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41

  帝國天子殷諄逃到寧莫邊境,莫國這邊是可以出去,但是寧國卻把邊境封閉。【】
    剛開始殷諄等人還以為是僅僅這一處地方被寧國封閉,結果順著邊境走下來,現但凡能進入寧國的城池、道路都已關閉,而且還駐扎了大批的寧國地方軍進行看守。寧國的意圖已經再明白不過,阻止天子入境。
    當殷諄等人走到南華城,見到南華城也是城門緊閉、吊橋高掛的時候,他徹底絕望了。南華城是寧、莫兩國邊境最大最繁華的城池,連這里都被寧國關閉,說明寧王嚴初已是鐵了心的不想讓自己進入寧國了。
    殷諄仰天長嘆,這時候他總算看清楚了,什么忠臣,什么棟梁,平日里那些滿口仁義道德,把精忠報國掛在嘴邊的王侯到了關鍵時刻統統都靠不住,川、貞兩國難,其余的七大諸侯王竟無一人出手援助,甚至連一個敢站出來支持公道的人都沒有,這可怎么辦?
    他幽幽說道:“難道,真是帝國氣數已盡?天欲亡我昊天?”說著話,殷諄的眼淚掉了下來,其他的大臣們圍在左右,也皆是垂而泣,以袖口拭淚。
    正在眾人心生悲憤、萬念俱灰之時,后方有侍衛急匆匆地跑上前來,尖聲叫道:“陛下,大事不好,川、貞聯軍的先鋒已經追上來了!”
    嘩——聽聞這話,君臣一片嘩然,人們無不臉色大變,心中駭然,冷汗直流,川、貞聯軍竟然這么快就追上來了,現在前方已被寧國封死,上天無路,下地無門,這可如何是好?
    現在聚集在殷諄身邊的大臣基本都是文官,武將們在上京抵御川、貞聯軍進攻時要么戰死,要么被俘,就算有逃脫出去的也和殷諄一眾跑散了,此時得知追兵將至,人們都慌了手腳,包括殷諄在內。
    殷諄貴為天子,從小到大都在生活在皇宮里,過著奢華又安逸的生活,哪里遇到過戰爭。他驚恐的睜大眼睛,慌張地看著周圍的大臣,連聲問道:“怎么辦?現在朕該怎么辦?”
    大臣們耷拉著腦袋,沒人答話,甚至都沒人敢抬頭看殷諄一眼。正在這時,只聽眾臣后面有人突然開口說道:“皇兄先走,我來阻敵!”
    聽聞話音,人們紛紛回頭望去,說話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公主殷柔。
    此時殷柔還穿著公主華麗又高貴的衣裙,只是潔白的錦緞上已布滿泥污和灰塵,原本合體的服飾現在看上去也略顯肥大。在逃亡的這一個月里,殷柔也整整消瘦了一大圈,圓潤的面頰凹陷下去,但是那絲毫不減她凡脫俗又精致絕倫的美麗,反而還能讓人在驚艷之余又生出幾分的心疼和憐憫之情。
    這段時間里,變化最大的可能就屬殷柔了,原本她是帝國的公主,高高在上,養尊處優,什么事情都需要她去管,而現在等于是從天上摔到地下,成為無家可歸、受人追殺、朝不保夕的流亡公主,以前她身上的稚嫩和天真統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出她年齡的成熟。
    對眼前危急的局勢以及重重的困難,殷柔比殷諄適應的要快許多,這也是她強于殷諄的地方。
    殷諄最疼愛的就是殷柔這個妹妹,聽她說要留下來阻敵,殷諄哪能同意?他連連搖頭,分開眾臣,走到殷柔面前,說道:“不行,那太危險了,你得和皇兄一起走!”
    殷柔暗暗苦笑,己方眾人都已疲憊到了極點,而且還帶有那么多的家眷,哪里能跑得過人家的先鋒騎兵,若是無人阻攔,用不了多久敵人就能追上來,到時誰都走不了。她急聲說道:“皇兄,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如果皇兄再不走,可就真來不及了!”
    殷諄的拳頭松了握,握了又松,可是直到最后他也未舍得扔下妹妹不管,自己先逃命。他向四下望了望,最后目光又落到近在咫尺的寧國邊城南華。他深吸口氣,大步流星向南華城的城門前走去。
    寧國已把南華城關閉,而且城上還有重多的寧兵看守,見天子單身一人走過去,殷柔和眾大臣們皆嚇一跳,紛紛追上前去,急聲問道:“皇兄(陛下)要做什么?”
    殷諄一字一頓地凝聲說道:“讓寧兵給朕開城門!”
    眾人相互,皆未言語。既然寧國已經封閉邊境,就已經是下定決心了,即便天子出面,恐怕也無事無補。
    果然。殷諄連護城河都未能接近,城墻上的箭支已然射了下來,只聽嘭的一聲,一支雕翎箭釘在殷諄的腳前,與此同時,城墻之上有人高聲喊喝道:“城下來人止步!若再敢進前一步,我等將亂箭齊!”
    現在殷諄的氣憤已經壓過恐懼,他未聽城墻上的警告,又上前兩步,大聲回喊道:“朕乃堂堂天子,誰敢向朕放箭?”
