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00

  第六百章
    蕭慕青和梁啟倒不是上當了,而是兩人太有心機,把簡單的事情想復雜了,此時看出當初截獲的書信內容是真的,兩人自然后悔莫及。【】蕭慕青握了握拳頭,咬牙說道:“絕不能這樣把長孫淵宏放跑,追!”
    “哎呀!”梁啟擺擺手,說道:“長孫淵宏跑不到天上去,現在先救大王要緊!”
    蕭慕青打了個冷戰,拍拍自己的腦袋,連連點頭應道:“對、對、對!先救大王!”對于風國而言,十個長孫淵宏也比不上一個唐寅重要。
    現在峽谷里的激戰還在繼續,本來寧軍有五千之眾,在人數上占有絕對的優勢,不過在戰斗一開始寧軍士卒就被峽谷內的詭異氣氛嚇的心驚膽寒,現在又碰到一群不知是人還是鬼的風軍,一各個已無心戀戰,被區區數百名風軍打的節節敗退,對寧軍士氣打擊更大的是,連領軍的將領鐘順也死于唐寅的刀下,寧軍現在群龍無,更是難以招架。
    他們邊打邊退,本想撤出峽谷,可是還沒等他們退出來,從南殺來的平原軍、三水軍和從北打來的天鷹軍、直屬軍就到了,兩波人馬匯合一處,把峽谷的入口堵的嚴嚴實實,滴水不漏。
    原本唐寅是受困于死谷中,現在情況剛好反了過來,倒是這五千寧軍被死死封堵在狹長的峽谷之內,進不能進,退又退不出來。從谷外殺來的風軍可不比油盡燈枯的唐寅一眾,這些風軍裝備完善,人未到,弩箭先射了過來。
    在近距離的情況下,弩箭的殺傷力極大,作又方便,即可單,又可連射,身中弩箭死于非命的寧軍不計其數。但是在這種被動又危急的情況下,數千的寧軍卻沒有一個投降的,各個拼死作戰,也表現出寧國西部軍強悍的一面。
    數千寧軍,在唐寅和風軍主力的前后夾擊之下,最終死傷殆盡,無一生還,給這條長長的峽谷又增添了數千條死不瞑目的亡靈。等殺光所有的敵人后,眾風軍將士們抬頭一瞧,幾乎都認不出來前面的同袍們了。
    現在唐寅麾下的風軍只剩下二百來人,一各個枯瘦如柴,臉上、身上早就看不出本來的顏色,除了血跡就是黑黢黢的泥污,再加上渾身的腐臭味,和剛從地底下爬出來的僵尸沒什么區別。
    風軍士卒們紛紛咽口吐沫,又驚又恐地看著從峽谷中走出來的眾人,不僅沒人敢靠前,反而還連連后退,人群中有將領反應最快,急聲說道:“快!都愣著干什么?快去扶兄弟們一把,還有,趕快找大王!”
    聽聞將領的喊聲,風軍士卒這才如夢方醒,人們呼喊著齊齊上前,將走路都搖搖欲墜可扔抓著鋼刀不松手的己方將士們攙扶住,幾乎是架著他們向外走。
    “啊——”
    就在場面上一片混亂的時候,人群中突然傳出驚叫聲,軍中的風將不明白怎么回事,急忙沖了過去,分開人群一瞧,只見兩名風軍士卒癱軟在地上,在二人的中間還站著一位,分不清楚是風軍還是寧軍,不過這人的模樣太嚇人了,臉上、身上的皮肉早已經腐爛,森白的顴骨已經露了出來,沒有眼睛,只剩下兩只黑洞,黑色的尸水還不時從中流出來,向下看,那人的肚皮已被人切開,黑紫色的腸子都拖地好長一段,這哪里還是人?或者說這哪里還是活人?明顯就是死而復活的厲鬼!
    別說風軍士卒被嚇癱了,就連那名趕過來的風將都嚇了一哆嗦,兩腿軟,背后冒涼氣。“這……這……”他手指著站在那里拎著鋼刀的尸體,結結巴巴了半晌才算把這口氣緩回來,大叫:“拿……拿下此怪物!”
    他都不敢靠前,下面的士卒們更不敢了,人們站在原地,連半步都未敢向前邁。正在這時,那具站立的尸體象是被過了電似的,身子猛然震動一下,緊接著,一股黑色的迷霧從其頭頂飛升出來,隨后尸體軟綿綿的癱軟在地上,一動不動,徹底沒了聲息。
    就在人們還處于極度的震驚中時,就聽前方腳步聲起,從峽谷的陰影中緩緩走出一人。這人身才高大,體形勻稱,雙腿修長,身罩黑色的靈鎧,手中握有一把怪模怪樣又森光凜凜的鐮刀。
    看清楚此人,風將以及周圍的風軍們無不身軀顫抖,面露驚喜之色,連想也未想,不約而同的屈膝跪倒,興奮的異口同聲道:“大王!”
