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604

  第六百零四章
    唐寅皺起眉頭,怪異地看著子纓,淡然笑道:“子纓,你什么意思啊?”
    子纓深吸口氣,正色說道:“大王,現在我軍的傷亡已接近二十萬,而且連續征戰一個多月,將士們都已疲憊不堪,另外,軍中兄弟大多不適應河東的氣候,患病者不計其數,戰力已經銳減,而寧軍在河西以逸待勞……”
    未等子纓說完,唐寅揮斷道:“我軍疲憊,寧軍不疲憊嗎?別忘了,長孫淵宏的麾下可是從寧國西部趕到良州,又從良州趕到河東的,千里迢迢,不比我軍輕松;我軍不適應河東的氣候,而寧國西部和河東的天氣反差更大,難道寧軍適應嗎?我知道你又要說過漳河,要進行水戰,而我軍不會打水戰,可是寧國的西部軍會水戰嗎?他們也不會!外行對外行,我們怕什么?”
    子纓被唐寅一頓搶白,說的沒詞了,唐寅說的這些,也正是他所顧慮的,可是也不能說唐寅分析的沒道理。【】蕭慕青和梁啟又互相看了一眼,會意地咧了咧嘴,看來,大王滅寧決心已定,己方還要繼續西進!
    這時,蕭慕青上前一步,拱手大聲說道:“大王圣明,現在正是滅寧的絕佳時機,萬萬不能錯過,我軍應馬上奔赴漳河,準備渡河作戰!”
    唐寅聽后先是一愣,接著用手指點了點蕭慕青,哈哈大笑起來。
    梁啟和子纓在旁鼻子都快氣歪了,雖然他們三人沒有用言語交談,但都理解對方的意圖,他們皆是反對再繼續西進的,結果見唐寅態度堅決,蕭慕青改的倒快,立刻由反對變成支持,典型一墻頭草,兩邊倒。
    蕭慕青已經支持,梁啟和子纓也不好再多說什么,二人雙雙躬身拱手,齊聲道:“大王英明!”
    得到蕭慕青、梁啟、子纓這三名統帥的認可,滅寧之事基本就成了板上定釘的事。未等眾人做進一步的討論,房門打開,上官元武走了近來,跟他同來的還有河東郡王凱和郡尉杜清,以及兩名端著食物和酒水的下人。
    “看到大王安康無恙,可喜可賀,微臣也就安心了!”王凱和杜清快步走到唐寅近前,雙雙跪地施禮。
    唐寅垂目看了看二人,點點頭,笑道:“王大人、杜將軍,請起!”頓了一下,他又問道:“王大人,這段時間河東的情況如何?”
    王凱面色一正,必恭必敬地答道:“一切都好,百姓的情緒已經平復許多,形勢也逐步穩定下來!”不管他心中對唐寅是什么感覺,厭惡還是仇視,表面上可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畢竟現在河東已全部被風軍控制,唐寅能決定他的生死,也能決定河東上百萬百姓的生死。
    唐寅笑呵呵地拍拍王凱的肩膀,說道:“我大風剛剛接手河東郡,事務必定繁雜,還需要王大人多多辛苦,多多勞。”
    “大王太客氣了,臣即為郡,自當盡心盡力,為大王分憂解難。”
    “很好。話是這么說的,希望你的心里也能是這么想的。”唐寅臉上的笑容更濃。
    他是在笑,不過看在王凱的眼里,心中卻感覺一陣陣的冷。唐寅就是一只笑面虎,笑容時常掛在臉上,但卻喜怒無常,也沒人知道在他笑容的表面下還隱藏著什么歹毒的心思。
    “大王,吃的準備好了。”上官元武躬身施禮,示意兩名下人把托盤放到桌子上,二人剛要離開,元武又將他倆叫住,將酒菜分出來一些,讓二人先品嘗,確認無毒之后,這才把他倆打走,然后對唐寅說道:“大王請用膳。”
    唐寅點頭應了一聲,走到桌前,先是連喝三杯茶水,接著拿起碗筷,大吃起來。吃了兩口,見眾人都站在一旁看著,他揮揮筷子,囫圇不清地說道:“都站著干什么?過來一塊吃!”
    身為下臣,哪有和大王同桌吃飯的道理,也不合禮儀,眾人紛紛搖頭,連聲說道:“大王,我們不餓!”
    眾人中,對唐寅最為了解的是蕭慕青,也只有他厚著臉皮,走到桌前,說道:“大王,我吃過飯了,倒是有些渴了,討兩杯酒喝。”蕭慕青知道,唐寅根本不重視禮儀,對君臣之間那種森嚴的等級關系分的也不是很清楚,如果這時候只在一旁干看著,顯得太生疏,如果過來真陪唐寅一起大吃大喝,又顯得有些過了,陪唐寅喝幾杯酒倒是剛剛好。
    果然,唐寅瞅著他一笑,滿不在乎地將酒壺向他面前一推,嘟囔道:“想喝就喝,亂客氣什么?!”把嘴里的東西咽下去,他問道:“慕青,你,我們接下來要怎么打?”
