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637

  唐寅嘴上說不怕長孫淵宏,而實際上對他還是十分忌憚的,現在明知道上京有變,殷柔身處險境,但他卻不敢從河東抽調走一兵一卒。【】經過一番商議,他最終還是聽從了邱真的意見,坐觀其變,等確切的消息傳回之后再做打斷。
    事過三天,天眼和地網探子的情報開始象走馬燈似的連續傳回。讓唐寅稍微松口氣的是,傳回的情報確認殷柔確實是隨天子以及朝中大臣逃亡到了安國,在唐寅看來,只要殷柔沒有落到川國和貞國的手里,那事情就好辦得多。
    接下來的情報則多屬壞消息。天子攜后宮家眷和滿朝大臣北逃,川、貞兩國的聯軍不依不饒,隨后追趕,大有不把天子擒下不罷休的架勢。在天子北逃中,有對其它諸侯國出求援,其中也包括神池。
    不過各諸侯國的反應卻令天子大失所望,甚至是絕望,神池完全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它以中立為借口,稱自己向來不插手帝國或者各諸侯國內部的事務,至于生什么糾紛,也已經由天子和諸王協商解決。
    而其它諸國也找出這樣或者那樣的借口,拒絕援助,就連口頭上的聲援都沒有。其中最令殷諄氣憤難忍的是安國。
    天子逃亡進安國境內,安國的國君越澤畏懼川、貞兩國的聯軍,縮在都城里,連見都未敢見天子,也沒有讓天子躲進安國國都避難,而且還下文書,命令安國的各郡、各縣、各城也都拒絕天子進入。如此一來,殷諄及家眷、大臣們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只能逃亡。
    各諸侯國的縱容和畏懼,大大增強了川、貞兩國的氣焰,上京的戰斗還沒有完全結束,兩國的主力大軍已大張旗鼓、堂而皇之的追進安國。
    在沒有經過安國同意的情況下大軍貿然進入,這和入侵沒什么分別,但越澤沒敢出任何不滿的聲音,安國百萬大軍懼不敢戰,眼睜睜看著川、貞聯軍在安國如入無人之境,肆無忌憚的追殺天子。
    不過川、貞聯軍也未敢在安國放肆,只是追擊天子一眾,即為擾民也未搶奪財物,雙方好象心照不宣似的,一方悶頭追天子,一方放縱不管,值得慶幸的是,安國沒有協助川、貞聯軍捉拿天子,不然殷諄跑的再快,也得落到安國的手里。
    由于安國對天子拒不收留,殷諄一眾沒有辦法,縱穿安國地境,向北方的莫國逃去。
    安國不敢與川、貞為敵,接納天子,莫國的國君邵庭更是個沒主意的人,一聽天子向莫國逃來,還把川、貞聯軍引來,他當即就要下令封閉莫安兩國邊境,防止天子進入莫國。
    莫太子邵方和右相董承立刻站出來反對,即便莫國不想與川、貞兩國為敵,但也不能將天子拒之于門外,最好的辦法是效仿安國,任由天子進入,但己方拒不接納,當然也不禁止川、貞聯軍的進入,至于天子要逃向何方,那就和莫國沒有關系了。
    邵庭覺得邵方和董承所言有理,當即采納,并馬上給莫國各郡布文書,不能讓天子進入莫國任何的一城一鎮。
    川、貞兩國的窮追猛打,安、莫兩國的冷酷無情,神池和其他諸侯國的事不關己,讓殷諄品嘗到了世態炎涼,人情冷暖,當初高高在上的帝國皇帝,現在卻淪落成了災難瘟疫,人人都惟恐避之不及,偌大的昊天帝國,竟無一處容身之地。
    當殷諄逃到莫國,看清楚莫國的態度后,他也徹底絕望了,這時候他甚至都不打算再繼續逃亡,任由川、貞兩國把自己抓住算了,要殺要刮也隨他們的便吧。不過下面的大臣們可不想就這樣放棄,紛紛勸說殷諄,既然莫國不接納天子,就再向北跑,畢竟北方還有風國和寧國。
    大臣們這么說倒并非是為殷諄著想,而是為了他們自己,人們心里都很清楚,一旦己方落入川、貞之手,兩國未必敢對天子怎么樣,但自己這些大臣一個都別想活,川、貞兩國先做的肯定是清洗天子身邊的大臣,然后換成兩國的親信擔任,架空天子的權利,將天子牢牢控制住,然后再一步步的圖謀皇位。
    這時候,殷柔反而沒有勸說殷諄繼續向北逃,她現在更多的是害怕,她不知道唐寅曾經對自己的那些甜言蜜語、山盟海誓究竟是不是真的,一旦風國也和安、莫兩國一樣,對天子、對自己拒不接納怎么辦?那不但是被上絕路,更是在自取其辱,殷柔害怕看到這樣的結果,與其面對殘酷的現實,還不如在心中留下一絲美好,所以她反而不希望兄長去往風國。
    她是這么想的,殷諄也對風國沒報有太多的希望,風國的君主唐寅雖然是他親自賜封的,但是他和唐寅僅僅是見過一面,他與唐寅的關系和與安王、莫王的關系比起來要疏遠的多,連安王、莫王都如此對他,他哪里還敢指望唐寅呢?
