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07

  第六百零七章
    兩天來,唐寅一直在應酬河東的達官顯貴,雖然形形色色什么樣的人都有,但唐寅現在握有主動權,應酬起來也游刃有余,應付自如。第三天,也是唐寅逗留青遠城的最后一天,一大早,程錦找到唐寅,詢問他怎么處置曹海的那些家人。
    如果不是程錦提醒,唐寅幾乎忘記了此事,他拍拍自己的腦袋,嘟囔道:“對、對、對!曹海的家人已經讓我們抓了……”頓了一下,他問程錦道:“程錦,你和王凱去抓曹海家人時,他表態的怎么樣?”
    程錦是個不茍言笑的人,但聽了這話,忍不住噗嗤一聲輕笑出來,輕聲應道:“當初王大人的表情笑和哭一樣。”
    唐寅仰面哈哈大笑,沉吟了片刻,淡然說道:“不能留,得全部除掉,此事你去做,要做的無聲無息,別讓人現,也別留下痕跡。”
    “屬下明白了。”程錦拱手應了一聲,轉身而去。
    等程錦走后,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走了過來,問道:“大王,今天早上吃什么?”
    唐寅想了想,說道:“打下青遠這么久了,我還一直沒機會在城內好好逛一逛,今天我們出去吃吧!”
    “這……”元武和元彪面露難色地互相看了一眼,皆是欲言又止。
    唐寅一愣,疑問道:“怎么了?”
    上官元武近前一步,在唐寅耳邊低聲說道:“大王,樂將軍和艾將軍都前來提醒過,說近期河東不太平,尤其是青遠城內,聚集的游俠極多,十分反常,要我和元彪多加謹慎,好好保護大王。大王,這時候外出游逛,是不是……太危險了?”
    “游俠?”唐寅挑起眉毛,疑問道:“哪來的游俠?”
    上官元武搖頭,道:“程將軍和艾將軍并沒有說明。”
    點了點頭,唐寅笑道:“沒關系的,我們換便裝外出,順便城內有哪些游俠!”
    “可是……”
    唐寅目光一凝,直勾勾地看著元武,后者是唐寅身邊的人,自然明白他這樣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說道:“末將明白了。”
    唐寅外出,主要有兩個目的,一是他確實想逛逛青遠城,到外面去散散心,其二,也是最主要的一點,他想親自查看河東的民情,現在他所了解的情況都是出自于王凱之口,按照王凱所說,河東是一派安寧穩定,實際上是不是如此,唐寅想親眼看個清楚。
    他這次外出沒有通知任何人,也沒有帶太多的隨從,身邊只有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兩個人,另外還有一些神龍見不見尾隱藏于暗中保護他的暗箭人員。
    青遠是風軍所占諸城恢復最快的一座城池,攻城戰時,戰斗沒有波及到城中百姓,戰斗結束后,風軍基本駐守在外城,并沒有大規模進入內城,對城中百姓更談不上騷擾,再加上唐寅極為重視青遠這座郡城,實施不少惠民的政策,所以青運城在易主之后并沒有變的蕭條,反而還云集了大量避難的流民,比以前更加興盛。
    走在青遠城的主道上,立刻就能感受到青運的繁榮,街道兩旁商鋪林立,各個都門窗大開,小商小販更是排滿全街,吆喝之聲此起彼伏,道路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唐寅邊看也邊點頭,不管王凱心里是怎么想的,是傾向于大風還是傾向于寧國,其人的能力無須質疑,他把青遠治理的好,就等于是幫了自己的大忙。他對身邊的元武和元彪輕聲笑道:“青遠的繁華,不次于鹽城,看起來我們當初用王凱這個人還真是用對了。”
    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急忙應道:“是大……少爺英明!”由于是在外面,為了隱藏身份,兩兄弟都改口叫唐寅為少爺。
    “呵呵!”唐寅輕笑一聲,說道:“找家酒館,我們去里面坐坐,順便吃點東西。”
    “是!少爺!”
    上官元武快步走到路邊的一位小販前,向其打聽附近有沒有大一點、干凈一點的酒館,很快元武退回到唐寅身邊,低聲說道:“少爺,前面不遠有家名叫高運興隆的酒館。”
    “哦!走,過去!”唐寅笑呵呵地向前走去。
    走出不遠,果然在路邊看到一家門面不小的酒樓,分上下兩層,大門上方有面寬寬長長的牌匾,上刻四個燙金大字“高運興隆”。
    “看來就是這了,果然不錯。”唐寅向身后的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甩了下頭,帶頭向酒樓里面走去。
    三人剛進大門,酒樓的店小二就快步迎上前來,點頭哈腰的說道:“客官來了,請問你們幾位啊?”
