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68

  唐寅攙扶起文昊和湯煜,然后指指依然大睡的那人,問道:“這位是……”
    “回大王,這位是高亮節先生,想必是因為路途勞頓的關系,所以……小人現在就去把他叫醒。【】”文昊模樣斯文,說起話來也彬彬有禮。
    唐寅對他的第一印象很不錯,擺擺手,說道:“既然高先生累了,就別打擾他了,讓他先睡吧!”
    呦!文昊和湯煜同是一怔,真沒想到,大王竟如此大度。當著君主的面蒙頭大睡,別說區區一平民百姓,即便是官階再高的權貴也不敢這么做,唐寅竟然能容忍高亮節,這讓文昊和湯煜非常意外,也甚為驚訝。
    唐寅對二人一笑,說道:“兩位先生不用客氣,都坐吧,你二人可是本王特意請來的客人。”
    文昊和湯煜必恭必敬地拱手說道:“多謝大王。”
    唐寅含笑看著二人落座,然后慢悠悠地說道:“兩位先生的上疏,本王已經仔細看過了。”
    聞言,文昊和湯煜急忙欠了欠身子。
    唐寅繼續道:“兩位先生對本王迎天子入風這件事都持贊同的意見,本王想聽兩位先生,我風國以后將要何去何從啊?”
    文昊正色說道:“川、貞兩國狼子野心,打著清君側的旗號,卻企圖廢天子,自己做皇帝,任何一有志之士,皆應挺身而出,大王不懼川貞兩國強權,救天子于為難,此為忠壯之舉,足以令天下人折服。現在,大王應勵精圖治,養精蓄銳,助天子返回上京,穩固帝國之根基。”
    “恩!”唐寅點點頭,應了一聲,隨后又轉目看向湯煜。
    湯煜冷漠的一笑,說道:“助天子回上京,那并非是大王應做之事,也不是靠我大風一國之力就能做到的。小人倒是覺得大王現在應妥善利用天子在我大風的機會,為風國積蓄錢糧,廣招人才,壯大實力,以圖日后之強盛!”
    “恩!”唐寅又應了一聲。
    通過文昊和湯煜的這番話可以看出來他二人都是忠臣,只不過忠誠的對象不一樣,前者忠的是天子,而后者忠的是風國。
    他沉吟了片刻,問道:“兩位先生認為川、貞兩國日后會不會對我大風難?”
    文昊和湯煜相互看了看,若有所思地沉沒片刻,然后不約而同地搖搖頭,說道:“不太可能。”
    “哦?”唐寅精神一振,問道:“怎么講?”
    文昊說道:“先川、貞兩國距離我國太遠,長途跋涉前來作戰的可能性不大,其次,天子在我大風,川貞兩國必會有所忌憚,第三,列國皆會反對川、貞對我國用兵。”
    他說的前兩點還好理解,至于第三點,唐寅沒想明白。
    他正色問道:“文昊先生,你為何認為諸國都會反對?”
    文昊嘆口氣,說道:“各國的王公都希望壓在自己頭上的是一個羸弱的皇權,干涉不到他們的天子,而不希望出現一個強大的皇權,可以左右他們的天子!”
    川貞兩國一旦攻陷風國,天子也會一并完蛋,但無論是川國還是貞國,若是取代了皇廷,各國王公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唐寅正暗自琢磨的時候,忽聽身側出嗤的一聲嘲笑。
    他扭頭一瞧,原本躺在塌上熟睡的高亮節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坐了起來,睡眼朦朧,還未完全睜開,也直到這個時候,唐寅才算看清楚他的模樣。
    高亮節的名字和他的外表幾乎完全相反,他即不高,又沒有讓人眼前一亮的驚艷,有的只是一身的邋遢和頹廢感,臉上的胡子似乎已有好幾天沒刮,也未整理過,黑黢黢的胡渣爬滿大半的面頰,身上的衣服還好,雖然破舊了一些,但總還算干凈。
    剛才的那聲嘲笑正是他出來的。
    文昊修養極高,心里不舒服,但并未表露出來,依然是向坐起的高亮節拱手欠了欠身。
    高亮節的還禮是打個大大的呵欠,連看都未看文昊一眼。
    唐寅見狀,又氣又覺得好笑,他注視著高亮節,問道:“高先生睡的還好嗎?”
    聽聞他的問話,高亮節轉過頭來,正好對上唐寅精亮的目光。
    他略微愣了愣,挺身跪坐,并向唐寅拱了拱手,說道:“多謝大王關心,這里挺暖和的,小人睡的還舒服。”
    呵!唐寅差點笑出聲來,這人倒是挺有意思的,自己本是挖苦他,他還真的認真回答。
    湯煜皺起眉頭,冷聲質問道:“高先生見了大王為何只是坐拜,而不施大禮?太不懂禮數了吧!”
