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639

  張鑫是第一個站出來明確表示支持唐寅的,緊隨他后的就是宗元。【】宗元善于揣摩人心,現在看得出來,大王是打定主意要把公主接到風國,那無論怎么阻止也都沒用了,還不如支持大王,共謀接下來的應對之策。
    有張鑫和宗元二人帶頭,其他的大臣們也都開始動搖,正在眾人琢磨自己是該支持還是該反對時,張哲又說話了,他正色問道:“從長遠考慮,大王說的沒錯,把天子接到我國確實對我國十分有利,但大王要如何解決眼前的局面?川、貞兩國的大軍已進入莫國,緊追天子不放,大王接天子入風,川、貞聯軍必會來攻,大王準備如何抵御?”
    這個張哲還真是討人厭啊!如何抵御川、貞聯軍?唐寅還想知道要如何抵御呢!他心思轉了轉,輕松的一笑,說道:“川、貞聯軍固然人數眾多,但畢竟是遠道而來,疲憊不堪,而我軍坐守霸關天險,以逸待勞,抵住川、貞聯軍的進攻,并非難事!”
    張哲皺起眉頭,疑問道:“這就是大王的應對之策?”
    那還能怎么樣?唐寅正要說話,這時候,邱真呵呵一笑,說道:“張大人多慮了!川、貞聯軍遠道而來上下疲憊,我軍以逸待勞,這只是其一;其二,大王與莫國太子邵方私交甚厚,可利用這一點,讓莫國給川、貞二國施加壓力,阻止兩隊在莫國本土開戰;其三,川、貞兩國剛剛攻占上京,后方局勢還十分混亂,大軍不可能長期在外作戰,而對方想在短時間內攻破霸關,也不太可能。另外川、貞兩國還有補給問題、協調問題等等諸多不利的因素,所以,以我推測,川、貞兩國不太可能會對我國貿然用兵,很可能會退回上京,等把上京的局勢穩定下來,又做好充足的準備之后,才有可能出兵討伐。”
    聽完邱真的分析,眾大臣們皆露出沉思之色,垂頭不語,唐寅則在旁暗暗點頭,關鍵時刻,還得靠邱真助自己一臂之力!張哲琢磨了好一會,方向唐寅拱手說道:“微臣不知兵,既然邱相認為川、貞聯軍在短時間內不會進攻我國,對大王迎天子入風之事,微臣已無異議!”
    連態度最為堅決的張哲都不再反對,其他大臣們也跟著見好就收,紛紛拱手說道:“臣等無異議!”
    呼!唐寅長長吁了口氣,同時心中又暗暗竊喜,群臣這時候找來也好,趁現在把種種的非議都消除,也省得日后麻煩。他環視眾人,正色說道:“現在諸位愛卿都無疑慮了吧?大家趕快都回去吧!這么多的大臣,又帶著這么多的軍隊急匆匆的離都,讓人看了成何體統?!”
    “是!大王!”眾臣身子一震,再次躬身施禮。
    上官元吉跨前一步,小心翼翼地問道:“大王準備帶多少人進入莫國,接圣駕入風?”
    唐寅呵呵一笑,說道:“這個我暫時還沒有想好,走一步步吧,元吉你就不用心了。”
    上官元吉擔憂地看眼唐寅,想說話,但又把話咽了回去,拱手說道:“大王此行,需多加小心!”
    唐寅點點頭,笑道:“我會的。”說著話,他又看了看其他大臣,沒有再多耽擱時間,飛身上馬,對邱真以及隨行的侍衛們一揮手,大聲喝道:“走!”
    別過追出都城的大臣們,唐寅一行人風餐露宿,晝夜兼程。赤峰軍本是先唐寅向霸關進的,但當唐寅一行人抵達霸關時,赤峰軍還在半路上。
    霸關守將英步親自率領麾下眾將,出城迎接。現在霸關的條件可比以前改善了許多,不僅城墻進一步的加高加固,城內的設施也大多翻新,另外,不少將領的家屬也住進霸關,使城內比之以前熱鬧了許多。
    英步邊把唐寅一行人讓入城內,他邊好奇地問道:“大王這次趕來霸關,定是有要緊的事吧?”現在他還不清楚唐寅是為接天子入風而來。
    唐寅點頭應了一聲,反問道:“川、貞兩國聯手攻占上京,天子北逃入莫,這件事英步將軍想必早已聽說了吧?”
    英步連忙說道:“末將已經聽說了。莫國和安國都不敢接納天子,據說,天子已逃向寧莫邊境。”
    “恩!”通過天眼和地網探子的傳報,唐寅對殷諄一行人的行蹤還是比較清楚的,他幽幽說道:“我必須得趕在天子入寧之前,把天子攔下來,將其接入我大風。”
    英步頓是倒吸口涼氣,驚訝道:“大王要接天子到我風國來?”
