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98

  第五百九十八章
    魏征聞言臉色劇變。【】他倒不是在乎手中的兵權,而是不想看到
    寧國的將士們去白白送死。他沉默了半晌,好象下了很大決心似的
    ,點了點頭,說道:“好!我這就去調軍北上!”
    說著話。他站起身形。繞過桌案。象是要往帳營外走。可就在他路過三名信使身邊的時候。猛然抽出佩劍。對準三人的胸口。猛
    刺三刮。身為上將軍。魏征可不是文弱書生。稱不上靈武高手。但
    對付普通的士卒還是綽綽有余。
    三名信使哪里會想到魏征能突向自己下毒手。站在那里。毫無
    反應。等他們意識到不好的時候。魏征的佩劍已將三人胸膛刺穿。
    撲通!三人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魏征。身子連連搖晃。最終潁然倒地。絕氣身亡。
    殺掉三人,魏征收起佩列,把外面的侍衛叫近來。讓他們把尸體抱出去。侍衛們都有些傻眼,不明白魏征怎么把將軍派來的信使
    給殺了,魏征信口胡謅,說道:“此三人是風軍的奸細,現已被我
    處死。”
    對他的說詞。侍衛們將信將疑。不過魏征現在是大營里的最高
    統帥。人們不敢違抗他的命令,抬起尸體。快退出大帳。長孫淵宏的調令有穿到魏征的手上。結果魏征依舊沒有按令行
    事。還把三名信使殺掉。如此一來,這數萬的寧軍依舊留守在青遠
    城外。對陷入困境的長孫淵宏一部坐視未理。
    連等兩天。還是沒有看到己方的援軍到來,長孫淵宏也就明白
    了。不用再去查問。這次肯定又是魏征撫命。他恨的牙根都直癢癢
    。可是又拿魏征無可奈何。現在他所面臨的問題已不是能不能殺掉
    唐寅了。而是能不能率領麾下的將士們沖出風軍的包夾。
    己方要如何才能脫困。長孫淵宏也頗下一番苦心。越軍可以繞
    路而行,避開南面的風軍。而他卻不行。畢竟越軍皆為騎兵,風軍
    即便現了。想追也追不上,但他的部下皆為步兵,盔甲又沉重,想甩掉風軍的追殺那是不可能的。
    想突圍,就得硬沖,不過風軍若是留在營內,己方無論如何都是沖不出去的,只有把敵軍從營中引出來,才有突圍出去的機余…長孫淵宏這時候動了腦筋,他善于謀略的才華也揮到了極致。
    當天早上。他開始令人著手去做突圍裝備,讓下面的將士們把糧草、插重統統都從馬車上卸下,扔在營內不要了,將馬車全部空
    出來。并加以改裝,等到了晚上,長孫淵宏升帳,召集麾下眾將。
    長孫淵宏有傷在身,連坐起來都困難。只能側臥在塌上,不過
    此時他已穿載盔甲,配好佩創,披上征袍,儼然一昏要出征作戰的打扮。眾將們見狀皆嚇了一跳。上將軍已經傷的那么重了,怎么還要出征?
    看出眾人的心思,長孫淵宏幽幽長嘆一聲,說道:“現在我軍
    雖然困住唐寅,但峽谷狹窄。我軍久攻不下。現在又陷入風軍的包夾,而魏征遲遲不來救援,再抱延下去,我全軍危矣。”
    聽聞這話,眾將們皆是又急又氣,紛紛吼道:“將軍,等我們擒下唐寅,沖出重圍,回去再找魏征老賊算帳!”
    緩緩擺了擺手,長孫淵宏苦笑一聲。說道:“我們已經錯過擒殺唐寅的最佳時機。再入峽谷強攻。實難奏效,反而還會引來風軍的全力猛攻。現在。我軍只能向外突圍,不過,南面有風國的平原
    軍、三水軍十余萬眾。我軍想強沖風營。無疑以卵擊石。只有把風
    軍從營中引出來,我才有突圍成功的把握,這就要求必須有人要留
    下來,佯攻峽谷,引風軍出營,不知。哪個將軍愿意留下?”
    一聽這話,眾將們相互,紛紛垂下了頭。留下來佯攻峽谷
    。助己方大軍主力突圍。主力跑了。那自己怎么辦?留下來就是死條!沒有人是不怕死的,寧將們當然也不例外,人們紛紛倒吸
    口涼氣,沉默無語。
    大帳里瞬間安靜下來。鴉雀無聲。就算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聽得見聲音。見人們久久都未說話,這時,寧將中有一人跨步出剩。
    沖著長孫淵宏拱手說道:“將軍,末將愿意留下!”
    唰!眾人的目光一齊集中在說話寧將的身上。包括長孫淵宏在
    內。看清楚此人,長孫淵宏心頭一顫。出剩請纓的這位不是旁人,
    正是長孫淵宏最貼心的部下之一,鐘順。鐘順是寧國西部軍里的大
    將,跟隨長孫淵宏的時間最大。其能力雖然平平。但為人忠厚。對
    長孫淵宏忠心耿耿。一直以來都是后者最為信任的人。現在看他出
    剩。長孫淵宏的眼睛頓是一熱,他是打心眼里不希望鐘順留下來。但是此時他主動請纓。他也實在不好再另選旁人。長孫淵宏幽幽說道:“鐘順,你可知道。留下來十之要陷入風軍的重圍,進不能進,退不能退”
    未等他把話說完,鐘順正色說道:“將軍請放心。末將縱然不敵,也絕不會做風賊的俘虜,丟我大寧和將軍的臉面!”
