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50

  王易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太不留情面,太咄咄人了,他之所以這么說,是擔心天子寄人籬下,會受唐寅的挾制,不如一開始就表現的強硬一些,壓住唐寅,讓他日后不敢造次。【】
    不過殷諄明顯未明白王易的意圖,聽完他的話,殷諄微微變色,覺得王易太不近人情,說白了就是不知好歹,唐寅救駕,這是多大的功勞,現在他只是為部下請些獎賞,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嘛!
    唐寅不動聲色,連看都未看王易,只是靜等殷諄的回復,但是這可不代表他心中不記恨。
    “呵呵!”殷諄突然笑了,沖著王易擺擺手,說道:“王愛卿,朕倒是覺得護國王為部下請功也是合情合理,這樣吧,凡隨護國王救駕的眾將,無爵者一律晉升為子爵,有爵者進爵一級,至于官職嘛……”殷諄頓了頓,環視周圍眾臣,苦澀道:“現在朝廷中已無將帥,既然護國王兼任朝廷的大將軍,此事就由護國王與左相蒙洛蒙大人商議決定吧!”
    “謝陛下。”
    唐寅拱了拱手,這才站起身形。看來受封大將軍,也不是沒有好處的,至少把自己的部下安插到殷諄的身邊變的容易多了。想著,他舉目看向左相蒙洛。
    蒙洛是個五十開外的中年人,雖為左相,但卻是文人出身,模樣也是文質彬彬,白面黑須,中等身材,平日里沉默寡言,為人冷漠孤僻,沒見他和哪個大臣的關系特別親近。
    唐寅看向蒙洛的時候,后者也正好向他望去,兩人的目光剛好碰到一起。唐寅微微笑了笑,蒙洛則點點頭,頷示意。
    當晚,唐寅令英步準備酒菜,在將軍府內舉辦宴會。
    現在的霸關可和以前不一樣了,條件改善許多,城中儲備的食材也豐富,晚宴開始后,各種菜肴送上,單單是風酒就搬上來十大壇子。
    風酒濃烈又辛辣,生活在上京的殷諄和大臣們并不適應,不過眾人都在興頭上,一各個開懷暢飲,宴會的氣氛即熱鬧又融洽。
    宴會上,大臣們頻頻向唐寅敬酒,畢竟現在要在風國安身,與風王唐寅的關系就變的至關重要了。
    肖清風與唐寅在上京又過一面之緣,此時他表現的也特別親近,借著幾分酒意,與唐寅同席而坐。
    “下官以前從未來過風國,在風國也是人生地不熟,日后可就要多多倚仗風王殿下了,也希望風王殿下多多提攜下官。”肖清風雙手擎著酒杯,向唐寅含笑說道。
    唐寅對肖清風這個人的印象談不上好,也并不算壞,覺得此人與大多數腦筋死板的大臣們比起來算是特別圓滑的,也是個識時務的人。
    就象剛才,肖清風懂得在天子面前替自己說話,而反觀王易,卻大放厥詞,拉破臉皮和自己作對。他總算明白川、貞兩國為何要打著殺王易、清君側的旗號攻占上京了,這么一個不識抬舉的人,留下還真是禍害。
    他笑呵呵地說道:“肖大人客氣了。肖大人貴為少府,乃天子近臣,本王日后還要靠肖大人多多照顧才是真的。”
    “哈哈!”肖清風大笑,連忙說道:“風王殿下真是折殺下官。”
    唐寅身子傾了傾,低聲說道:“你幫我,我幫你,大家互相幫忙,對彼此都有好處。”
    “對、對、對!風王殿下所言極是!”肖清風端著酒杯笑道:“下官敬風王,干!”
    “干!”
    肖清風與唐寅聊的火熱,互相敬酒,談笑風聲,周圍的許多大臣都投去羨慕的目光,坐在對面的王易則在暗暗搖頭,雙眉也快擰成個疙瘩,人人都想討好唐寅,人人都去討好唐寅,長此以往下去,恐怕人們會漸漸忘記誰是天子,誰是王公啊!
    王易目光一轉,看向坐在前面的左相蒙洛。蒙洛貴為左相,正一品的大員,左右連個敬酒的人都沒有,當然這和他孤僻的性格有關系,另外也是因為朝中缺少武將。王易眼珠轉了轉,站起身形,走到蒙洛的桌前,提袍坐了下來。
    蒙洛先是一愣,可也沒有多說什么,繼續吃他的飯菜。
    王易先開口問道:“蒙相覺得風王為人如何?”
    “很好!天子危難之際,敢于與川、貞兩國為敵,出手救駕。”蒙洛面無表情地說道。
    王易嗤笑一聲,說道:“不過,據傳,風王的主要目的并非是救天子,而是要救公主殿下。”
    蒙洛抬頭看了王易一眼,淡然說道:“道聽途說的傳言豈能相信?”
