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64

  數日后,經過張含和洪羅的反復磋商,以及洪羅與良州連續不斷的飛鴿傳書,風寧兩國之間的議和終于敲定下來,并且約好一個月后,兩國的國君一同前往漳河,在那里簽定議和和約。【】
    風、寧兩國的議和,雖然風國有做出一定的讓步,但還是從中賺得了大量的實惠,尤其是寧國賠償的巨額金銀,讓風國收益頗豐。
    唐寅也正是因為有寧國提供的金銀做倚仗,在全國范圍內連續頒布納言令和征武令。
    這也是唐寅登頂風國君主之后第一次頒布納言令和征武令,這一次對風國的影響也最為深遠。
    納言令,即是征集全體風國國民對日后國策的意見,不管對方是什么身份,是貴族還是普通百姓,只要能對國策說上一二,皆可寫下來,上疏給朝廷,最后由唐寅甄選,提拔人才。征武令簡單得多,是由各郡各縣選拔優秀的靈武人才,唐寅對此只定下一個要求,就是各郡縣提報的人才必須得是修為在靈元境以上的。
    征武令實施起來很容易,修靈者的修為用洞察之術就可探察清楚,麻煩的是納言令。自納言令頒布下來之后,各地百姓的上疏如雪片一般傳到鹽城,不用看內容,只看那些堆積如山的上疏就夠讓人頭大的了。
    唐寅當然不可能一各個的去看,篩選的工作基本落到上官元吉的頭上,好在他是右相,手下的文官眾多,人手充足,他先是將全部的上疏分類,然后再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最后將篩選出來的上疏交給唐寅。
    只幾天下來,上官元吉上交到唐寅手里的奏疏就有百余封。
    他篩選的費勁,唐寅看起來倒是很快,他的原則很簡單,凡是沒有‘挾天子以令諸侯’之意的奏疏,他看兩眼就放到了一旁,在字里行間有這個意思的奏疏他才會仔細看下去,并將上疏之人的名字默默記下。
    上官元吉提交的這些奏疏里,有一封是令他印象最為深刻的,這封奏疏由一位名叫高亮節的人所寫,他在奏疏里明確的提出風寧兩國無法共存,縱然議和,以后也必有生死之戰,與其由寧國先出手,不如風國搶占先機。
    利用天子,召見寧王嚴初來鹽城,若嚴初真來了,己方將其扣押,做為挾制寧國的人質,若他不敢來,便是違抗天子之命,是抗旨不遵,己方可明正言順討伐之……
    看到這封奏疏,唐寅心中大喜,雖然高亮節沒有直接寫出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話,但這樣的意思在他的奏疏中比比皆是,最令唐寅欣喜的是,他竟然能看出風寧兩國日后還有大戰的必然,而不象其他人那么樂觀,覺得此次議和之后,兩國就永久的相安無事了。
    最終,唐寅在現有的這些奏疏中挑選出三人,排在第一的就是高亮節,排第二的名叫文昊,排在第三位的名叫湯煜。唐寅將三人的名字交給上官元吉,令其馬上召此三人入都,他要親自見見他們三個。
    由于一個月后要在漳河與嚴初簽定和約,唐寅現在也無法在鹽城逗留得太久。
    上官元吉辦事的效率很高,只用了五天的時間,就把唐寅召見的高亮節、文昊、湯煜三人接入鹽城。
    這天晌午,唐寅又象往常一樣,去后院與他的三位夫人吃飯,不過到了舞媚的宅院后現舞媚不在,向侍女們一打聽才知道,原來舞媚和嚴映寒出府了。
    唐寅滿腹的疑問,問道:“她們什么時候走的?”
    “是上午!”侍女回答道:“公主來找夫人,讓夫人陪她出去逛逛,夫人在府里也覺得悶,所以就隨公主出去了!”
    “胡鬧!”唐寅眉頭皺起。這里是風國的都城,但并不代表它安全,唐寅很清楚自己的敵人有多少,國內的、國外的,要致他于死地的人太多了,舞媚是他的夫人,自然也會成為敵人下手的目標之一。再者說,嚴映寒是寧國公主,她本能就是個危險人物,誰知道她引舞媚出去打的什么主意。
    想到這里,唐寅凝聲問道:“她們去哪里了?”
    “這……”侍女搖頭,低聲說道:“奴婢不知。”
    “什么時候會回來?”
    “奴婢不知道。”侍女答話聲更小,頭也不敢抬。
    “什么都不知道!”唐寅嘟囔一聲,不耐煩地揮揮走。
    隨后,他揮手叫來藏于暗中的暗箭人員,問道:“樂平夫人隨寧國次公主出府,你們知不知道?”
