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74

  第六百七十四章
    “我是讓你救莫國唐寅淡然說道:“也是在幫你坐上莫王
    的寶座
    邵方默然。【】其實他對邵庭并沒有多少父子之情,但要殺邵庭,
    這對他也夠震撼的。讓他一時間也不知該做何反應。
    沉默了好半晌。邵方才幽幽說道:“父王有立我為太子之意。唐寅樂了,仰面說道:“你的父王為人反復無常,就算真把你
    立為了太子,你能確保你這個太子永遠不會被廢嗎?只要你一日未登頂王位,事情就充滿變數。如果莫王突然暴斃。那情況可就不一樣了。大公子有眼疾,無法繼承王個,你這個二公子就是第一順個
    繼承人,莫國的王位也非你莫屬”。
    邵方臉色又是一變,垂著頭來,仔細琢磨著唐寅的話。父王一
    向沒有主見,正如唐寅所說。反復無常,又優柔寡斷,現在雖然疏遠邵博,但沒準哪一天可能又重新喜歡邵博。太子之個究竟花落誰
    家,誰能最終成為莫國的君主,這都是不一定的事呢。
    如果父王突然死了,那一切的變數就都不存在了,自己這個莫
    國二王子可以順理成章的繼承王個。想到這里,他眼中突的閃過一
    道精光,但很快又消失不見。
    他深吸口氣,冷著臉沉聲說道:“我視唐兄為知己,唐兄豈能
    勸我做出弒父這種大逆不道又喪盡天良之事?這樣的話,我不想再聽到說著話,他拿起酒壺,對準壺口連喝兩大口酒。
    他表現出來的模樣是氣憤難當,不過唐寅沒有絲毫的緊張。反
    而笑嘻嘻地反問道:“是嗎?如果邵兄只想做一國之公子,做你的
    太平王子,那你還有什么資格與本王稱兄道弟?。
    這話令邵方的身子猛然一僵,兩眼射出駭人的兇光。眨也不眨旺日。姍澗書哄訓忙齊傘
    ,如毒蛇猛獸一般瞪著唐寅。
    唐寅完全不把他的怒火放在眼里,悠閑地半臥在塌上,悠悠說
    道:“若視我為知己,邵兄就不必在我面前演戲了,我看得出來。
    邵兄是胸懷大志之人。但凡成就大業者,又有幾人會被道德倫常這
    些東西所束縛?。
    半晌,邵方陰冷的目光終于從唐寅的臉上收回來。他若有所思地凝視著桌案。又過了好一會,他才長嘆一聲,咕咚咕咚連灌幾口
    酒,搖頭說道:“王宮守備森嚴,無從下手。而且事情一旦敗露,
    我必死無疑讀好書盡碼包書吧臼四丑崛功們
    他這么說。無疑是表示接受唐寅的意見。殺父奪個。
    唐寅司言,眼睛頓是一亮。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總算是放了下來
    。別看他表面輕松,好象根本不把邵方的喜怒放在心上似的,一派
    成竹在胸的模樣,實際上他也緊張的很,如果邵方不同意弒父,風
    莫聯盟達不成,聯手滅寧更做不到,風國的處境可危。
    “這一點,邵兄不必擔心唐寅身子向前探了探,說道:”
    只要邵兄能創造出合適的機會,我可以派人代邵兄出手,就算沒有
    成功,最終敗露了,也和邵兄扯不上關系,所有的矛頭都會指向風
    國”。
    邵方不可思議地看向唐寅,心潮起伏不定。良久。他一字一頓地問道:“唐兄為何如此幫我?。
    唐寅一笑。說道:“很簡單,聯手,滅寧”。說著話,他挺身
    坐起。同時把手伸到邵方的面前。
    “滅寧?恩”。邵方將懷中的侍女向外推了推。然后用力地握
    住唐寅的手掌,兩眼放光地說道:“滅寧!”
    嘎巴!
    隨著他的話音,他的身下也傳出一聲跪響。只見邵方的另只手不知何時已罩起靈鎧,扣在身下侍女的脖子上,那聲跪響正是從侍女的頸骨傳出,被邵方的手掌硬生生的捏碎。
    早就知道侍女會有這樣的命運,唐寅看都未眼。好象什么
    事情都未生似的,他含笑拿過酒壺,和邵方一樣,對著壺嘴連喝
    兩大口氣。然后抹抹唇上的酒漬,笑瞇瞇地說道:“希望以后。風莫兩國能象你我一樣。成為兄弟之邦”。
    邵方也笑了,說道:“前提是,我得順利坐上王位
    唐寅點點頭,問道:“有沒有機會?。
    知道他問的是什么,邵方凝思片刻,說道:“下月月底,父王
    會去郊外狩獵
    “知道具體的地點和隨行侍衛的情況嗎?。
    ,“這我還不知道,不過回都之后我會想辦法查清楚的邵方頓了一下,看向唐寅,問道:“你不會想親自動手吧?。
    唐宣笑道:“當然不會
    “那準備派誰?”邵方憂心仲仲地說道:“就算知道狩獵的地
    點,事先做好埋伏,但父王身邊高手如云,侍衛眾多,尋常刺客別
    說近身,就連接近五十步都難如登天。”
    這倒是個問題。唐寅垂下頭,敲敲自己的腦袋,說道:“你看
    看。””看什么?”
