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03

  第六百零三章
    河東,青遠城。【】
    當唐寅一覺睡醒過來,已是他昏睡的兩天后。并且已身在青遠城內。這兩天的時間里,唐寅也有起來吃些補品。但那完全是他無意識的狀態下,現在是徹底清醒過來。書吧細胎姍不一樣的體驗
    他從床上翻身坐起,甩了甩昏沉沉的腦袋,舉目向四周一瞧,自己身處一間裝飾華麗的臥室中,周圍并不其他的人。這是什么地方?剛剛睡醒的唐寅有些反應不過來。他飄身下床,同時伸展緊的腰身。
    隨著他身軀的扭動,骨骼出一連串咯咯的聲響。身上的每一塊肌肉都是又酸又疼。唐寅明白,那是過度疲勞后的正常反應。緩了一會。他才記起來,自己被己方的主力大軍救出山谷。然后自己就昏睡過去了。
    想著,他低頭看了看,自己原來的衣服已經不見。只著簡單又寬松的白色錦緞中衣,身子好象也被人清洗過。干干凈凈,沒有一丁點的汗臭味。唐寅一笑,抬起頭來,正想喊人,這時候房門突然打來。從外面走近來兩名年歲不大丫鬟打扮的小姑娘。
    二人手中各端一只裝滿溫水的銅盆。兩個小姑娘明顯沒想到一直躺在床塌上昏睡的唐寅會突然下地,而且如電光的虎目正一眨不眨地看著她倆。二人同是花容失色,驚叫出聲,身子一哆嗦,兩只銅盆雙雙落地。出當榔哪的清脆聲。
    聲響出還沒過兩秒鐘,上官元武、上官元彪以及十多名手持長槍的侍衛從外面沖了近來。連聲喝道:“怎么回事?”
    兩名小丫鬟當場就嚇癱在地,指著唐寅,哆哆嗦嗦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上官兄弟以及下面的侍衛們見唐寅站于房中。人們先是一愣,緊接著。紛紛單膝跪地。又驚又喜地說道:“大王。你醒了。。”
    “恩!”唐宣嗓音略顯沙啞地應了一聲。然后沖著元武、元彪
    一笑。問道:“你二人沒事了?”
    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急忙站起身。后者上前一步,咧嘴笑道:
    “大王。我們沒事。”
    “沒事就好。”唐寅點點頭,又問道:“元讓和其他的兄弟們呢?”
    “蘇醫官說,二哥的傷勢很嚴重,但沒有性命之憂,其他的兄
    弟們大多也沒事,大王不必掛念。”上官元武攙扶著唐寅。說道:
    “大王剛剛睡醒,身體肯定還虛弱。先坐下體息一會。我這就去找
    醫官過來。”
    唐寅坐到床塌上。沖著上官元武擺擺手。說道:“我沒事。不
    用麻煩醫官過來了。”說著話。他摸摸肚子。笑道:“倒是有些餓
    了,叫人送點吃的和喝的過來。”
    “是!大王!”上官元武答應一聲,轉身飛快地向外走去,同
    時把沖近來的侍衛們也帶了出去。等元武走后。唐寅見兩名小丫鬟還跪在地上,裙子被地上的水
    陰濕好大一片。他沖二人擺擺手。含笑說道:“你倆起來吧!”他
    轉頭問身邊的元彪道:“這兩個小姑娘過六
    “回大王。她倆是郡府的小丫鬟。”上官元彪回了一句。見
    唐寅面露驚異之色。他忙又解釋道:“大王。這里是青遠城的郡
    東”
    “哦!”唐寅噗嗤一聲笑了。自己昏睡的時候是剛剛脫團。沒
    想到一覺醒來。已身處青遠城內了。頓了片刻。他問道:“我睡了
    多久?”
    “整整兩天。”
    “兩天?竟然這么久。”在唐寅印象中,自己還從未睡過這么長的時間,難怪一起來身子象生銹了似的。他憂然想起什么,急聲問道:“長孫淵宏呢?我軍有沒有追上長孫淵宏?”
    上官元彪暗暗咧了咧嘴,低聲說道:“大王。當蕭將軍他們追到青遠城外的時候。寧軍已經全部西撤了,現在長孫淵宏以及麾下的十多萬寧軍已退守到河西。在漳河西岸扎下營寨。看樣子。寧國是放棄河東了!”
