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13

  第六百一十三章
    唐寅揉著下巴,沉吟許久,問道:“子纓,依你之見呢?”
    子纓說道:“此戰我軍若是強攻,怕有全軍覆沒之危。”
    這時,蕭慕青也爬了上來,聽聞子纓的話,他立刻接道:“全軍覆沒有點危言聳聽了,不過強攻會導致我軍損失慘重是一定的。”
    唐寅問道:“慕青,你也覺得此戰我軍不易取勝?”
    “是的,大王。”蕭慕青苦笑道:“想強行渡過漳河,我軍戰船的規模至少要與寧軍旗鼓相當,不然的話,實難取勝。”
    這話等于是廢話。風國的造船業十分落后,也沒打過水戰,國內即無水軍,更無大型戰船,要造出對岸那么一支規模的船隊,估計至少也得花費個三年五載的時間,唐寅滅寧決心已定,哪里能等這么久。
    他什么話都沒說,轉身下了了望塔,大步流星回到中軍帳。其他諸將面面相覷,誰都未敢說話,默默跟隨唐寅回到帳內。唐寅在帥案后來回徘徊,頭腦飛轉,思索己方要如何才能順利渡過漳河。
    寧國的百萬大軍都被自己給打敗了,唐寅不相信眼前這條區區的漳河能阻擋己方大軍的西進。可是用什么辦法才能成功渡過去呢?唐寅尋思許久,突然想到自己當初渡泮水的時候就和目前的情況差不多,既然敵強我弱,就避其鋒芒好了,找一處隱秘之地悄悄過河。
    想到這里,他抬起頭來,說道:“樂天、艾嘉!”
    “末將在!”聽聞他的召喚,樂天和艾嘉急忙出列,拱手施禮。
    唐寅正色道:“你二人去察探,漳河沿岸有哪些守備薄弱又隱蔽之處,最好能畫出草圖,三日后拿于我看。”
    “是!大王!”樂天和艾嘉雙雙答應一聲,轉身急步而去。
    唐寅對左右的眾將說道:“想必列位將軍還沒有忘記吧,當初我軍渡泮水的時候就是避敵鋒芒,悄悄潛行到對岸,漳河比泮水要長得多,寧軍不可能處處都有防范,其中必有弱點,只要找到寧軍防衛的薄弱所在,我軍渡過漳河便不再是難事。”
    聽他這么說,蕭慕青等人紛紛點頭,如果能從敵人防衛的空隙悄悄渡過漳河,那是再好不過了,只要能上岸,能在6地上作戰,己方將士還從未怕過誰呢!這回沒等旁人開口,蕭慕青搶先贊道:“大王英明蓋世,此策甚佳。”
    唐寅咧嘴笑了,緩緩坐下,身子向后一仰,又陷入沉思,現在他所要做的就是等,等樂天和艾嘉二人帶回確切的消息。
    樂天和艾嘉并沒有花費三天的時間,翌日晚間,二人就急匆匆的回到風軍大營,見到唐寅之后,艾嘉將她繪制的漳河草圖拿了出來,鋪到桌岸上,滿面喜色地說道:“大王,末將找到一處適合我軍偷渡的好地方。”
    “哦?”唐寅精神一振,忙道:“指給我看。”
    “是這里!”艾嘉手指地圖說道,接著,她繼續道:“寧軍的布防范圍是南北各十里,而此地位于寧軍大營的南二十里外,這里水流平緩,河面也狹窄,更主要的是,河對面就是一大片密林,我軍上岸之后能立刻隱于林中,完成各種戰備。”
    唐寅眼睛為之一亮,這可是難得的要地啊!他轉目看向樂天,詢問他此地是不是真如艾嘉所說。樂天一笑,點頭應道:“末將的探察和艾將軍一樣,此地確實適合我軍做偷渡之用。”
    樂天和艾嘉兩人的探察結果一致,這讓唐寅徹底放下心來。他撫掌而笑,低著頭,又看了一會草圖,振聲說道:“召集眾將,來中軍帳議事!”
    “是!”
    唐寅一聲令下,風軍眾將紛紛趕到中軍帳,等人都到齊后,唐寅向艾嘉示意了一下,后者拿出草圖,為眾人詳細的講述起來。人們聽完艾嘉的介紹,也都是又驚又喜,有如此便于過河的地點,那己方的渡水作戰就不是沒有可行性了。
    “兵貴神,諸位將軍,你們,我軍應何時動進攻?”唐寅笑呵呵地環視眾人。
    “大王!”這時,袁方沖著唐寅拱手施禮,說道:“事關重大,微臣倒是覺得此事應多加謹慎。”
    聞言,樂天和艾嘉同是一皺眉頭,前者沒多說什么,艾嘉則面露不悅,冷笑著問道:“袁方先生可是認為我等探察有誤?”
