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612

  第六百一十二章
    唐寅在眾多侍衛的嚴密保護下回到郡府,為了感謝袁方的出
    手相助,給他安排一個軍中參事的職務。【】官職是不高,但為唐寅身邊的近臣,有直接上奏的機會,若是真有能力。也就不愁沒有展
    的空間了。
    定下心來。唐寅細細琢磨今天生的事。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自己是秘密出行的。又經過喬裝改扮,可對方是如何得知自己行蹤
    的。這只有一個解釋。郡府內有與刺客勾結的奸細。不過要想把
    這個奸細找出來可太難了。郡府上下除了侍衛基本都是寧人。包
    括郡王凱在內,他們人人都有嫌疑,若是細細追查下來。還不知
    道得查到什么時候。
    唐寅問剛剛投奔自己的袁方道:“袁方先生,那個玲瓏姑娘能
    對本王的行蹤了如指掌,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袁方一笑,說道:“這并不奇怪。大王一直住在郡府內。而郡府上至郡大人。下至仆人、丫鬟甚至后廚房的伙夫卻皆為寧
    人,只要其中有一人心生二意,大王的行蹤便會被玲瓏姑娘所掌握
    。讀好書盡越包書吧臼加脅
    他說的這些也正是唐寅所慮。唐寅問道:“那在袁方先生看來
    。誰的嫌疑最大呢?”
    袁方連想都未想。直截了當地說道:“郡王大人嫌疑最大。
    若按常理分析,王凱的嫌疑確實最大,不過唐寅可是秘密出行
    的。王凱并不知道此事。倒是被下面的仆人看見然后再秘報給玲瓏姑娘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唐寅點點頭。含笑說道:“我知道了。袁
    方先生出來乍道。需要先了解一下我方的狀況。”說著話,他叫過
    來兩名侍衛,讓其帶著袁方在郡府轉轉。順便認識一下己方的眾
    將。
    袁方走后沒多久,樂天和艾嘉二人就到了,兩人一臉的緊張,
    快步走到唐寅近前,問道:“聽說大王遇襲,不知是怎么回事?”唐寅樂了,挑著眉毛瞅了樂天和艾嘉兩眼,說道:“兩位。你
    二人是收集情報的。竟然還來問我怎么回事。我應該問你倆才對吧
    ”
    樂天和艾嘉老臉同是一紅。他二人在青遠城內已經布下大量的
    眼線。也知道大批的寧國游俠正向青遠云集。不過兩人確實沒聽到
    一點有關刺殺唐寅的消息。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雙雙跪地,說道:
    “末將對相關情報收集不利,請大王降罪!”
    唐寅嘖了一聲。擺擺手,有些心煩地嘟囔道:“起來吧。男兒膝下有黃金。別動不動的就跪來跪去。”說話的時候。他背著手、
    低著頭在房內來回踱步,走了一會,他轉頭問道:“樂天,艾嘉。你倆聽說過寧國有個玲瓏門嗎?似乎是游俠幫派。”
    樂天和艾嘉同是一愣,隨后連連點頭,說道:“當然聽說過。
    怎么?大王認為此事和玲瓏門有關系?”
    唐寅搖頭。說道:“不是認為,而是肯定。這次寧國游俠對我
    的行刺,就是接到玲瓏門門主的指令。”
    啊!樂天和艾嘉吸口氣。隨即陷入沉思。喃喃說道:“若是這樣。事情就麻煩了。”
    唐寅怪異地看著他二人,笑問道:“有多麻煩?難道這個玲瓏
    門比神池還要可怕?”
    樂天正色道:“神池和玲瓏門無法相比。神池畢竟是諸侯國。
    做事要顧及顏面和名聲。有許許多多的顧慮。而玲瓏門只是個普通
    的門派。又十分神秘。做事沒有什么忌憚。可以無所不用其極。正
    因為這樣。末將才說它麻煩。”
    恩!這種秘密的幫會組織,確實讓人防不勝防。唐寅點點頭。說道:“,玲瓏門有什么厲害的地方?”
    樂天說道:“玲瓏門倒是沒什么,只是門主非常可怕,據傳。歷代的玲瓏門主都會靈武絕學隨機變。這門靈武,不僅能改變
    人的相貌,還能改變體形甚至性別。干變萬化。神鬼莫刻。和大王
    的暗影分身有異曲同工之妙。哦,或者說是…更勝一籌。”
    唐寅的暗影分身可以千變萬化,但卻是有限制的。先暗影分
    身不是肉身。是由靈氣凝化而成的虛體,躲不開洞察的窺探,其次
    。暗影分身的變化僅限于死在靈魂燃燒之下的對象,也就是說暗影
    分身所能變化出來的除了唐寅本身之外就都是死人。但隨機變不一樣。是修靈者自身形態的改變,不受任何限制。
    聽完樂天的講述。唐寅也嚇了一跳,他皺著眉頭。難以置信地說道:“竟然還存在有這種技能?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樂天嘆口氣,說道:“靈武學博大精深。尤其是光明系靈武,
    所學之人甚多,其中不乏曠世奇才,屢有創新。分支分派不計其數
    ,各種絕學多如牛毛。隨機變一直都是玲瓏門一脈單傳,據說連神池都想掌握此技能,卻沒有結果。”
    唐寅眨眨眼睛,腦中靈光一閃。驚道:“如此來說,那個玲瓏姑娘豈不是想變成誰就可以變成誰。甚至。她都有可能藏身于郡
    府內?”
