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24

  第六百二十四章
    對寧國議和所賠償的數額這一點,唐寅也無法做出最為準確的判斷,此事他只能轉交給邱真和上官元吉去商議,以此二人的精明,所擬出來的和約必然是能為己方爭取到最大的利益,又能讓寧國勉強接受。【】
    蕭慕青、梁啟、子纓三人齊齊告退,大帳里又只剩下唐寅一個人,他在大帳來回踱步,開始心思己方要如何退兵了。這時,袁方來了,還帶來一些簡單的酒菜。在飲食方面,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這兩位護將是十分小心的,兩人先是用銀針試過袁方帶來的酒菜,又讓侍衛品嘗,確認沒有問題了,這才把酒菜擺放到唐寅面前。
    袁方走到唐寅近前,先是深施一禮,然后含笑說道:“我想大王現在肯定還在為今晚的戰事煩心,所以讓人準備了一些酒菜帶過來。”
    唐寅苦笑,折騰了大半夜,沒有取得任何的戰果不說,還損兵折將無數,到現在,他是真有些餓了。他沖著袁方擺擺手,說道:“袁方先生坐下來一起吃吧!”
    “是!大王!”袁方在唐寅的對面落座,拿起酒壺,倒了兩杯酒,將其中一杯遞到唐寅近前,問道:“不知大王現在是如何打算的?是戰還是和?”
    唐寅沒有馬上回答,反問道:“袁方先生,我想先聽聽你的建議。”
    唐寅在和風國自己這邊的人說話時,很少會用到‘本王’或‘孤’這樣的自稱,所以在和他說話時就象在和普通人說話一樣,能讓人暢所欲言,無所顧慮,無形中還拉近眾人與他之間的距離,也讓唐寅顯得平易近人。風軍眾人對此早已習以為常,沒有現這個細節,不過袁方可注意到了,同時也在暗暗點頭,普通士卒出身的唐寅能把那么多的風國才俊拉攏到自己身邊,讓人們死心塌地的為他做事,可不單單是靠運氣,在拉攏人心方面,唐寅確有過人之處。
    心里暗自琢磨的同時,袁方淡然說道:“微臣認為,和議為上。”
    “哦?”唐寅笑了,問道:“為什么?”
    “有長孫淵宏在,寧國的漳河天險固若金湯,我軍難越雷池半步,再打下去,我軍的優勢將會被逐漸耗光,到那時,長孫淵宏必會趁機反攻河東,我軍將難以抵御。”
    唐寅端起酒杯,認真地聽著袁方的分析,邊聽邊點頭。袁方繼續道:“還有,再過二十來天就是圣祭大典之日,這時再動戰事,怕是會引起國內民眾的反感和恐慌。”
    袁方所說的圣祭大典是昊天帝國的傳統節日,也是大節慶,要祭天、祭地、祭祖上,祈禱下一年太平富足。在圣祭大典的前后,各諸侯國都會盡量避免生戰爭,那會被認為是不祥之兆,下一整年都將在兵荒馬亂中度過。
    聽聞袁方提到圣祭大典這件事,唐寅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他還真把此事給忘記了。他當然不相信祭天地、祭祖宗就能保佑下一年能國泰民安,不過那可不代表其他人不信,他必須得顧及整個風國民眾的感受。
    看到唐寅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袁方差點笑出聲來,能把圣祭大典這么重要的日子忘記的,恐怕也只有唐寅這個戰爭瘋子了。他繼續道:“大王身為一國之君,圣祭大典是一定要返回國都主持的,如果大王不在國內,怕會人心惶惶,引起百姓的動蕩不安啊。”
    唐寅點點頭,連聲說道:“恩!袁方先生所言有理!”說著話,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袁方眼睛一亮,緊接著又恢復正常,問道:“這么說,大王是決定和寧國議和了?”
    唐寅沒有馬上答話,他瞇縫著眼睛,目光垂視,若有所思。袁方見唐寅怔怔呆,忍不住又追問道:“大王?”
    “哦?啊!是啊,我是決定要和寧國議和。”說著話,他拿起酒杯,在手中來回把玩。
    袁方笑呵呵地說道:“如此微臣就放心了!大王早些休息,微臣告退!”他站起身形,沖著唐寅又深施一禮,然后轉身向外走去。
    看著袁方的背影在帳門外消失,唐寅回頭向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招了招手,上官兩兄弟急忙上前,靠近唐寅,問道:“大王有何吩咐?”