    袁方一笑,說道:“不、不、不,在下絕無此意,不過據我所知,長孫淵宏極善統兵,謀略過人,河西有這么大一處漏洞,他應該不會不察,在下懷疑這會不會是長孫淵宏故意設下的一計,有意送個漏洞給我們,好引我軍上鉤?”
    “笑話!”艾嘉嗤笑一聲,說道:“我剛才已經說過了,寧軍的防線為南北各十里,而此地距離寧營足足有二十里,寧軍的防線并未延伸到此地,長孫淵宏沒有現也屬正常。”
    袁方幽幽嘆了口氣,說道:“話是這么說,但我軍不能不防啊!艾將軍也說了,此地的對岸就是密林,適合我軍上岸后就地隱藏,不過也適合敵人做埋伏,一旦寧軍在密林中設有伏兵,我軍渡河之將士豈不是完全暴露在敵人的箭陣之下?”
    艾嘉臉色有些漲紅,鳳目怒視著袁方,憋了半晌,方氣道:“信口雌黃,一派胡言!袁方先生是寧人,在這里最無權說話的人就是你,誰知道你是何居心?!”
    她這話是在場眾人皆為之顧慮的事,只是沒人好意思把這話說出口,因為太傷人了,萬一袁方是真心實意的投靠己方,此言一出豈不要把他氣跑了?
    果然。唐寅聽完艾嘉的話,臉色頓是一沉,說道:“艾將軍,注意你的言詞,袁方先生既然投靠我軍,就是自家兄弟,剛才那種猜忌的話,我以后不想再聽到。”就算有所懷疑,也不能當眾挑明,要暗中去調查。他在心里又補充了一句。別看袁方幫過唐寅,但后者對他可不是百分百的信任,不為別的,只袁方是寧人這一條就很難讓唐寅對他徹底放下戒心。
    聽到唐寅的呵斥,艾嘉暗吐舌頭,也意識到自己的話說重了,她垂頭應道:“大王教訓的極是,末將知道了。”
    唐寅沖著袁方歉意的一笑,說道:“袁方先生,剛才艾將軍說的是氣話,你別往心里去。”
    袁方滿面的平和,含笑拱手說道:“大王言重了。”
    看到袁方這樣的反應,唐寅反而暗皺眉頭,按袁方自己所說,他是游俠出身,而游俠向來最重顏面,艾嘉剛才如此直言不諱,袁方應該極不痛快才對,不過現在看他好象沒事人似的,他當真有這樣的心胸?
    正當唐寅心生疑竇之時,樂天笑呵呵地出列,說道:“袁方先生多慮了,我早已派出部下,偷偷潛水到對岸,探察林中有無埋伏,最遲明天便會得到確切的消息。”
    哦?袁方聞言一愣,隨后含笑點頭,說道:“樂將軍心思縝密,令人佩服。”
    大戰在即,唐寅懶著再在袁方身上思,只要派人把他盯緊了,也就不怕他耍花招。唐寅深吸口氣,挺身站起,環視眾人,正色說道:“諸位回去都做好準備,只要探報對岸無伏兵,我軍便明夜暗渡漳河!”
    “是!大王!”
    眾將紛紛插手領令,轉身而去。當程錦要隨眾人離開時,唐寅把他叫住,等人們都出帳了,他把程錦叫到自己近前,低聲交代道:“程錦,派出兩名得力的兄弟,裝扮成侍衛,盯緊袁方。此戰至關重要,我軍的信息絕不能外泄。”
    程錦點點頭,隨后又疑問道:“大王認為袁方有問題?”
    唐寅一笑,說道:“暫時還不好說,不過此人是寧人,又剛剛投靠我軍,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程錦應了一聲,又面露難色的欲言又止。唐寅見狀樂了,揚頭道:“有什么話就說吧。”
    “大王,袁方的修為雖不高深,但畢竟也是個修靈者,能分辨出光明系修靈者和暗系修靈者,讓暗箭的兄弟裝扮成侍衛,怕會被袁方看出來。”程錦顧慮重重地說道。
    這倒是個問題。唐寅敲了敲額頭,說道:“這樣吧,你從我的侍衛中多挑出幾人,做好交代,然后再派到袁方那邊去。”
    “是!大王!屬下明白了。”程錦拱手,轉身而去。
    這時,大帳里只剩下唐寅一人,看著空蕩蕩的營帳,他慢慢坐下,幽幽嘆了口氣,自己能不能滅寧,能不能在風國歷史上留下無人可匹敵的豐功偉績,也就看明日之戰了。如果一戰成功,己方將再無阻力,可一舉攻向良州,如果失敗,不僅滅不了寧國,恐怕剛剛打下來的河東地區也有危險。身為一國之君,身為全軍統帥,唐寅也漸漸體會到這個位置并不是那么好坐的,在擁有無上權利的同時,也背負起沉重的負擔、責任和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