    呦!聽聞殷諄的話,城墻上放箭的那名寧將也是一驚,攏目仔細打量城外的青年,心中嘀咕道:原來這就是天子殷諄啊!寧將沉默了片刻,隨即拱起手來,說道:“在下呂德,因甲胄在身,無法向陛下見禮,還望陛下海涵!”
    殷諄哪有心情聽他的廢話,急聲說道:“你開城門,放下吊橋,迎朕入城!”
    呵呵!呂德心中暗笑,迎朕入城?殷諄還當自己是天子呢?真是可笑至極!他皮笑肉不笑地說道:“陛下,請諒在下恕難從命,我家大王已下令封閉南華城,任何人不得進出,陛下若要進城,也得有我家大王的指令!”
    “大膽!”殷諄氣的七竅生煙,喝道:“你區區一寧國子臣,竟敢對朕無禮,你該當何罪……”
    未等他把話說完,城墻上的呂德已仰面大笑起來,說道:“陛下,在下雖為寧國子臣,但也比喪家之犬要強得多,不是嗎?哈哈——”
    這一句話,險些把殷諄氣的背過氣去,他身子劇烈地哆嗦著,伸手指著城頭上的呂德,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只是一個勁地叫道:“大膽……大膽……”
    后面的殷柔是再也看不下去了,大步走上前來,扶著搖搖欲墜的兄長,退后幾步,說道:“皇兄還是快走吧!”何必自取其辱呢?她在心里又默默加了一句。
    殷諄回過神來,轉頭看了看殷柔,悲由心生,顫聲說道:“朕還算是什么皇帝?還算是什么天子?區區一子臣都敢辱罵于朕……”
    聽著殷諄的自語,殷柔的眼淚又再次掉下來,后面的大臣們更是抱頭痛哭。
    南華城外,悲聲一片。
    可就在這時,忽聽后方轟鳴聲隆隆,人們下意識地舉目一瞧,直嚇的頭絲快要豎立起來,只見遠處好象升起一面颶風似的,塵土飛揚,遮天蔽日,就連地面都在陣陣的顫動。
    是追兵到來!眾人眼中的淚水立刻被濃濃的驚恐所取代。
    殷柔第一個回過神來,拉著殷諄的手急聲道:“追兵到了,皇兄快走!”
    殷諄看著遠方鋪天蓋地而來的塵土,表情已變的木然,走?自己還能向哪走?天下之大,已經沒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了。他目光呆滯地喃喃說道:“朕不走了……朕……也太累了,川、貞兩國要捉朕,就讓他們來捉好了……”
    “陛下!”大臣們聞言,哭喊著紛紛跪地叩。
    也罷!殷柔將心一橫,把殷諄的手握的更緊了,她側頭喝道:“肖敏!”
    “臣在!”肖敏答應一聲,走上前來,拱手施禮,問道:“公主殿下?”
    殷柔深深吸口氣,斬金截鐵地說道:“令侍衛們布陣,與敵兵決一死戰!”
    肖敏雖然只是殷柔的侍衛長,但現在軍中已無將領,在兩千侍衛當中,她的官階反而是最高的。聽聞殷柔的指令,肖敏倒吸口涼氣,忍不住抬頭看向殷柔,此時后者的臉上流露出異乎尋常的堅定,堅毅的眼神也沒有任何的動搖,久隨殷柔左右的肖敏明白,公主已經下定決心了!
    她將牙關一咬,躬身應道:“是!公主殿下!”
    說著話,她轉身就要指揮侍衛們布陣,殷柔突然又把她叫住,低聲說道:“小敏,給我一把劍,我要防身!”
    肖敏臉上閃過一絲疑惑,不過還是把腰間的佩劍解下來,恭恭敬敬地遞給殷柔。
    殷柔接過沉甸甸的寶劍,緊緊抱在懷中。她只是個文弱公主,想單手把寶劍提起來都費勁,哪里還能用它防身?到最后時刻,用它自刎免受羞辱才是真的。
    皇宮的護衛軍戰斗力是極強的,雖然只剩下兩千人,但其中的修靈者極多,即便是最底層的普通士卒也都是以一敵十的壯漢,不過,經過盡一個月的逃亡,又處于饑寒交迫的狀態之下,人們的體力早已透支,而且戰馬也都沒了,只能在步下作戰,二千侍衛,又如何能擋得住兩萬多人先鋒馬隊?
    很快,這兩萬多騎兵就追殺到近前。
    近距離的觀看騎兵,聲勢更是駭人,那轟鳴的馬蹄聲震耳欲聾,一匹匹的戰馬奔馳開來,如洪水猛獸一般,仿佛就算前方有座大山阻擋也能將其硬生生的撞開似的,無人能抵其鋒芒。
    等騎兵接近侍衛們的戰陣時,如潮水似的想左右兩邊分散開來,將布著圓形戰陣的天子一眾團團包圍起來。騎兵并沒有立刻勒住戰馬,而是圍繞著天子這邊的圓陣快的打轉,一匹匹飛馳的戰馬在人們眼前如走馬燈似的閃過,直晃的人們頭暈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