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19

  石聽寒和覃亦這兩位都是文人出身,哪遇過這樣的陣勢,還未見到唐寅,僅僅是看到風軍的隊列,兩人就已被嚇的心中寒,背后冒涼風,走路時,腿肚子直轉筋。【】
    這時,前面走過來一名身穿黑色盔甲的武將,在兩人面前站定,武將舉目打量二人一番,大嘴撇了撇,問道:“你二人就是寧國的使節?”
    “是、是、是!下官石聽寒(覃亦),不知將軍尊姓大名?”石聽寒和覃亦客客氣氣的深施一禮。
    那名武將沒有答話,只是冷冷哼了一聲,側身說道:“大王有請,兩位隨我來!”說話之間,武將已率先走了出去。
    石聽寒和覃亦相互,急忙追上前去,緊緊跟在武將的身后。
    越向風營內部走,周圍林立的士卒就越多,等接近到中軍帳時,這里的士卒是少了,不過目光所及之處皆為更加威武的君王貼身侍衛。這些侍衛得有數千余眾,不僅身材魁梧高大,而且滿面的榮光,兩眼精光閃閃,氣勢如宏,密壓壓的紅纓鋪天蓋地,好不壯觀。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為之,當侍衛們看到石聽寒和覃亦時,人們齊齊以槍擊盾,合聲吶喊:“風!風!風——”
    突如其來的擊盾聲驚天動地,喊喝之聲震耳欲聾,石聽寒和覃亦毫無準備,嚇的激靈靈打個冷戰,身子一哆嗦,險些當場坐到地上。兩人不敢說話,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低著頭,縮著肩,官服下的內衣都快被冷汗浸透。
    看他倆嚇成這副模樣,在前引路的武將打心眼里瞧不起,到了大帳沒口,他連頭都未回,冷冷說道:“你倆在這里等一會。”說著話,他大步流星走進中軍帳內,來到唐寅面前,必恭必敬地深施一禮,輕聲說道:“大王,寧國使節到了。”說完,他又低聲補充一句:“看起來象是軟柿子。”
    唐寅淡然一笑,微微點頭,揚頭示意了一下。那武將會意,轉身沖著帳外大聲喝道:“大王有請寧國使臣!”
    聽聞帳內的召喚,石、覃二人暗暗吞口吐沫,兩人你瞧瞧我,我你,最后把心一橫,邁著小碎步,走進中軍帳。
    在帥案之下,兩人雙雙跪倒地上,施大禮向前叩,同時壯著膽子大聲說道:“臣,寧國鴻臚丞石聽寒(覃亦),叩見風王殿下!”
    風、寧兩國雖然是在交戰,但畢竟是同屬昊天帝國旗下的諸侯國,寧國的臣子見到風國的君主時,按照禮儀,也是應該以臣自居,要行叩拜大禮。石、覃二人都官職鴻臚丞,本身就是搞外交的,在外交的禮儀方面,他二人是再精通不過了。
    唐寅安坐于塌上,笑呵呵地瞇縫起眼睛,打量著他二人,久久沒有說話。他不話,石聽寒和覃亦也不敢動,就保持著叩的肢勢。不知過了多久,唐寅終于開口說道:“原來是石大人和覃大人,兩位請起吧!”
    “多謝風王殿下!”二人異口同聲道。
    “看坐。”唐寅揮下手,兩旁的侍衛立刻上前,拿過來兩只蒲墊,示意二人落座。
    等兩人都坐下后,唐寅問道:“聽說兩位是為了議和而來?”
    “是的,風王!”石聽寒拱了拱手,說道:“現在風寧兩國相爭,雙方各有損耗,寧王擔憂兵戈不止,河東生靈涂炭,民不聊生,故派臣等二人前來拜見風王,商談兩國議和之事!”
    看石聽寒說話時滿臉認真的模樣倒不象是做樣子,不過唐寅還是不太相信寧國會真心議和。他呵呵輕笑,同時眼珠連轉,沉吟了片刻,似隨意地問道:“淵宏將軍也贊成議和之事嗎?”
    沒想到唐寅會突然問起長孫淵宏,石聽寒和覃亦臉色皆為之一變,膛目結舌,不知該如何做答。愣了片刻,石聽寒干笑一聲,點頭說道:“淵宏將軍也是贊同兩國議和的。”
    石聽寒和覃亦的反應本就已讓唐寅起疑,再聽說長孫淵宏贊同議和,他更是疑竇叢生,以長孫淵宏的個性,恐怕就算拼剩一兵一將也不會同意議和吧,何況他還剛剛贏得一場大勝仗呢!
    對石聽寒的說詞,唐寅嗤之以鼻,他瞇縫起眼睛,直勾勾地看著石聽寒,凝聲問道:“當真?”
