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01

  第六百零一章
    軍醫搖頭說道:“大王的身體很虛弱,如果六個時辰還沒有醒過來,就算硬喊也得把大王喊醒,喂大人吃過補品之后,方能再讓大王入睡。【】”
    “哦!是這樣!”蕭慕青連連點頭應是,然后轉身對下面的眾將說道:“你們都記好時間,是六個時辰,如果耽誤片刻,我拿你們試問!”
    “是!蕭將軍!”
    蕭慕青沉吟片刻,又對軍醫說道:“醫官,其他那些受困的將士們情況如何?”
    軍醫嘆口氣,說道:“情況很不好。將士們大多都有傷在身,可是沒有藥物醫治,又沒有清洗過,傷口大多都腐爛了。”
    蕭慕青皺起眉頭,幽幽說道:“凡是存活下來的將士,皆為我大風鐵骨錚錚的兒郎,千金難求,請醫官大人無論如何也要救活他們,保下他們的性命!”說著話,蕭慕青拱起手,沖著軍醫深施一禮。
    見狀,粱啟、子纓、古越諸將也都紛紛拱手施禮。軍醫嚇了一跳,急忙一躬到地,拱手還禮,說道:“哎呀,蕭將軍和各位將軍太客氣了,我等會盡最大的努力,把受傷的將士們都醫治好,諸位將軍就放心吧!”
    蕭慕青連道多謝,而后,他又與梁啟、子纓、古越三人商議了一番,決定留下直屬軍,平原軍、三水軍、天鷹軍聯手去追殺長孫淵宏。現在唐寅昏睡不醒,全軍以蕭慕青、梁啟、子纓、古越四名軍團長權位最高,而其中蕭慕青的資格最老,自然也就成了代替唐寅號司令的人。
    平原軍、三水軍、天鷹軍合計十余萬眾,齊齊向青遠城進,直屬軍近十萬人,留守寧軍大營,照顧唐寅以及受傷將士的同時,也正好接收營中遺留下來的糧草和輜重。
    長孫淵宏確實是向青遠城方向撤退的,畢竟那里還有數萬的寧軍。長孫淵宏率領著數萬輕裝上陣的寧軍將士,狂奔,連夜退回青遠城外的寧營。等他被人扶進中軍帳,看到魏征的時候,也不知長孫淵宏是累的還是氣的,臉色煞白,他手指著魏征,身子都哆嗦,聲音虛弱地咬牙道:“魏征,你為何連連抗我軍令,遲遲不來增援?”
    魏征早已想好說詞,他連猶豫都未猶豫,先是沖著長孫淵宏拱手施禮,然后不急不慢地說道:“長孫將軍立功心切,明知唐寅北逃乃風軍之計,卻硬要前去追殺,置麾下將士性命于不顧,最終導致受困荒野,我若前去救援,豈不也陷重圍,難以脫身?”
    “放屁!”長孫淵宏氣的臉色不自然的漲紅起來,他狠聲說道:“魏征,你心中記恨于我,故意抗命不遵,壞我大計,我豈能留你?”說著話,他側頭喝道:“來人,把此賊給我拿下!”
    “且慢!”魏征有待無恐的一笑,說道:“長孫將軍,你為上將軍,我也是上將軍,你我并無上下之分,有何權利抓我?”
    長孫淵宏深吸口氣,噗嗤一聲笑了,氣笑了,他瞇縫著眼睛,看著魏征,一字一頓道:“憑什么?就憑我為全軍統帥,你為次帥,你說我沒有權利抓你?”
    魏征聳聳肩,笑呵呵地轉過身,走回到帥案后,慢悠悠地坐了下來,然后慢條斯理的從桌案上哪起一卷詔書,向長孫淵宏面前一遞,說道:“長孫將軍,請你先過目。”
    長孫淵宏看著魏征手中的詔書,眉頭擰成個疙瘩,他看了看身旁的偏將,后者會意,急忙快步上前,接過詔書,然后退回到長孫淵宏身邊,將詔書遞給他。長孫淵宏接過,展開,這份詔書,確實是寧王嚴初親筆所寫,而且還是密詔,大致的意思是讓魏征在西部軍里與長孫淵宏同心協力,抵御風軍,但是,如果現長孫淵宏有指揮不當之處,可立刻接管全軍兵權,取而代之。
    這個‘指揮不當’的意思太模糊了,如果有意與長孫淵宏過不去,他下的每道軍令都可以雞蛋里挑骨頭,說出有不當的地方。嚴初身為君主,在密昭里用如此模糊不清的字眼,其實用意也很明顯,他信不過長孫淵宏,無法放心的把兵權交到長孫淵宏的手里,所以才委派魏征前來做西部軍的次帥,讓他監督長孫淵宏,與風軍的戰事打的是好是壞倒是次要,關鍵是看他有沒有不臣之心。
    魏征倒是沒看出長孫淵宏有不臣之意,不過對后者激進的戰術,他是打心眼里反對,感覺太冒失,是用全軍將士的性命來做他創立奇功的墊腳石。現在長孫淵宏回來了,又與他當面對質,撕破了臉,魏征也就不再客氣,把嚴初密詔取出,讓長孫淵宏過目。
    看過這份密昭,長孫淵宏突然有想要笑的感覺,他多聰明,就明白了嚴初的意思。自己在前方拼死拼活的作戰,而大王卻對自己一絲一毫的信任都沒有,派來魏征這個眼目來監視自己,又給了他這份密詔做壓制自己的武器,這仗還怎么打?打下去還有什么意思?自己又是為誰而戰?
