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22

  第六百二十二章
    看到大王對自己眾人躬身施禮,平原軍眾將士皆是一愣,緊接著。嘩啦啦的聲響連成一片,人們齊齊跪倒在地,眼中閃著洞光顫
    聲說道:“是我等無能!大王折殺小人了!”
    環視黑壓壓跪到一片的己方將士,唐寅心中感慨萬千,現在他對西進滅寧已基本不報任何希望,看來接受寧國的議和是唯一出路
    了。正在唐寅暗自琢磨的時候,旁邊有侍衛驚叫道:“有船!是寧
    國的戰船!”
    唐寅聞言,舉目向河面上望去,可不是嘛,在漳河的上游緩緩行了三艘體型龐大的戰船,戰船之上站滿寧兵寧將,燈球火把、亮
    子油松,將三艘戰船照的如燦召一般。等戰船行到唐寅面前的江心處,慢慢停了下來唐寅攏目仔細觀瞧,只見在戰船的甲板上擺放
    了一把椅子,椅子上端坐一人,這位頭頂金盔,身載金甲,背披紅
    色的大氅,象臉上看,五官深刻,棱角分明,濃眉大眼,面膛紅潤。
    這位不是旁人,正是“病危,中的長孫淵宏。他此時的模樣,意氣勃,神采飛楊,滿面的做氣,哪有半點病危的樣子?看清楚
    長孫淵宏,唐寅的腦袋也嗡了一聲,這個時候他終于意識到自己上
    當了。
    “哈哈”戰船上的長孫淵宏朗然大笑,看著東岸的風軍陣
    營,大聲問道:“唐寅現在可在此地?”
    被人家指名點姓的叫喊,唐寅哪是肯做縮頭烏龜的人,他分開
    己方眾人,大步流星走到河伴前,腰板挺的溜直,雙手向身后一背
    ,振聲回道:“本王在此!”見唐寅出來了,長孫淵宏隨之站起身形,走到甲板邊緣,笑呵呵地打量唐寅。別看他此時的模樣輕松,能坐能站的,實際上那是
    長孫淵宏在咬牙硬掛著,他背后的傷雖不致命,但也極重,此時能站起來,全靠身后的侍衛們在暗暗托著他。吉佳作苦吉掛不曬閻溢諒三自日日百朋寸伴四游去匣7曰
    長孫淵宏看了唐寅一會,笑道:“風王,想不到這么快你又來給本帥送大禮了,上一次你送了不下三萬人,不知這次又送來多少人啊?”
    聽聞此話,風軍眾人的鼻子都差點氣歪了,殺人不過頭點地,長孫淵宏如此出言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不是戰船距離岸邊較遠,眾人這時肯定已徜水殺過去了。唐寅倒是沒有動怒,至少表面上是沒有怒色,他笑瞇瞇地說道:“禮尚往來嘛!貴國在河東送給我百萬之眾,現在還送你們萬把來人倒也沒什么。”
    “哼!”長孫淵宏臉色沉了下來,嗤笑道:“唐寅,你真以為我大寧會向爾等風賊議和嗎?別做夢了,那只不過是本帥所用的誘敵之計罷了;你以為你的部下真都是鐵板一塊,對你忠心耿耿嗎?實話告訴你,你的一舉一動皆在本帥的掌握之中,哈幕…唐寅,下次貴軍再想渡河,不必再大費周折的跑這么遠了,何不光明正大的直接來攻?”說完話,他不等唐寅的回話,對麾下一揮手,喝道:“回營!”
    三艘戰船,在以唐寅為的風軍眼前旁若無人的調轉方向,大搖大擺的駛回寧軍大營。
    長孫淵宏的這番話,看似他在得意的顯擺,實際上有兩個用意。其一,讓唐寅認為石聽寒和罩亦二人皆為自己所派,議和之事是假,引他上當才是真,如果唐寅信以為真,石聽寒和罩亦二人必死,使節被殺,對一國而言是奇恥大辱,朝廷熱中的議和之事也只能就此作罷了。其二,分化唐寅的內部,使風軍內部產生猜忌,一旦猜忌產生,互不信任,日后在戰場上也就沒有配合而言,一支沒有配合的軍隊,戰斗力再強也不足為慮。
    這就是長孫淵宏的如意算盤。好書盡越包書吧肋丑崛功們
    眼睜睜看著長孫淵宏所在的戰船揚長而去,風軍將士無不恨的牙根癢癢,但又拿他無可奈何。古越冷著臉,跨步走到唐寅近前,沉聲說道:“這次若非石聽寒和卓亦,我軍也不會中計,大王,末將這就回營,砍掉二賊的腦袋!”說完話,他轉身就要走。
    唐寅皺了皺眉頭,喝道:“站住!”
    “大王?”古越不解地看著唐寅,事情都這么明顯了,大王怎
    么還阻攔自己?
    唐寅深吸口氣,說道:“你自己動動腦子,如果石聽寒和卑亦
    二人真是受長孫淵宏指派,他會把事情挑明嗎?他這么說,明顯是要借我們之手致石、卑二人于死地!”
    “啊?”古越身子一僵,無法理解地搖搖頭,狐疑道:“石聽寒和罩亦不是寧國的大臣嗎?長孫淵宏為何要害死他倆?”
