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72

  第六百七十二章
    事隔幾日,樂天帶來邵方同意與唐寅見面的消息,會面的地點就定在莫國邊境。【】唐寅未做耽櫚,接到樂天的回報后,即可動身,秘密前往風莫邊境。與唐寅同時離都的還有風國大學士張含。他是代替唐宣前往
    漳河。與寧王嚴初簽署議和和約。
    由于是秘密行動,唐寅所帶的隨行人員極少,一共才有五人,
    有樂天、上官元武、上官元彪以及剛投靠他不久的阿三、阿四。
    一行六人都是便裝,商人打扮,離開鹽城,南下,直奔霸
    關。
    路上無話,十日后,唐寅等人順利抵達霸關城下。
    現在霸關處于半開放狀態,允許商人進出,但必須得經過嚴格
    的檢查。
    唐寅等人身上都攜帶有武器,想順利通過風軍的技查是不可能
    的,不過他早有準備,當他走到城門前被風軍士卒攔下時,他不慌不忙的從懷中取出一封書信,交給士卒,說道:“我和你們的英步
    將軍是舊識,請你把這封書信給他。他自會出城接我。”
    呵!好大的口氣!風軍士卒們上下打量唐寅。
    唐寅身穿普通的布衣。外面還套著一件羊皮棉襖,身上、臉上
    布滿塵土,看上去沒什么出奇之處。
    不過看他說話時低氣十足,又不象是報謊,風軍士卒接過信封
    ,說道:“那……你先在這里等等,我進城向將軍稟報。”
    “好,麻煩小兄弟了!”唐寅含笑點點頭。
    那名風軍士卒拿著唐寅的書信,轉身跑進城內,到了將軍府門
    前,將情況向侍衛說明了一番,隨后又將書信送上。
    聽聞來人是英步的舊識。侍衛們也沒敢怠慢,拿著書信跑進府
    內,向英步稟報。接到手下人的報信,英步還覺得奇怪,自己鎮守霸關都快十年
    了,也沒有什么舊識啊!
    他接過書信,打開一瞧,身子頓是一震。那是唐寅的親筆書信
    。內容很簡單,讓英步立刻出城。接他入城。不過要封鎖消息。不
    能向任何人走露風聲。
    英步臉色變了變。然后急忙收起書信,謹慎地揣進懷中,大步
    流星向外走去。
    騎馬來到城門外,連英步都張望了好一會才勉強把唐寅認出來
    ,如果不是事先接到他的書信,打死英步都不相信城外這個風塵仆
    仆的人會是唐寅。
    他翻身下馬。搶步上前,作勢要溯也施禮,唐寅搶先一步,將他的雙臂抓住。微微用力向上一擎。使英步跪不下去。他低聲說道
    :“英步將軍。這次我是秘密前來。你可不要暴露本王的行蹤啊!
    英步吸了口氣。連忙挺直身軀,點點頭。他剛要開口詢問。但
    又覺得這里不是講話之所。隨即低聲說道:“大王,先入城在說!
    ”說著話,他下意識地向唐寅身后望望,現他身后只有五人。心頭又是一震。
    唐寅沒有多說什么。上了馬,跟隨英步入城。
    回到將軍府,英步把唐寅讓進大堂,并把左右的侍衛、下人全
    部打出去,然后才開口問道:“大王怎么突然來霸關了?”
    淡然一笑,唐寅說道:“這次我要再去一趟莫國。”
    “過,英步疑問道:“大王只帶五人去莫國?”
    “恩!”唐寅并未多說此行的目的,話鋒一轉,問道:“城中
    有客找嗎?”
    英步面色一正。說道:“有是有。不過大王理應住在末將府上
    唐寅擺擺手,道:“我說了,此行我不能暴露行蹤,還是住在
    客找里妥善一些,也不容易引人注意。”
    英步甚是為難。大王來到霸關。卻要住進客找里。萬一生意
    外。自己哪里擔待得起啊?
    看他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唐寅笑了,他說道:“英步將軍無
    須擔心我的安全,今晚我在客找體息一晚,明日一早我便出城去莫
    國,到時你向守城的弟兄們招呼一聲。”
    “是、是、是,大王盡管放心。”英步連連答應著,轉念一想
    ,又道:“大王稍等片刻。”
    說著話,他走進大堂左側的偏房。時間不長,從里面走出來,
    手里還拿著一面銅牌和一封文書。遞交給唐寅。道:“大王。這是
    過關的官文以及通行牌。有這兩樣東西。進出霸關不會受阻。下面
    的兄弟也不會過多為難。”
    這兩樣東西倒是挺實用的。唐寅含笑收下,轉手交給身邊的上
    官元武,隨后站起身形,說道:“英步將軍。我不能在你的府上久
    留,走了!”
