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51

  聽聞蒙田的命令,后進來的侍衛們都傻眼了,放唐寅進入是不對,但他可是風王啊,己方眾人的性命都是他救的,而且此時此刻還是在風國的地頭上,他硬往里闖,誰敢用武力攔阻?
    見侍衛們愣在原地遲遲沒有按令執行,蒙田瞇縫起眼睛,幽幽問道:“怎么?你們也想抗令不遵嗎?”
    一句話,把侍衛們嚇的激靈靈打個冷戰,人們再不敢耽擱,紛紛上前,拉起跪地的六名侍衛,快步向院外走去。【】
    六名侍衛感覺自己冤屈到了極點,撕聲裂肺的大喊道:“蒙將軍饒命,蒙將軍饒命啊……”
    唐寅在旁看著,暗皺眉頭。
    蒙田這是什么意思?沒錯,皇宮侍衛的懲處是和他沒關系,他也無權多管,但是蒙田當著自己的面把放自己進來的侍衛都殺掉,這不是當眾打自己的臉嗎?
    他回頭瞥了一眼哭喊連天的六名皇宮侍衛,沉聲說道:“且慢!”說著話,他又看向蒙田,淡笑著說道:“這些侍衛保護天子由上京來到風國,忠心耿耿,出生入死,蒙將軍不覺得只為這點小事就把他們殺了太可惜、太不近人情了嗎?”
    公主殷柔在旁點了點頭,也覺得唐寅說的有道理。
    她對蒙田說道:“蒙將軍,還是……先饒過他們這一次吧,而且風王也非……”
    未等殷柔話完,蒙田苦苦一笑,正色說道:“公主殿下,末將知道這些侍衛都是有功之人,但國不能無法,軍不能無律,不能因為他們有功在身,便可以目無法紀,為所欲為,若這次放過他們,下次有人再犯又如何懲處?長此以往下去,怕國將不國,所以,還望公主殿下諒解。”
    他這話是說給殷柔聽的,而實際上更是說給唐寅聽的,后者哪能感覺不出來。
    唐寅難以置信地挑起眉毛,雙眼閃爍著幽光,直勾勾地看著蒙田。
    殷柔暗嘆口氣,她知道蒙田的做法雖然顯得冷酷無情,但卻是有道理的。
    她將下面的話又咽了回去,未再多言。
    蒙田毫無懼色的對上唐寅犀利如刀的目光,嘴角微微挑起,冷漠地說道:“風王殿下,末將身為郎中令,職責重大,若有得罪之處,亦只能期望風王殿下多多包涵了。”說完話,他揮下手臂,喝道:“殺!”
    六名皇宮侍衛被硬拖出院子,哭喊聲越來越弱,最后消失不見。六名忠心耿耿的侍衛就這么被殺了,這是讓愛兵如兄弟的唐寅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的,當然,他也明白,蒙田這么做是在敲山震虎,殺雞敬猴。
    隨后,蒙田對殷柔拱手深施一禮,說道:“公主殿下,末將先告退了,如果公主有事吩咐,盡管交代。”
    “恩!”殷柔含笑點了點頭,輕聲說道:“蒙將軍慢走。”
    蒙田頷,然后大步流星走下臺階,路過唐寅的時候,他深深看了唐寅一眼,什么話都未說,直接走了過去。
    此時唐寅的心里是不爽到了極點,不僅是因為蒙田當著他的面殺了六名侍衛,更因為殷柔對蒙田的態度。
    即便面對貞國太子李丹的時候,殷柔都沒有好臉色,表現的十分冷淡,而對蒙田,殷柔卻是和顏悅色,甚至還能露出笑容,一直以來,在唐寅的心里,殷柔的笑只會給殷諄和他,現在突然又蹦出個‘第三者’,這讓他心里極不舒服,也隱隱生出一股危機感。
    見唐寅站起原地,目光幽深的怔怔呆,殷柔下了臺階,走上前來,安慰道:“蒙田將軍的做法雖然不盡情面,但仔細想想也沒有錯,你別怪他。”
    唐寅回神,不可思議地看著殷柔,她竟然還會為他說話?!
    他雙目一彎,笑瞇瞇的樂了,搖頭說道:“怎么會呢!柔,你太多心了。”說著話,他自然而然地拉住殷柔的手,握得緊緊的。
    殷柔的小臉頓時變的通紅,她下意識地瞧瞧左右,見周圍的侍衛們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著她和唐寅,她臉上的紅暈瞬間蔓延到脖根,她用力的想抽回手,同時低聲嘟囔道:“這是在外面呢……”
    “那又如何?”唐寅把殷柔的手握的更緊了,貼近她的耳邊,低聲說道:“你是我的!”
    殷柔聽完,感覺自己的臉上都要著起火來。她反拉著唐寅,快步向屋內走去。
    進入房中,將房門關上,殷柔奇怪地看向唐寅,疑問道:“你今天怎么了?”
