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34

  上官元武問道:“袁紫衣欲行刺大王,大王為何不殺她?”
    唐寅反問道:“你覺得袁紫衣的隨機變如何?”
    上官元武一愣,說道:“異常厲害,神鬼莫測!”
    唐寅點點頭,嘆道:“是啊!這么厲害的技能,若是我軍的修靈者皆能使用,豈不是如虎添翼?要殺袁紫衣很容易,但得先從她身上挖出來隨機變的修煉方法。【】”
    “原來如此!”上官元武恍然大悟的連連點頭,又問道:“大王……袁紫衣的那個同黨怎么處置?”
    “一并關押到郡府。”
    “是!末將這就去通知程將軍!”上官元武答應一聲,快步離去。
    唐寅坐進馬車,長噓了口氣,邱真隨后跟了近來,看著唐寅手上纏著的黃綢,關切地問道:“大王,你手上的傷怎么樣?”
    毫不在意地晃了晃手,唐寅聳肩說道:“小傷而已,不礙事。”
    聽他這么說,邱真放下心來,然后搖頭而笑,說道:“大王早已自解劇毒,連微臣都被大王騙過了。”
    唐寅仰面輕笑,黑暗之火能內燃,這一點他以前也是不知道的,由此可見暗系靈武也有許多值得去深挖和研究的地方。他對邱真意味深長地問道:“邱真啊,為何寧國有隨機變這種奇妙不可思議的靈武技能,而我風國卻沒有?”
    邱真眨眨眼睛,苦笑道:“是我大風靈武人才匱乏的關系。”
    “是啊!我大風的修靈者本就不多,而大多數的修靈者又都投入軍中,上陣殺敵,能靜下心來好好鉆研靈武學的人幾乎沒有。”唐寅嘆息著搖了搖頭,頓了一下,他說道:“我有個主意,你幫我參謀一下看可不可行。”
    “大王請講。”
    “效仿寧國,在都城、在我大風的各郡各縣都成立靈武學院,有朝廷出錢來培養靈武人才。”唐寅正色說道。
    邱真聽后,眉頭皺起,面帶苦色,他低聲說道:“大王的主意雖好,但是,我大風要錢沒錢、要人沒人啊!一下子成立那么多的靈武學院,得需要多少銀子,又得需要多少靈武人才做授業先生?”
    唐寅眨了眨眼睛,緩緩點下頭,邱真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想一下子在全國普及靈武學院,那太不現實了。他想了片刻,說道:“先在鹽城成立一間靈武學院如何?”
    邱真應道:“這倒是可行。不知大王對招收的學生有沒有限制或者標準?”
    唐寅擺擺手,說道:“不管對方出身的高低貴賤,只要適合修煉靈武,只要擁有靈武的天賦,皆可招收近來,另外,在靈武學院的修煉期間,所有學生所需的費用包括衣食住行皆可由朝廷支付。”
    邱真咽口唾沫,幽幽說道:“如果張哲大人在此,他一定會問那得需要多少銀子啊,國庫中的銀兩根本不足以支付如此龐大的開銷。”他這話是假借張哲之口說給唐寅聽的。
    唐寅自然明白邱真的意思,他握緊拳頭,沉聲說道:“沒有銀子,那就想辦法擠出銀子嘛!古今內外,你可曾聽說過一國是因為培養人才而亡國的嗎?”
    邱真身軀一震,暗叫一聲慚愧,他欠身拱手道:“大王教訓的極是,是微臣考慮不周。等回都之后,我會立刻將此事告之列位大人,與大家商議出個確切的方案,再回稟給大王。”
    “恩!”唐寅滿意地點點頭,說道:“此事不是小事,不可怠慢,要記得去做。”
    “微臣明白,請大王放心。”
    唐寅難得的對一項內政事務如此認真,邱真又哪敢不上心。
    馬車里,唐寅和邱真又對河東接下來的局勢做了一番分析和商議,不自不覺中馬車已回到郡府。進入府內,醫官立刻給唐寅手掌的傷口做了仔細的縫合和包扎,剛把傷口處理完,程錦就從外面走了近來。
    唐寅沖著程錦一笑,示意他在旁落座,等醫官走后,他問道:“袁紫衣已帶到郡府了?”
    “是的,大王!”程錦點頭應了一聲,然后偷眼瞄了瞄唐寅,嘴唇蠕動,似有話要說。
    唐寅撫摩著手掌上的藥布,笑道:“有什么話就說嘛,干嗎吞吞吐吐的?”
    程錦低聲說道:“大王應該去。”
    “看什么?”
    “袁紫衣。”程錦說道:“我已給她服下散靈丹,她的隨機變失去功效,現已恢復原貌。”
    “哦!”唐寅點點頭,而后又不理解地問道:“你讓我看她原貌做什么?”
