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631

  其他刺客都已經離開,只剩下白衣女子還坐在袁方身邊,他轉頭說道:“小玉,你也快走吧!”
    “我要留下來陪你!”白衣女子幽幽說道。【】
    袁方搖搖頭,正色說道:“你必須得走。”他很清楚留下來會是個什么結果,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無法眼睜睜看著她白白送命。
    白衣女子深吸口氣,道:“一直以來,我都聽你的安排,但這次,我一定要留下陪你。”
    袁方默然,從白衣女子的眼中,他看到了她那股不可動搖的堅定。
    “呵呵,好啊,多一個人總比少一個人要好!”嘉熙在旁冷笑著說道。
    這時,程錦站起身形,對袁方說道:“袁方先生,我們也該走了。”
    袁方緩緩起身,問道:“我們去哪?”
    程錦說道:“城北,祭壇!”
    袁方也正有此意,順水推舟地點點頭,應道:沒等袁方跟隨程錦向外走,嘉熙快步上前,手掌一攤,伸到袁方近前。在他掌心里是一顆散靈丹。他含笑說道:“袁方先生還是先把這個服下吧!”
    程錦擺擺手,說道:“不需要,我相信,袁方先生是不會跑的。”他想跑也跑不掉,程錦在心里又默默補充了一句。有這么多暗箭的精銳在場,袁方和白衣女子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逃不出去,這點自信程錦還是有的。
    聽他這么說,嘉熙也不強求,聳聳肩,將散靈丹又收了回去,不過人已走到袁方的身側站定。
    此次行動,暗箭人員幾乎是傾巢而出,明面上就有百余號人,隱藏于暗中的人則更多,在如此眾多的暗系修靈者押解下,袁方和白衣女子確實沒有逃脫的可能。
    當以程錦為的暗箭人員出了北城,來到祭壇的時候,圣祭大典已經開始舉行。主持祭奠的是從鹽城趕過來的大宗伯張勛。大宗伯是一國祭師的最高官職,屬從一品,平常的時候不參與朝政,也很難見到他的面,只有象圣祭大典這種大祭祀的時候才會出來。
    此時祭壇的四周已聚滿了風軍以及人山人海的百姓,風軍在里,百姓在外,放眼放去,黑壓壓的無邊無沿,少說也有數十萬人之多。
    程錦等人還未到近前,就見前方涌過來一大隊風軍,為的一位不是旁人,正是河東郡尉杜清。遠遠的看到程錦,杜清的眼睛頓是一亮,急忙翻身下馬,搶步來到程錦近前,必恭必敬的插手施禮,說道:“末將參見程將軍!”
    程錦一笑,拱手還禮,說道:“杜將軍客氣了,你我平級,怎能以末將自稱?!”
    郡尉雖屬地方官員,但官階可不底,和郡平級,相當于副軍團長。但在程錦面前,杜清不敢擺任何的架子,小心翼翼,生怕有絲毫的怠慢。他連連點頭應是,隨后他疑問道:“我剛剛接到程將軍的軍牌,說是城內有刺客,我正要派人趕過去,程將軍怎么出城了?”
    程錦說道:“刺客已被我拿下,我正要帶刺客去見大王!”
    “啊?”杜清大吃一驚,愣了片刻,他舉目向程錦身后瞧了瞧,果然,暗箭的人群中站有一男一女兩個平常百姓打扮的人,他急忙說道:“好、好、好!我這就令人為程將軍開道。”
    “恩!有勞杜將軍了,不過不要太張揚。”
    “是!明白!”
    在杜清的命令下,郡軍率先沖入百姓當中,在人群里硬是擠開一條通道,讓暗箭人員進入。有了郡軍的開道,為程錦等人省去不少麻煩,一行人穿過長長的甬道,又穿過風軍的封鎖,終于走到祭壇下。
    由于圣祭大典正在舉行,程錦也不敢打擾,他把大部分的手下留在祭壇下面,只帶嘉熙、傲晴、蔣千千等幾名核心骨干押解袁方和白衣女子上了臺階,前往祭壇頂端去見唐寅。
    此時唐寅正坐在祭壇頂端平臺的右側,興致勃勃的看著大宗伯張勛在平臺中央手舞足蹈,如同跳大神似的。在他身后還有邱真、舞英、上官兄弟等人。
    程錦上來時,唐寅沒有注意到,但上官兄弟可看見了,二人立刻迎上前來,低聲說道:“程將軍,大宗伯正在舉行圣祭,有什么事情等會再說吧!”