    唉!長孫淵宏暗暗嘆息一聲,沉吟了許久,他方抬起頭來,輕
    聲說道:“日后。你父即為我父,你子即為我子,家中一切,無須
    掛念!”
    鐘順司言。屈膝跪地。叩動容道:“末將謝將軍厚恩!”
    長孫淵宏交給鐘順五千精銳作為敢死隊。讓其留在營內,進攻峽谷。而長孫淵宏自己則統帥大軍,埋伏在寧營的南門內,只能風
    軍來攻。好一鼓作氣沖殺出去。
    按照長孫淵宏的指令。鐘順率領五干精銳寧軍對峽谷內的唐寅
    一眾又開展了進攻。
    此時已是黑夜,峽谷內更是黑的伸手不見五指,要命的是里面都是尸體。堆積的一層又一層,由于時間太久,尸體都已腐爛霉
    ,流出尸水。地上粘糊糊的,爬滿蛆蟲,一腳踩下去都粘鞋子。
    進入峽谷內,蒼蠅滿天。惡臭刺鼻,有些寧軍毫無準備,剛近
    來馬上又踉踉蹌蹌退了出去。跪在地上哇哇大吐。無奈之下,人們把纏于脖子上的汗巾提起來。遮住口鼻。強忍著做嘔的難受感。心翼翼地向前走著。
    人們想不清楚。這樣一條布滿尸體、蒼蠅、蛆蟲的峽谷,以唐
    寅為的風軍是怎么在里面生存下來的。
    峽谷內死一般的安寂。尸堆一座連著一座。人們高一腳低一腳
    。提心調膽的往深處走著。沒有看到敵人。或者說是沒有看到一個
    活人。有的只是面目全非的尸體,以及被鮮血染成暗紅色的崖壁。
    “鐘叭…將軍,唐寅和風軍是不過…已經死在峽谷里了?”鐘順身邊的一名士卒邊走著邊顫聲問道。
    鬼知道!如果唐寅真的已經死了,那是天助大寧!鐘順搖搖頭
    ,說道:“少廢話,盯緊前面。小心敵人突然殺出來!”以鐘順為的五千寧軍在不知不覺間已接近峽谷末端,可是到
    了這里,仍未看到風軍的影子,人們緊張的心情不由得轉變成了喜悅。看來唐寅和風軍早已經被困死于山谷里了!可就在人們滿心歡喜。想去尋找唐寅的尸之時,就見前面最
    后一座尸山上突然閃出兩道詭異的綠光。這太嚇人了。在伸手不見
    五指、堆尸如山的峽谷里突然有綠光閃現,人們最原始最本能的反
    應就是刨
    沒有任何的尖叫聲。看到綠光的寧軍身子當場就麻木了。張大嘴巴,一個字都喊不出來。兩眼眨也不眨地看著前面的兩道綠芒。
    身子哆嗦的厲害,身上的盔甲嘩啦啦直響。
    有膽子大的寧軍緩緩向前蹭著,慢慢接近尸堆,到了近前。借
    著外面映射近來的微弱月光舉目一瞧,隱約看到一人正站于尸堆的
    頂端。手中握有一把狹長的鐮刀,看不見他的長相,只能看見兩團
    綠光掛在他的臉上,那么的詭異,那么的駭人。
    “啊二。
    寧軍終于忍不住了,怪叫一聲。身子不由自住的后退。很快,
    人們就被地上的尸休紛紛絆倒,坐于地上,看著四周的殘肢斷臂,
    出更大的尖叫聲:“鬼啊”
    這一聲尖叫,引得寧軍陣營一陣大亂,就在鐘順以及麾下寧軍
    還未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之時,地上那些滿身鮮血的“尸體,突然站
    立起來,有些站于寧軍的身邊,有些就站于寧軍的人群當中,與他
    們離的近的寧軍都能從他們身上嗅到濃重的尸臭味。
    “啊二。
    這一次的尖叫聲。可不是幾個人出來的。而是寧軍整體出
    的。隨著叫著,“尸體,們舉起手中的戰刀,對準周圍寧軍的腦袋
    ,全力猛劈下去。只是一瞬間,寧軍就倒下一群人,無不是血濺三
    尺,尸異處。就連鐘順也挨了一刀,不過他有靈鎧護體,那一刀并沒有傷到他。泄書吧加慨防姍不樣的體驗
    尸體能復活,還能戰斗殺人,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不可思議的
    事。鐘順想都未想。反手一槍,猛刺向面前的“尸體”耳輪中就聽撲哧一聲,他的靈槍直接把“尸休,的胸口刺穿。隨后他收回靈槍。將槍尖放到鼻下一嗅,有濃重的血腥味傳來。那是鮮血。而絕不是尸水。他頓了一下,把一切都想明白了。這些尸休并不是真的
    ,而是風軍假扮的。他們是混在尸休中,裝神弄鬼。打己方的偷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