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657

  唐寅拉著殷柔坐下,說道:“我來找你談談。【】”
    “談什么?”殷柔別過頭,似乎不愿意看他。
    唐寅自然知道她在氣什么,頓了一下,他說道:“等過一段時間,我會向陛下提親。”
    殷柔一驚,回過頭,下意識地說道:“提親?”
    “是的!我會讓陛下把你許配給我。”唐寅正色說道。
    殷柔先是一喜,但很快又轉變為怒意,她瞪大本已不小的美目,直勾勾地看著唐寅,問道:“你要我做你的什么?”
    “王妃!”唐寅抬起手來,輕撫殷柔的臉頰,一字一頓道:“風國的王妃!”
    “你……”殷柔不知自己是該喜還是該氣,她垂下頭,低聲說道:“你不是已經有王妃了嗎?”
    “誰說的?”唐寅含笑反問。
    “你已經冊封夫人了……”
    唐寅聳聳肩,說道:“我只是冊封了夫人,但并沒有立后。本來我是想從她們三人當中選出一位做我的王妃,可是想來想去,我都覺得不合適,也不是我真心想要的,在我心目中,可以做我的妻子,可以成為風國王后的始終都只有一個人。”
    殷柔心跳加,本能地開口問道:“誰?”
    “就是你。”唐寅深邃的目光落在殷柔的精美絕倫的小臉上。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讓殷柔已如死水的心潭又涌起驚濤駭浪,她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小嘴微微張啟,久久說不出話來。
    唐寅喃喃說道:“很多事情都無法讓人理解,當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只是單純的被你外表吸引,因為你很象我曾經熟識的一個人。當我第二次見到你的時候,我的心里只有一個感受。”
    “是……是什么?”殷柔緊張起來,小聲地問道。
    “親切感。”唐寅眨也不眨地看著她,說道:“如同親人一般的親切感。”
    殷柔本以為唐寅會說出令她臉紅心跳的甜言蜜語,沒想到竟然是親切感,親人一般的親切感!她愣了片刻,激靈靈打個冷戰,問道:“你把我當成妹妹……”
    “聽我說完。”唐寅打斷她的胡思亂想,繼續道:“那種感覺很奇妙,心里平靜,但又出奇的溫暖,就象是看到至親的親人,就象是看到我今生注定的妻子,那個能夠陪在我身邊,陪我共度一生的人。我不懂得什么是愛,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一箭鐘情,我只知道,我要娶的妻子一定是你,你要嫁的丈夫也一定是我,我們兩個人一定會在一起,沒有什么可以改變。”
    “寅……”殷柔呆呆地看著唐寅,沒有哭聲,但淚珠已滾落下來。
    唐寅并不是個善于花言巧語的人,他也不會哄女人開心,他只是說出自己的真實感受。
    他對殷柔的那種至親的感覺,絕非血緣關系的至親,而是在一起能共度一生一世夫妻之間的那種至親。
    他不懂得什么是愛,以前他本來以為自己是愛舞媚、愛范敏、愛袁千依,但是再次見到殷柔之后他方明白,那不是愛,只是單純的喜歡和責任,愛其實是很自私的東西,也只能分給一個人。
    “做我的妻子好嗎?”唐寅握住殷柔有些冰的柔荑,輕聲問道。
    感覺著他手掌的溫暖,看著他如夜空般的黑眸,殷柔難以自拔地深陷其中,面對此時此刻真情流露的唐寅,她根本說不出‘不’字。
    她緊緊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來,一邊抹著淚,一邊重重地點頭。
    看到她的肯,唐寅感覺自己仿佛一瞬間飄到云端,身子輕飄飄的。他用力地把殷柔拉進自己的懷中,抱的緊緊的,象是要把她融入到自己的身體里似的。
    咣當!
    殿門打開,肖敏怒氣沖沖地撞近來,看到唐寅與殷柔相擁的這一幕,她臉上的怒氣頓時消失,呆站了三秒種,她眼珠子骨碌碌轉了轉,雙手拉著殿門,又慢慢退了回去。
    雖然在她的心目中唐寅不是什么好人,甚至還是個‘把著鍋、看著盆’朝三暮四的色鬼,但公主傾心于他,也是真心喜歡他,她還是希望兩人最終能走到一起。
    不知過了多久,殷柔激動的情緒才漸漸平緩下來,她的小臉貼在唐寅的懷中,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開口輕聲說道:“對……對不起……”
    對她突然的道歉唐寅很莫名,疑問道:“為什么道歉?”