    在唐寅如刀子般犀利的目光之下,石聽寒感覺自己好象沒穿衣服赤身坐在他面前似的,任何的心情仿佛都能被唐寅看穿。他結結巴巴道:“當……當然!淵宏將軍當然也贊同議和。”
    唐寅挑了挑眉毛,這兩個使官都不象是城府深沉之人,似乎也沒見過多大的世面,如果寧國議和是假,而另有圖謀,絕不會派這樣的人前來,不過聽對方支支吾吾的語氣,似乎其中另有隱情。
    正在唐寅暗自琢磨的時候,石聽寒從懷中取出一份文書,恭恭敬敬地向唐寅面前一遞,說道:“這是寧王親批的兩國議和的和約,請大王過目。”
    哦?寧國竟然連和約都擬好了,這倒是挺有意思的。唐寅略微抬了下手。站與他身后的上官元彪上前,將和約接過來,然后轉遞給唐寅。
    唐寅將和約展開,低頭細看,和約的主要內容是寧國先對出兵風國一事做了道歉,然后長篇大論的總結兩國相爭的種種害處,直到最后才提出,愿意把河東郡割讓給風國,并對寧軍入侵風國時所造成的損失做出賠償。
    在這里,寧國可未說是己方因戰敗才被迫做出的賠償。當然,這也是寧國朝廷為了顧及自己的顏面。
    賠償的數額在上面也有詳細的說明,是金十萬兩,銀五百萬兩,綢緞五百萬匹,絲帛五百萬匹,如果這些都兌換成銀子的話,合計差不多是二千五百萬兩。
    如此龐大的數額,對于寧國來說或許是九牛一毛,但對風國而言,這可算是一大筆錢了。
    當唐寅看著和約的時候,大帳里的眾人都在眼巴巴地看著他,石聽寒和覃亦自然希望唐寅不再追加其他的條件,最好是馬上同意,而風國眾將們皆好奇和約上的內容,一各個伸長脖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唐寅手中的和約。
    把和約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看過一遍后,唐寅立刻便判斷出來,這份和約,可是寧國朝廷用盡心思草擬的,上面不止一次提到河東郡是割讓給風國,而非歸還,這么寫,明顯是為了以后重新奪回河東做鋪墊的。
    這份和約,可謂是煞費苦心,難道,寧國真要和自己議和?唐寅緩緩放下和約,舉目看向石聽寒和覃亦。見唐寅的目光向自己投來,石、覃二人的心立刻提到嗓子眼,身子也繃的緊緊的。石聽寒小心翼翼地問道:“不知風王殿下對這份和約有無不滿之處?是否接受我國的議和?”
    唐寅一笑,對這個問題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說道:“石大人,對于此事,本王還得再做斟酌。”
    “是、是,事關重大,風王確實該好好考慮,不過,風寧兩國皆為大國,如此長期消耗下去,無論誰輸誰贏,對彼此皆無好處,反而讓它國有機可乘,所以,還望風王三思啊!”石聽寒正色說道。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說道:“石大人的話,本王記下了。”說著話,他抬起手來,說道:“備酒菜!石大人和覃大人是稀客,又遠道而來,今天本王陪兩位共飲幾杯。”
    “哎呀!風王殿下實在太客氣了。”石聽寒和覃亦急忙站起身形,沖著唐寅深施一禮。
    唐寅笑著擺擺手,示意二人坐下,他笑道:“既然要議和,我們就是一家人,不必太客套。”
    “是、是、是!風王所言極是!”石聽寒和覃亦互相,提起來的心放下許多,沒來之前他二人一直聽人說唐寅惡毒兇殘,今日得見,似乎完全相反,不僅模樣英俊,為人也十分平和。
    時間不長,侍衛們搬近來一張張的小桌子,放到眾將以及石聽寒和覃亦面前,接著,酒菜相繼也送上。
    唐寅到了一杯酒,端起杯子,對石、覃二人笑道:“兩位大人千里迢迢來到我軍大營,辛苦,本王敬二位!”說完話,唐寅晃了晃杯子,仰頭一飲而盡。
    唐寅是國君,他先把酒喝個干凈,石聽寒和覃亦哪還敢怠慢,二人急忙拿起酒杯,欠身說道:“謝風王!”說著,二人也將杯中酒喝干。
    風酒和寧酒不同,前者可比后者辛辣得多,酒勁也大得多,石聽寒和覃亦一口氣喝了一杯,感覺喝下去的不象是酒,更象是一把刀子,風酒的辛辣由肚子直沖腦門,只是瞬間,二人的臉色就漲紅起來。
    唐寅又倒了一杯酒,笑吟吟道:“看得出來,寧王的議和很有誠意,本王也仔細斟酌了一番,關于議和,本王是可以接受的!”
    聽聞這話,石聽寒和覃亦精神皆是一振,兩眼放光地看向唐寅,未等二人開口,唐寅又繼續說道:“只是賠償的數額嘛……”
    “好商量!關于賠償的數額這點好商量,只要風王殿下提出的要求不過分,我國皆可接受!”石聽寒迫不及待地許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