    咕嚕。程錦吞口口水,小聲說道:“她……很漂亮。”
    唐寅難以置信地看著程錦,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性情那么冰冷的程錦竟然能說出漂亮二字,這可太難得了。他歪著頭笑呵呵地看著程錦,問道:“怎么?連我的程大將軍都動心了?如果你能有辦法說話她歸順風國,我并不在乎你的夫人是玲瓏姑娘!”
    明知道唐寅這話是玩笑的成分居多,不過程錦還是嚇的一哆嗦,從鋪墊上滑下來,伏地叩,連忙說道:“屬下不敢!”袁紫衣可是大逆不道的刺客,他若是娶了袁紫衣,自己不也成了大逆不道?這個罪名可不是他能受得起的。
    見到程錦這副小心翼翼的模樣,唐寅頗感頭痛,當他擔任郡的時候,還能和程錦以及身邊的眾人開開玩笑,而現在,他已沒有能開玩笑的對象了。
    “程錦,你真是越來越無趣了!”唐寅背著手,從程錦的面前走了過去。到了房門外,聽程錦沒有跟上來,回頭一瞧,他鼻子差點氣歪了,只見程錦還保持那一個姿勢,腦門粘地,在地上撅著呢。
    “程錦,你不是要帶我去見袁紫衣嗎?還在那里撅著干什么?滾出來!”唐寅沒好氣地叫道。
    程錦急忙站起身形,大步流星追出房門,看著滿臉不悅的唐寅,他也是充滿無辜,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錯了,惹得大王如此氣惱。雖然唐寅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不短了,但在觀念上還是和程錦這些人有本質上的區別。
    在唐寅看來,自己和身邊的眾人都是出生入死、并肩作戰的兄弟,應該不分彼此才對,而在程錦等人的觀念中,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兩者之間可是有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只要越過這條線,就是大不敬,是死罪。
    郡府里并沒有牢房,袁紫衣和白衣女子同被關押在一間獨立小院的廂房里,外面有眾多的侍衛以及暗箭人員看守。
    看到唐寅到了,侍衛們和暗箭人員紛紛跪地施禮,唐寅擺擺手,示意眾人起身,然后說道:“把房門打開!”
    一名侍衛隊長答應一聲,取出鑰匙,將廂房的門鎖解掉,然后推開房門,退到一旁。
    唐寅帶著程錦走有房內,舉目,只見房中站有兩人,兩個年輕女子,其中一人身穿白衣,唐寅早已見過,另外一位他可是第一次見到。這名女子看上去有二十五、六的模樣,身材修長又勻稱豐韻,增一分則肥,減一分則瘦,用在她身上再恰當不過,向臉上看,秀飄然,黑而光亮,順滑如瀑,柳葉眉,杏核眼,瓊鼻高蹺,櫻唇一點朱紅,精致又絕美的五官猶如粉雕玉砌一般,讓人看后不忍再將目光轉向別處。
    唐寅心中暗笑,難怪連程錦都能用漂亮來形容袁紫衣的美貌,果然是萬里挑一傾城傾國的絕色,這倒真有些讓人意外。感受到二女對自己到來的驚訝和敵意,唐寅淡然而笑,先沒說話,而是走進桌前,緩緩坐下,接著抬起頭來,以眼神示意二女落座。
    白衣女子下意識地緊緊抓住袁紫衣的衣袖,暗示她不要過去。袁紫衣暗自苦笑,現在自己二人都已經落入到人家的手里,就如同擺在棧板上的肉,再害怕也于事無補,還不如大大方方的,省得讓唐寅看笑話。
    她翻動手腕,反將白衣女子的柔荑握住,硬拉著她走到唐寅對面,落落大方的坐下,同時輕聲說道:“不知大王駕到,有失遠迎了。”
    見袁紫衣這時候還能表現的如此平靜,唐寅又好氣又好笑,突然開口問道:“紫衣小姐,難道,你就一點不害怕嗎?”
    “我怕什么?”
    “不怕我殺你?”
    “大王要殺我,自然會動手,我再怕也沒用,不是嗎?”袁紫衣對上唐寅精亮的目光,態度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唐寅身子前探,仔細端相著袁紫衣,似自語地喃喃說道:“真是讓人意外,那么一張討人喜歡的臉,但說話時的神情卻能讓人覺得如此討厭。”
    袁紫衣默然,唐寅話語的跳躍讓她有些跟不上。白衣女子在旁氣道:“唐寅,你要殺便殺,休要再用言語侮辱我家小姐!”
    “如果只是用言語羞辱,這已是最輕的了,我說的沒錯吧,紫衣小姐?”唐寅不懷好意地賊笑道,目光也刻意地在袁紫衣身上打轉。
    袁紫衣顯露真身的時候很少,加上玲瓏門的地位又尊貴,她還從來沒被人如此肆無忌憚的打量。她玉面微紅,深吸口氣,說道:“大王,一切事情皆由我策劃謀算的,和我的丫鬟無關,希望大王能網開一面,放她離開。”
    “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