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75

  第六百七十五章
    現在唐寅是越來越能理解為什么古代的君王都是妻妾成群了,除了至高無上的地位外,政治聯姻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比如現在,他連邵方所說的這個邵萱長的是什么模樣,年歲有多大,性情又如何,統統都不清楚,就得把這門親事答應下來。
    他含笑說道:“既然是邵兄的妹妹,我豈有拒絕的道理?”
    邵方甚喜,笑道:“如此說來唐兄是答應了?”
    “當然!”
    “那好,等……大事已定,我就把又琴送到唐兄的身邊。”
    唐寅笑呵呵地點下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早知道邵方有聯姻之意,還不如自己先認個干妹妹,再嫁給他算了。他在心里默默嘟囔著。
    唐寅在邵方的宅子里只住了一天,翌日,他向邵方辭行,返回風國,臨行之時,他特意交代邵方,二十天內,他派出的刺客便會和他聯系。唐寅身份特殊,又涉及刺王的敏感事件,邵方也不便留他,戀戀不舍的與唐寅告別。
    回到風國境內,唐寅可未返回鹽城,而是暫時在霸關住下,同時,他令樂天分別給河東和鹽城飛鴿傳書,急召江凡和嘉熙等暗箭人員前來霸關。
    河東距離霸關路途遙遠,即便江凡趕路的度再快,日夜兼程,也得需要將近二十天的時間。以嘉熙為的暗箭人員只用了十天就抵達霸關,與唐寅見面。
    這段時間,唐寅一直住在客棧里,掩人耳目,嘉熙等人也是按照他的意思穿著便裝秘密前來的。
    見面之后,唐寅沒有多余的廢話,開門見山地說道:“嘉熙,這次有件九死一生的任務我要交由你去做。”
    聽聞這話,嘉熙心頭一震,又是緊張又有些興奮,他拱手說道:“大王有何事要交給屬下,盡管吩咐。”
    唐寅沉吟片刻,說道:“去暗殺一個人。”
    “誰?”
    “莫王邵庭。”
    啊?嘉熙身子一僵,驚訝地瞪大眼睛,看著唐寅。后者說道:“這次暗殺邵庭,只能成功,不許失敗,但行刺之人,恐怕也是九死一生。我需要你在帶來的暗箭兄弟當中挑選出二十名死士,來完成這次任務,如果你怕,或者不愿擔此重任,現在說出來,我可以換人來做。”
    嘭!
    嘉熙單膝跪地,拱起手,動容道:“大王對屬下的知遇之恩,屬下沒齒難忘,縱然百死,屬下也心甘情愿,絕無貪生之念。”
    “好!”唐寅上前,伸手把嘉熙攙扶起來,嘆道:“讓你去做此事,我也十分不舍,但讓旁人去做,我又實在放心不下。”
    “大王……”
    唐寅咬了咬嘴唇,說道:“我交代你的事,立刻就去做吧,然后馬上動身去莫國,進入莫國后會有人接應你們,帶你們去莫國都城鎮江,到了鎮江后,你去找莫國二公子邵方,他會告訴你詳細情況。”
    邵方?邵庭不是邵方的父親嗎?怎么他還和此事有瓜葛?嘉熙面露疑惑之色,不解地看著唐寅。
    他微微一笑,說道:“這次刺殺邵庭,其目的就是為幫邵方登上王位。”
    “哦,原來如此!”對于爭奪王位的黑暗,嘉熙多少也聽說過一些,什么子殺父、父殺子、兄弟手足相殘等等這些事并不希奇。在王位的誘惑下,親情已顯得微不足道。他好奇地問道:“大王,您為何要幫邵方?”
    唐寅背著手,幽幽說道:“幫他,就等于是在幫我們自己。”他話鋒一轉,說道:“這次能否成功,就看你們的了。”
    嘉熙面色一正,說道:“大王盡管放心,屬下必拼盡全力,不惜粉身碎骨。”
    唐寅點點頭,微微揮了下手,說道:“去吧!”
    “大王保重,屬下……告退!”嘉熙明白,刺殺王公,就算能成功,活著逃脫的希望也基本沒有,此次一別,十之就是永別,他深深看了唐寅一眼,退后兩步,深施一禮,隨后轉身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犧牲嘉熙以及暗箭的兄弟,唐寅確實很舍不得,但是他又不得不這么選擇,因為只有暗系修靈者才有可能近邵庭的身,出其不意的致他于死地。
    望著嘉熙離去的背影,唐寅幽幽嘆了口氣。
    嘉熙帶來的暗箭人員共有五十余人,當他提出要選出二十名死士時,五十余人無一退縮,都挺身而出。去的人多,未必是好事,甚至還可能適得其反,過早的暴露目標。嘉熙從五十多人中挑選出二十名精銳,然后連夜出城,進入莫國。
    正如唐寅所說,剛出霸關,走出沒多遠就有天眼的人前來接應。天眼人員早已從邵方那里得到莫方的通行文書,帶著嘉熙等人通過莫國關卡時很順利,未受到過多的盤查,而后一行人直奔莫國都城鎮江。
    無話,十日后,以嘉熙為的暗箭人員進入鎮江。并由天眼人員指引,秘密前往邵方的府邸,與他會面。
    為了縮小目標,也是安全起見,嘉熙未把其他兄弟帶在身邊,孤身一人前往。
    把他從后門接入府內的是元音,相互之間沒有任何的客套和多余的廢話,元音直接把嘉熙領到府邸的密室中。
    邵方早已在密室中等候多時,見到嘉熙后,目放異彩的打量他。
    原來是個暗系修靈者。用洞察之術觀測一番,邵方做到心里有數,他開口問道:“是唐兄派你來的?”
