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16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三萬人打剩不到三百人。【】自唐寅起兵以來,風軍從未有過這樣
    的大敗,此時關湯寧愿唐寅打他、罵他甚至殺了他,至少他的心里
    能舒服一下。關湯顫聲說道:“大王一”
    “啊。下去吧!”唐寅舉目,向左右的侍衛使個眼色。兩名侍
    衛立刻上前。攙扶住關湯,客氣地說道:“關將軍。小人帶你去療
    傷。”看著關湯被侍衛扶走。唐寅轉頭又望了一眼對岸。西岸的戰斗
    已到尾聲,只見大批的寧軍從村林中涌出來。對殘存的風軍正給予
    最后一擊。
    這時候,舞慕青湊到唐寅身側,小心翼翼地問道:“大王。此
    戰…我軍還要再戰嗎?”
    “還怎么再戰?”唐寅瞥了蕭慕青一眼。凝聲問道:“難道你認為今天陣亡的將士還不夠多嗎?”
    青慕青一縮脖,眼珠轉了轉,若有所指地說道:“今日雖說是
    大敗,不過好在大王英明,派新軍打前陣。我軍主力無損。”
    這是唯一能讓眾人略感欣慰的一點。新軍是以新入伍的寧人為
    主。新軍如果打贏了。自然是己方得利。不過新軍若打輸了。倒也
    沒什么。對己方的戰力不構成多大的影響。
    唐寅凝視蕭慕青片刻,心煩意亂的沒有多說什么。只揮手道:
    “撤軍!”說完話,他揮手示意,讓侍衛牽來戰馬,騎到馬上。他
    又想起什么。幽幽說道:“等寧軍撤后。把陣亡將士們的尸休盡量
    打撈上來。落葉要歸根啊!”
    “是!大王!末將明白。”蕭慕青、梁啟等人卞齊躬身日姍澗書曬齊傘
    所過時間并不長,漳河西岸的戰斗全部結束。寧軍是雅赳赳氣
    昂昂的得勝而歸,風軍這邊則象是霜打的茄子,都蔫了。此戰人員
    的傷亡就已接近三萬。另外。風軍運送過去的插重、糧草統統成了
    寧軍的戰利品。其中還包括風軍引以為傲的破城弩、破軍弩這類的
    大型武器。
    看著寧軍退走之后。風軍這邊才派出收尸隊。打著白旗。乘坐
    僅刺不大多的小木筏到對岸去打撈尸體。戰場之上。尸體疊羅,河
    內、岸上都是陣亡的風軍將士。血腥的河水將河伴都染成紅色。觸
    目驚心。讓人看后不由自主地一陣陣毛。
    三萬人的陣亡。有些尸體能找到,但有些尸體早已沉入河底。
    或隨著河水飄走,找都沒地放去找。最后。風軍的收尸隊僅僅運回
    萬余具尸體。大敗而回的風軍抬著己方同袍的尸體。一各個垂頭喪
    氣。無精打采的默默向大營方向走著。
    新軍是以寧人為主,但其中必定還是有風人,看著戰死的兄弟
    們如此之慘,誰的心里都不好受。不知是誰牽頭唱起了風歌,很快
    ,悲痛的情緒就擴散到全軍,十多萬的風軍衣齊唱起風國的軍歌。
    “國家有難。我當出征,馬蘋裹尸,壯我雅風”。
    風歌開始時異常低沉。不過漸漸的變的高元起來。這就是風歌
    的魔力。也是風國的底蘊。它總能把將士們的悲痛轉變為悲憤。化
    為力量。投入到下一場的戰斗中。不屈、善戰、越挫越勇。這就是
    風人的傳統。
    在返回風營的路上,樂天追上唐寅。嘴唇蠕動,一副欲言又止
    的模樣。唐寅瞇縫著眼睛。目視前方,面無表情地說道:“有什么
    話就說。別吞吞吐吐的
    樂天深吸口氣。把心一橫,說道:“大王。王海有三個兄弟死在寧人的手上
    聞言,唐寅轉回頭,看著樂天,道:“你現在說這些是什么意
    思?。
    樂天正色道:“所以,王海不會背叛,即便背叛,也絕不會叛
    向寧國
    。唐寅沒有接話。他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部下會做出叛
    國的勾當,不過事實勝于雄辯。
    樂天沉吟片刻,低聲問道:“不知大王還記不記得末將所說的
    隨機變?。聽到隨機變這三個字。唐寅腦中靈光一閃。疑問道:”你的意
    思如,,回來報信的王海并不是真的王海,而是玲瓏姑娘幻化而成
    。”
    樂天嘆了口氣,說道:,“這是唯一能解釋得通的了。如果末將
    沒有猜錯的話,派到西岸打探的兄弟們早已經被寧人所殺,或者被
    俘,王海也在其中。而玲瓏姑娘運用隨機變。變成王海的模樣。欺詐我軍
    唐寅搖頭,表示難以置信,說道:“王海上岸時可沒穿軍裝,
    也沒截盔甲,僅僅穿著水靠”。水靠用現代的話講就是潛水衣,是
    有彈性的緊身服。如果王海穿著軍裝或盔甲,或許還能借著衣服做
    掩護。掩蓋女性的特征,但當時他穿的是水靠這種貼身的衣服,怎
    么可能把女性特征掩掉?自己和在場的那么多將士又不是瞎子。樂天明白唐寅的意思。他說道:“大王。末將說過,隨機變不
    僅能改變人的外貌,還能改變人的體型
    “你的意思是,掌握這種技能,女人也可以變為男人?。
    “沒錯”。
    “呵呵”。唐宣笑了,不過是苦笑,他仰起頭來,幽幽嘆了口
    氣,說道:“即便王海是玲瓏姑娘裝扮的,那她又是如何得知我軍
    選擇在此地進攻?”