    “剛才……剛才在房中我想到了你,心里很難過,蒙將軍似乎有安慰我,但我并沒有注意到他的手有搭在我的肩上……”殷柔的話音越來越小,最后連她自己都聽不見了。
    她能感受到唐寅對她那股強烈的占有欲,也不喜歡其他的男人觸碰她,她不希望因為這件事惹他生氣。
    唐寅一笑,說道:“我明白。”他輕撫著殷柔柔順的秀,眼中卻射出令人心寒的冷光,他的女人,又豈能容他人染指,要怎么合情合理地除掉蒙田這個麻煩他暫時還沒有想好,不過……
    他眼珠轉了轉,柔聲說道:“身為公主,生活在深宮之中,沒有朋友,找不到可以傾訴的對象,很寂寞,這些我都理解。這樣吧,我找一個人來陪你,和你話,她可是一個很好的傾訴對象。”
    “哦?”殷柔坐直身軀,看著他問道:“是誰?”
    “她叫傲晴。雖然話不多,但心地很好,而且曾經是游俠,游歷過很多地方,見多識廣,如果有什么事情煩心或者拿不定主意,也可以和她商量,她會給你很好的建議。”唐寅充滿‘善意’地呵呵笑著,為傲晴做著推銷。
    “游俠?”殷柔眼睛一亮,公主的身份讓她月月年年只能生活在皇宮里,象是受困于金絲籠里的小鳥,對游歷諸國的游俠充滿了向往。她先是連連點頭,隨后又為難地說道:“不知道她愿不愿意來陪我,又會不會給你造成麻煩?”
    唐寅含笑安慰道:“放心吧!她會愿意來的(自己的話傲晴不敢不聽),也不會有什么麻煩。”
    在殷柔身邊,肖敏是值得信任的,不過唐寅也能感覺得到,肖敏對自己并沒有多好的印象,把傲晴安排到殷柔的身邊,即可以保護她,又可以防止蒙田再對公主打歪主意,一舉兩得,自己也就安心多了。
    對于唐寅的‘體貼’,殷柔又感激又感動,原本充滿悲傷的小臉也布滿笑意,她站起身形,快地彎下腰身,啾的一聲,在唐寅的臉上飛快地親了一下,同時道:“謝謝!”說完話,滿臉通紅地跑進內室。
    唐寅坐在那里呆住了,在他印象中,這還是殷柔第一次主動親吻他,雖然只是面頰,但也足夠他心跳加好長一段時間的。
    直至他離開華英殿時,他的腳下都是輕飄飄、軟綿綿的,臉上還帶著癡癡的呆笑。
    皇宮侍衛們見狀,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大王的笑一直都讓人覺得陰冷,什么時候這么……溫柔過。
    他對周圍怪異的目光視而不見,他想,他終于是戀愛了。。。
    接下來的日子,唐寅依然忙碌,上午他要去皇宮參加皇廷的早朝,聽著皇朝大臣們那些無關痛癢的屁話,回家之后,吃過午飯,以上官元吉和邱真為的風國大臣們又來了,唐寅又得參加下午朝,商議國家的軍政要務。
    在繁忙中,他沒忘記對殷柔的承諾,找來傲晴,把準備她送進皇宮陪伴公主的事情說明。
    暗箭的行事作風和手段越來越趨向殘忍冷酷,尤其是在刑罰方面,殘酷到喪失人性的程度,傲晴畢竟是女人,沒有程錦、嘉熙等人那么心狠,她本有調離暗箭之意,只是一直未敢提,現在唐寅讓她進皇宮陪伴殷柔,傲晴答應的干脆,想都未想,立刻就點頭應允了。
    皇宮侍衛大多都是出自風軍,安排傲晴到殷柔身邊對唐寅而言也是易如反掌,不過為了避免麻煩,他還是將此事先稟報給了殷諄,經過后者同意后,才把傲晴帶進皇宮,借此機會他也正好殷柔,以解數日來的相思之苦。
    他并沒忽略邱真的警告,這段時間,他也刻意地避免總往皇宮跑。
    天子在風國徹底安頓下來,一切又都恢復到以前的井井有條,風國的實際控制權依然掌握在唐寅的手里,皇廷依然徒有其表,僅僅是個高貴的擺設,唯一的區別是皇宮從上京搬到風國,而唐寅由王宮搬到了宮外。
    數日后,唐寅接到寧國的戰報。正如邱真當初所料,寧國與杜基的戰爭最后演變成寧國與莫非斯聯邦諸多城邦的混戰,莫非斯聯邦內有五個大城邦派兵增援杜基,其中就包括貝薩。
    隨著這些城邦援軍的加入,寧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優勢蕩然無存,戰爭又變成你來我往的膠著消耗戰。
    最終寧國不得不被迫與杜基議和,杜基歸還侵占寧國的領土,而寧國則收回對提亞的兵力援助,并保證在杜基與提亞交戰時,不出手增援。
    這個的結果正是杜基想要的,雙方議和之后,杜基軍全部撤離寧國,矛頭一轉,開始進攻讓杜基垂涎許久的提亞,不過即便在失去寧國援助的情況下,提亞的戰斗力也沒有杜基想象中的那么弱不禁風,戰事更沒有他們預想中的那么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