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21

  第六百二十一章
    兩軍對戰,如果其中一方選擇一個地點做偷襲,結果失敗了,那么下一次這一方若繼續采用偷襲戰術的話將絕不會再選擇此地,這是正常人的思維方式。【】唐寅用的是逆思維,你越是認為不可能的事,我就越要去做,他也想讓自己在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
    當然,唐寅這么決定也是有他的道理的。眾將聞言,不約而同的沉默下來,靜靜尋思著唐寅的計策,過了一會,人們互相,紛紛點頭,皆認為大王的策略可行。人們異口同聲地贊道:“大王英明!今天寧國派出使節前來議和,他們絕想不到他們今晚就進攻,而且還是從上次戰敗的地方進攻,此計甚妙!”
    唐寅得意的一笑,心思動了動,又道:“我軍內部十之混有奸細,今晚出戰之事,先不要透漏出去,等到晚間要動進攻的時間,也不要做任何的說明,帶上全軍將士就走,不給奸細通風報信的機會。”說著話,他目光從眾人臉上緩緩掃過。如果今天晚上的偷襲還不成功,還是被寧軍現,那就只能說明一點,玲瓏姑娘沒有混在下面的普通將士里面,而是就在眼前的眾將之中。這種結果是唐寅最不愿意看到的,他不想一各個的去猜疑自己的兄弟。
    “是!大王!”眾將們沒有體會到唐寅的另一層含義,紛紛干脆地拱手應是。
    唐寅問道:“我軍的木筏還剩多少?”
    眾將相互,皆面露苦色。梁啟說道:“大王,上次戰敗,我軍所趕造的木筏幾乎損失殆盡,雖然后來又搜回一些,但總數也不會過五百支。”
    “這么少……”只五百支木筏,就算沒有敵軍,光是運送己方的十多萬大軍渡河就成個問題。他略微想了想,說道:“等到入夜,將停靠岸邊的船只統統拉上岸,讓將士們抗著船只行軍。”
    他這回算是孤投一擲了,要么成功,要么把家底統統輸光,此戰再敗,風軍也就徹底失去了渡河的工具。
    眾將們感受到唐寅的決心,精神同是一震,齊聲喝道:“遵命!”
    唐寅做好了深夜戰斗的準備,要從上次戰敗的地方再渡漳河,可是他哪里知道,他這邊的行動早已被對岸的長孫淵宏算計得清清楚楚。早在石、覃二人剛剛離開寧軍大營的時候,裝成病危模樣的長孫淵洪翻身從床塌上坐起,等魏征回來后,他立刻對魏征說道:“魏將軍,快快把我軍將士再埋伏在虎牙林!”
    虎牙林就是上次唐寅秘密渡河之地對岸的那處茂密的樹林。聽聞長孫淵宏的話,魏征一怔,下意識地問道:“淵宏將軍,我軍為何又要在虎牙林設埋?”
    長孫淵宏冷笑,說道:“議和大事,朝廷竟然只派出兩個三品的鴻臚丞,石聽寒和覃亦這兩個未見過世面的書生哪里能是唐寅的對手,我病危之事,肯定會被唐寅套出來,以唐寅的性格,定然不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縱觀漳河河泮,百里之內適合偷渡的地方只有虎牙林,其他適合偷渡之地則都位于百里之外,風軍不會跑那么遠。另外,唐寅其人奸詐狡猾,上次風軍在那里吃過敗仗,他極有可能認為我軍不會再在此地設伏,會冒險嘗試。還有,唐寅報復心理很強,自率風軍入寧作戰以來,連戰連捷,唯一算是失利的一戰就是在虎牙林,他要找回這個面子,就算有其他地方更適合偷渡,他也會選擇在此地!”
    頓了一下,長孫淵宏深深吸了口氣,幽幽說道:“唐寅一定會再次偷渡,若不出意外,就是今晚!”
    對于長孫淵宏的信誓旦旦,魏征也是將信將疑,不過他也領教過長孫淵宏的神機妙算。風軍第一次偷渡,寧軍事先在對岸的虎牙林設下埋伏,唐寅以為是奸細走漏了風聲,他的猜測并沒錯,確實有人向寧軍透漏消息,只是在透漏消息之前,長孫淵宏就已把重兵埋伏在那里。漳河這么長,他不把重兵埋伏在別處,偏偏選擇虎牙林,結果還真被他算對了,風軍正是從這里展開偷渡,剛好撞在寧軍的刀口上。
    有了上一次的成功,這回魏征的信心足了許多,按照長孫淵宏的意思,早早的帶出寧軍主力,又埋伏在虎牙林內。
    當晚,風軍吃過戰飯,隨后開始收集己方的船只和木筏,全軍開動,悄悄出了大營,向南面全進。二十里的路程,轉瞬即到,望著黑黢黢一片、聲息全無的對岸,樂天和艾嘉找到唐寅,問道:“大王,我軍用不用先派出探子到對岸偵察一番!”