    唐寅在二人耳邊低語了幾句,兩兄弟先是一愣,然后急忙應了一聲,快步走了出去。
    等兩兄弟離開之后,唐寅坐在塌上,深吸口氣,毫無預兆,他的身子周圍騰的一下散出白色的霧氣,而后霧氣又被他吸回體內。
    接下來的幾天,唐寅一邊休整全軍,并招收新兵,一邊和石聽寒、覃亦二人周旋。由于還沒有接到邱真和上官元吉的回話,就和約的細節唐寅也拿不定主意,只能拖延時間,等鹽城的回信。
    這一等就是三天,三天內遲遲接不到鹽城回信,唐寅也很焦急,追問蕭慕青給鹽城的書信是飛鴿傳書還是用人去送的。蕭慕青滿臉的無辜,回答道:“事情緊急,當然是飛鴿傳書。”
    唐寅皺著眉頭說道:“既然是飛鴿傳書,書信早就應該到鹽城了,怎么邱真和元吉的回書這么慢?!”
    蕭慕青苦笑道:“大王,議和之事,關系深遠,也影響到我國日后的國策,我想邱相和上官丞相也需要時間商議吧!”
    “恩!”唐寅點點頭,未再繼續追問。
    等到第四天的時候,樂天一大早就來到唐寅的寢帳,同時還帶來了唐寅期盼數日的鹽城回書。
    這份回書是邱真親筆所寫,上面只有短短一行字。此時唐寅才剛剛睡醒,拿起紙條,他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揉了揉眼睛,定睛細看,沒錯,上面清清楚楚地寫道:大王,議和之事斷不能允,詳情等微臣到后再談。
    自己已開始準備撤軍,而在這個時候,邱真竟然從鹽城趕過來了,這倒頗出唐寅的意料,但最讓他感到意外和驚訝的是邱真的前半句,議和之事斷不能允,他想不明白,現在己方已無法再戰下去,不議和還能怎么辦?即使想戰,也沒有渡河的工具了,難道還要再趕制出來一批木筏?
    唐寅實在無法理解邱真的意圖,拿著這份回書,他苦笑不已。見狀,樂天忍不解,忍不住疑問道:“大王,邱相在回書上寫的什么?”
    “你自己看吧!”唐寅夾著紙條向樂天面前一遞,后者急忙接過,仔細瞧看,看罷,樂天也傻眼了,感覺邱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但凡還有一線希望,誰愿意棄戰?現在是真的無計可施了才不得不接受議和的。
    樂天眉頭緊鎖,問道:“大王,邱相為何如此堅決的反對議和?議和對我軍……利大于弊啊!”
    唐寅苦笑,身子向后一倒,又躺回到床塌上,幽幽說道:“我哪里知道?!”頓了一下,他又道:“不過,邱真的頭腦,百倍于我,他這么說,肯定有他的道理。”說完話,唐寅仿佛又想起了什么,疑問道:“信鴿在路上不會出錯吧?”
    樂天笑了,看來大王嘴上說的自信滿滿,實際上心里也沒底。他回道:“大王,我國的信鴿都做有特殊的標記,肯定不會出錯,另外,這上面的字跡是確實是邱相的筆跡。”
    “沒錯!是我多慮了。”唐寅揉了揉隱隱做疼的額頭,無奈地嘆了口氣。
    唐寅原本已打算就和約內容的具體細節與石聽寒和覃亦進行詳談,另一邊,他已下令全軍作好準備,隨時退兵,結果邱真的一封寥寥數字的回書將唐寅的計劃全部打亂,退兵一事做緩,議和之事繼續向后拖延。
    從這一點上不難看出邱真在唐寅心目中的分量有多重,甚至他的一句話,能左右唐寅的意向,這可是其他人遠遠比不了的。
    邱真要從鹽城趕到漳河,這可真稱得上千里迢迢,即便騎快馬日夜兼程,沒有十天半個月也到不了。可是圣祭大典已日漸接近,如果唐寅在這個時候還留在河東,大典當日就很難趕得回鹽城了。
    唐寅因邱真的一句話不敢撤軍,大軍不撤,他哪里安心離開大營,獨自回都?這時,梁啟給他出個主意,把朝廷的圣祭大典搬到河東來舉行。其一是慶祝河東的回歸,其二是安撫河東百姓的民心,其三是祭奠在河東戰死的風國將士,拜祭亡靈。尤其是第三點,不僅可以封住國內百姓的口實,反倒還會讓人們覺得大王是個體恤將士、愛兵愛民的好君主。
    聽了梁啟的建議,唐寅大喜,馬上做出決定,將風國的圣祭大典放在河東郡城青遠舉行。
    接下來的時間,一部分風軍撤離漳河大營,進入青遠,開始搭建祭壇,為大典做準備。剩下的風軍則開始在漳河東岸筑造起防御工事,擺出要與寧軍長期作戰的架勢。剛剛得到緩和的河東、河西形勢又急轉直下,開始變的緊張起來。
    這種轉變,留在風營之內的石聽寒和覃亦自然也能感覺得出來,二人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一再要求求見唐寅,不過唐寅的態度也堅決,避而不見,他是打定了主意,要一拖到底,直到把邱真等到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