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06

  第六百零六章
    唐寅看著義憤填膺的曹海,噗嗤一聲笑了,幽幽說道:“看起來,閣下今天不是來陪孤喝酒的,而是故意來氣孤的!”
    曹海針鋒相對地說道:“在河東,只有一個大王,但那個大王絕對不是風王殿下你!”
    “呵呵,是誰?”
    “寧王!”
    “哈哈——”唐寅仰面大笑,可是緊接著,他收住笑聲,陰森森地說道:“既然閣下如此忠誠于寧王,那你就先上路去等他好了!”
    說話之間,唐寅手臂猛然一揮,寒光乍現,在空中畫出一道半月形的弧線,如此同時,一記靈波飛射出來,在滿堂的眾人都未反應過來的情況下,靈波不偏不正,剛好擊在曹海的眉心處。【】
    撲!隨著一聲短暫的悶響聲,曹海的身子頓時僵硬住,他膛目結舌地看著唐寅,足足過了一秒鐘,他的半個腦袋才緩緩滑落下來,身子也隨之仰面倒地,鮮血和腦漿濺射好大一灘。
    “啊?”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令大堂里響起一片的驚呼聲,王凱當場傻眼了,另外的七名富貴已嚇的哆嗦成一團,臉色煞白,滿臉滿身都是冷汗。
    唐寅看都未看其他人,剛剛抽出來的彎刀業已收了回去,他舉目對門外沉聲道:“來人!”
    “大王有何吩咐?”他話音剛落,從外面跑近來數名侍衛。
    唐寅指指地上的尸體,說道:“拖出去。”
    “是!大王!”侍衛們一擁而上,拖著曹海的尸體,快步而去。他們剛走,兩旁的仆從們就急匆匆的上前,一各個跪伏在地,將地面的血跡快地擦拭干凈。
    血能擦干,但大堂里飄蕩的血腥味并不能清除,曹海慘死的那一幕也在人們的腦海中定了格,久久無法揮去。
    “大……大王饒命……”鄧平、彭譽、曾安、蕭青、田駒、董建、袁初南七人顫巍巍地同時跪地,腦門頂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更不敢去看唐寅。
    唐寅環視眾人,臉上的殺機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又是無害又和善的微笑,他擺擺手,說道:“諸位這是做什么?快快請起。”
    這時候眾人哪里還敢起來,顫聲急道:“大王……我等……明日就準備好銀子,親自送過來……”讓他們拿出十萬兩銀子和割他們的心頭肉一樣,不過和性命比起來,十萬兩銀子也不算什么了。
    不過令他們感到意外的是,唐寅竟然搖頭說道:“不用了!”
    “大王……你……”
    唐寅笑瞇瞇地端起酒杯,柔聲說道:“讓你們每人拿出十萬兩銀子,那只是孤對你們的試探罷了,試探你們對風國、對孤的忠心如何,結果試探出曹海這個佞臣賊子,諸如此類,孤絕不會姑息養奸,定要斬盡殺絕。王大人?”
    王凱聽聞唐寅的召喚,總算是回過神來,此時他的心里是如刀絞一般的難受,曹海本不想來,是自己硬把他拉來的,結果弄巧成拙,反而讓曹海丟了性命,自己如何承受得起這么大的責任,自己又如何去向曹海的家里人交代?
    他魂不受色地跨前一步,機械性的沖著唐寅拱手施禮,嗓音沙啞地問道:“大王,臣在!”
    看著強忍悲痛的王凱,唐寅心中冷笑,臉上卻不動聲色,含笑說道:“對賊子的家人,不可姑息,王大人你親自走一趟,馬上帶人前去曹海府上,將其家眷統統捉拿歸案,押送大牢,記住,不可放跑一人,去吧!”
    王凱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他已經把曹海殺了,難道這還不算完,還要殺光曹海的全家?唐寅確實是這么打算的,側頭說道:“程錦?”
    “臣在!”
    站于一旁的程錦快步上前,躬身施禮。唐寅笑道:“你隨王大人一起走一趟,協助王大人,務必把事情辦好。”
    “是!大王!”程錦答應一聲,走到仍愣在原地的王凱近前,面無表情地說道:“王大人,我們走吧!”
    王凱還想說話,程錦已先一步握住他的胳膊,硬拖著他走出大堂。到了外面,程錦方把手送開,慢悠悠地說道:“王大人,剛才曹海的表現你已經看到了,他說的話你也聽到了,此等大逆不道之徒,死不足惜,你若是為其求情,無疑自找麻煩,自毀前程,王大人可要三思啊!”
