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14

  第六百一十四章
    在唐寅的授意下,風軍把收集的小船全部擺放出來。停泊在岸邊,看上去。風軍象是要從正面進攻寧軍大營,而在暗中,風軍已秘密將趕造出來的木筏微運到大營南二十里外的地方,大軍也悄悄
    向那邊集結。
    正如樂天和艾嘉探察的那樣,此地河面不寬,水流也平緩。舉
    目望向對岸。是一片碧綠蔥蔥、密密匝匝的大村林,一眼望不到邊
    際。唐寅有親自過來查看,他蹲在草叢中,瞇縫著眼睛注視對岸,
    心里默默做著判斷。
    漳河雖然名中帶河,而實際上寬度和江差不多,河寬一般都在
    兩里到三里之間,而此地的河寬充其量也就一里半左右的樣子。加
    上水流并不湍急,在沒有敵人阻撓的情況下,唐寅估計木筏劃到對
    岸最多也就二十分鐘的時間。
    想到這里,他轉頭說道:“慕青”。讀好書盡截包書吧如脅
    蕭慕青毛腰湊到唐寅近前。低聲說道:“在”。
    唐寅問道:“我軍的木筏有多少?。
    蕭慕青略微算了算,說道:“應該不下五十
    唐寅點點頭,五千只木筏,運送過去五萬將士不成問題,己方
    二十萬大軍,四、五個時辰便可全部渡過漳河。他瞇縫著眼睛。望
    著對岸的密林。問左右的眾將道:“各位覺得此地如何?。
    蕭慕青搶先答道:“此地稱得上是秘渡漳河的絕佳位置”。
    梁啟和子纓也雙雙點頭應是,現在他二人也看到己方取勝的希
    望。若真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渡過漳河。那一定可以打寧軍個措手不
    及,長孫淵宏又身負重傷,十多萬的寧國西部軍根本不足為懼。
    看得出來,蕭慕青、梁啟、子纓三人的斗志都已經提起,唐寅
    心中歡喜。他們三人對此戰開始有信心,那么無疑也是證明此戰確
    實可行。唐寅環視左右,看到樂天,向他招了招手,問道:“樂天
    ,派到對岸的兄弟回來沒有?。
    樂天搖搖頭,說道:“為了隱秘,我派出去的人手并不多。要
    細查這么大一片的秘林。需要一些時間。估計等到下午或者晚上也就差不多了。”
    “恩”。唐寅眼珠轉了轉,對蕭慕青、梁啟、子纓、古越四人說道:,“把全軍將士統統調集過來,只要確認對岸無伏兵,我軍立
    刻渡江。””走!大王!”即使唐寅不說,風軍的主力也在悄悄向此地云
    來
    趕過來的風軍越聚越多,好在岸邊都是半人多高的雜草,風軍
    將士蹲于草叢之中,冷眼看去,也瞧不出什么。時間一點一滴的過
    去,但對岸始終風平浪靜,連個人影都看不到,更沒有天眼探子的
    蹤跡。
    唐寅表面上輕松”里已開始焦急起來。他深知事不宜遲。遲
    則生變的道理,這么耽擱下去。誰知道什么時候會竄過來一股寧軍
    。識破己方的行動。如果錯過現在這個機會。再想找到這么絕佳的
    進攻位置,可就難上加難了。
    他從未覺得時間有過得如此漫長的時候。漸漸的。天上的驕陽
    變成夕陽。二十萬風軍。在岸邊已足足等待三個多時辰,此時天色
    已近傍晚。有好幾次唐寅都想不等天眼探子。直接下令進攻。可是他的理智立刻壓下心中的沖動,同時一再提醒自己,不可拿二十萬
    將士的性命當兒戲。
    天色越來越黑。正在人們耐著性子焦急等候的時候,岸邊突然
    傳來嘩啦啦的水聲。緊接著。從河水中走出一名渾身濕漉漉的黑衣
    人。
    “有人”。就身處河沿邊緣的唐寅耳朵極尖。立刻聽出有人上
    岸。樂天精神為之一振,急聲說道:,“大王。我去
    “恩!如果是探察的兄弟回來。立刻帶到我這邊“是!大王”。
    樂天毛著腰鉆過雜草。向河邊走去。時間不長,樂天返回。身
    后還跟著一位黑衣青年。他快步回到唐寅身邊。同時向身后的青年
    招了招手。興奮之情溢于言表,對唐寅低聲說道:“大王。是末將派出去查探的兄弟回來了”。
    ”哦?”唐寅眼睛頓是一亮,舉目看向樂天身后的黑衣青年,
    這青年二十出頭的模樣,個頭不高,休形粗壯,身上的肌肉都鼓起
    多高,相貌平平,但一對小眼睛錚亮,十分有精神。唐寅打量青年
    的同時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在哪里見過他又一時想不起來
    了。他問樂天道:“這位兄弟是你們天眼的人?。
    “沒錯!他叫王海,是組建天眼時的第一批兄弟”。樂天先是
    應了一聲,而后又疑問道:“怎么?大王覺得有什么不對嗎?。說
    著話。他又回來看了王海一眼。
    “沒什么不對唐寅含笑擺了擺手。既然是天眼的老人。那
    自己以前見過他就很正常了,有相識感也是對的。他問道:“王海
    。你去對岸都打探清楚了嗎?林中有無寧國伏兵?。
    “沒有”。王海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語氣無比肯定地說道
    :“我和兄弟們把那片林子仔仔細細巡查了一遍。別說伏兵。連寧
    軍的暗哨都沒有
    “你確定?。唐寅目光如炬,直勾勾地看著王海。日姍澗書曬齊傘
    王海露出茫然之色,呆呆地點頭應道:“當然,大王,這是
    人親眼所見”。
    “恩”。唐寅聽后,不再遲疑,對王海揮手道:“小兄弟辛苦
    了,你下去體息吧”。
    能被大王稱為兄弟,王海受寵若驚。跪地叩,說道:“小人
    告退”。
    等王海走后,唐寅握了握拳頭,揮手叫來諸將,下令道:“剛
    剛已得到消息,對岸林中并無伏兵,也無暗哨,我軍即刻渡河”。
    ,“是!大王,末將這就傳令蕭慕青等人早就在等唐寅的這
    句命令。他話音剛落。眾人便紛紛拱手應道。人們正要離開,突然
    又想起一件事,問唐寅道:,“大王,哪軍先渡河?”
