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95

  第五百九十五章
    長孫淵宏險些喪命于唐寅的黑暗之火下,身負重傷,被部下們抬回寧軍大營。【】他雖然無力再戰,但神智還清晰,他臉色蒼白,環視左右,有氣無力地問道:“魏征的援軍有沒有趕過來?”
    “將……將軍!據報,魏征還留在青遠城外的大營里,并沒有動身!”一名偏將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聞言,長孫淵宏的臉色更加慘白,他痛苦的閉上眼睛,幽幽說道:“魏征害我呀!”說完話,他長嘆一聲,而后又道:“山谷已被我軍封死,里面的情況,外面的風軍無法得知,所以,我受傷的消息絕對不能傳出去,不然,風軍必定大局進攻,我軍危矣!”
    聽了這話,周圍的寧越將領們眼圈一紅,險些都哭出聲來,長孫淵宏已經傷成這樣了,卻絲毫不顧慮自己的生死,竟然還在念及戰事、念及全軍的將士們,人們哪能不受感動?
    見眾人眼睛紅潤,面露背色,長孫淵宏咧嘴笑了,喘息著說道:“你們難過什么?區區小傷,還要不了我的命。只是唐寅狡猾,暗算于我,這次是我太大意了,等到下次,我……咳咳……”話未說完,他已忍不住劇烈咳嗽起來。
    周圍眾將嚇的急忙圍上前來,連聲呼道:“叫軍醫!快叫軍醫!”
    長孫淵宏的神智開始漸漸模糊,在他昏睡之前,仍斷斷續續地說道:“山谷……是戰事重點……不殺唐寅……我軍堪危……不殺唐寅……寧國堪危……”
    當寧醫趕到時,長孫淵宏業已昏迷過去,等人們看到他后腰的傷口時,無不倒吸口涼氣,雙重的烈火燒入體內,那已不是有多么疼痛的事情了,而是人根本就活不成。如果不是長孫淵宏的修為太深厚,以靈氣護住五臟六腑和周身的要害,換成旁人,早就死了。
    長孫淵宏的身負重傷,對寧越聯軍的士氣而言是個不小的打擊,人們明白,紙包不住火,將軍受傷之事,風軍早晚會知道,必須得在這段時間內攻破山谷,擒殺唐寅。長孫淵宏受傷之后,寧軍對山谷的進攻也更加猛烈了,而且是不分晝夜、不計傷亡的猛攻。
    接下來的戰斗,唐寅這邊也變的更加艱苦。
    在長孫淵宏受傷的當天,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寧軍的進攻就從未停止過。
    如潮水般的寧軍一波接著一波,不斷的涌入峽谷內,而后連不適應步戰的越軍都加入近來,配合寧軍進攻。哈墨爾親自督戰,甚至把麾下的越軍士卒按五人分組,然后用一跟長繩綁在一起,五人同進退,要么殺敵,要么戰死沙場,一旦敢敗退回來,五人全部處死。
    在這種野蠻又殘酷的軍罰下,越軍士卒人人拼命,各個都奮勇前沖,越軍的氣勢影響到寧軍,寧軍的士氣也隨之大振。
    對方的人海戰術使唐寅這邊的防線一退再退,往往后面的人員剛把石墻壘好,前面戰斗的兄弟就堅持不住了,被迫后退。
    雙方激戰的戰線也由峽谷中段一直推到峽谷的末端。到了這里,風軍已無退路,再退就要退到開闊的谷地中,失去狹窄的空間做拒敵屏障,風軍哪里還能招架得住這許多敵人的進攻?