    “我也正在想啊!”唐寅輕松地仰面大笑。
    邵方無奈翻了翻白眼,嘟囔道:“此等大事豈能玩笑?”。
    唐寅探身拍拍他的肩膀。說道:“邵兄放心,要么不做,要做
    ,我必會做到萬無一失,不留痕跡
    邵方看著唐寅臉上燦爛的笑容,突然覺他笑起來的時候似乎
    比不笑時更令人琢磨不透,也更加可怕。
    仿佛想起了什么。他向外面望了望。說道:“保護唐兄的那二
    人修為不錯。唐兄不妨派他二人”。
    未等他說完,唐寅擺手說道:“他倆不行。”
    明白邵方指的是阿三和阿四,唐寅想也未想,第一直覺就把這
    二人給否定了,不是信不過他倆,也不是對他倆的實力有所懷疑,
    而是因為他二人皆為光明系修靈者,修為再高。也不適合暗殺的行
    動。在他心目中,最適合這次行動的人還得走暗系修靈者,而且他
    的心目中已有了初步的打算和人選。
    邵方聳聳肩。說道:“反正人手是由唐兄來派。對于唐兄的能
    力,我是一百二十個放心。相信。這次唐兄也不會讓人失望唐寅笑道:“當然也得需要有邵兄的配合。”
    ,“那是一定”。邵方正色道:“唐兄別忘了,只刺下一個多月
    的時間了
    聽起來。邵方比自己還要急。唐寅沒有接話,只是含笑點點頭
    。
    邵方挺身站起。說道:“你我二人相見一次不容易,今天要好
    好暢飲一番
    唐寅并無意見,連日來的趕路讓他也甚感疲憊,適當的輕松一
    下也未嘗不可。
    “客隨主變,我自當奉陪。”“爽快。”邵方轉頭喝道:“元音!”
    “小人在!”閣樓外面的元音急匆匆走進來。拱手施禮,問道
    :“公子有何吩咐?”說話之間,他也看到了地上侍女的尸休,臉
    上閃過驚訝之色,但聰明的未敢多問。
    “備酒菜,還有。帶些姑娘過來。”
    “是!公子!”元音答應一聲。不用邵方話。他向外招了招
    手。叫過來兩名侍衛,然后向地上的尸體指了指。侍衛會意,急忙
    上前。動作麻利的將尸體抬到閣樓外去處理。
    等元音退下后,唐寅提醒道:“邵兄,我這次前來的事可要保
    密啊!”
    邵方說道:“除了幾名心腹,沒人知道唐兄的身份。”
    “恩!這樣我就放心了。”
    時間不長。有侍女近來。換上新的桌子。然后把準備好的酒菜
    送上。
    酒菜還未上完。芬芳的香風從外面飄進來。接著。一群花枝招
    展、年輕貌美的莫國女子進入閣樓,規規矩矩地跪坐在一旁。
    在唐寅的印象中。邵方喜酒色,無論什么時候,他的身邊總是會有成群的美女陪伴。隨叫隨到。當然。這也是他緩解壓力的一種
    方式。
    身為一國的王子,表面上看風光無限,而實際上時刻處于勾心
    斗角、爾虞我詐的爭權奪勢之中,終日提心吊膽。如履薄冰,若不
    去宣泄,人恐怕都會被瘋。
    唐寅以前接觸過邵方,也十分理解他的處境。甚至對他扭曲的
    心理都能感同身受。
    或許連邵方自己都未覺在他的潛意識中對邵庭是充滿憎恨的
    。但唐宣敏銳的感覺到了。正是因為有這種感覺,他才敢冒險前來
    。鼓動邵方,弒殺親父。
    結果邵方也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在權利欲以及急于擺脫束縛、
    擺脫恐懼的心理下,他連最起碼的心理掙扎都沒有。當即就站到了
    唐寅那一邊。決定與其聯手。除掉生父。由自己登頂王個。
    席間,邵方顯得很興奮,讓那些莫國女子跳舞助興。唐寅倒也
    十分投入,邊看著賞心悅目的舞蹈,邊與邵方暢飲談笑。
    酒喝到興奮之時,邵方突然想起一件事。收斂笑容,滿臉正色地上下打量著唐寅。
    唐宣被他看得渾身不自然。對上他的目光,疑問道:“有事?
    “我有個妹妹。是“親,妹妹。叫邵瑩,小名又琴,許配給唐
    兄如何?。邵方特意加重親字。想不到他會突然提親。唐寅愣了一下。而后笑了。
    他清楚,這個時代的國與國之間的聯盟更多是靠聯姻來加固的
    ,現在邵方提出將妹妹許配給自己,也是為了加固以后的風莫聯盟
    ,不管他愿不愿意,他只能也必須得接受邵方的提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