    未等蕭慕青接話,王凱臉色頓是一變,他疑問道:“還要打?大王不是已經打跑長孫淵宏,吞占了整個河東嗎?”
    “河東?哈哈……”唐寅笑道:“我現在要的可不僅僅是河東,而是要完完整整的寧國。剛才我已與大家商議好了,接下來,我軍的行動是繼續西進,渡過漳河,滅寧!”
    啊?王凱暗吸口涼氣,唐寅的野心好大啊,占領了這么大的河東還不知足,竟然還想吞并整個寧國!他沉吟了片刻,忙問道:“什么時候?”
    唐寅夾起一塊醬牛肉,塞進口中,模糊不清地說道:“越快越好,最好是即刻起兵。”
    “這……這有些不大妥當吧?”王凱小心翼翼地說道。
    “有什么不妥?”
    “我……我軍將士,多有傷病,尤其是河東悶熱潮濕,將士們從干燥的風國而來,身上多染毒瘡,皮膚潰爛的很嚴重,十陣中得有五陣有傷病,而且,軍中將士也疲憊不堪,如果現在進軍,恐怕……戰局會對我軍不利。”王凱故作冷靜地做著分析。
    唐寅聽后,頓感口中無味,他放下碗筷,默默地喝了一杯茶水,然后抬頭看向蕭慕青、梁啟、子纓、古越四人,詢問他們是不是確有此事。蕭慕青四人面露難色,緩緩地點了點頭。看罷,唐寅知道王凱所言不假,如果是這種狀況,全軍確實需要好好休整一下了。
    他眼珠轉了轉,隨口說道:“王大人,你倒是對我軍的狀況十分了解嘛!”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王凱激靈靈打個冷戰,要知道在風國的制度下,郡是不接觸軍隊的,軍中的狀況也和郡毫無瓜葛,現在被唐寅這么一問,王凱還真有些措手不及。不過他反應也快,立刻說道:“軍中所需的藥物都要郡里撥出銀兩來買,但數額巨大,微臣不知會有會有人從中中飽私囊,固有去軍中查看,所以,也了解一些軍中的情況。”
    他這么說,倒也讓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唐寅點了點頭,沉思了一會,問道:“我軍暫時在青遠休整三日如何?”
    蕭慕青、梁啟、子纓、古越四人急忙拱手應道:“如此最佳。”別說休息三日,就算休息三個月都行,如果能休息個一年半載的那是再好不過了。
    見他四人都沒有反對,唐寅又拿起碗筷,繼續大口吃起來,囫圇道:“那就休整三日吧!不過有些事情也要去籌備,既然長孫淵宏退倒河西,東岸這邊的船只定然也被他搶走了,我軍要沿江查探,向家中有船只的百姓借船,還有,我們自己也要打造木筏,數量越多越好。”
    “末將明白!”
    蕭慕青四人齊齊拱手應道。
    唐寅一邊吃著飯一邊又不放心地叮囑道:“水戰并非我軍特長,打起來也不輕松,需要就地招募水軍,只要是水性好的,或是懂得打水戰的,不管是風人還是寧人,統統招募到軍中。募軍的銀兩可以多一些,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嘛!”
    蕭慕青聽后精神一震,拱手說道:“大王明見!明天……不,今天我就趕到漳河那邊,招募水軍。”
    唐寅點點頭,笑道:“好!需要多少銀子,你自己估算一下,定下之后,無須再上報給我,直接向王大人提領就好。”說著話,他又對王凱說道:“王大人,郡中銀庫所剩的銀子還有不少吧?你要多盡力配合蕭將軍。”
    “是!大王!”王凱硬著頭皮答應一聲,同時對唐寅也是又敬又恨。他敬佩唐寅的聰明和機敏,招募水軍,即可彌補風軍水戰的不足,也能填補風軍傷病所消耗的戰斗力,恨的是,唐寅這招以寧人打寧人的辦法太歹毒了,無論戰爭的結果是好是壞,最后吃虧的都是寧國。
    看蕭慕青要去漳河附近招募水軍,梁啟、子纓、古越三人哪肯落于人后,紛紛表示要與蕭慕青同往。唐寅倒是樂于見到四軍爭兵的場景出現,毫未反對,全部應允。
    唐寅把渡江作戰的準備工作都交給四軍的統帥,他樂得清閑,準備在青遠城好好的休息三天。
    只是他休息的這三天并不太平,而日后的渡江之戰也遠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輕松,長孫淵宏的重傷并沒有影響到他出眾的軍事謀略和才能,他早已在漳河西岸給唐寅布下一張大網,只等他來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