    “大王即便住在末將的府內不方便。至少也得容末將準備酒菜啊!”英步滿面苦澀地說道。澗書吧細據隨姍不樣的體胎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拍拍英步的肩膀,說道:“你的
    心意我領了。在客找里吃也一樣,你就不用忙活了
    “可是”
    “好了。英步將軍,改日再見”。唐寅是來的突然。去的也匆
    匆,在將軍府呆了還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就帶著樂天等人離開了。
    霸關城不大,但也不可是里面大半的地方都是戒嚴的。
    有一條商街,客找也十分好找,就位于城內的中心。
    唐寅、樂天、上官兄弟、阿三、阿四在客找住下。體息了一晚
    ,翌日清晨,六人又起身上路。
    有了英步給的官文和通行令,唐寅的出城很順利,甚至都未受
    到任何的盤查,只是將那兩樣東西亮出來,守門的士卒就放行了。
    通過霸關,便是莫國領地。
    還未行到莫國設立的關卡,便看到前方有四人站在路中正翹
    觀望。
    看到唐寅他們。前方那四人立刻迎上前來。
    其中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翻身下馬。拱手施禮,低聲說道:”
    大王”。隨后又看向樂天,再次拱手道:“將軍”。
    樂天靠近唐寅。低聲說道:“大王。這是我天眼的兄弟“恩”。唐寅點下頭。同時擺了擺手,示意青年不用多禮。這
    時候,與青年同來的另外三人也都紛紛下馬。”日
    青年對其中為的那名中年人介紹道:“元大人,這個就是風
    王”。
    那中年人精神一振,不敢過多打量唐寅。在他馬前拱手懈匕道
    :“小人元音。奉二公子之命,特來此地恭候風王殿下
    唐寅也下了馬。瞧了瞧這個自稱元音的中年人。他的年紀有四
    十多歲。中等身材。相貌平凡。但兩只眼睛閃爍著靈光,便知
    道是機敏睿智之人。
    他問道:“元音先生不必多禮,邵兄現在何處?。
    “就在附近的雨田鎮。風王殿下。二公子這次到邊境是以視察
    軍營、要塞為借口。不好親自前來迎接風王。所以二公子也特意交
    代小人向風王致歉,還望風王多加諒解。”元音態度恭敬地解釋道
    。
    唐寅理解地點點頭,笑道:,“本王明白,邵兄太客氣了元音又再次施個禮,然后說道:“小人為風王殿下領路。”
    “有勞了
    “啊!風王折殺小人
    雨田鎮是莫國邊境城鎮。雖是鎮。但規模可不尤其是商業
    。異常興盛,莫國國內的許多商賈大戶在這里都設有固積貨物的倉
    庫,便于與風國的生意往來。另外鎮中的酒館、茶館、客找也極多
    ,比中小型的城邑還要熱鬧繁華。
    有元音指引下。唐宣一行人暢通無阻的抵達雨田鎮。穿過鎮中
    。在鎮子北部的一座大宅前元音停下腳步,回頭對唐寅拱手說道:
    “風王殿下。我們到了
    沒等唐寅下馬。宅子的大門已先打開,只見邵方從門外大步流
    星的走出來,同時哈哈大笑道:“唐兄不。現在應該叫風王殿
    下了”。
    自從上次一別。已有快一年的時間未見過邵方,這次再看他,
    比之以前精神了許多,神清氣爽,兩眼倍亮。走起路來。虎虎生風
    ,看起來他在莫國的日子是越來越好了。
    唐寅跳下馬來,拱手說道:“邵兄,你我二人還是以兄弟相稱吧”。
    邵方先是一愣,隨后又是一陣大笑。輕扶唐寅的肩膀,揮手說
    道:,“唐兄,里面請”。
    “邵兄請”。
    唐寅和邵方并肩而行,走進宅內。二人的隨行人員也都紛紛跟
    了近來,阿三、阿四雖然剛剛投靠唐寅,但此時看起來比樂天和上
    官兄弟都要緊張,緊緊跟隨在唐寅身后,不離他三步以外。
    邊向里面走,唐寅也邊打量四周的環境,這座宅子占地不
    里面裝飾的氣派又典雅,環境幽靜。而且走下來,也沒看到幾
    個人。
    邵方把唐寅一直領到后院,進入到一間小閣樓里。
    閣樓的裝飾很簡單,正中是一張桌子,四周是鋪墊。再別無長
    物。
    邵方拉著唐寅落座。上下打量一番,皺著眉頭問道:“唐兄要不要先換身衣服?。唐寅笑了。隨意地脫下外面的羊皮棉襖。只著里面的布衣,然
    后拍拍身上的塵土,笑問道:“怎么?邵兄是怕我臟了你的地方?
    邵方當然知道唐寅是在說笑,他樂道:“我是怕一會姑娘們過
    來不敢親近唐兄你啊!”
    唐寅聳聳肩,說道:“那還是不要讓姑娘們過來了。”
    “哎?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你現在可是風王,哪個姑娘不想
    得到風王的寵幸?!”邵方笑呵呵地說道。
    “我不讓她們過來,是不想讓她們死的不明不白。”唐寅瞇健
    著眼睛柔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