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660

  第六百六十章
    晚間,唐寅把幾位重要的大臣召集到自己的書房,再商對寧國議和之事。【】
    上次議和,邱真的意見是‘斷不能允’,而這次議和,邱真的態度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對唐寅說道:“大王應同意議和。”
    “為何?”唐寅挑起眉毛問道。
    “大王迎天子入風,已得罪川、貞兩大強國,雖然現在兩國聯軍為敢來攻,但并不代表以后也不敢來,所以大王應同意議和,接受和親,先穩固我國與寧國的關系之后,然后再做其它部署。”邱真正色說道。
    其他大臣們邊聽邊點頭,覺得邱真所言有道理。
    唐寅并未往下接,而是話鋒一轉,笑問道:“邱真,聽說你今天一下午都在與寧國公主私會啊!你該不會是對公主動心了吧?”
    邱真心頭一震,不過臉上依舊平靜,他有板有眼地說道:“第一,臣是奉大王之命安頓公主,帶著公主熟悉府內環境、安排好公主的吃穿住行,這都是臣應做的。第二,公主要嫁的是大王,而非臣,臣不敢有非分之想,更不會動心。”
    “是嗎?”唐寅好笑地挑起眉毛,你心中要是沒鬼才真見鬼了呢!和邱真相處這么久,他哪會不了解邱真的個性,如果他沒有那個心思,對自己的質問只會嗤之以鼻,哪會羅里八嗦的還列出個一、二、三的。
    原來邱真不是圣人,也有動凡心的時候啊!唐寅越想越覺得好笑,以前邱真總是給自己找麻煩,現在如果不利用嚴映寒好好刁難他一番,實在對不起自己。
    想到這里,唐寅心情大好。
    “唉!”他輕輕嘆了口氣,說道:“滿朝的大臣都已成家立業,妻妾成群,可偏偏邱相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實在讓我不放心啊!本來,我是有心要把公主許給邱相你的……”
    啊?邱真聞言,眼睛頓是一亮,眨也不眨地看向唐寅。難道上午在朝堂上大王不是在說笑,而是真想把嚴映寒許配于自己?!他的心開始跳動加,血液一個勁的向頭上涌。
    看著他那眼巴巴的樣子,唐寅差點大笑出聲,不過他立刻忍住了,長吁短嘆地又道:“大家也都應該清楚,我國最大的敵人并非川國,更不是貞國,而是近在咫尺的寧國。如果把寧國公主許給邱相,我倒是真怕邱相會對寧國心生憐憫,立場也會有所改變啊!”
    這番話可不是唐寅在說笑,而是真有這樣的顧慮,邱真是他最信任的人,如果他要站到寧國的立場上考慮事情,為自己出謀劃策,后果不堪設想。
    邱真激靈靈打個冷戰,二話沒說,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向前叩道:“大王折殺微臣了!臣早已立下過誓言,為大王、為大風縱然粉身碎骨,在所不辭。如果微臣生有二心,心有二意,愿天打雷劈,死無葬身之地!”
    聞言,唐寅以及周圍眾臣無不動容,人們紛紛拱手施禮道:“大王,邱相對大王忠心耿耿,天地可鑒啊!”
    唐寅起身,走到邱真近前,把他攙扶起來,隨后嘴角一咧,笑呵呵地說道:“邱真,你緊張什么?我只是有這樣的顧慮罷了,又沒說你會真這么做。”頓了一下,他聳聳肩,故作無奈道:“為了打消我的這種疑慮,公主是不能給你了,還是由我勉為其難的收下好了。”
    撲!邱真差點當場氣吐血,大王說了一大通,等于是沒說。
    他皺著眉頭疑問道:“不知,大王要給公主什么名分?”
    “什么名分……”唐寅托著下巴想了半晌,問道:“宗元,按照規矩,君主的后宮是怎么分的?”
    宗元笑呵呵地拱手說道:“一后,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女御。”
    唐寅哦了一聲,隨口道:“那就把公主歸到八十一女御里吧!”
    邱真的雙眉快要擰成個疙瘩,低聲說道:“大王,讓堂堂的公主做女御,這……有些不太合適吧?!”
    唐寅笑了,睨著邱真,慢悠悠地說道:“在本王這里,讓寧國公主做本王的女御都算是抬舉她了呢!”
    “……”邱真默然,心中生出一聲哀嘆。
    看著他那副魂不守色的樣子,唐寅更覺得有趣,故意吊邱真的胃口,他不再就此事多談,坐回到塌上,將和約平鋪在桌面,然后向大臣們招招手,說道:“大家都過來坐,這份和約上有沒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上官元吉說道:“大王,這份和約上只說寧國將河東郡讓于我國,這里微臣認為不妥。”
    “哦?”