    “原來是這樣。”唐寅流露出來的不悅之色漸漸消失,臉上慢慢浮現出笑容。自己夢寐以求的河東終于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有了河東做供給,風國的國力和軍力都能提升一大截。日后再也不用為糧草之事心了。
    他興奮的挺身站起,對那兩名小丫鬟揮手說道:“你倆回去吧,把裙子也換一下,別著涼。”
    那兩個小丫鬟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這哪里是一國之君能說出來的話,而且還是那么兇殘的風軍之主唐寅說的。丫鬟相互看了一眼。象是見了鬼似的。施個萬福,轉身逃也一般的離開了。
    上官元彪笑道:“大王,寧國的丫鬟沒見過世面,你別見怪。
    聞言。唐寅回頭怪異地看了上官元彪一眼。說道:“以后河東就是我們風國的,不僅土地是風國的。這里的人也是風國的。不要再有風人、寧人之分。兒是河東百姓。皆為風人。”包書吧細防據口姍不一樣的體驗
    “是、是、是!大王教帝的極是!”上官元彪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急忙躬身,連連應是。
    兩名小丫鬟剛走,房門又打開了。以蕭慕青為的風軍眾將聽聞唐寅蘇醒的消息。第一時間趕過來。連門都未顧得上敲,直接就
    從外面沖了近來。看到唐寅好端端的站在房內,人們皆是喜笑顏開
    。快步上前。跪地施禮,參聲說道:“大王,你總算醒了!”
    唐寅環視眾人,在人群中還現了舞英的身影,他臉上的笑容
    更濃,對眾人擺擺手,笑道:“諸位將軍請起,這段時間大家都辛苦了。”“為王效力、為國盡忠,臣等萬死不辭!”眾人斬金截鐵地齊
    聲說道,隨后。紛紛站起了身形。
    唐寅又將眾人從頭到尾巡視了一遍,令他意外的是,在人群中
    沒有看到吳廣的身影。他問道:“吳廣將軍呢?他沒在郡府內?
    子纓拱手施禮道:“大王。吳廣將軍在兩軍陣前被長孫淵宏所
    傷,并無大礙,不過需要靜心修養一段時間。”
    吳廣受傷的事,唐寅并不知道,聽用子纓的解釋。他倒吸了口
    氣,長孫淵宏確實厲害,自己曾傷在他的手上。元讓、吳廣也傷在他的手里,自己麾下的四員猛將,現在只剩下江凡和戰虎了。
    他漸漸收斂臉上的笑意,瞇縫著眼睛說道:“長孫淵宏為我軍
    大敵,無論如何也要除掉此人,不然寧國有此人在,依舊是我大風
    的心腹之患。”
    蕭慕青上前一步。說道:“大王。現在長孫淵宏已退守河西…
    未等他把話說完,唐寅打斷道:“那我們就渡過漳河,打到河
    西去!”
    啊?眾將們皆走一怔,打到河西去?這可出了己方預定的目標啊。當初出兵的時候,只是計劃拿下河東。收復失地。現在河東全境已被己方所控制,己方的任務也已完成,大王怎么還要打過漳
    河呢?”甘出
    眾人面面相覷。最后還是蕭慕青開口問道:“大王,既然寧軍
    已放棄河東。我軍一是不是也可以收兵了?”
    唐寅眼中精光一閃,直勾勾地盯著蕭慕青。過了一會,他又環視其他眾人。嘴角漸漸揚起,突然仰面而笑。說道:“區區的河東
    又算得了什么?諸位將軍這么快就知足了嗎?現在長孫淵宏身負重
    傷。麾下損兵折將無數,寧國都城再無兵力可派。擋在我軍面前的
    。就是一個病怏怏的長孫淵宏以及他手下那十來萬的殘兵敗將。只要我軍能殺掉長孫淵宏,擊潰他手下的那十來萬寧軍。我軍便可以
    長驅直入,直取良村!”
    他這番話讓眾人紛紛打個冷戰,舞慕青咽口吐沫,壯著膽子問
    道:“大王的意思是”
    “滅寧!”唐寅瞇縫著眼睛陰笑著說道:“想永絕后患,想確保我大風西境的長治久安。只有一個辦法。消滅寧國。吞并寧國。讓寧國變成我大風的一部分,這樣,我大風就再無西部之患了。現在,正是滅寧的最佳時機。”
    仗打到現在,唐寅的野心已被全面激出來,沒有人不想永垂
    青史,沒有人不想受萬世傳誦,唐寅也不例外,如果自己能滅掉寧
    國,不僅能使風國成為最大最強的諸侯國,自己也能永垂風史,甚
    至在帝國史上也留下濃重的一筆。這是何等光彩、榮耀又刺激的事
    ,唐寅不想錯過眼前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滅寧?!若是在一年前。或者說是半年前。這兩個字是人們連
    想都不敢想的,而現在。唐寅輕描淡寫的說出了口。而且以目前的
    戰局來看。滅寧也并不是完全沒有可能。人們處于震驚中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戰虎狠根一跺腳,雙拳互
    擊,興奮異常地叫道:“好啊!滅寧好啊!大王,我軍應馬上就殺
    過漳河。直取寧都良咐!”
    蕭慕青和梁啟互相看了一眼。皆未表態。只是把目光雙雙投向澗書吧細據口敵姍不一樣的體騎
    子纓。子纓明白他二人的意思,這兩位又把不好開口的話推給自己
    了。他倒也不在乎,對唐寅拱手說道:“大王,現在我軍雖然占有
    主動和優勢。但還不足以滅寧!”包書吧加慨胎比垃迅姍不一樣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