    王凱倒是不怕死,不過現在他卻不能死,他必須得留著有用之軀,挽救更多寧人的生命。他深吸口氣,點了點頭,對程錦深施一禮,說道:“多謝程將軍提醒。”
    程錦才沒有那么好心在乎王凱的死活呢,他只是考慮到現在己方還得重用王凱這個人,他一旦當眾與大王出爭執,弄不好大王連他也一起殺,那對己方倒是一種損失。
    等程錦帶著王凱走后,唐寅瞧瞧臉色異常難看的那七名富貴,笑吟吟道:“諸位不必擔心,只要你們一心向著大風,對孤能忠心耿耿,孤不僅不會傷害你們,還會重重的獎賞你們。剛才孤已經說過了,向你們索要的十萬兩白銀僅僅是試探罷了,諸位不必當真,不過,以后你們除了上交賦稅之外,每年每人上交十萬石糧食還是必須的,孤想,這對于各位來說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吧?!”
    當時一兩銀子能買到四到八石的糧食,十萬石糧食也就相當于一萬到兩萬的白銀。對于七名富貴來說,每年十萬石的糧食還真就不算什么。人們相互,齊刷刷的叩施禮,異口同聲道:“小人多謝大王厚恩!”
    與十萬兩的銀子比起來,十萬石糧食確實是少了好幾倍,眾人的心里也長長噓了口氣。唐寅恍然想起什么,向身后的元武招招手,然后輕聲說道:“下去吧!”
    “是!”
    上官元武應了一聲,從懷中取出一沓官文,然后走到鄧平七人近前,按照官文上的名字,給眾人放下去。七名富貴不知道這是什么,接過官文后也沒敢細看,舉目不解地看向唐寅。
    后者一笑,說道:“這是孤親自下的過關官文,憑這個,諸位日后可以自由進入潼門。你們也應該知道,現在我大風正鬧災荒,糧食短缺,糧價居高不下,你們可用孤下的官文,通過潼門,將河東的糧食運到內6去,其中的利潤,可要比在寧國販賣高出很多啊!”
    啊?!眾人聽后,精神皆為之一震,他們都是商人,對商機是再敏銳不過了,這個時候可以進入潼門以東去賣糧,其中的利潤可是無窮無盡的。以前風寧交惡,潼門一直都是封閉的,嚴禁百姓進出,現在唐寅竟然給了自己進出的官文,這太不可思議了。人們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鄧平不確定地問道:“大王……大王是允許我們可以隨時通過潼門,不受任何的阻攔?”
    “沒錯!”
    “我等……我等可以進入風國……不、不,是可以進入我大風的內6做生意?”鄧平又追問一句。
    “沒錯。”唐寅含笑回答。
    得到唐寅的親口確認,眾人終于相信這是真的了。七人臉上的恐懼之色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狂喜。
    可以自由進出風國做生意,那可就不止是賣糧賺錢了,還可以販賣其他諸多的東西,其中的商機難以估量,更重要的是,允許進入風國的只有他們七家,競爭對手少,更利于獲得高額的利潤。
    “小人……小人多謝大王!”這回眾人的謝恩是由衷而,聲音也比剛才響亮了許多。大多數的商人就是這樣,惟利是圖,有奶就是娘,唐寅能給他們提供便利,創造出優厚的經商條件,他們對唐寅的敵意和戒備也就立刻被利益所取代,愿意服從唐寅,愿意接受他的管制。這時候,眾人反過來再看剛剛被殺的曹海,心中皆大感不以為然,反而還暗暗嘲笑曹海,不知死活的和唐寅作對,結果有賺大錢的機會卻無福消受了。
    他們哪里知道,唐寅給他們的便利,給他們賺取利益的機會,那完全是為了安撫和拉攏他們,以穩定河東的局勢,一旦河東的形勢徹底安穩下來,風國對河東的控制已根深蒂固,他們這些寧國的大商人將會成為第一批遭受唐寅迫害的對象,他們在風國賺的錢再多,也只是暫時寄存在各自家中,最后都逃不出唐寅的掌心。
    唐寅刀劈曹海,先起到殺雞敬猴的威懾作用,然后再用潼門的過關通行證來取悅和拉攏這七名大商人,這就是先打一嘴巴,再給一甜棗的策略,不過最簡單的方法往往也最直接有效。
    這頓酒宴過后,從七名富貴的口中再聽不到一句對唐寅表示不滿的話,剛好相反,他們還時常在人前稱贊唐寅是位青年有為、和善寬仁的圣明之君。
    他們態度的轉變,對河東地區影響巨大,直接導致相當多的一部分寧人對唐寅的印象開始生改觀。
    河東百姓在漸漸接受被風國統治的事實,實際上他們的生活和以前比起來也沒有生多大的變化,但是那并不代表反對唐寅、反對風國的聲音就此消失了,實際上,在河東平靜的表面下,對唐寅的殺機無處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