    雖然很不可思議。但樂天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他點點頭。說道:“是這樣的。如果刺客真是受玲瓏門的指使,那么,大王身邊就沒有誰是可以信賴的了,因為他很有可能是玲瓏姑娘變化而成
    。包括我和艾將軍在內。”
    呼!唐寅瞇繹著眼睛幽幽噓了口氣。若是這樣,事情還真是麻
    煩了。不管玲瓏姑娘的修為怎么樣。單單是她這個隨機變就太可怕
    了。他握緊拳頭,凝聲說道:“必須得把這個玲瓏姑娘揪出來,此
    人不除,我心難安。”
    樂天面色一正,拱手說道:“大王請放心。末將會嚴密追查此
    事。”
    現在唐寅可后悔了,在酒館外他碰到的那個白衣女子很可能就是玲瓏姑娘。早知道此人如此麻煩,當時自己就算拼了命也得把她
    除掉啊!可惜世界上沒有后悔藥,現在唐寅再怎樣把腕嘆息也于事
    無補了。
    寧國游俠聯于行刺唐寅的行動并未成功,不過唐寅的心頭上可壓了一塊大石頭,對自己身邊可能存在的隱患充滿顧慮,同時又有
    一種無力感。
    翌日,唐寅動身,離開青遠,直奔漳河的己方駐地而去。現在
    平原軍、三水軍、天鷹軍、直屬軍的招兵已進行到尾聲。三天的時
    間里。四軍共招收新兵兩萬余人。只是其中的大半都是平原軍招的。有了一萬多的兵力補充近來,青慕青自然非常高興。不過他的
    高興并沒有持續的太久。唐寅進入己方大營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所
    有的新兵聚集起來,重新成立一軍,命名為新軍,然后從四軍抽調
    兵力,填補到新軍內。使新軍的兵力達到三萬。然后委任平原軍將領關湯為新軍統帥。
    新軍只有三萬人,區區三個兵團,遠未達到軍團的級別,而關
    湯其人亦是能力平平之輩,唯一讓唐寅看重的是他對自己忠心耿耿
    。忠誠度沒有問題。唐寅成立新軍,說白了就是讓新軍去做炮灰,打仗的時間沖在最前面,給己方的主力大軍趟路,即便有損失。死,
    的也多是寧人,對己方的軍力影響不大。
    處理完新軍這件事,唐寅招集眾將,商議渡河之戰。
    就目前的形勢來說,舞慕青、梁啟、子纓三人都對漳河之戰的前景不樂觀。當唐寅提到渡河作戰時。子纓直接站起身形,對唐寅
    拱手說道:“大王,清隨末將出去。”
    唐寅不知道子纓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滿心好奇的跟隨子纓走出
    大帳。其他眾人也急忙跟了出來。子纓并未走遠。來到一座了望塔
    前站定。回頭對唐寅說道:“請大王上去觀瞧。”
    無奈地搖了搖頭。唐寅耐著性子攀到了望塔頂,舉目向江面望
    了望。沒看出什么。等子纓上來后。他問道:“子纓,你讓我看什
    么?”
    子纓手指漳河的對面。說道:“大王請看!”唐寅望去。漳河的對岸除了寧軍大營外。就是停泊著一些戰艦
    。再沒有其他。他皺著眉頭。不滿地說道:“子纓。有話就直說。
    別拐彎抹角的。”
    子纓深吸口氣,說道:“大王,寧軍的船只皆為戰船,不僅船
    高體大。而且上下包裹鐵皮,而我軍船只,卻只是小船和木筏,我
    軍乘坐這些過漳河。一旦對方主動出擊迎戰怎么辦?小船和木筏與
    戰船相碰,無疑是以卯擊石,人家不用進攻,只是開著戰船一走一
    過就能把我軍的小船和木筏統統撞翻,到時我軍將士不知要有什么
    人棄身魚腹,所以,萬望大人三思而行,萬萬不可草率進攻啊!”
    呦!唐寅還真沒考慮過這一點。聽子纓講完。他心頭一驚。攏
    目仔細觀望對岸停泊的船只。正如子纓所說。寧軍的戰船無不是又
    高又大,一般都分為上下三層,體形龐大。在船休下面還鑲嵌有鐵皮,這樣的龐然大物在水面上直撞過來,己方搜集的那些民用小船
    以及臨時建造的木筏確實難以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