    “微臣覺得,應該讓寧國公開承認,河東郡就是我風國領地,以后絕不相犯。”
    “恩!有道理。”唐寅提起筆來,在上官元吉說的地方畫個圈圈。
    張哲接道:“至于賠款,寧國應該還留有余地,大王不必再追加金銀,只需多索要戰馬五千匹,牛、羊各萬頭即可!”
    戰馬、牛、羊都是風國缺少的,唐寅邊聽邊點頭,在和約上又畫個圈圈。
    經過眾人七嘴八舌的建議和添加,和約也被涂抹的到處是圓圈。
    等商議到最后,眾人又統一核對了一下,確認無誤之后,這才將和約敲定下來,并委托張含去與寧國的大鴻臚洪羅詳談。
    張含是風國的大學士,雖然只有四十出頭的年紀,但知識淵博,貫通古今,而且才思敏捷,能言善辯,最主要的是他的為人并不張揚,和藹可親,彬彬有禮,沒有一丁點書生的酸味,也沒有從一品大員的架子,這一點是最受唐寅喜歡的,他覺得由張含去與洪羅磋商兩國議和之事也最為合適。
    交代完張含,唐寅又對治粟內史張鑫說道:“張鑫,明日你親自去趟河東郡,把那里每年的糧收仔仔細細審核一下。以后我糧主要就來源于河東,我不希望那里有漏洞和蛀蟲存在,所以你去查核時也不能有任何的馬虎!”
    張鑫是目前朝廷中為數不多的風國老臣,為人圓滑,兩面三刀,漸漸已得唐寅信任。他的為人雖然不怎么樣,但還是有真才實學的,擔任風國的治粟內史那么多年,經驗豐富,眼中不容沙子。
    他必恭必敬地對唐寅深施一禮,說道:“大王盡管放心,微臣定將河東郡糧產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讓大王損失一粒糧食!”
    張鑫善于投人所好,他知道唐寅最看重的就是糧產,這次能讓自己前往河東郡審查,也說明對他的信任。他心里憋足了勁,準備到了河東大干一場,進一步爭取大王的寵信,另外,朝廷大臣奉命下地方,從中也有許多的甜頭可賺。
    把要緊的正事都商量完,唐寅松了口氣,隨即又想起靈武學院的事,問邱真道:“邱真,靈武學院的事情辦的怎么樣了?”
    邱真拱手回道:“微臣已把學院的地址選好了,就在東城,距離皇宮不算遠。至于傳藝的老師,微臣想在軍中篩選。”
    “恩!”唐寅點頭道:“定下最終的人選后,把名單拿給我看。”
    “是!大王!”
    唐寅環視眾人,突然想起一件事,他問道:“你們知道郎中令蒙田這個人吧?”
    眾人同是一愣,不明白大王為何要這么問。人們紛紛點頭應道:“臣等知道。”
    唐寅目光一凝,幽幽說道:“如果除掉此人,你們覺得如何?”
    不知道蒙田是怎么得罪大王了,眾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敢答話。
    這時候不說話就等于是不贊同。唐寅挑起眉毛,疑問道:“你們覺得不妥?”
    邱真說道:“大王,蒙田乃蒙洛之子,身份特殊,大王想以什么罪名把他處死?”
    什么罪名?唐寅還真不知道能給蒙田按什么罪名。這個人太教條,太會按規矩辦事,想抓他的把柄,可不容易。
    想了一會,他說道:“此事由暗箭去處理呢?”
    出動暗箭,就是去做見不得光的暗殺嘛。眾臣的眉頭皺著更緊了。
    上官元吉說道:“大王,天子剛剛才在鹽城安頓下來,就突然有大臣遇害,這么做是不是太明目張膽了?也容易落人口實啊!”
    唐寅皺著眉頭揮手道:“別跟我講道理,道理我都懂,正因為這樣我才和你們商議,要怎么才能不留麻煩的解決掉這個家伙!”
    眾臣又都不言語了。
    最后還是上官元吉說道:“沒有辦法,除非他自己犯錯。如果大王與蒙田有什么恩怨,也希望大王能忍耐這一段時間,現在實在是太敏感了。”
    說了等于是沒說。唐寅心煩意亂地揮揮手,說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如果沒有什么事,你們也都回去吧!”
    “是!大王!臣等告退!”見大王沒有一意孤行,眾人紛紛噓了口氣,相繼退出書房。
    等眾臣走后,唐寅叫來上官元武,讓他去找程錦。
    時間不長,程錦走進書房,沖著唐寅施禮道:“大王有何吩咐?”
    唐寅真想給程錦下道密令,悄悄解決掉蒙田這個麻煩,不過他也知道,眾臣的顧慮并非沒有道理,自己現在不能任意而為。他問道:“袁紫衣被你們關押在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