    “哈哈……”長孫淵宏大笑,他拿著詔書連連點頭,猛然一揮手,將詔書直接甩到魏征的身上,幽幽說道:“好啊!你有大王的詔書,隨時都可以接管大軍,我看不用等以后了,就是現在吧,從現在開始,凡我西部軍將士皆由你魏征魏大將軍來指揮,我不管了!”說完話,長孫淵宏對攙扶他的兩名侍衛說道:“扶我走!”
    “將軍——”周圍的眾將們不知道詔書上具體是什么內容,但通過長孫淵宏的話也能猜出個大概,人們見他把全軍的指揮權都交給魏征,心中無不大急,紛紛上前,跑到長孫淵宏的面前,嘩啦啦跪倒一片,一各個仰著頭,眼巴巴地看著長孫淵宏,顫聲說道:“將軍!將軍!你……你可不能不管我們啊!”
    長孫淵宏沒有說話,將頭轉向別處,不忍看這些跟隨自己多年的兄弟們。
    魏征并不是昏庸之人,他與長孫淵宏只是在作戰思想上有沖突,現在見后者要把全軍的兵權推給自己,魏征可不敢接,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想接也接不住,西部軍是長孫淵宏一手建立起來的,上至將軍,下至普通士卒,皆為長孫淵宏的親信,能指揮得動這支軍隊,除了長孫淵宏再沒有第二個。
    該震懾的也都震懾完了,魏征站起身形,走到長孫淵宏的身側,深施一禮,賠笑著說道:“長孫將軍這是說的哪里話?你為主帥,我為次帥,哪有主帥不管事,而由次帥指揮全軍的道理?請長孫將軍收回成命,以大局為重,萬萬不可意氣用事。”
    “是啊!將軍!”“請將軍三思啊!”聽魏征這么說,西部軍眾將暗暗噓了口氣,同時七嘴八舌的紛紛應道。
    長孫淵宏看了看眾將,最后目光落到魏征身上,他冷笑一聲,說道:“魏征將軍,大王派你來不就是為了讓你來接收我的兵權嗎?怎么?現在我給你你還反而還不要了?”
    “哎呀!長孫將軍誤會了。”魏征說道:“大王絕無此意,我更沒有窺探將軍兵權的意思。大王在詔書上說的很明白了,是要你我二人同心協力,聯手對付風軍,還望長孫將軍明鑒。”
    魏征已低三下四的說了軟話,長孫淵宏又沒有真交出兵權的意思,此時也就順勢借破下驢,他含笑點了點頭,一語雙關地說道:“我當然明白大王的心思了。”
    哼!魏征心中嗤笑,臉上可毫無顯露,他話鋒一轉,疑聲問道:“不知將軍現在有何打算?”
    長孫淵宏沉默未語,正在他轉動頭腦的時候,帳外有人大喊道:“報——”隨著話音,一名寧軍探子從外面沖了近來,看到長孫淵宏,急步上前,插手施禮道:“報將軍,風軍近二十萬眾正從北方向我軍大營全趕來!”
    聽聞這話,帳中眾人臉色皆為之一變。魏征倒吸口涼氣,喃喃說道:“風軍來的好快啊!”說著話,他對長孫淵宏正色道:“淵宏將軍,現在你有傷在身,我軍又剛剛吃過敗仗,士氣低落,絕不可與風軍硬戰,我軍……還是嚴守營寨,抵御風軍吧!”
    此時,作戰一向激進的長孫淵宏倒是與魏征的意見一致了,河東之戰,已徹底失敗,只憑己方目前的十多萬兵力,實在難以抵御風國的軍隊。他仰起頭來,幽幽嘆息了一聲,說道:“河東已無我軍立足之地,唯今之計,我軍只能退守漳河以西,抵御風軍繼續西進!”
    “這……”
    河東就是以漳河命名的,如果退到漳河以西,就等于是放棄了整個河東地區,這讓思想保守的魏征都有些難以接受。他為難地說道:“大王派我們到河東收復失地,如果退守河西,你我……豈不是愧對大王的重托?”
    長孫淵宏苦笑,反問道:“魏將軍,那依你之見,以我軍目前的狀況,要如何抵御來勢洶洶的風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