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08

  第六百零八章
    看過桌面上的字跡,唐寅若無其事的一揮胳膊,用袖子將字跡
    抹掉,然后點下杯中酒,快寫道:別輕舉妄動,先坐觀其竟
    這時。【】唐寅臨桌的那位“林兄,又開口說道:“這次我們要除
    掉的是條大魚。絕不能讓魚跑了“張兄,笑道:“我們這么多人,難道還對付不了他一個?”
    “哎?林兄,擺擺手,瞇縫著眼睛說道:“大魚厲害。張
    兄不可大意”。
    ,“呵吼”
    上官元武眉頭擰成個疙瘩。在桌上寫道:他們要對付的人是誰
    ?不會是我們吧?
    唐寅垂目一笑,寫道:不知道。頓了一下。他又飛快的寫道:不過可以一試。
    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沒明白他這個一試是什么意思,就在這時
    ,唐寅猛然挺身站起。
    他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引出酒樓里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周圍
    那些食客們有數人也跟著站起身形。雙眼直勾勾地凝視著唐寅,即
    便是那些沒站起來的食客。手也都伸到桌下。將衣內暗藏的武器抽
    出一半。
    表面上看,酒樓里即未見刀也未見槍,而實際上殺機洶涌。暗
    流滾動。如果說剛才唐寅不知道對方所說的“大魚,是指誰。那么現在
    ,他基本已能確定。對方的目標就是自己。不過這太奇怪了。他們
    是怎么辨認出自己身份的?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會在這里吃飯?是早
    有預謀?
    唐寅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他心里也在默默做著分析。酒樓的二樓,就他所能看出來的修靈者就有三十多人。一樓還不知道有多少呢。這么多的修靈者。自己的靈武再高強也難以抵擋。元武和元彪就更不用說了。
    現在能做的,就是想辦法趕快跑!好在自己夠幸運。選了個靠
    窗的位置,要逃州目對容易一些。一瞬間,唐寅的心思連轉。但是在表面上他可沒有任何的表露,看都未看周圍那些神秘的食客。而
    是目視窗外。隨意地仲展兩下筋骨。含笑說道:“明天的天氣可真
    是不錯啊”。說著話,他又坐了下來。
    見唐寅對己方似乎沒有絲毫的察覺,又坐下來繼續喝酒吃飯。
    眾食客們稍稍松了口氣,站起來的人重新落坐,抓起武器的人將手
    又放回到桌上。感覺酒樓的氣氛從一觸即又變回剛才的詭異,唐寅方以酒水
    寫道:小心,周圍人皆來者不善,我們找機會跳窗跑。
    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面色一沉。微微點頭的同時。不動聲色地摸向腰間的佩創。
    唐宣轉頭看向鄰桌的那兩名中年漢子,上下打量了幾眼。微微
    一笑。探著頭說道:,“兩位。聽口音不象是河東本地人啊”。
    沒想到他會突然向自己搭話,“林兄,和“張兄,同是一愣,
    那名林姓的漢子反應極快。沒有直接回答唐寅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聽起來閣下也不象是河東本地人。你是打哪來的?。
    唐寅似乎來了興趣。拍拍身邊的上官元武。與他調換一下位置
    ,讓元武和元彪緊靠窗戶。他則臨近那兩名中年人,笑呵呵地說道
    :“我是從風國來的。”
    “哦!原來閣下是風人
    “沒錯
    “那來河東做什么?。
    “做生意。現在河東已重歸大風。沒有了通關的糊。我就帶
    上幾名兄弟到河東這邊做點小買賣
    “不象!林兄,一本正經地看著唐寅。搖搖頭,說道:”
    我看閣下氣質出眾,不象是做小買賣的,倒象是做大買賣的“哦?這也能看出來,閣下好眼力!”唐寅顯得非常高興。仰
    面大笑起來。
    “林兄,沒有笑。反而表情冷若冰霜,他若有所指地幽幽說道
    :,“只是我得提醒閣下,河東并不是風國領地,而是寧國領地,進
    入河東的風人,十之是回不了家了
    唐寅笑問道:“如此來說,那我也回不了家嘍?。
    “林兄,點頭說道:“是的
    “我看未必。”唐寅瞇縫起眼睛。笑吟吟地說道:“鹿死誰手
    。還不一定呢”他話音未落,臉上還帶著濃濃的笑意,但手臂已
    猛然揮了出去。只聽唰的一聲,殘月形的彎刀在空中畫出一道陰冷以的寒光。
    那個林姓漢子在和唐寅交談的時候已經加了小心,提高警惕,
    可是唐寅這刀實在太快了。快到對方連點反應都未做出來,彎刀已
    從那人的太陽穴橫掃而過。
    林姓漢子表情頓是一僵,隨后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他身子搖
    晃了幾下。緊接著向前傾倒。嘭的一聲,一頭倒在桌案上,在他腦
    袋觸碰桌面的瞬間。與太陽穴衣平的半個腦袋摔滾到桌下,鮮血、
    腦漿傾灑滿桌子。
    “啊”坐在他對面的“張兄,大驚失色。身子本能的向后
    一仰。連人帶椅子摔滾在地。
    唐寅片刻都未耽擱,側頭急聲道:“走!”說著話。他施展暗影漂移,從酒館的二樓直接閃到酒館對面的房檐下。與此同時。上
    官元武與上官元彪兩兄弟也雙雙喊喝一聲,順著窗戶,直接跳到外
    面的大街上。
    嘭、嘭!
