谷充滿了死亡的氣息和濃重的血型味。戰斗打到這種程度。雙方都在咬牙強挺著,現在比拼的已不再是戰力。而是斗志,無論哪一方出現稍微的松懈。迎接他的將是失敗和死亡。
    兩千的風軍分成三波,輪流上陣。隨著時間的推移,三波人員
    已經替換了三輪,可是寧軍仍沒有微退的跡象,此時風軍壘起來的石墻已形同虛設,因為寧軍的尸體已羅的和石墻一般高,后面的寧
    軍向前沖殺。只需踩著同伴的尸體就可以直接上到石墻上,但即便如此。寧軍還是難以跨越雷池半步。被重甲騎兵們死死抵在外面。
    戰斗一直持續到傍晚。疲憊不堪又傷亡慘重的寧軍終于堅持不
    住,全軍撤出峽谷。留下了堆積如山的尸體。
    等寧軍撤退之后。以唐寅為的風軍將士們都象泄了氣的皮球
    ,癱軟在地上站不起來,渾身上下的骨頭象是散了架子似的,每一
    塊肌肉都是又酸又疼。唐寅歇息了片刻。隨即站起身形,環視己方
    將士的同時也在清點人數。
    一場戰斗下來,原本的兩干多將士又傷亡五百有余,僅僅剩下
    一千多人,向外看,寧軍的尸體已將石墻堆平,如果寧軍再動猛攻,己方恐怕難以堅持。
    唐寅給不了麾下兄弟們太多的體息時間。戰斗結束沒多久。他
    立刻又組織人力,在石墻后面十米左右的地方再壘起一道石墻。由
    于這次時間充裕,士卒們可以微運更巨大的石頭過來。也將石墻壘
    的更高更堅固。
    好不容易把這些戰前準備都處理完,唐寅才傳下命令,全體將
    士可以體息了。聽司唐寅的話,大多數的士卒再也堅持不住,紛紛
    臥倒在地,連盔甲都沒力氣脫了,和衣而睡。士卒們可以睡,但唐寅越不敢。雖然夜間不適合進攻。但誰知
    道寧軍會不會打個偷襲。他坐在外面那道石墻上。看著眼前成堆成
    山的寧軍尸體,心里默默尋思著長孫淵宏現在在做什么。
    以長孫淵宏那么高傲的性格,想必現在定是在大雷霆。他麾
    下寧越聯軍的人數那么多。竟然打不下己方區區千余人。他哪能受得了呢?只怕。長孫淵宏未必會把戰斗抱到第二天。想到這里。唐
    寅眼中閃過一抹綠幽幽的精光。
    以千人抵御數倍、數十倍于自己的敵人。就算占有地利的優勢
    。激戰一整天,人員也必是疲憊不堪,如果自己是長孫淵宏,絕不會給對方體息一整晚的時間,即便不趁夜偷襲,也要做出連續不斷
    的騷擾,讓對手不得安寧。
    自己尚且能想到這一點。長孫淵宏會想不到嗎?唐寅深吸口氣
    ,眼珠連轉。心中已有計策。這時候,舞英悄悄走到他的近前,看
    到石墻外的尸體,那一張張死灰的臉和死不瞑目瞪得滾圓的眼睛,她忍不住激靈靈打個冷戰。
    唐寅當然沒有忽視她的接近,也看到她明顯哆嗦了一下,他回
    手扯掉身后的外氅。遞向舞英。說道:“峽谷里到了晚上很陰冷,披上這個”。
    舞英回過神來。看著唐寅遞過來的外氅。心中頓是一暖,她下
    意識地想要推辭,但話還沒有出口。手已先伸了出去。接過唐寅的
    外氅。披上他的外氅。能聞到淡淡的血腥味以及他身上特有的干草
    味。她下意識地把自己包緊,同時輕聲說道:“謝謝唐寅滿不在乎的一笑,目光看向峽谷的入口,問道:“怎么不
    去睡覺?”