    “三位!”上官元武邊回道邊向四周打量。現在是上午,酒樓內的客人并不多,寬敞的空間內只坐了不到十人的食客。看過一遍,上官元武又說道:“小二,給我們在樓上找一處座位。”
    “好的,三位客官,這邊請!”店小二熱情地把唐寅三人領到樓上。
    在一處臨窗的位置,三人坐定,然后向小二點了一些酒菜,等小二離開之后,唐寅方低聲問道:“元武,樓下有修靈者?”他雖然不會洞察之術,但直覺敏銳,對方有沒有靈氣基礎,他多少能感覺到一些。
    上官元武點了點頭,低聲回道:“少爺,樓下有兩名修靈者,修為都不低,看起來象是游俠。”
    上官元彪倒是滿不在乎,嘟囔道:“是不是游俠和我們有什么關系?干嗎要躲到樓上來?”
    元武一皺眉頭,小聲訓斥道:“元彪,別忘了樂將軍和艾將軍的提醒,最近青遠城內的游俠太多了,情況反常,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好。”
    元彪依舊是滿臉的不以為然,還想說話,唐寅擺擺手,含笑說道:“別爭了,樓上不錯,坐的高,看的也遠。”
    “是!”上官元彪垂應了一聲。
    時間不長,店小二端著托盤走了近來,將唐寅三人所點的酒菜送上。他上菜的動作又快又熟練,以至于連唐寅都未看清楚他上菜時手是在微微抖的。
    唐寅邊吃飯邊向外面張望,觀賞城中的街景。就在三人吃飯的過程中,酒樓里的客人漸漸多了起來,而且越聚越多,沒過多久,連二樓都坐滿了人。
    上官元武在低頭扒飯的同時,目露精光,以洞察之術悄悄探察周圍的食客。不查還好點,這一查,上官元武才猛然現,這些打扮各異、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食客們竟然大多都是修靈者。這么多的修靈者云集于此間酒樓,這太反常了。
    他不動聲色,只是悄悄抬起腳來,踩了對面的上官元彪一下,暗示他提起小心,然后,他又故作隨意地對身邊的唐寅說道:“少爺,情況有點不對勁。”
    “恩!先不要聲張,靜觀其變。”唐寅頭也未回地輕輕應了一聲,他的目光始終投向窗外,但他好象背后長了眼睛似的,對酒樓內的情況了如指掌。他不知道來了多少修靈者,但卻能明顯感覺到殺機的存在,至于那殺機是不是沖著自己而來,他就無法確定了。
    不過在唐寅看來,對方沖著自己而來的可能性不大,他和元武、元彪都是普通百姓打扮,和常人無異,對方不可能讓出自己的身份,而且一下子聚集這么多的修靈者,明顯是早有準備,可自己來這家酒樓吃飯卻是隨意挑選的,對方不可能事先得知。
    他在望著窗外的街景,耳朵可沒閑著,一直在傾聽周圍眾人的交談。
    說來也奇怪,這么多人聚集在酒樓里,卻無一人說話,眾人要么是默默的喝酒,要么是默默的吃飯,整個酒摟的氣氛又怪異又沉悶可怕。
    正在唐寅暗皺眉頭的時候,忽聽臨桌有人笑道:“呦,這不是林兄嗎?”
    “啊,原來是張兄,多年為見,風采依然啊,哈哈!”
    “怎么?林兄也是來為國除害的?”
    “沒錯!張兄呢?”
    “一樣、一樣。我等雖然都是淡薄名利之人,但國家有難,也理應出一份力嘛!呵呵!”
    “不知道今天玲瓏小姐會不會來?”
    “如果沒有玲瓏小姐,我們也不會聚集在這里,她應該會來吧!”
    “希望如此……”
    為國除害?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是沖著自己來的?那個玲瓏小姐又是誰?聽意思,這些修靈者都是受她的召集而來,他們要干什么?唐寅聽得滿腦子的莫名其妙,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過他的好奇心也被吊了起來。
    這時候,他感覺有人輕碰自己的胳膊,唐寅轉回頭的同時,也順勢看了那個‘林兄’和‘張兄’一眼,這二人都是四十開外的中年人,一個身材魁梧高壯,相貌粗野,另一個雖高但偏瘦,長的尖嘴猴腮,但雙目倍亮,十分有精神。
    唐寅看向身邊輕拉自己衣袖的上官元武,后者沒有看他,臉上也沒什么表情,目光落在桌面上,久久未動。唐寅順著元武的視線看向桌面,上面有他用酒水寫下的六個字:此地不宜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