    唐寅略微想了想,對關湯說道:“關將軍。我率新軍先渡漳河
    ,新軍人少。可以多帶一些插重和糧草過去
    關湯面色一正,插手施禮道:“末將遵命!”
    唐寅一聲令下,以關湯為的新軍先行渡河。
    聽聞命令,三萬新軍將士紛紛從草叢中站了出來。并將藏于雜
    草中的木筏微到河邊。五千只木筏展開。舉目望去,岸邊上黑壓壓
    的一片,風軍多如螞蟻一般。或是走上木筏。或是楓運插重。來回
    穿梭,忙碌異常。
    這時候,唐寅等人也不再隱藏形跡。紛紛直起身形。走到一處
    高地,觀瞧己方的渡河行動。
    時間不長,第一批木筏悄然離開岸邊。飛快地向對岸刮去。
    這一千多支木筏上站滿了風軍,少說也得有萬余人,在河面上
    滑行的度極快,轉瞬之間就行出了十多米,接著,是第二批木筏
    ,和第一批一樣,上面也有萬余人,再后面是第三批、第四批”
    后面的這些木筏則是以戰馬、輻重、糧草為主。
    新軍雖然都是些剛剛招收入伍的新兵,不過絕大多數人都識水性,站在搖搖晃晃的木筏上絲毫不見慌亂,也沒人失足落水,這一
    點要比平原軍、三水軍、天鷹軍、直屬軍強的太多了。
    看著己方的將士一批批的乘坐木筏劃向對岸,唐寅的臉上也漸
    漸浮現出笑容,兩只眼睛亮的快要射出光芒,此時他的心里是即緊
    張又興奮,他沒有想到,戰事竟然進展的能如此順利。
    時間飛快的流逝。第一批木筏距離漳河西岸也越來越近,人們瞇縫著眼睛。把拳頭握得緊緊的,借著黃昏昏暗的光線緊盯對岸。現在人們都把心提到嗓子眼,默默祈禱,這時候千萬別生意外。不知過了多久,第一批木筏終于在眾人的翹以待下順利抵達
    西岸。清清楚楚地看到己方將士如潮水一般從木筏上涌上河岸。唐
    寅跳的厲害的心臟終于平緩下來,他長長噓了口氣,而后忍不住仰
    面而笑,對左右眾人說道:“明日一早,我軍要在寧營起灶”。
    “哈哈。眾人聞言。也都放聲大笑起來,蕭慕青對身后的偏將說道:“傳令下去。讓我軍將士作好渡河的準備!”
    “是!將軍”。偏將激動地拱手應道,轉身飛奔而去。
    在唐寅和蕭慕青等人看來,只要己方能順利渡過漳河,上到西
    岸,戰事就已經成功一大半了,可令眾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先行
    渡過漳河的新軍真就成了炮灰軍。
    正當平原軍已在河邊剩好戰陣。只等己方的木筏從對岸回來之
    時,猛然間就聽對岸的密林中穿出一聲尖銳刺耳的尖嘯聲,對這個
    響聲,久經沙場的眾人太熟悉了,那是傳令用的響尾箭。
    人們身子皆為之一僵,面露驚訝之色,瞪大眼睛,望向對岸。
    只見彰河西岸的樹林中突然亮起密如繁星的火光,在人們還未
    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時候,火光同一時間飛射出來。那是一支支纏著
    油布正熊熊燃燒的火箭。剛剛上岸的風軍正在把木筏上的插重、糧草向下微運。哪里有
    半點防備,被這突如其來的箭陣射的措手不及。新軍剛剛組建三天
    。還未來得及做系統的元練,人們也不會打仗。面對偷襲,也不知
    該如何應對,隨著箭陣飛到。岸上、木筏上的風軍頓時成了活靶子
    。若長的河岸瞬間變成人間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