    王易不再就此事多說,他話鋒一轉,低聲說道:“蒙相,風王的部下絕不能在朝中擔任要職。”
    蒙洛放下手中的筷子,雙眼直勾勾地盯著王易。
    王易正色道:“現在天子與我等寄人籬下,身處風國,如果連朝廷也滲透進風王的勢力,那天子與朝廷豈不都成了風王手中的玩物?”
    蒙洛冷漠的雙眼中難得的閃爍出一縷精光,但很快又消失無蹤,他重新拿起筷子,說道:“王大人多慮了。”
    王易幽幽感嘆道:“并非下官多疑,而是人心叵測啊。”說著話,他一仰頭,將杯中酒喝了個干凈。頓了一下,他又暗有所指地輕聲說道:“陛下的身邊必須得安全,這一點關系到帝國興衰,至關重要。”
    蒙洛沒有再說話,只是默默吃著飯菜。他雖然是未接話,但那并不代表他沒有聽。
    唐寅在應酬肖清風和其他那些前來敬酒的大臣時也在偷眼觀瞧四周,看了幾遍,沒有看到殷柔的身影,想必公主沒有來參加宴會。
    又稍微坐了一會,唐寅以入廁為借口,借著尿遁離開大堂,直向公主所在的后院走去。
    “風王!”
    唐寅走到公主所在院落的門前,左右的侍衛立刻躬身施禮。
    他點下頭,問道:“公主可在房內?”
    “是的!”一名侍衛應了一聲。
    “進去通稟一聲,本王要見公主。”唐寅語氣平緩地說道。
    “這……”那名侍衛面露難色,站在原地也未動。
    唐寅不解地挑起眉毛,疑問道:“怎么?”
    “公主殿下正在見客!”
    “見客?”唐寅愣住。殷柔見什么客?這里是霸關,而非上京,哪有會和殷柔熟識之人?他疑問道:“什么人來見公主?”
    “郎中令蒙田蒙將軍!”侍衛如實回答。
    郎中令?唐寅面露疑惑之色,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皇廷的郎中令應該是趙魁,而且據說此人已在上京之戰中戰死了,怎么又突然蹦出一個蒙田來。
    郎中令這個官職并不大,但卻極為重要,是專司負責保衛皇宮的,說白了就是皇室的警衛隊大隊長,如果說少府是皇帝身邊的第一近臣,那么郎中令就是皇帝身邊的第一近將,是貼身之人。
    本來唐寅想讓自己的部下擔任此職,沒想到已被人捷足先登了,這讓他即錯愕又氣憤。
    他瞇了瞇眼睛,沉聲說道:“你等讓開,本王要進去。”
    左右的侍衛們臉色同是一變,急忙說道:“風王殿下,沒有公主的允許,你不能進去……”
    沒等他們把話說完,唐寅已揮手將侍衛們推開。在風王,還有哪里是他不能進的?
    唐寅什么話都未說,大步流星走進院內,然后直奔正房而去。
    在院外守大門的侍衛都是男性,平時他們是不敢進入院中,院中的警衛由殷柔的貼身女侍衛們負責,但現在唐寅硬往里面闖,侍衛們嚇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紛紛跟了近來,在唐寅的身后連聲叫道:“風王殿下不能入內!風王殿下……”
    唐寅根本不搭理后面的眾人,而院中的女侍衛們都認識唐寅,知道他與公主的關系非同一般,也就沒上前來攔阻。
    當唐寅走到正房門前,正要上臺階的時候,房門先打開了,殷柔、肖敏和一個唐寅沒見過的青年武將從里面走了出來。
    看到唐寅,殷柔臉上頓露驚喜之色,白凈的玉面上也露出紅暈,可是她還未開口,與殷柔一起的那個青年將領已冷聲問道:“怎么回事?”
    “回……回蒙將軍,是……是風王殿下要見公主,我等……我等……”六名跟近來的侍衛齊齊跪倒在地,豆大的汗珠子掉了下來。
    青年武將的目光慢慢轉到唐寅身上,原本冷漠的面孔露出一絲笑容,他拱手說道:“原來是風王殿下駕到,末將蒙田見過風王。”說著話,他躬身施了一禮。
    唐寅仔細打量此人,蒙田身材高大,比唐寅還要高出幾分,相貌堂堂,五官深刻,劍眉斜飛如鬢,虎目晶亮,炯炯有神,稱得上是英俊非凡,再加上一身武將的盔甲,更顯得雄壯挺拔。
    即便是唐寅看了蒙田,也不由得暗暗點頭,贊嘆一聲好精神的一員武將啊!
    他微微擺了擺手,說道:“蒙將軍無須多禮。”
    蒙田挺直身軀,淡然一笑,可緊接著,他的笑容消失,沉聲震喝道:“來人!”
    嘩——隨著他的喊喝之聲,從院外涌進來十多名侍衛。
    蒙田伸手一指跪在唐寅背后的那六名皇宮侍衛,冷聲喝道:“不經通稟,擅自縱容他人進入公主寢居之地,按律當斬,即可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