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620

  第六百二十章
    說者無意,聽者可有心。【】聽起來,寧國是很心急的要和自己議
    和,這究竟是了為什么?唐寅再次拿起杯子。與石聽寒和草亦互相
    敬了一杯,然后他臉上堆起燦爛又無害的笑容,象是聊家常似的問
    道:“寧王最近怎么樣啊?”
    兩杯烈酒下肚,石聽寒已有些微醺,他面露紅潤,想也沒想,
    笑答道:“我家大王一切安好。”
    “哦!那就好。”看來不是寧王出問題了。唐寅眼珠轉了轉,
    又問道:“貴國北方的戰事如何?據說杜基國的入像很兇猛。”
    石聽寒點點頭,說道:“剛開始杜基的像犯確實令我國吃了大
    虧。不過現在我國二十多萬的中央軍已趕到北方,并扭轉了劣勢,杜基畢竟國小人稀,物資匿乏,估計也堅持不了多久。”
    他說的這些,和唐寅所了解到的情況差不多。唐寅繼續向下試探,問道:“石大人。前陣子淵宏將軍身負重傷,不知現在痊愈得
    怎么樣了?”見唐寅再次問起長孫淵宏,剛才還對答如流的石聽寒又開始支
    支吾吾起來,他強顏歡笑,樂呵呵道:“還好、還好,并無大礙。
    唐寅多聰明。眼中不換沙子。石聽寒神態的突然轉變瞞不過他
    的眼睛。他又拿起酒杯。笑道:“沒事就好,這樣本王也就安心了。”說著話,他舉杯道:“石大人、卓大人。干!”
    “干!”無法也不敢推脫唐寅的敬酒,石聽寒和萃亦硬著頭皮
    又喝干一杯,這回兩人的頭腦都有些暈忽忽的了。
    唐寅故意長嘆了一聲。幽幽說道:“我和淵宏將軍雖然立場不
    同,陣營不同,但卻是心心相惜啊,等議和達成之后,我會特意去
    寧國拜訪他的,也借機向他請教一二。”
    聽他這么說,石聽寒心中感慨萬干,什么樣的將領才能稱之為名將。就得是象長孫淵宏這樣的,不僅能讓己方的將士們由衷敬佩
    ,還能折服敵人和對手,連身為風國君主的唐寅都對淵宏將軍如此
    尊敬看重,可見其能力之非凡。可是越這么想。石聽寒的心里就越難受。這么一員大將、名將。卻偏偏命在旦夕。如果長孫淵宏有個
    三長兩短,這無疑是折斷寧國的一條手臂啊!想到這里。石聽寒悲
    由心生,眼睛一熱。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看他淚光閃閃的模樣。唐寅一愣,難道是長孫淵宏生了意外不?想到這里。他的心跳猛然加。神經也緊繃起來,不過他沒有
    絲毫的表露,故作關切地問道:“石大人。你怎么了?”
    “沒什么、沒什么!”石聽寒以衣袖輕撫眼角。同時擺了擺手
    。
    他這昏表情還說沒什么。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出他是騙人的。唐
    寅心中冷笑。不過表面上還是一昏關心的模樣。他恍然想起了什么
    ,說道:“對了,我軍的軍醫蘇夜蕾蘇醫官有祖傳的金創藥,十分好用,等你回國的時候正好帶走一些,交給淵宏將軍,對他的傷勢
    肯定有所幫助。”說著話,他抬起手來,對身后的上官元武和上官
    元彪說道:“請蘇醫官過來一趟!”
    “是!大王!”上官元彪答應一聲,作勢就要向外走。
    石聽寒見狀急忙擺手,哽咽道:“知…不用了。”
    唐寅疑問道:“怎么?”
    石聽寒站起身形。對唐寅深施一禮。說道:“微臣先替淵宏先謝過大王。不過…淵宏將軍已不再需要金創藥了
    唐寅一愣,茫然道:“這是為何?難道淵宏將軍的傷口已經痊
    愈了?”聽司此話,大帳里的其他風將紛紛抬起頭,向石聽寒看去。長孫淵宏的傷勢這么快就好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這對己方而
    言絕對是個天大的壞消息。
    石聽寒連連搖頭。眼眶中打轉的眼淚再也抑制不住,簌簌流淌
    下來,他斷斷續續地說道:“是…是淵宏將軍傷勢惡化,又積勞
    成疾。恐怕一恐怕已時日無多!”
    “什么?”這句話對在場眾人的震驚可非同小可,包括唐寅在
    內。石聽寒話音剛落。唐寅手中的杯子已重重拍在桌案上,人也隨之挺身站起,雙目射出兩道電光,直勾勾地盯著石聽寒,久久沒有說話。
    長孫淵宏要不行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己方西進滅寧的計七
    可就又見曙光,不過。這會是真的嗎?唐寅瞪大的眼睛慢慢瞇縫起
    來,握緊的拳頭松開之后又再次握緊。
    想不到唐寅會有這么大的反應,石聽寒嚇愣住了,抬頭看著唐
    寅,滿臉的茫然,結巴道:“知…大王……你這是…”
    唐寅深吸口氣,站起來的身形又緩緩坐了下去,他重重哼了一
    聲,故作不悅地說道:“本王雖和淵宏將軍在戰場上交鋒過幾次,
    可是本王也打心眼里佩服淵宏將軍的才華,即便石大人是議和的使
    臣,若是再敢口無遮攔的詛咒淵宏將軍,也體怪本王翻臉不認人!
