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647

  唐寅目光左右瞧了瞧,含笑問道:“不知戴將軍在此設下重兵是何用意?”
    戴全面色一正,說道:“聽說風王殿下前去迎接天子,末將特意在此恭候。【】”
    唐寅先是一愣,隨即笑呵呵地說道:“戴全將軍不會是想把天子接到鎮江吧?!”
    戴全一笑,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那風王殿下迎天子入風又有何意圖呢?不會真象傳聞的那樣風王殿下只是貪圖公主殿下的美色吧?!”
    他這話很重,身為一國之君,沒有誰會愿意被人傳揚成好色之徒,換成旁人這時候定然翻臉怒斥,不過唐寅卻絲毫沒有動怒的意思,他淡然一笑,反問道:“不知戴全將軍有沒有見過公主殿下?”
    戴全沒明白唐寅為什么這么問,他遲疑了片刻,搖頭說道:“上次公主殿下前往莫國,末將因軍務纏身,無緣目睹公主殿下的芳容。”
    唐寅聳聳肩,笑呵呵地說道:“如果戴全將軍見過公主殿下,本王想你也會不惜一切的營救公主殿下脫險的。”
    戴全暗皺眉頭。
    他之所以率重兵封堵主出莫國的關卡,是受右相董盛的拜托。
    董盛不相信唐寅只因為女色而迎天子入風,猜測他可能還有其他的目的,但具體是什么,董盛就猜不出來了,所以傳書給戴全,讓他攔截唐寅,想辦法弄明白唐寅的真實意圖,會不會給莫國帶來威脅。
    戴全也很好奇唐寅究竟是個有雄心壯志的明君還是個貪圖酒色的昏君,接到董盛的傳書后,他立刻從軍營中調集出五萬將士,在出國的關卡這里設防。
    此時聽完唐寅的話,再看著他臉上得意的笑容,戴全倒是真看不懂唐寅了。
    如果說他是明君,那么不管公主再怎么沉魚落雁、國色天香,他也不應該為此而去得罪川、貞二國,讓風國陷入險境,如果說他是昏君,那么他為何又能在河東大敗寧軍,一舉奪下河東地區?
    看不出來唐寅到底是個怎么樣的人,正在他翻來覆去的琢磨時,對面的唐寅又開口說道:“既然戴全將軍已經到了,那正好,隨本王去面圣吧!”
    戴全回神,心中亦是一驚,他下意識地伸長脖子,向唐寅的身后望了望,唐寅的后面是清一色的馬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也分不清楚誰是天子。
    見他遲遲未動,唐寅挑起眉毛,疑問道:“怎么?天子駕到,戴全將軍卻要視而不見嗎?”
    戴全激靈靈打個冷戰,再不敢猶豫,干笑道:“風王殿下說的哪里話?!末將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對陛下無禮。”
    “既然如此,戴全將軍就隨本王來吧!”說著話,唐寅撥轉馬頭,向回走去。
    他這么做也是在試探戴全,如果他敢跟過來面圣,說明莫軍并無惡意,如果他不敢來,對方打的是什么主意可就真不好說了。
    看唐寅慢悠悠地退了回去,戴全略做思索,然后向左右的眾將使個眼色,接著,他翻身下馬,步行跟隨唐寅而去,其他的莫將們也都紛紛下馬,快步跟上。
    聽聞身后凌亂的腳步聲,走在前方的唐寅暗暗松了口氣。
    回到己方陣營,唐寅催馬來到天子近前,低聲說道:“陛下不用擔心,莫軍在此也是恭迎圣駕的,現在他們前來面圣,陛下只需平常視之即可。”
    “好、好、好!”此時此刻,殷諄早已沒了主意,只能依附唐寅,后者怎么說,他就怎么做。
    等以戴全為的一干莫將行到近前時,唐寅側馬讓到一旁,同時看向殷諄,說道:“諸位將軍見到天子,還不見禮?”
    戴全等人舉目一瞧,只見前方有一名三十多歲的青年坐在馬上,雖然身上的衣服布滿塵土污垢,不過還是能辨認出來,那是只有天子才可以穿的黃袍,向臉上看,還算干凈,皮膚白皙,相貌堂堂,除去天子至高無上的身份外,他本身也是個容貌出眾的美男子。
    這位就是天子,帝國的皇帝!不管殷諄現在有多落魄,戴全見到天子本人還是異常激動的,他緊張地正了正身上的盔甲,然后高拱雙手,屈膝跪地,向前叩,他身后的眾多莫將們更是不敢怠慢,和他一樣,也都齊刷刷地叩施禮,眾人齊聲道:“臣等叩見陛下。”
    因為唐寅事先已經交代過了,對這些莫將只要平常視之即可。坐在馬上的殷諄深吸口氣,壓了壓跳的厲害的心臟,語氣平緩地說道:“諸位將軍都平身吧!”