    抬頭向平臺中央看了看,程錦小聲說道:“是急事。大王所料不錯,袁方果然心懷叵測,潛入青遠,欲行刺大王,現已被我拿下,我必須得立刻見大王。”
    “啊,是這樣……”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互相看了看,異口同聲道:“稍等,我這就去稟報大王。”
    “好。”
    上官兩兄弟快步走回到唐寅身后,元武彎下腰身,貼近唐寅的耳邊,細聲說道:“大王,程錦將軍到了,同時還在青遠城內抓到袁方,并把他帶來了。”
    “恩!”唐寅的目光依舊落在張勛身上,只是淡淡地應了一聲,好象對這生的一切早有預料似的。邱真低頭看了唐寅一眼,對上官兄弟說道:“讓程錦把袁方帶過來吧!”
    “是!邱相!”上官元武應了一聲,然后挺直身軀,向程錦等人招了招手。
    見狀,程錦向身后的嘉熙、傲晴、蔣千千等人甩下頭,帶著袁方和白衣女子,快步向唐寅走去。到了唐寅近前,程錦等人躬身施禮,說道:“大王。”
    直到這時,唐寅才收回目光,轉頭對程錦等人一笑,說道:“平時看不出來,張勛這老頭子手腳還挺靈活的。”
    撲!程錦等人默然,只有傲晴忍不住輕笑出聲來。唐寅目光一轉,又看向袁方和白衣女子,他微微皺眉,疑問道:“我的袁方先生是哪一位?”現在袁方已變成黑面青年模樣,身上又穿著普通百姓的衣服,唐寅已認不出來他了。
    未等程錦等人說話,袁方跨前一步,拱手施禮,說道:“微臣袁方參見大王!”
    唐寅眨了眨眼睛,驚奇地看著他,過了好一會,他方搖頭嘆道:“隨機變果然厲害,千變萬化,神鬼末測。”說著,他又問道:“這位小姐是……”
    “是微臣的知己。”
    “哦!”唐寅笑問道:“怎么?只你們兩個人就欲行刺本王?”
    聽聞此話,嘉熙和傲晴都充滿擔憂地看向程錦。后者深吸口氣,拱手說道:“另外還有四十多名刺客。”
    唐寅道:“人在哪?”
    “已經被屬下放了。”
    “放了?”唐寅挑起眉毛,難以置信地看向程錦,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程錦解釋道:“那些人都是無關緊要的從犯,而且今天是圣祭大典,城中的百姓太多,一旦動起手來,不知要殃及多少無辜,也有失大王和風國的臉面,所以屬下自做主張,把他們都放了。”
    唐寅看著程錦,挑起嘴角嗤笑一聲,幽幽說道:“我看你不僅是自做主張,還自做聰明呢!”
    程錦老臉一紅,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叩說道:“這是屬下的失誤,請大王治罪!”
    唐寅擺擺手,說道:“起來吧,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動不動的就跪來跪去。”說著話,他舉目又打量白衣女子兩眼,疑問道:“上次在酒館外行刺我的人就是你吧?”
    白衣女子冷然一笑,說道:“大王的記性很好。”
    聽她言語中帶著輕蔑,周圍眾人臉色同是一變,嘉熙沉聲道:“大膽!”
    唐寅擺擺手,毫不在意,他淡然說道:“小姐的靈武很不錯。”說完,他的目光又落回到袁方身上,拍拍自己身旁的空椅子,說道:“袁方先生請過來坐吧!哦……對了,現在我不應該再叫你袁方了,不知先生的真名可否賜教?”
    “袁紫衣。”袁方倒是一點也不拘謹,大大方方的在唐寅身邊坐下。
    唐寅笑了,從內心來講,他也不得不佩服袁紫衣的這份氣度和魄力,在明知自己九死一生的情況下,他仍能表現出如此的從容,這可遠非常人能比。他含笑說道:“看來,我也不應該叫你紫衣先生,而是應該叫你紫衣小姐,或者玲瓏姑娘!”
    袁紫衣的雙目閃過一道幽光,反問道:“大王是從何時現的?”
    唐寅幽幽說道:“我先問你個問題吧,上次你們在酒館行刺我的時候,你為何要助我?”這個問題也正是程錦等人異常好奇的。
    袁紫衣聳聳肩,淡然說道:“一擊不中,已經失去了機會,本就應該撤退,之所以冒險窮追不舍,那完全是在為我混到大王身邊創造條件。就當時的情況而言,大王如果舍棄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自己逃命,我們是攔不住的。”
    唐寅點點頭,是啊,當時的刺客雖多,但自己若是施展暗影漂移逃命,是沒人能追得上自己的。他幽幽說道:“可是你們錯了,無論在什么情況下我都不會扔下兄弟不管而獨自逃命的,當時就算不敵,我也會和你們死戰到底。”
    “是的!這是我們的失誤,也是因為我們那時還不夠了解大王。”袁紫衣輕輕嘆息。
    唐寅瞇眼笑了,肩膀聳動,悠然說道:“現在后悔可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