    幾名暗箭人員齊齊應道:“知道!不過大王盡管放心,已有兄弟在暗中保護夫人的安全了。”
    “恩!”唐寅點點頭,問道:“知不知道她們現在在哪?”
    “剛才有兄弟回報,說夫人和公主去了東城長壽街的集市。”
    “好,我知道了。”唐寅頓了片刻,又說道:“以后夫人若是再要出府……”
    “我等要出面阻攔嗎?”
    唐寅想了想,擺手說道:“不用!”畢竟舞媚是他的夫人,不是受他軟禁的囚犯,總憋在宅院里也未必是件好事。他補充道:“不過要立刻報于我知。”
    “是!大王!”暗箭人員紛紛答應了一聲。
    長壽街的集市!唐寅暗暗皺眉,那里是鹽城最熱鬧最繁華也是游人最多的地方,希望不要生意外才好。唐寅覺得心神不寧,最后還是決定親自去一趟,把舞媚接回來。
    他回到自己的寢宅,換了一身便裝,帶上元武、元彪兩兄弟,準備要出府。
    可是還未等出門,就見上官元吉急匆匆地快步走來。
    見到一身便裝的唐寅,上官元吉也是一愣,疑問道:“大王,你這是……”
    唐寅回道:“我要出府一趟,元吉,有事嗎?”
    “大王召見的高亮節、文昊、湯煜三人已被臣帶來了,大王現在要不要見見他們?”上官元吉問道。
    唐寅略微想了想,說道:“把他們先帶到我的書房,讓他們在那里等。”
    “哦……”上官元吉有些為難。雖然唐寅是君主,高亮節、文昊、湯煜三人只是普通百姓,但既然把人家千里迢迢的找來了,卻又涼到一旁,這很失禮,也不是待賢之道。
    見上官元吉面露難色,唐寅疑問道:“怎么,有問題?”
    上官元吉拱手道:“大王還是現在就見見三人為好。”
    唐寅心不在焉地說道:“我現在沒有那個時間。讓他們給等著吧,也順便三人的耐性如何。”他隨便編了個理由。
    “是!大王!”唐寅執意不見,上官元吉也無法勉強。
    唐寅交代完上官元吉,快步走了出去,到了府門外,立刻有侍衛牽過馬匹,唐寅與上官兄弟三人翻身上馬,快向長壽街趕去。
    長壽街是鹽城最大的商業街區,店鋪林立,商販成群,即使不是節慶之日,過往穿行的游人依然眾多,絡繹不絕。
    要在這么大的街區中找到舞媚和嚴映寒二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好在有暗箭人員在暗中保護舞媚,了解她二人的行蹤,而且提前接到報信,知道大王已趕過來,所以唐寅和上官兄弟剛到長壽街的街口便有兩名暗箭人員迎上前來。
    唐寅下馬,將韁繩交給一名暗箭的青年,同時問道:“夫人現在在哪?”
    “大王請……”
    未等暗箭人員說完話,唐寅已打斷道:“在外面不要這么叫我。”
    “是!公子!”那名暗箭人員反應也快,機靈的立刻改口,說道:“公子,夫人就在前面,我帶您過去。”
    “好!”
    唐寅和上官兄弟步行,跟隨暗箭人員向長壽街的中央地段走去。
    他們一行四人,即未騎馬,又是一身的便裝,和普通百姓沒什么分別。若是硬要找出不同之處,便是他們身上流露出來的氣質異于常人。
    很快,領路的暗箭人員在一家飾店前停下腳步,看店內望了望,然后回身對唐寅說道:“公子,夫人就在里面。”
    唐寅走上前來,在店門外向里面一瞧,可不是嘛,舞媚和嚴映寒正在店內。二女有說有笑,不時的將陳列的飾拿起來,在自己身上比量。
    他原本要進去,可是看到舞媚燦爛的笑容后,他邁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
    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見到舞媚象現在這樣的開懷大笑了,成為君主的夫人之后,有太多太多的規矩壓在身上,有太多太多的禮儀要遵守,舞媚原本天真開朗的性格變的越來越沉悶,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少。
    唐寅知道舞媚喜歡自己,深愛著自己,也正因為這樣,她才能忍受這一切,他想帶給她足夠的快樂,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他的意愿所能決定的。
    在唐寅的心目中,舞媚就應該象現在這個樣子,隨心所欲,不受任何的束縛,想笑就笑,想嬉鬧就嬉鬧,渾身上下都仿佛蒙上一層光圈,那么的光彩奪目,讓人的目光無法從她身上挪開。
    突然之間,唐寅的心里生出濃濃的愧疚之意,仿佛是自己一點點的剝奪了舞媚的快樂,這種感覺讓他揪心也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