    “謝陛下!”
    戴全等人再次必恭必敬的向前叩,隨后才紛紛從地上站起,一各個垂而站,眼觀鼻,鼻觀口,不敢亂看。
    對方恭敬的態度讓殷諄緊張的心情多少舒緩了一些,他疑問道:“朕與風王要去風國,諸位將軍在此攔路,是何用意?”
    眾莫將身子一震,紛紛偷眼看向自己的頂頭上司戴全。后者急忙拱手說道:“臣啟陛下,最近莫國亂事不斷,處處險患,臣等來此是專程保護陛下。”
    哼!殷諄再無能,也不會輕信這樣的鬼話。
    自己入莫這么長時間了,被川、貞聯軍追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也未見過莫國有出一兵一卒相助,現在唐寅千里迢迢的趕來護駕,擊退川、貞的前鋒騎兵,莫軍倒也蹦出來要護駕了,他們早干什么去了?
    殷諄眼珠轉了轉,問道:“是不是莫王派你們來的?要接朕入莫都?”
    其實從內心來講,殷諄當然是更希望留在莫國了,畢竟莫國距離上京相對近一下,日后他返回京城也更容易一些。
    現在殷諄還以為川、貞兩國鬧過這一陣子后就會退兵,讓出上京,自己早晚有一天也是要率領眾臣返回京城的。
    唐寅同樣很想知道莫國有沒有留下天子的意思,聽完殷諄的問話后,他目露精光,眨也不眨地盯著戴全。
    戴全暗暗吐舌,他來此,可全是受董承所托,莫王并不知道此事,在不通知莫王的情況下自己就私自把天子接回都城,打死他也沒有這么大的膽子。
    他這時候反而不知道該如何做答了,莫王沒下過這樣的命令,他當然不能承認,而要直接否認,又對天子太不敬,他站起原地,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殷諄也不是傻子,見戴全那副窘迫的樣子,他也就心知肚明了,莫國根本沒有接納自己的意思。
    他心中氣憤,重重地哼了一聲,沉聲說道:“朕有風王保護,十分安全,還用不著你們來多事,把路讓開,朕現在要去風國!”
    “是!陛下!”
    戴全暗嘆口氣,搖頭苦笑,心中暗道:董相啊董相,你你給我安排的這叫什么差事?這不是沒事找事,自己找苦吃嗎?
    在殷諄的呵斥下,戴全頭都未敢抬,急忙傳令下去,打開關卡,讓天子過關。
    唐寅的目光始終落在戴全身上,沒有放過他表情的任何變化。等殷諄、殷柔一行人先通過關卡后,唐寅留到最后,路過戴全身邊時,他勒住戰馬,停了下來,然后笑瞇瞇地看著戴全,說道:“戴全將軍到此,應該是董相的意思吧?”
    “啊?”戴全暗吃一驚,難以置信地看向唐寅,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的。
    看來自己所猜不錯。唐寅一笑,說道:“你可以給董相回個話,本王之所以迎接天子入風,只為公主一人,并無其他用意,請他盡管放心好了!”說完話,他不再停留,催馬走出關卡。
    望著唐寅漸行漸遠的背影,戴全滿臉的茫然,唐寅當真是精明的可怕!但如此聰明之人,卻干出如此荒唐之事,真是讓人難以理解。難道唐寅真象傳言中的那樣,愛美人不愛江山?
    算了,唐寅要招惹川、貞兩大強國,就由他去吧,反正這是風國的事,和莫國沒有關系!戴全聳聳肩膀,隨即草草收兵。
    順利出了莫國,霸關已隱約可見。
    雖然殷諄并不喜歡偏遠又落后的風國,但有一處安全的容身之地終究是件好事,他的心情也豁朗了許多。
    他與唐寅并肩而行,含笑贊道:“愛卿真是奇才啊!剛才看到出莫的關卡云集那么多的莫軍,朕都快要嚇死了,愛卿卻能料到莫軍并無惡意。”
    這時候,殷諄已完全把唐寅當成自己人,說起話來也十分隨意。
    “呵呵!”唐寅仰面輕笑一聲,說道:“陛下太過獎了。”
    路上沒有再生意外,一行人順利到達霸關。
    霸關守將英步和留在霸關的邱真早早就得到消息,知道大王已把天子順利接回來了,二人帶著滿城眾將,大開城門,出城迎接。
    望著霸關城上、城下那黑壓壓一片,都分不清個數的風軍,殷諄還是嚇了一跳,不過他很快就放下心來,同時暗暗提醒自己,這些都是風國的軍隊,是忠于自己的風軍!
    不過,風軍會不會忠誠于殷諄,這可不取決于他,而要取決于唐寅對他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