    這些天的相處,唐寅和殷柔之間的感情確實增進了許多,雖然唐寅也有表現親密的時候,但那都是在左右無人的情況下,有外人在場時,他都會刻意的與殷柔保持距離。象今天這樣,當著侍衛的面拉住殷柔的手,還叫她‘柔’,這是以前從未生過的。
    聽著殷柔好奇的問,唐寅也在心中暗罵自己笨蛋,平日里的冷靜都***跑哪去了?怎么看到殷柔和蒙田在一起心里沒剩下別的,只剩一團火了?
    他深吸口氣,慢慢將殷柔的小手抬起,歉意地說道:“抱歉!剛才……抓疼你了吧。”
    “并不痛!”
    從不知道,在唐寅的口中還能吐出抱歉這兩個字,殷柔又驚又喜地抬頭看著他,眼中充滿笑意和甜蜜。
    唐寅被她看得更有些不好意思了,老臉一紅,快地放開殷柔的手,然后想找點話題插開自己的尷尬,但又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他心煩意亂又故作若無其事地在房中來回踱步。
    竟然還能看到他臉紅,殷柔懷疑今天的太陽是不是打西面升起來的,她實在忍不住,咯咯地嬌笑出聲。
    聽聞笑聲,唐寅回頭,看到殷柔正滿臉笑意地瞅著自己。
    她在高興什么?唐寅接觸的女人是很多,但那并不代表他就了解女人的心思。
    他被殷柔笑的莫名其妙,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嚨,突然問道:“他是誰?”
    殷柔沒聽明白他指的‘他’是誰,反問道:“誰?”
    “蒙田。”
    “哦——”殷柔拉了個長音,含笑道:“你問的是他啊,他嘛……”
    她故意話到一半頓住,吊唐寅的胃口。
    唐寅正仔細聆聽,見殷柔話到一半不說了,他抬頭看向殷柔,同時也看到了她臉上的‘壞笑’。
    這個小丫頭!唐寅眼中的精光消失,終于露出笑意,他挑起眉毛問道:“怎么不說了?”
    殷柔玩心大起,悄悄地繞到桌子的另一邊,高傲地看著唐寅,得意道:“你能抓住我我就告訴你。”
    不管殷柔的身份再怎么高貴,性格再怎么早熟,但畢竟還只是個未到二十歲的女孩,只是平時她少女的天性被高貴的身份、森嚴的禮儀和沉悶的皇宮壓的死死的,無法表露出來。
    而在唐寅面前,她卻能表現出自己所不為人知的另一面,可能連她自己都沒有覺,原來她也是可以調皮的。
    看著笑的開心又得意的殷柔,唐寅眼中的笑意更濃,同時又多了幾分寵愛。
    他搓了搓雙手,自信滿滿地說道:“你一定跑不過我的。”
    “那可不一定哦!”殷柔雙手扶著桌子,笑呵呵說道。
    唐寅點點頭,他向左,殷柔向右,他向右,殷柔則反之,兩人之間始終隔了一張桌子。當然,唐寅不會使出全力。
    圍著桌子繞了一會,他似乎泄氣地嘆了口氣,連連搖頭。
    見狀,殷柔更是得意,她微微有些氣喘,笑道:“怎么樣?我說過你一定抓不住我的……”
    可她的話還未說完,桌子另一邊的唐寅突然消失,還未等她回過神來,長而有力的雙臂已從她背后將她緊緊抱住,唐寅輕柔的話音在她耳邊響起:“縱然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追上你,把你帶回我的身邊。”
    嘭、嘭、嘭!
    被唐寅摟在懷中,殷柔的心跳猛然加,快的連她自己都能聽到心跳聲。
    她慢慢回頭,對上唐寅深邃的眼眸,一瞬間,她迷失其中,難以自拔。
    唐寅看著她迷離的美目,微微張啟又嬌艷欲滴的紅唇,一把火焰似乎在他的丹田中擴散開來。
    他摟住她腰間的手臂緩緩上移,輕輕托住她的后腦,接著,他彎下腰身,將自己的嘴唇印在那兩片垂涎許久的紅唇上。
    開始唐寅只是輕吻,但漸漸的,他難以置信住自己的,淺吻也變成了狂野的深吻,以舌尖頂開她的銀牙,探索她口中的香甜。
    殷柔感覺自己的力氣象是被唐寅吸干了似的,甚至連站都站不住,只能無力地靠進他的懷中。
    不知過了多久,久到讓她以為自己快要窒息的時候,唐寅的嘴唇慢慢離開了。
    他的手指輕輕撫摩著她又紅又腫的櫻唇,象是布誓言似的一字一頓道:“你是我的,永遠!”
    殷柔身子一震,小臉紅的象是熟透的蘋果,她嚶嚀一聲,轉回身,將頭埋進唐寅的懷中。
    當自己和皇兄落難逃亡之時,唐寅仍肯出手相助,這已經證明他看重的是自己,而不是自己那公主的身份。這一點令殷柔無比欣慰和感動。
    她貼在唐寅的懷中,聽著他強而又力的心跳,嗅著他身上干草的味道,感受著他帶給自己的那股強烈的安全感,她想,他應該是值得自己托付終身的男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