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09

  第六百零九章
    就在唐寅的殺招馬上要取兩名刺客的時候,房子屋頂的瓦片突然被掀開數快,接著,數支弩箭伸了下來,對準唐寅,數箭齊。數十支弩箭一齊射向唐寅,后者將牙關一咬,借著弩箭威力相對較小的特點,硬是不躲不避,將雙刀繼續劃了下去。
    撲!撲!
    他的雙刀劃開兩名刺客的喉嚨,同一時間,唐寅的后背、后腦也連中數十弩,受其沖擊力,身子向前一搶,撲倒在地。未等房頂上的刺客再展開第二輪齊射,唐寅抓起地上的尸體,猛的向房頂一甩,喝道:“給我滾下來!”
    轟隆!
    尸體受唐寅的拋力,直直將房頂撞開一只大洞,房上有兩名刺客失去落腳點,怪叫著摔進房內。隨著兩聲悶響,二人趴在地上,半晌沒緩過這口氣,唐寅也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箭步上前,手腕翻動,倒握雙刀,向下猛刺。
    撲哧!雙刀精準地刺中二人的后心,兩名刺客連叫聲都未出來,當場斃命。唐寅先后結果五名刺客,但絲毫無法阻止對方的涌入,順著墻壁上的窟窿以及房頂,跳進屋內的刺客越來越多,對唐寅的攻擊也越來越犀利。
    唐寅是以身法和快攻見長,但房中空間有限,加上刺客越聚越多,他實在難以施展,迫不得已,唐寅只能抽身退到屋外,向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撤退的后門跑去。
    在唐寅想來,上官兄弟應該早已經逃脫掉了,可是出了后門,他有些傻眼,只見上官兩兄弟已被人五花大綁,正靠著墻壁坐在地上,嘴巴里還塞著東西,在其身邊,站有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有二十多歲的模樣,相貌俊秀,身材修長,身罩靈鎧,手中握有一把靈劍,至于那個女人,看不出來多大年紀,面上蒙有白紗,將五官遮擋住,一席白色衣裙,并無靈鎧,手中也沒有靈兵,看似和普通人無異,不過唐寅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女人可比旁邊的青年要可怕得多。
    上官兄弟的靈武雖然不是頂尖級的,但也絕對不弱,只這么大一會的工夫,就被人家制住,而且連點聲息都沒有,可見對方是深不可測的高手。唐寅未敢輕舉妄動,他站在原地,默默注視著前面的那對男女。
    就在他耽擱的瞬間,后面的刺客們就追殺上來,只聽一陣嗖嗖嗖的破風聲,刺客或是從后門竄出,或是翻墻而來,呈半月形,圍在唐寅的兩側和身后,截斷他的退路。看得出來,對方絕對不是臨時組到一起的烏合之眾,完全是有組織又配合默契的靈武高手。
    唐寅深吸口氣,沒有看其他人,而是舉目看向前方的那個蒙面白衣女子,腦中靈光一閃,開口問道:“閣下就是玲瓏姑娘?”
    蒙面白衣女子沒有回話,而是反問道:“你就是唐寅?!”
    唐寅淡然一笑,說道:“我與姑娘素昧平生,應該并無瓜葛或恩怨,為何要刺殺我?”
    蒙面白衣女子冷漠地說道:“人人都說風國君主靈武了得,今天得見,果然不假。”
    唐寅道:“放了我的人,我可以當今天的事情沒有生過,以后也不會再追究,如果你們傷害他二人,我會把這筆帳統統記在寧人身上,到時,很多人都會死,我想,這應該不你們想看到的吧!”
    蒙面白衣女子說道:“難得有機會能與風王殿下過招,風王殿下不必手下留情,盡管出招吧!”
    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對話極快,但都是答非所問,驢唇不對馬嘴,碰上這樣的敵人,唐寅心中亦是一顫,暗道一聲難纏。他肩膀聳動,幽幽說道:“想和我過招?換個男人來吧,我平生從不欺負女人!”
    就在他話音未落之時,唐寅身體周圍突然騰出黑霧,緊接著,身形消失,再現身時,已出現在白衣女子的身后,他話說的漂亮,但下手可一點沒客氣,雙刀齊出,分刺白衣女子的后頸和后心。
    唐寅可是下了死手,出刀時,刀身已附著上黑暗之火,只要被他的刀傷到一點皮肉,黑暗之火就能竄到對方的體內,將其化未靈霧,除非是長孫淵宏那種一流的靈武高手才能幸免于難。
    白衣女子對唐寅的偷襲一點不意外,仿佛早在她的預料之中,她嗤笑一聲,道:“風王殿下果然狡詐。”說話之間,她身形已向前竄出。她的動作看似飄忽輕靈,度并不快,但卻令唐寅的雙刀皆刺了個空。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唐寅是不用對方出手,只看白衣女子的身法,他就斷定此人的靈武和修為皆不簡單。他吸氣縱身,跟著白衣女子的身形也竄了出去,雙刀攻勢不變,依舊刺向對方的脖頸和后心。
    他的雙刀緊追白衣女子的要害,突然之間,白衣女子腰身一擰,在空中半轉回身,手臂向后一揮,一道白光飛刺向唐寅的面門。由于白光的度太快,唐寅也沒看真切,本能的收回雙刀招架。
    當啷啷!