    樂天回道:“大王。玲瓏姑娘千變萬化。混入我軍之內易如反
    掌,我大軍皆向此地集結。又等待了那么久。她有充足的時間先潛
    游到對岸報信。然后再從對岸折回來
    這么解釋倒也是合情合理。不過事情也就變的更加麻煩了。如
    果樂天所說是真,那么玲瓏姑娘肯定是和寧軍串通一氣了,加上她
    又會隨機變這種讓人防不勝防的技能,可輕松混入己方軍中,日后
    己方大軍的一舉一動都將暴露在寧軍的監視之下。這仗還怎么打?樂天不向唐寅解釋還好點,聽完他的解釋。唐寅更加心煩。他
    寧愿是王海叛國,也不希望是玲瓏姑娘混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暗中
    作梗。
    回到大營,還未走到中軍帳,就看到袁方迎面快步走來,在他
    身后,還跟有派去“保護,他的數名侍衛。
    袁方滿臉的關切。走到唐寅近前,先是深施一禮。而后急聲問
    道:“大王,聽說此戰我軍開局不利?。
    唐寅不信任袁方。所以這次的渡河之戰也沒把他帶去。他看了
    袁方一眼。微微搖了搖頭。邊向大帳走邊心不在焉地說道:“新軍
    將士。幾乎全軍覆沒
    袁方倒吸口涼氣。他加入風軍的時間雖說不長,但也知道新軍
    可是整整三萬人,什么樣的戰斗能導致三萬將士全軍覆沒。這太不
    可思議了。他站在原地愣了半晌才回過神來。急忙轉身去追唐寅。
    還想繼續問。這時候樂天伸手把他拉住。低聲說道:“袁方先生
    。大王現在的心情很糟糕,你就不要再去煩大王了
    “啊!也是”。袁方想了想,無力地點點頭,頓了片刻,他沖
    著樂天深施一禮,說道:“多謝樂將軍提醒。”
    “袁方先生客氣了。”樂天拱手還禮。看著袁方滿臉落寞的返回自己的營帳,樂天恍然想起什么,伸
    手叫住一名正要離開的侍衛,暗示他隨自己進入營帳。樂天帶著侍
    衛進入大帳,先是看了一眼唐寅,然后問道:“兄弟,大王出戰這段時間,袁方先生有沒有離開過大營?”
    聽聞這話。原本低著頭沉思的唐寅抬起頭來,看向那名侍衛。
    侍衛連想都未想,搖頭說道:“沒有!別說離營,就連營帳都
    未出去。袁方先生是聽說大王回來了才出的營帳。”
    樂天皺起眉頭,疑問道:“你怎么如此肯定?”
    侍衛說道:“我等一直都守在袁方先生的營帳四周。而且李兄
    弟也一直在營帳內和袁方先生下棋。”
    “李兄弟?”
    “啊!是李思。”
    唐寅點頭應道:“李思確實是從我這派出去的侍衛。”
    樂天沖著唐寅然后對侍衛說道:“好了。我知道了,你
    快快回去吧!”
    “是!小人告退!”
    等侍衛走后,唐寅怪異地看著樂天。疑問道:“怎么?你懷疑
    袁方是玲瓏姑娘?”
    樂天點下頭,又搖了搖頭,苦笑道:“末將確實對此人有所懷疑。不過。侍衛們已證明他沒有離開過營帳。看來此事也和他沒有
    關系了
    “是啊”。唐寅也懷疑袁方,但只是懷疑他的投靠是否是出于真心。倒沒懷疑他會不會是玲瓏姑娘。遇刺那天。他與玲瓏姑娘交
    過手。雖然自己跑了。但玲瓏姑娘肯定是在自己的身后窮追不舍。不可能跑到自己的前面去。
    唐寅有些疲憊的閉上眼睛。對樂天說道:“等會眾將回營,讓
    他們不要到我這里來了,我現在想靜心體息一下。”
    “是!大王”。樂天小心翼翼地應了一聲。隨后慢慢退出營帳
    。
    唐宣胳膊柱著桌案,輕抹隱隱做痛的額頭。對象瓏玲姑娘這種
    看得見卻又摸不著、尋不到的敵人,他毫無頭緒。也沒有任何的應
    對之策,這就象一根毒刺。釘在他的心頭,象拔拔不掉,不拔又致命。
    這可如何是好!有此人在,自己不僅渡不過漳河,打不敗寧軍
    ,甚至連河東都有可能得而復失。區區一敵,就讓自己如此為難,
    滅寧可遠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這時候,唐寅才真正意識到。自己
    當初的設想太過于樂觀了,龐大的寧國也遠不是那么好征服、吞并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