    石聽寒滿腹的冤枉。自己怎么是詛咒長孫淵宏呢?剛才說的這
    些明明都是實情嘛,再者說自己也不希望長孫淵宏病死啊!他身子
    向旁一側。跪在地上。叩說道:“大王,微臣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咒死淵宏將軍啊!微臣所說的都是實情,清大王明鑒!”
    “不可能!”唐寅冷著臉,凝聲說道:“淵宏將軍靈武那么高
    強。區區一處刀傷。怎會致命?”
    石聽寒急忙道:“這是微臣親眼所見。絕無半點虛假。而且,旺日。姍澗書曬訓忙齊傘
    淵宏將軍的傷勢比傳言中的要重得多,加上沒有時間調養,一直在
    親歷親為的管理軍中大小事務,積勞成疾,使傷勢惡化,現己…現已病入帝盲了!嗚嗚一”說到這里,石聽寒忍不住伏地痛哭起
    來,一旁的萃亦也不停的抹眼淚。
    這下唐寅可看出來了。石聽寒和萃亦二人絕非演戲,人的表情
    能裝出悲傷的模樣。但自然流露出來的情感是無法偽裝的。看來。
    長孫淵宏確實是病危了。想到這里,唐寅的嘴角向上挑了挑,然后
    正色說道:“石大人和卑大人都醉了。來人。送兩位大人去營帳體
    息,要好好“照看,著!”
    “是!大王!”隨著唐寅的話聲。從外面走進來四名侍衛。攙扶起石聽寒和草亦。轉身就向外走。“大王,微臣沒醉,微臣并沒醉一”酒宴僅僅進行一半。關鍵的議和之事還未徹底敲定。石聽寒和簟亦當然不能就這樣離開。不過唐寅根本不給他倆說話的機會,揮手的同時,說道:“議和一
    事,我們明日再談吧!”
    “大王”
    石聽寒還想說話。攙扶他的兩名侍衛已將其強行架出中軍帳。
    等石、萃二人離開了好一會。靜悄悄的大帳才突然轟的一聲象
    是炸了鍋。人們的表情皆是又驚又喜。相互之間議論紛紛。長孫淵
    宏竟然病危,這簡直是天大的喜訊啊。只要長孫淵宏一死。就算寧
    國的水軍再厲害也擋不住己方的大軍了。
    蕭慕青笑容滿面地走到唐寅近前。興奮地問道:“大王,你看
    此事究竟是真還是假?”
    唐寅雙目閃爍著幽光,看向蕭慕青,反問道:“慕青,你覺得石聽寒和萃亦是否在說謊?”
    “過”蕭慕青認真想了想,緩緩搖頭道:“末將覺得不象。
    “恩!我也有同感。”唐寅托著下巴陷入沉思。蕭慕青眼珠轉了轉,恍然想起什么,急問道:“大王傷長孫淵
    宏的那一刀到底重不重?”長孫淵宏背后那一刀是唐寅刺的,他會不會因此傷成病危,唐寅自然最有言權。
    他問的這個問題也正是唐寅所思慮的。他喃喃說道:“那一刀
    雖不致命,但卻帶有黑暗之火。長孫淵宏雖然能用靈燃烈抵消掉
    竄入體內的黑暗之火。不過如此一來,勢必會受極重的內傷,若是普通人,絕無生還的可能。但長孫淵宏修為深厚。能不能保下命來
    。我還真不敢斷言。”
    唐宣還從未遇到過受了黑暗之火還能不死的人,現在他心里也
    沒底。
    蕭慕青若有所思地說道:“黑暗之火竄入體內就夠致命的了,
    再把靈燃,烈入體內,就算抵消了黑暗之火,也是傷上加傷。而
    且長孫淵宏的病危又是石、萃二人親眼所見,想來此事應是千真萬確。”
    “恩!蕭將軍所言有理!”這時候其他諸將也都圍攏過來,紛
    紛點頭表示贊同蕭慕青的說法。
    一個人、兩個人這么說。唐寅心中或許還有疑慮。不過人人都這么說。唐寅的疑慮也漸漸打消,確信長孫淵宏確實是病危了。他
    雙手向后一背,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說道:“真乃天助我也!”
    說著話,他突然又收斂笑容,環視面前的眾將,正色說道:”就在今晚,我軍再打它一次渡河戰!”
    “啊?”聞言,眾人皆驚,紛紛問道:“大王要怎么打?我軍
    由哪里做進攻點?”
    唐寅撲哧一笑。反問道:“上次我軍是在哪敗的?”
    “南營二十里的地方啊!”眾人茫然地回答道。
    “如果你們現在身處漳河西岸,還會嚴守我軍剛剛慘敗的那個
    地方嗎?”唐寅瞇縫起眼睛。含笑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