    破釜沉舟的一戰,讓風軍將士把全部的潛能都爆出來,雙方在峽谷末端的一戰已無法用激烈來形容,是慘烈又悲壯。
    寧越聯軍的尸體很快就把風軍筑起的石墻堆平,寧越兩軍的士卒踩著尸體蜂擁而上,唐寅以及麾下將士全部上墻迎戰,一批又一批的敵軍士卒被殺下尸山,同樣的,風軍士卒也不時被砍翻在地,或被人硬扯下來。
    滾落下來的重甲騎兵們受到對方士卒的圍攻,無數的刀劍劈砍在身上,連那么厚重的盔甲都變了形,血水順著盔甲的縫隙汩汩流淌出來,有些士卒的盔甲則是被敵人強行扒掉,失去盔甲保護的風軍從地上爬起來,繼續作戰,手中刀砍斷了,就用拳頭、用牙齒去撕打對方,最后被無數的寧軍和越軍亂刃刺死。
    戰斗在無休止的進行著,交戰的雙方人員都已忘記了時間的存在,人們的腦海中只剩下殺戮這一個念頭。峽谷的后半段,早已看不到地面,地上橫七豎八都是尸體,血水在低洼之處已匯聚成鮮紅的水泡。
    經過整整一晚的惡戰,雙方都已到了強弩之末的程度,尤其是風軍這邊,人們手中的武器都找不到完整的,槍尖已磨平,佩劍、佩刀已砍斷,有許多士卒把箭壺里的箭支都拿出來做武器。好在寧越兩軍的士卒也是疲憊不堪,沖擊的兇猛大不如前,雙方的拼殺都變的有氣無力,比起昨天生龍活虎的表現,今天的戰斗更象是慢動作。
    此時,連唐寅都熬不住了,他的體力已嚴重透支,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迸裂,嗓子眼一熱一熱的,好象體腔內的鮮血隨時都會一口噴出來。但是他沒有選擇,只能硬著頭皮咬緊牙關繼續作戰,他很清楚,自己只要一下戰場,下面的兄弟們連最后一絲希望都看不到了,屆時己方的防線立刻會被寧軍所突破。
    所以他只能戰。唐寅估計,如果這一天寧軍的攻擊仍不間斷,繼續這么死拼下去,己方肯定無法抵御,防線被突破也是早晚的事。不過令唐寅以及麾下眾人長出一口氣的是,戰至中午,寧越聯軍撤退了。
    寧越兩軍的撤退并非是損失太重,而是南北兩邊的風軍在這個時候展開了攻營。
    寧軍的大營把峽谷的入口堵死,外面的風軍是不了解里面的情況,但是峽谷內的激戰聲他們可能聽得到,也能猜測出唐寅一眾以少戰多,形勢必定岌岌可危,為了緩解唐寅一眾的壓力,風軍明知強攻寧軍大營是不智之舉,但還是展開主動進攻。
    風軍現在并不知道長孫淵宏已經受了重傷,所以進攻打的是小心翼翼,主要是以牽制為主,讓寧越聯軍無法傾盡全力去進攻唐寅。不管風軍的進攻是猛烈還是柔弱,畢竟有二十多萬人,又是由南北展開夾擊之勢,寧越兩軍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全體將士參戰,嚴守己方的大營。
    風軍僅僅推進到寧軍大營五十步開外的地方就不再向前,原地布下盾陣,與營內的寧軍展開對射,風軍這邊也擔心若是攻到寧營近前,長孫淵宏突然殺出來,己方連個能與其相匹敵的人都沒有,到時若被殺個大亂,想撤都撤不下來,損失難以估計。
    他們不展開硬碰硬的強攻,倒是正合寧越聯軍的心意,雙方一邊在營內,一邊在營外,展開你來我往的對射,但又誰都無法致對方于死地,只是慢慢地消耗著。
    這么打,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從中得利的是峽谷內的唐寅。
    寧越聯軍把精力用來對付營外的風軍,這可給了唐寅以及部下將士們難得的休息時間,人們趁著這段空閑包扎傷口,吃飯休息,養足體力。現在,唐寅的侍衛已基本被打光,重甲騎兵也僅僅剩下三百來人,而且大多人都有傷在身。
    隨軍攜帶的藥物早就已經用光了,對那些受傷的將士們,只能以粗糙的布條來包裹傷口,另外,軍中的干糧業已吃光,這時候唐寅事先儲備的死馬揮出功效,人們可以食用馬肉。山谷中寸草不生,找不到干柴,人們便從寧越士卒的尸體上扯下衣布,點燃起來,做烤肉之用。吃的方面倒是容易解決,但沒有水這一點太難受了。死谷里沒有水源,要命的是溫熱多雨的河東這幾天一場雨也沒有下過,人們經過長時間的戰斗不知流了多少汗,水分長時間得不到補充,其中的滋味可想而知。
    現在風軍中一口水都沒剩下,人們各個渴的口干舌燥、嘴唇爆皮。唐寅暗暗皺眉,這樣下去,不用敵人來打,己方眾人渴也得被渴死。
    無奈之下,唐寅只能下令,殺掉己方的戰馬,以馬血來止渴。
    在那個冷兵器的時代,戰馬是最寶貴的戰爭資源之一,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沒人會舍得殺死戰馬。現在唐寅一眾是真的陷入了絕境,甚至只能生飲馬血。剛開始人們殺的只是風馬,但一匹戰馬的馬血也僅僅夠十幾名士卒飲用,很快風馬便被殺光,接下來,風軍將士只能把視線轉移到更加珍貴的帕布馬身上。
    對于重甲騎兵而言,帕布馬就是他們的另一半生命,失去了帕布馬,他們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每殺掉一匹戰馬,士卒們的心里都入刀割一般的難受。
    風軍在苦苦地支撐著,寧越聯軍的主力也被營外的風軍死死拖住,雙方就這樣僵持下來。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五天,這五天的時間里,寧越聯軍對峽谷內的唐寅一眾未做過一次象樣的進攻,只是偶爾派出小股兵力進行騷擾。等到了第六天,戰局突然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