    高亮節滿不在乎地說道:“大王召見賢士,卻讓賢士坐等好幾個時辰,不也是不懂禮數嗎?”
    “你大膽……”當著大王的面指責大王不懂禮數,連湯煜這個問話的人都嚇了一哆嗦。
    唐寅也是一怔,然后馬上擺下斷湯煜,笑道:“高先生說的也沒錯,今天下午,本王確實是有事耽擱了,失了禮數,還望三位先生見諒!”
    “哎呀,大王折殺小人……”文昊和湯煜急忙躬身拱手。
    他二人話還未說完,高亮節已離塌跪地,叩施禮,大聲說道:“小人高亮節,拜見大王!”
    躬身的文昊和湯煜不約而同的扭頭向他看去,心中生出同一個念頭:此人真是討厭啊!
    好啊,自己剛道完歉,高亮節就變的懂禮數了。唐寅再忍不住,仰面哈哈大笑,對于高亮節的責問和失禮他一點不在意,笑問道:“高先生,剛才你笑什么?”
    高亮節跪在地上,答道:“小人笑文昊和湯煜兩位先生太樂觀了。”
    “恩?”唐寅皺了皺眉頭,說道:“高先生有何高見,本王愿聞其詳。”
    高亮節深吸口氣,說道:“川、貞兩國絕不會就此罷手,日后必會對我國出兵,而且那時候進攻我國的聯軍也絕不止川軍和貞軍,其中還會有其他諸國的軍隊。”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臉色同是一變,包括唐寅在內。
    湯煜沉聲喝道:“高亮節,你休要在大王面前信口雌黃……”
    “信口雌黃的是你們這些庸人!”高亮節的語氣是風清云淡,但說出來的話卻比刀子還鋒利,“庸臣誤國!如我大風臣子皆為汝等目光短淺之輩,豈不即將亡國?”
    “你……”湯煜指著高亮節,氣的嘴唇都直哆嗦,半晌說不出話來。
    這時候唐寅臉上的笑容已消失,面色凝重起來,他揚頭說道:“高先生有話請直說。”
    高亮節正視唐寅,說道:“川、貞兩國既然已出兵攻占上京,說明兩國已打定主意要廢天子,豈會因為天子逃到我國而善罷甘休?川貞兩國一定會對我國用兵,只不過兩國不會單打獨斗,而會拉攏其他諸國,共同討伐我國,然后再平分我大風領地。
    要知道各國王公是不愿意接受一個強勢的皇權,但也不愿意看到天子留在我國,受我國的挾制。
    只要川、貞打出迎天子回京的旗號來拉攏列國,我想列國的王公都會同意共同出兵討伐我國,到那時,我國要抵御的可就不是川、貞聯軍,而很可能是川、貞、安、玉、莫、寧、桓七國聯軍,如果神池也插一腳的話,就是八國聯軍,大王可有信心能抵御得住?”
    唐寅倒吸口涼氣,這可是他從未想過的問題。他不得不仔細考慮高亮節這番話是危言聳聽還是真的有可能生。
    如果真如他所說,七國聯手出兵風國,即便己方有天險做依仗,恐怕也無濟于事,只是,諸國真會象他說的那樣能聯手出兵嗎?
    當初邱真也說過川貞兩國雖然現在未敢打來,但不代表以后也不敢打,不過邱真可沒說川貞會聯手其他諸國啊!
    他沉思了良久,也未得出一個確定的答案,他喃喃問道:“那依高先生之見,我國現在要如何應對?”
    高亮節斬金截鐵地說道:“滅寧國,以定西方,拉攏莫國,以安南方。只要做到這兩點,列國即便想共同對我大風出兵,也會困難重重。”
    “滅寧國,拉攏莫國……”唐寅若有所思地重復著他的話,過了片刻,他幽幽而嘆,站起身形,走到高亮節近前,伸手將他從地上拉起來,苦笑著說道:“高先生,我告訴你句實話,我也想滅寧,而且也這么做了,不過漳河難渡啊!我軍折損于漳河的將士已快接近十萬之眾,現在兵力不足,軍力疲憊,任何還能再戰?”
    “所以,大王要與寧國議和?”高亮節笑了,搖頭說道:“寧國之所以肯議和,之所以肯把那么看重的河東郡讓于我國,說明寧國是真的打不動了,寧力的損失比我國要慘重的多,大王真要放棄眼前的機會嗎?”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其實,滅寧與拉攏莫國是可以同時來做的。大王有沒有考慮過,與莫國聯手,平分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