    從峽谷中走出來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唐寅。他環視前方密密麻麻跪倒一大片的己方將士,沒有馬上說話,而是仰起頭來,深深吸了口氣。從尸體內散出來的黑霧仿佛受其吸引似的,才空中環繞了一圈,最后全部納入唐寅的體內。
    “你們不用怕,它們是助我抵御寧軍的幫手。你們都起來吧!”唐寅輕描淡寫地說道,隨后,他忍不住又長嘆道:“還是峽谷外面的空氣清新啊!”
    人們不懂的是為什么明明已經死掉許久甚至已腐爛不象樣子的尸體還能再站立起來,還能幫大王戰斗。就在將士們心中充滿不解的時候,后方突然有人大聲說道:“連死去的亡靈都能站起來為大王而戰,更是說明大王征討河東,乃順應天意,得天地相助!”隨著話音,蕭慕青、梁啟、子纓、古越等將快馬而來。穿過風軍眾人,到了唐寅近前,四人紛紛下馬,撩征袍跪地施禮,齊聲道:“末將救駕來遲,請大王恕罪!”
    看著跪在面前的四人,唐寅又好氣又好笑,從內心來講,唐寅確實覺得他們的救援太遲了,自己受困谷內足足有十多天他們才趕過來,不過他也能理解四人的難處,長孫淵宏不是那么好對付的,寧國的西部軍戰力也甚強,加上有越國騎兵協助,己方大軍想突破寧營并不容易。
    他深吸口氣,散掉身上的靈鎧,同時收起鐮刀,揮手說道:“你們都起來。”頓了一下,他舉目望望人們身后的寧軍營寨,問道:“你們是怎么成功攻破寧軍大營的?”
    聽聞這話,蕭慕青四人老臉皆是一紅,寧軍營寨根本不是被攻破的,而是那里已成空營,他們沒動一刀一槍就殺近來了,而寧軍的主力卻在己方二十多萬風軍的夾擊之下成功突圍跑了,這讓眾人在唐寅面前難以啟齒。
    見自己問完話,四人跪地未起,連腦袋都沒敢抬起來,唐寅挑起眉毛,又問道:“長孫淵宏現在在哪?”
    四人相互,支支吾吾,皆未做答。唐寅臉色一沉,喝道:“你們倒是說啊!”
    “報大王,長孫淵宏已率寧軍主力突圍出去,應該……應該是向青遠方向逃竄了。”紙包不住火。蕭慕青硬著頭皮纏聲說道。
    “跑了?”唐寅眼中幽光一閃,冷聲說道:“此人乃我風國大敵,絕不能將他放跑,不然日后后患無窮。你們都聚在這里干什么?快給我追!”唐寅心中大急,說話之時忽感腦袋一陣眩暈,身子也開始連連搖晃。
    見狀,蕭慕青四人急忙站起身,紛紛伸手,攙扶住唐寅,同時關切地問道:“大王你怎么了?哪里受傷了?”
    唐寅皺著眉頭緩緩擺了擺手,輕聲說道:“我不要緊,只是太乏累,你們無須管我,追擊長孫淵宏,還有,和我受困的將士們多有傷在身,找全軍的軍醫給他們療傷,另外,元讓還在峽谷內,讓蘇夜蕾為他治傷……”話未說完,唐寅的身軀也徹底軟了下去。
    “大王——”
    唐寅突然失去神智,雙眼緊閉,昏迷不醒,可把蕭慕青四人嚇的不輕。四人都沒敢用周圍的將士們動手,他們親自抬起唐寅,飛快的向寧軍大營跑,找到一處相對寬敞的營帳,把唐寅安置下來,然后令人趕快找軍醫過來。
    其實唐寅并不是昏迷過去,只是睡著了。
    這些天來,他幾乎沒睡過一晚的好覺,白天他要與寧軍作戰、指揮己方建造防御工事、鼓舞下面的將士們,到了晚上,峽谷漆黑,他片刻都不敢合眼,要利用他夜眼的優勢緊盯谷口,預防敵人偷襲。
    人可以不吃飯不喝水,但不能不睡覺,長時間處于高度緊張狀態,鐵人也受不了。唐寅早就已被磨的筋疲力盡,耗光了全部的精力,之所以還能保持著清醒,還能在戰場上生龍活虎的戰斗,全靠他乎想象的意志力在支撐,換成旁人,身體早就垮掉了。現在大批的援軍趕到,己方終于脫困,唐寅的繃的緊緊的神經松弛下來,人也就堅持不住了,連話都未說完,他在站在地上就睡覺著了。
    當軍醫趕到營帳,為唐寅看過脈象,又檢查過全身之后,軍醫沖著周圍緊張不已的眾將們笑了,說道:“大王沒事,只是過于勞累,已經睡著了。”
    這話令在場的眾人無不長噓口氣,原來大王僅僅是睡著了,真是虛驚一場!人們抹了抹額頭的冷汗,紛紛向軍醫拱手道謝,蕭慕青上前輕聲問道:“大王得什么時候能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