    “大王也沒有去睡舞英小聲嘀咕道。
    唐寅聳聳肩。說道:“我要守夜。不出意外,今晚寧軍會動
    夜襲
    舞英閏言,頓是一驚。忙問道:“大王怎么知道?。
    唐寅沖著她咧嘴一笑。說道:“我猜的
    舞英司言忍不住想要翻白眼,她低聲說道:“晚間峽谷黑暗,不適合進攻,寧軍在白天都未打近來。晚上更不會來攻,我想。寧
    軍要等到明天早上才會再動攻擊
    唐寅幽幽說道:“要拖到明日再做進攻。長孫淵宏就不配稱寧
    國名將了澗書吧仰甩皚口姍不一樣的體騎
    舞英玉面頓是一紅,不過她立刻又緊張地問道:“大王算準對
    方今晚會來偷襲?。
    “恩唐寅淡然應了一聲。
    “既然是這樣。我叫兄弟們都起來,做好應戰的準備說著
    話。舞英就想往回走。唐宣伸手把她的胳膊拉住。輕輕搖下頭。說
    道:“兄弟們勞累了一天,讓他們先歇歇吧。就算寧軍會來夜襲,
    也不可能是現在。”
    “哦舞英稍微松了口氣,邁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目光
    自然而然地落到唐寅的臉上。久久沒有挪開。
    ,“我臉上長花了嗎?。唐寅雖然是看向谷外。但背后好象長了
    眼睛似的,笑呵呵地問了一句。
    他玩笑的一句話讓舞英從臉漲紅到脖子,急忙收回目光,而后
    想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入懷,從衣甲內取出一只精致的小瓷瓶
    ,遞到唐寅的面前。后者一愣,疑問道:“這是什么?。
    “是金創藥。”舞英細聲說道:“白天在寧營作戰的時候,我
    看你受了外傷”
    唐寅并沒有接她的藥瓶,只是感激地一笑。同時拍拍自己的胸
    口。說道:“皮外傷而已。早就好了。這些藥還是留給受傷的將士
    們用吧”。說著,他問道:“元讓現在怎么樣?”
    “元讓無事
    這話不是舞英說的。上官元讓翻過新壘起來的那面石墻。緩緩
    走了過來。看到他。唐寅先是一愣。隨即半開玩笑地說道:“我一
    直不知道。原來你還有偷聽人講話的習慣。”頓了一下。他又正色
    問道:“元讓,你的傷勢如何?。
    上官元讓毫不在意地說道:,“已經涂過藥了,只是老傷口又崩
    裂開有點麻煩,不過沒什么大礙
    唐寅暗暗皺眉。他是殺手出身,受傷如家常便飯,所以他也很
    清楚,愈合的差不多的傷口又重新崩裂,比剛受傷時還要疼。而且痊愈起來也更難。他說道:“接下來的戰斗不用你參與。你只管養傷就好
    對于唐寅的體貼和關懷,上官元讓甚是窩心,不過正是因為這樣,他更不放心讓唐寅一個人去孤軍奮戰。他笑道:“大王無須為
    我擔心,我自有分寸。”
    唐寅最不放心的就是他,因為在他麾下的眾將中,最沒有分寸
    的就要屬上官元讓了。唐寅眨了眨眼睛。無奈地搖頭苦笑。
    他估計的并沒有錯,長孫淵宏確實有在深夜偷襲的打算。不過他的計劃被突然來到的風軍打亂了。
    先趕到的是平原軍和三水軍。這十余萬人來勢熊熊,氣勢如
    宏。直接將寧軍的南路封堵住。還未等寧軍做出相應的對策,北面
    又趕來一支十多萬人的風國大軍,這是由天鷹軍和直屬軍組成。唐寅未能趕到己方的埋伏地點,被越國騎兵,進一座死谷之內
    ,天眼和地網的探子第一時間把消息傳遞到四軍,四軍的統帥蕭慕
    青、梁啟、子纓、古越聽鬧此事,皆嚇的臉色頓變,哪里還敢耽擱
    。催促麾下的將士,急奔,分從南兆近寧越聯軍,并形成夾
    擊之勢。
    若是換成旁人。面對這許多突然殺來的敵軍。定會慌手慌腳。不知所措,而長孫淵宏倒是十分冷靜,不慌不忙的分派兵力。嚴守
    己方大營,一邊又派出數名探子,繞開風軍。回往己方大營,請魏征派兵來援。
    在長孫淵宏看來,風軍能對己方展開夾擊之勢。自己也同樣可
    以夾擊風軍,只要魏征率領己方大軍趕到,自己與其便可以南北夾
    擊南部的風軍,先擊跨這波風軍,然后再調轉矛頭,集中力量對付
    北面的敵人。只走他設計的很好。而魏征卻沒有按他的軍令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