    唐寅連想都未想,揮手說道:“不用偵察,直接渡河!”上次他就在偵察這方面吃了大虧,這回唐寅是打定主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強渡漳河,即便玲瓏姑娘真是混在己方軍中,也不讓她有機可乘。
    他這么做無疑是極為冒險的,不過在唐寅看來,冒這樣的險是值得的,成功的希望也很大。
    風軍帶來的船只和木筏,一次最多只能運送兩萬人渡河,唐寅一點沒手軟,直接下令,讓己方最精銳的平原軍先行渡河,另外,江凡和戰虎也被指派上去打頭陣。只要能渡過漳河,以江凡和戰虎的本領,再加上兩萬驍勇善戰的平原軍將士,即便對岸有敵人,也能扎穩陣腳,為己方的全軍渡河贏得時間。
    唐寅的如意算盤打的很好,不過這一次,以江凡和戰虎為的兩萬平原軍將士還未接近河對岸,埋伏在虎牙林里的寧軍就沖殺出來,和上次一樣,依舊是釋放火箭,不過這回寧軍多了兩種可怕的武器,兩種原本是風國獨有的大型武器,破城弩、破軍弩。
    對船只,這兩樣弩機的破壞力可比火箭要大得多,一弩射出去,弩箭從船頭打入,往往能從船尾穿出,直接就把船體貫穿,射出兩只大圓窟窿,隨后河水便開始源源不斷的涌進船內。
    平原軍是驍勇,攻城拔寨,戰無不勝,但前提是得在6地上,現在在水上,平原軍一身的本事無法施展,面對著前方如雨點一般的火箭,人們第一時間支起盾牌,擋住寧軍箭陣的鋒芒,但對寧軍的破城弩和破軍弩就毫無應對之策了。
    這兩種弩機,哪里是人力所能抵擋的,那又粗又尖的木樁子射進盾陣中,人盾俱碎,射在船體上,船只下沉,射到木筏上,木筏破碎,一時之間,兩萬風軍,千余只小船、五百只木筏,變成了熱鍋上的螞蟻,進不能進,退不能退,在河面上直打轉,風軍將士的落水聲、慘叫聲此起彼伏,已分不出個數。
    江凡和戰虎在小船上急的干跺腳,卻毫無辦法,上不了岸,他倆本事再大再強,也拿敵人沒轍。最后在被迫無奈的情況,他二人也只能下令撤軍,至于此時撤退能撤出多少人,他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能撤出多少是多少吧!
    兩萬平原軍將士,在寧軍箭陣和破城弩、破軍弩的配合攻擊下,死傷者不計其數,漳河的河面上又被風軍的浮尸所鋪滿,漳河的河水也再一次被風軍將士的鮮血所染紅。
    風軍的第二次密渡漳河行動又以失敗而告終,上回風軍折損三萬人,這回強一點,出去兩萬,回來五千,折損一萬多,但就對風軍的損失而言,這次可比上次大得多。上回戰死的三萬人本就是用來做炮灰用的,而這回戰死的一萬五千將士可是風軍中最為精銳的平原軍,損失的兵力和戰力還算是小事,此戰對風軍整體士氣的打擊太大了,而且士卒中已開始產生出懼戰的心里。
    風軍將士并不怕打仗,也不怕戰死沙場,但即便要戰死也得戰死得轟轟烈烈,與敵人拼個魚死網破,可是現在這仗打的太窩火了,兩次渡河作戰,損失的兵力快要到五萬,結果卻連敵人的邊都未沾到,那么多的將士,糊里糊涂的葬身于河底,這種仗誰還愿意去打?
    在相同的地點,不同的日子卻是相同的時間,風軍兩次遇伏,兩次大敗,唐寅以及麾下的眾將們都傻眼了。人們想不明白,己方的行動已經如此之快了,寧軍怎么又得到了風聲,又做好了埋伏,隱藏于己方軍中的奸細是怎么把消息傳遞出去的?
    直到這個時候,唐寅還認為是玲瓏姑娘把己方的行動秘報給寧軍,而沒有想到他在決定出兵的那一刻起就已中了長孫淵宏的詭計。
    看著大敗而歸的平原軍將士們,唐寅這回沒有象上次那樣暴怒,反而搖頭笑出聲來。
    仗已打的如此之慘,大王卻在笑,周圍眾人都忍不住懷疑唐寅是不是受刺激過度,得了失心瘋。
    正在眾人想上前勸說的時候,唐寅仰面緩緩說道:“身為一國之君,竟然被這同一塊石頭連續絆到兩次,臉面何存啊?!”說著話,他分開周圍眾人,迎上敗退回來的己方將士而去。
    見大王過來了,眾人皆是羞愧難當,一各個垂著頭,看都不敢看唐寅。后者在眾將士面前站定,毫無預兆,他突然拱起手來,沖著眾人深深施了一禮,同時說道:“是本王無能,用兵不當,連累了諸位兄弟,本王給兄弟們賠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