    白光正中唐寅的雙刀,后者縱到半空中的身形也隨之墜落下來,落地后,唐寅不由自主地倒退兩步,這才把身形穩住。他瞇縫著眼睛,看著前方的白衣女子,總算看清楚白光是什么了,那是對方的衣袖,或者說是對方的武器。
    仔細看,白衣女子的衣袖雖然是白色的,又柔軟異常,和錦緞沒什么區別,但卻隱隱散出金屬的光澤,而且不時由流光異彩閃動,那明顯是靈化的兵器。唐寅想不明白,靈氣只能與金屬融合,使金屬靈化,為何對方的衣袖也能靈化?難道那是由金屬打造的?可是什么金屬能這么柔軟,竟和錦緞無異?
    唐寅有個好習慣,對他想不明白的事,絕對不會多思去仔細琢磨。他嘴角揚起,身軀微躬,上身前傾,毫無預兆,整個人如離弦之箭般向前彈去,到了白衣女子的近前,寒光橫掃對方的喉嚨。
    白衣女子暗道一聲來的好,她身形后退的同時,雙臂揮動,兩只云袖如連弩一般,又急又猛的連擊唐寅周身的七處要害。比快招,唐寅還沒怕過誰,他雙刀舞動,不僅擋下對方的七連招,而且還反攻出三刀,將白衣女子退出三大步。
    他哈哈而笑,說道:“玲瓏姑娘也不過如此嘛!”
    “哼!”白衣女子冷笑出聲,一只云袖突然乍現出精光,緊接著,她舞動云袖,數道環形的靈波向唐寅分射過去。唐寅從未見過這樣的靈武技能,在不了解其特性的情況下他也不愿意硬接,直接以暗影漂移閃出對方的攻擊范圍。
    那知白衣女子早有準備,就在唐寅現身的一瞬間,她的另只云袖也到了唐寅的近前,后者一驚,身子向后連續三個飛縱,本以為可以躲開對方的攻擊,哪知他的身法快,而對方的云袖更快,柔軟異常的云袖如影隨形,追蹤而至,在石火電光的一剎那將唐寅的腳踝纏住,白衣女子嬌呵道:“躺下!”
    “未必!”唐寅使出千金墜,受到云袖纏繞的那只腳猛的用力向下一頓,只聽嘭的一聲,地上的方磚被他踩碎數塊,地面也出現一個大坑,他的腳面已沒進地里,不過整個身子如釘在地上的釘子似的,不管白衣女子怎么拉扯云袖,他站在那里硬是文絲不動。
    “你是找死!”白衣女子似乎也動了真怒,她在全力回拉云袖的同時,將全身的靈氣也注入到云袖之中,纏著唐寅腳踝的云袖越縮越緊,以至于連唐寅腳踝處的靈鎧都被勒變了形。
    好高深的修為!唐寅在驚嘆女子修為的同時,也在暗自搖頭,自己以靈鎧抗衡對方的靈兵,實在太吃虧了,想著,他心思一轉,雙目射出邪氣的精光,就在白衣女子用盡全力回拉云袖想把唐寅拽倒的時候,唐寅突然收力,同時身子還向前飛撲出去。
    白衣女子的回拉之力就已然極大,再加上他自身的彈出之力,雙力合一,使他前撲的身形快如閃電,白衣女子還未反應過來,撲來的唐寅就與她撞了個滿懷,好在白衣女子修為高深,在二人相撞前的一瞬間下意識地完成靈鎧化,不然她以肉身和一身靈鎧的唐寅相撞,渾身的骨頭都能被撞碎。
    耳輪中就聽咚的一聲巨響,白衣女子驚叫著倒飛出去,纖細又柔弱的身子足足飛出七、八米才摔落在地,她噔噔噔又連退五、六步總算是勉強穩住身形。即便是在關鍵時刻罩起靈鎧,但受唐寅的撞擊之力,她仍感覺內臟翻騰,血往上涌,嗓子眼甜,渾身的骨頭象是要散了架子似的,又酸又疼。
    撞飛白衣女子,唐寅也不追擊,掉轉身形,直向上官兩兄弟沖去,不過他剛到近前,站在上官兄弟身旁的這名青年抬起靈劍,對準唐寅的胸口,狂風驟雨般連刺五劍。
    領略過長孫淵宏的兵之靈變,唐寅對青年的快劍已毫無感覺,他身如隨風楊柳,向前的度不減,在左右晃動之間便把對方的五劍全部閃開,與此同時,他業已到了青年近前,雙刀合而為一,化為鐮刀,交于左手,右手手掌張開,向前一伸,猛抓向青年的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