    “鬼知道。”唐寅沒好氣地嘟囔一聲。間書吧加慨既昭比甩咖門不一樣的體驗
    這時,梁啟開口說道:“這只有一種可能,寧國的朝廷是真想議和,而長孫淵宏并不想,只要我軍把石聽寒和卑亦殺了,那么議和之事將會就此作罷,長孫淵宏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另外,如果我猜測沒錯,石聽寒和草亦應該是不知道長孫淵宏的病危是裝的。長孫淵宏要借病危引我軍來攻,索性連石、草二人也一并騙了,此人之心機,深不可測。”
    聽完梁啟的分折,眾人皆有恍然大悟之感。唐寅疑問道:“那
    長孫淵宏又是如何得知我軍這次還會由此地偷渡?難道我軍內部真有人向他去通風報信?”
    梁啟嗤笑一聲,搖頭說道:“大王千萬不可偏聽長孫洲宏的話
    ,他為什么又能事先在此地設伏,我雖然還猜不出來,但他剛才那
    么說,肯定是為了讓我軍將士互相猜忌。合則強之,分則弱之!一旦我軍將領之間互相生出不信任,互相猜忌,那我全軍的戰力將會銳減,這自然是長孫淵宏最想看到的。”
    唐寅又不是傻子,仔細琢磨梁啟的話,暗暗點頭,覺得梁啟所言極有理。他長噓了一口,幽幽應道:“沒錯!長孫淵宏果然狡詐
    甩凹8垃甩卿包書吧刻公既齊全片”門,諒點離口日百日口寸不回法車芒三區什口,7,”,連我也險些中了他的詭計!”
    見唐寅陰沉的面色恢復了許多,梁啟知道自己的話已奏效,沖著唐寅拱手說道:“大王英明!”
    唐寅苦笑,輕嘆口氣,說道:“傳令下去,全軍回營吧!”
    唐寅對風寧兩國議和之事本不熱中,也不想議和,但是現在,他不得不重新考慮此事了,漳河之戰打到現在這般田地,己方已是要船無船,要士氣沒士氣,二十萬的大軍也只剩下十多萬,而且對岸還有個神鬼莫測的長孫淵宏,此時除了議和,似乎已再無其他的出路了。
    其他眾將的想法和唐寅差不多。
    蕭慕青、梁啟、子纓三人本就反對滅寧。并非他們不想,也并非他們懼戰,而是感覺現在的時機還不成熟。以風國目前贏弱的國
    力,只能支持短時間的戰爭,一旦戰爭演變成持久戰,己方大軍的供給就是個大問題。除非能在極短的時間內一鼓作氣攻入良州,將寧王嚴初以及寧國朝中的大臣全殲,不過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回到風軍大營,唐寅剛進中軍帳,蕭慕青、梁啟、子纓就跟了近來。蕭、梁二人皆不說話,只是一個勁的向子纓努嘴,子纓明白,這兩位又是讓自己向大王進見。他沖著唐寅拱了拱手,說道:”大王…川
    “恩?”唐寅轉回身,看了三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子纓身上,問道:“子纓。你有何事?”“大王,此戰我軍已不能再戰了!”子纓正色說道:“當初收復河東時,我軍四十萬的將士到現在僅僅剩下不足二十萬,尤其是最近兩次的漳河之戰,我軍損兵折將無數,戰力銳減,更主要的是,將士們的心氣已被寧軍打光了,再戰下去,我軍恐怕…六
    子纓沒有把話說完,但意思已再明白不過了。
    連吃兩次虧,唐寅生出來的那股目空一切的氣焰此時也已熄滅
    ,他走到桌案旁,慢慢坐下,然后點了點頭,說道:“直說吧,依你們之見,我軍目的應何去何從?”
    “接受寧國議和!”蕭慕青、梁啟、子纓三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不管怎么說,我軍目的還處于攻勢,是占有主動的一方”
    子纓說道:“與寧國商談議和,我方在上,寧方在下,大王可趁此機會,根狠敲詐寧國一筆,只要有了錢財,又有河東郡做糧草供給
    ,我軍恢復軍力指日可待,到那時,我軍重整旗鼓,再談滅寧也不遲!”凄好書盡在袍書吧臼肋肌甩比們
    子纓說的這些和唐寅想的差不多,后者仰頭,幽幽嘆道:“看
    來,也只能如此了!”
    沒想到那么堅持要滅寧的唐寅這對候竟也接受議和,三人不約
    而同的面露喜色,互相看了看,皆點點頭,然后齊齊向唐寅深施一禮,說道:“吾王圣明!”
    “狗屁圣明!”唐寅嘟囔一聲,挺身站起,拍拍屁股上的浮塵
    ,氣呼呼地說道:“如果我真夠聰明,又怎會在同一個地點被寧賊伏擊兩次?”
    聽聞這話,蕭慕青、梁啟、子纓三人老臉同是一紅,唐寅在挖苦自己,又何嘗不是在挖苦他們,身為三軍統帥,竟無一人識破長孫淵宏之計,三人心中亦同時羞愧難當。
    況凹珊鮑書吧別既齊全吉佳作苦吉佳不曬閥謅訝三肉日日百朋寸伴四游巖匣什口,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