    他和大臣們一商議,決定向西北的寧國方向跑,先寧國的國力在北方是最強的,其次殷諄對寧王嚴初印象極佳,覺得他是個即年輕又極具魄力的君王,只有他有實力、有膽量敢與川、貞兩國為敵。
    殷諄和朝中的大臣們想的是沒錯,如果在平常時候,嚴初腦袋一熱,沒準真就接納天子了,但是現在,寧國自身都難保,北方和杜基作戰正酣,東方與風國大軍隔河對峙,雙線作戰,百余萬的中央軍損失慘重,所剩無幾,都城兵力空虛到了極點,在這種情況下,再給寧國十個膽子也不敢招惹川、貞聯軍,讓寧國的南方再生戰事。再者說,如果接納了天子,那以后寧國由誰做主?是天子說了算還是寧王嚴初說了算,接納天子,就等于讓嚴初這個一國之君瞬間降為一國之臣,對于胸懷大志的嚴初而言,他哪里愿意接受?
    因為這些種種的內外因素,寧國比安、莫兩國做的更加決絕,當得知殷諄攜滿朝大臣們向寧莫邊境逃來時,嚴初連想都未想,馬上傳令邊境,全線封閉,無論是誰,皆不得進出。
    當殷諄等人逃亡到寧、莫邊境,看到緊緊關閉的城門以及戒備森嚴的寧國大軍時,人們心里的最后一絲希望也宣告破滅。
    他們從上京北逃,穿過安國、莫國,來到寧莫邊境,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里,所行過的路程何止千百里,而等待他們的卻是寧國的閉門羹。人們的體力早已達到極限,現在最后的希望也沒有了,人們如同泄氣的皮球,一各個癱軟在地上,動也不動。
    現在殷諄一眾是悲慘到了極點,天子、大臣及其家眷加到一起有千余人,再加上隨行的兩千余名皇宮侍衛,總共有數千人之多,這北逃,沒有找到一處歇腳的地方,更談不上補給,隊伍中的糧食早已經吃光了,就連殷諄也有兩天沒吃一口東西,再這樣下去,不用后面的川、貞聯軍追殺上來,他們自己就得被活活餓死。
    前無去路,后有追兵,這時候還能怎么辦?殷諄看著周圍的大臣們,有氣無力地顫聲問道:“各位愛卿,朕……朕現在還能向何處去啊?”
    “……”沒有人回答,眾大臣們一各個耷拉著腦袋,無不是滿臉悲色和絕望。
    河東。
    在得知天子逃到莫國而莫國也拒不接納的消息后,唐寅再不猶豫,草草的將河東大營交由蕭慕青暫為掌管,他自己則帶上邱真、程錦、樂天以及千名侍衛,騎快馬連夜兼程,返回風國本土。
    唐寅等人馬不停蹄的急行,直至進入潼門才暫做歇息,而后唐寅找來樂天,讓他趕快給鹽城方面傳書,讓己方留守鹽城的十萬赤峰軍立刻南下,去往霸關。
    把鹽城的十萬赤峰軍調到風莫邊境的霸關,唐寅的意圖再明顯不過了,他是準備接納天子,并以霸關為倚仗,拒擋川、貞聯軍。
    當晚,趁著唐寅在潼門暫做停歇的這段空閑時間,邱真找到唐寅,把左右的隨從都打走,他才正色問道:“大王是準備接納天子入風國吧?”
    唐寅看了邱真一眼,含笑點點頭。
    邱真這時候可笑不出來,他幽幽說道:“大王可要考慮清楚啊!”
    “考慮清楚什么?”
    “考慮清楚一旦我大風接納天子所帶來的后果。那很可能會遭受川、貞兩國大軍的聯手進攻,而河東戰事還未平息,南方又要與百萬之敵交戰,雙線皆有戰事……為了一個女人,大王覺得這么做值得嗎?”
    看著憂心忡忡的邱真,唐寅重重點下頭,語氣異常堅定地說道:“值得!哪怕要我與全天下為敵,要我粉身碎骨,我也愿意去這么做。”
    唉!邱真暗嘆口氣,然后不再說話。
    唐寅拍下邱真的肩膀,認真地問道:“邱真,你愿意幫我嗎?”
    邱真搖頭苦笑,頓了片刻,他方緩聲說道:“身為君臣,你讓我做的事,我必須得去做;身為朋友,你要去做的事,我一定得去幫你;身為兄弟,你要去粉身碎骨,我一定得隨你同行!”
    這一句話,讓唐寅無比感動,他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緩緩別過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