    唐寅笑呵呵地說道:“沒錯!怎么?英步將軍認為不妥嗎?”
    國之大事,英步只是邊關守將,他哪里敢輕易表態?他趕快擺擺手,干笑道:“末將只是有些吃驚罷了。不過,川、貞聯軍已經入莫,大王若是接納天子,想必會把兩國的聯軍引來啊。”
    “是啊!”唐寅輕輕嘆口氣,說道:“如果川、貞聯軍真追隨而至,對我大風用兵,國家之安危,就要倚仗英步將軍了!”
    英步激靈靈打個冷戰,面色一正,拱手說道:“大王對末將之恩情,末將至死難忘,縱然戰死沙場,末將也會為大王守住霸關,拒敵軍于風地之外!”
    唐寅欣慰地點點頭,同時拍了拍英步的肩膀,說道:“有英步將軍這句話,我也就放心了。我已將十萬赤峰軍從鹽城調派到霸關,現正在趕來的路上,屆時,赤峰軍會協同英步將軍一齊作戰!”
    英步聞言咧開大嘴笑了,又驚又喜道:“那太好了!現在霸關有守軍六萬,若是加上赤峰軍的弟兄,就有十六萬之眾,憑借霸關的城防,就算川、貞的百萬聯軍一齊打來,末將也就信心阻敵于城外!”
    唐寅喜歡英步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聽他這么,他的心情也豁然開朗了許多。
    英步頓了一下,恍然想起什么,忙道:“大王要入莫國,得先向莫王知會,我現在就派人去鎮江?”
    “不用了。”唐寅擺擺手,派人去鎮江,知會莫國朝廷,這一去一回,在路上耽擱的時間就得接近二十天,而且莫國還未必肯同意。
    “大王的意思是……”
    “我率一陣輕騎,直接入莫!”對于此事,唐寅在心里早已經盤算好了。
    他說的輕松,英步聽完身子可是一哆嗦,震驚的膛目結舌,久久回不過來神。大王只帶一千人,而且在不知會莫國的情況下直接進入,這和入侵有什么兩樣?萬一引來大隊莫軍的圍剿,那還了得?
    別說英步驚訝,就連一旁與唐寅同行的邱真等人也都大皺眉頭,不可思議地看向唐寅。
    咕嚕!英步吞口唾沫,喃喃說道:“大王這么做……是不是太冒險了?就算要直接入莫,也得多帶些人馬啊,只一陣人,實在……太少了……”
    唐寅倒是滿不在乎,他信心十足地擺擺手,說道:“帶的人太多,那就不是迎接圣駕,而成了入侵莫國了,豈不給人落下口實,也讓莫國面子難看嗎?只帶一陣人足矣,同時還能體現出我對莫國的信任,也能讓莫國對我的敵意降到最低。”
    話雖是這樣說,但風莫兩國的關系十分微妙,似敵非敵,似友非友,萬一莫國趁著大王這次孤軍深入的機會生出歹意怎么辦?到時可連一支能增援的援軍都沒有。英步憂心忡忡,看著唐寅嘴巴一張一合,欲言又止。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連我這個親身涉險的人都對莫國有信心,英步將軍你還怕什么?”
    英步苦笑,低聲說道:“末將寧愿大王留在霸關,由末將進入莫國,接天子入風。”
    唐寅搖搖頭,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那樣才真可能會導致風莫之間生戰爭呢!”
    進入霸關后,唐寅僅僅在城內休息了一晚,翌日清晨,唐寅便帶上隨行的侍衛,準備動身出霸關,進入莫國。與他同行的人都有跟隨前往,惟獨邱真被唐寅留在霸關。邱真是文人,即不會靈武,又不會打仗,帶入莫國,反而是個累贅。
    邱真也明白這時候自己幫不上忙,并未強求要跟隨唐寅前往,在送唐寅出關時,他一再叮囑唐寅,對天子能接就接,一旦形勢有變,需立刻撤回霸關,再做打算。唐寅滿口應允,實際上是有聽沒有往心里去,此行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帶殷柔回風國,無論阻力有多大,就算莫國出重兵攔阻,他殺條血路也要把殷柔帶走。
    出了霸關,再向南,就是莫國領地。
    現在唐寅的身邊有程錦、樂天、上官兄弟以及千名侍衛。
    他們一行人出霸關還沒走出多久,就看到前方有莫國設立的關卡,在關卡的一旁還有座面積不小的要塞。不等唐寅等人接近,前方的關卡已有人高聲叫道:“什么人?再向前來,我們可要放箭了!”
    唐寅深吸口氣,催馬跑到隊伍前列,邊繼續向前走邊大聲回話道:“我乃風王唐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