    經過元音的引見,嘉熙已知道眼前這個青年就是莫國二王子邵方,他拱手說道:“是的,公子!”
    “你們來了多少人?”
    “算在下共二十一人。”
    邵方挑起眉毛,只來了二十一人?夠嗎?他面無表情地問道:“你可知道你們此行的目的?”
    “在下臨行前,大王已經交代清楚了。”嘉熙聽出邵方有輕視之意,他說道:“公子請放心,隨我前來的二十名兄弟皆不在我之下。”
    “哦!”邵方點點頭,若是這樣,或許還有成功的可能。他不再多問,向元音揚下頭,后者立刻從桌下拿出兩張地圖,鋪在桌案上,他先攤開一張,說道:“這是都城城內地圖,大王出城的路線已做上記號,嘉將軍有沒有下手的機會。”
    嘉熙走上近前,低頭仔細觀瞧,并不時指點路線的兩側,詢問那里的地形。元音詳細解答,讓嘉熙對那邊的情況盡可能多的了解。
    一番詢問下來,嘉熙陷入沉思,最后搖了搖頭,說道:“城內動手,人多眼雜,障礙重重,恐難成功。”
    這倒是和邵方想的一樣,他向元音又揚下頭,后者將第二張地圖平鋪開,介紹道:“這是大王狩獵之地的草圖。”
    這回嘉熙看的更認真,彎下腰身,一分一毫的仔細查看。
    邵方說道:“父王身邊的王宮侍衛有兩千人,另外還有中央軍第一兵團做護衛,除去這些,父王身邊的兩員大將你務必要小心。”
    “兩員大將?”嘉熙疑惑地看向邵方。
    “一人叫連戈,一人叫向回。”邵方幽幽說道:“這二人是我莫國公認最強的兩大猛將,據我所知,兩人的修為都在靈神境往上。”
    嘉熙聽后,眉頭擰成個疙瘩,修為能達到靈神境的,差不多也相當于半神之軀了,一個靈神境的頂尖級高手就已不是自己這些人所能對付的了,何況還是兩個,再加上一萬多莫軍做護衛,邵庭的防備稱得上是銅墻鐵壁,風雨不透。
    他面色凝重地疑問道:“難道不能把連戈和向回二人支走嗎?哪怕是支走一個!”
    邵方苦笑,他并非不能調動這兩人,關鍵的問題是,一旦他支走這二人,父王遇刺后最大的嫌疑就會落到他的頭上,他不敢也不能這么做。
    他搖搖頭,幽幽說道:“這個問題,我已經想過了,有連戈和向回在,根本沒有成功的可能。不過可以這樣,到時我故意走在最后,你們先分出幾名人手來行刺我,把我刺傷也沒關系,主要是把連戈和向回二人引過來,只要把他二人引開,你們便可對我父王突下殺手。”
    嘉熙心中一動,這倒不失一個好辦法,同時還可以排除邵方的嫌疑。他點點頭,說道:“公子此計甚妙,就按公子之策辦吧!”
    邵方說道:“你們準備埋伏在哪?連戈和向回的修為太高,洞察也施放的甚遠。”
    嘉熙眼珠轉了轉,心中已有應對之策,他說道:“公子,我等隱于密林當中,事先服下散靈丹,避開連戈和向回的洞察,等到要動手時,再凝聚靈氣。”
    邵方笑道:“和我想的一樣。”說著話,他將地圖卷起,交給嘉熙,說道:“用此圖先去了解一下地形,務必不能遺失。”
    “在下明白。”
    “父王狩獵的日期定在本月三十,你們還有十多天的準備時間。”
    “是!”
    邵方又向元音甩甩頭,后者從袖口中取出一只錦盒,交給嘉熙。
    后者好奇的接過,打開,里面皆是藥丸。
    他不解地看向邵方,不明白這些藥丸是做什么用的。
    邵方淡淡笑了笑,目光深邃地說道:“你也知道此次行動的兇險,被俘在所難免,這些丹藥可以使你們在被俘之后免受酷刑之苦。”