    在二人落地的瞬間,身上已然罩起靈鎧。狹長的靈列也已握在
    手中。就在唐寅逃出酒館的一瞬間,從酒館一樓的門窗內射出無數
    的雕翎。這些箭支,又短又細,尾部的翎羽極短,射的度又急
    又快又連貫。
    對這種箭支,無論是唐寅還是元武、元彪都再熟悉不過了。這
    正是在風軍中已被普遍使用的連弩。不過現在已沒時間再琢磨對方
    是怎么搞到己方的連弩的,唐寅、上官元武、上官元彪受連弩的集
    中攻擊,靈鎧不時被弩箭擊中,身形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
    未等對方的弩陣過去。酒館內傳出驚天動地的喊殺聲。緊接著
    。一條條身罩靈鎧、手持靈兵的身影從酒館的一樓和二樓不斷飛穿
    出來。瞬間就把唐寅三人的前后退路阻擋住。人群中有人怪叫道:
    “唐寅狗賊,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隨著話音。周圍的修靈者們卞卞動攻擊。
    圍攻唐寅、元武、元彪的修靈者不下五十人之多,同時進攻。
    聲勢也夠駭人的。一時間,街道上勁氣橫飛。靈波四射,飛沙走石
    ,天地變色。對方的修為雖然參差不齊,有高有低,但合力圍攻,
    威力也大的驚人,即便是唐寅也不敢硬抵其鋒芒。
    他暗叫一聲不好,拉住身邊的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急道:”退!”隨著話音,三人同時力,衣齊向后急退。三人背后就是墻
    面,不過由石頭磊砌而成的墻壁承受不住三人的撞擊,隨著轟隆一
    聲悶響。墻壁被三人硬生生撞出個大窟窿,三人也從街道滾進居民
    的家中。
    房內的這戶人家正在吃早飯,墻壁突然倒塌,從外面滾近來三名灰頭土臉的修靈者,全家人當場都嚇傻了眼,身子僵硬。端著碗
    筷、張大嘴巴、一動不動地看著唐寅三人。
    “大王,你快走,我和元彪在這里頂住刺客!”上官元武從地
    上爬起。對唐寅叫道。
    唐寅明白,讓元武和元彪留下頂住敵人。就是讓他倆送死。他
    想都未想,狠根一推二人。說道:“我要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你們
    先走,給我調集大軍過來,我留在這里拖住敵人!”
    把大王留下,自己先跑。元武和元彪不敢這么做。也不能這么
    做,二人還要說話,唐寅的雙刀不知何時已握在掌中,他將雙刀一抬,抵住上官兄弟的喉嚨,喝道:“快按我說的去做,如果放跑一
    個敵人,我要你倆的腦袋!”
    聽話音,唐寅是真急了,上官兄弟再不放心也不敢違令,二人
    互相看了一眼,狠狠一跺腳。什么話都未在多說。轉身就向宅子的
    后門跑。他倆前腳剛走。順著墻壁上的大窟窿。從外面先后竄近來
    三名修靈者。
    這三人看到唐寅正站在房內,眼睛皆是一亮。紛紛揮動手中靈列,向唐寅猛刺過去。
    唐寅冷哼一聲。身子提溜一轉。輕松避開三人的鋒芒,緊接著他雙刀卞出。分刺左右敵人,下面一腳踢出。直點正中間的那名修
    靈者。
    他這同時進攻三人的招式。頗出三名刺客的預料。左右二人紛
    紛抽身閃躲。堪堪讓過唐寅的雙刀,而正中間那名刺客卻未閃開唐
    寅的一腳,胸口被其踢了個正著,耳輪中就聽嘭的一聲,那名刺客
    仿佛脫膛而出的炮彈,真個身子向后急射出去。重重撞在墻壁上。
    又是轟隆一聲悶響,這名刺客在墻壁上再次撞出個窟窿,翻滾到房
    外。
    讓過彎刀的兩名刺客暗道一聲厲害,唐寅果然了得。就在二人
    心中驚嘆的瞬間,唐寅揮刀又到了二人近前,雙刀衣出,以連續不
    斷的快攻分擊二人的上中下三路。那兩名刺客也算是個中高手,使
    出渾身的解數,總算把自己的上、中兩路護住,至于下面,兩人是
    再也防不住了。
    沙、沙!
    唐寅的雙刀劃過兩人的小腿,各留下一條四寸多長深可及骨的
    血口子,二人吃痛,雙雙單膝跪地,可不等他二人挺身站起,唐寅
    的雙刀業已橫掃向兩人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